第870章 老萧开始装逼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70章 老萧开始装逼了

此番高方平和萧的里底磋商的“宋辽政和二年共识”,持续到了即将黎明之际,主体上这才确认,基本谈完。 大框架是有了,至于细节的补充,就不是老萧和小高的事了,会是双方的团队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进行多次谈判进而完善。 到此老萧和小高的政务算是基本完成,只是说,老萧始终对高方平此番的作为有些不满,觉得这小子一定还有许多猫腻。 “贤侄啊,你的干脆和冲闯令人印象深刻,然后你别怪老夫心思多,我这心理总是觉着,你有许多的猫腻瞒着,从此番局面看,你于‘纨绔世界大战’前就潜伏上京的,这个期间,你到底秘密搞了多少幺蛾子呢?”萧的里底试着问道。 “想多了,萧相你想的太多啦。”高方平道:“我一早隐藏身份微服私访,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主要我怕死,发生了那么多的事,那个时期我谁都不信任,于是我想在暗处观察一下,到底谁能信任谁不能信任。” “真的只是这样吗?譬如老夫家里出现贼人偷了东西的事,你也不知道对吗?”萧的里底眯起眼睛道。 “这事我也听说了,但这不关我事,是别人干的。”高方平摊手道,“那个时期为了帮你,我都冒险了,放弃隐藏身份,进西夏使馆让耶律南仙把奚王府的人、女真部的人放了。萧相你得承认,这真是我在帮你的忙,他们的死活我不关心,但你关心,你也尴尬、不方便找耶律南仙说事。” 萧的里底真不知道该不该信这孙子,念着胡须少顷叹息道:“行,这个人情老夫认可。在当时的尴尬局面,也只有你高方平方便怼西夏人。那个时期你露面进西夏人地盘,的确存在冒险精神。” “危险啊,为了帮您,我险些就被西夏人害了。”高方平一副嘘嘘的样子道。 老萧狞笑道:“你省省吧,说的好听。表面上你是帮我,其实是帮你自己。不要以为老夫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你是垂悬耶律南仙美色,故意找机会、好色不要命的去她面前装逼。” “?”高方平觉着,这算是以色狼之心度人吗? 萧的里底又道:“别不好意思承认,其实有这种心思也很正常,老夫也是年轻过的。有点权力、有点地位、有点办法之后,就总会想方设法的在尤物的面前装。她耶律南仙,的确是我大辽百年难以一见的尤物。否则你以为是李乾顺脑壳不正常、厚着脸皮来我辽国进行长达五年的求婚,老夫还真没见过这么骗婚的精神。” “萧相你真的误会啦。”高方平道。 萧的里底就是不信,又以极其龌蹉的眼神,似笑非笑的盯着高方平看了少顷,转而道:“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她耶律南仙不再属于辽国宗室了,乃是西夏皇后,将来她的儿子会是西夏皇帝。你和她有什么猫腻老夫不想过问,事实上只要你有风流心思和勇气,她当然会是你的人,只是别怪老夫没提醒你,这么下去、损害的事宋夏间的利益,相信老夫,我是看着她耶律南仙长大的人,一般男人很难驾驭她的,容易被她迷惑进而卖了。” “多谢萧相提醒,我就知道她不是个好东西,是个祸水红颜。”高方平道。 萧的里底进行反复的铺垫后,到此狐狸尾巴才露出来:“既然你也说了红颜祸水,所以真的不是你被她迷惑、进而出手从我府里偷神秘人吗?” “不不不,这真的不是我干的。当然……我得承认那时期的西夏使馆内有些怪异,李贤耀那小子似乎隐藏了很多秘密,然后他还和耶律南仙有些不对付,他小子看我的表情总是很奇怪,让我这心口薄凉薄凉的,于是我就不敢继续在西夏人地盘装逼了,选择了再次消失。”高方平说道。 “哦……” 萧的里底又听到了这番说辞后,考虑了起来,分析着从萧府偷文章的事到底是不是李贤耀干的? 理论上李贤耀的胆子真大到了不科学的地步,那个时期因总总事件,他已经和我老萧怼了起来,真有大可能是他做的。 只是老萧还得思考,高方平这头奸诈鲨鱼有几分可信。这小子睁着眼睛瞎掰的能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然而考虑了许久老萧又觉得,高方平有没有参与进去、其实已经不再重要了,真是最终调查出来确认是小高,那不但没有好处还尴尬,我老萧总不能把这小子干掉。 然后被人欺负到头上、事情付出水面后不回应的话,又有损我老萧的声望。 所以到此,就算确认是高方平做的,老萧也不打算往下调查了。有些东西就这样,真相不重要,只存在投鼠忌器的问题。 然而萧府被人突袭,这事许多人都知道,如果不对这一事件回应,最终没有一个重量级的人来祭旗,对老萧的脸面则影响太大,会让许多人觉得老萧老了,谁都可以来老虎嘴里拔牙,当大家都有这心思的时候,对于宰相生涯是绝对致命的。 加之李贤耀前段时间吃相太难看,于是老萧现在就寻思着:不论是不是他李贤耀做的,要能把这锅扣在他头上杀了祭旗,那就皆大欢喜了,保存了大家的面子和尊严。 老萧越想、越觉得有必要干掉李贤耀。因为老萧认为宋使遇袭、针对高方平的一切暗杀计划都是李贤耀搞出来的。其中兴许还涉及了敌烈部的叛乱问题。 也就是说李贤耀掌握了这个事件中的全部信息,以高方平那瑕疵必报的风格,持续下去,真被他用计从李贤耀的口里套出真相来,那就大家都尴尬了,因为他小高那时必然来逼我老萧对敌烈部动刀。我也想啊,然而耶律俨等人牵连其中,这变为了一个政治上的老大难问题,就像对手想出掉女真部一样的难。 于是到此,喜欢捂盖子维稳的老萧,还是暂时不想处理敌烈部的问题,想把这些作为历史悬案一直掩盖下去。从这个目的出发的话,也需要李贤耀被消失。 老萧现在直接认定:高方平已经被耶律南仙用屁股迷惑了,而耶律南仙就是来为李贤耀擦屁股维稳的。于是我老萧想干掉李贤耀,又不好意思和耶律南仙正面刚,那么恐怕又得来说服小高这头鲨鱼出手。 “贤侄啊,好色乃是穿肠毒药,你有没有发现你遇到的一切问题都透着古怪,许多地方像是和李贤耀有?”萧的里底开始蛊惑高方平了。 高方平装傻的想了想道:“是的那小子的确古怪。我已经看出来了。“ 萧的里底摇头道:“你并没有看出来。老夫也年轻过,我知道现在的你,眼里只有耶律南仙的身材,而看不到她此番的险恶用心,其实你别被她忽悠了,她之所以这么着急的来辽国,作为一个女人来抛头露面,皆因她是辽国宗室女身份,在上京有人脉有影响力,而察哥没有这些。所以这次她来只有一种解释:李贤耀闯了西夏背负不了的大祸,她来擦屁股掩盖。你觉得老夫这想法怎么样?” 高方平一拍大腿道:“有道理啊。” 老萧狞笑道:“所以虽然没证据,但依照老夫的经验看,应该是李贤耀全程参与策划了暗杀你的计划。才会让耶律南仙如此慌张,这就是她并非一个荡妇、却用屁股来迷惑你的原因。” 高方平瞎掰道:“然而我觉得人间是有真情在的,她对我是真心的。” 萧的里底苦笑道:“年轻人啊,老夫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但凡掉桃花陷阱中的愣头青,都是这么说的。看你被忽悠的那么深刻,老夫基本断定,从我府里偷走线索人物的是西夏人。耶律南仙用心极其险恶,此番为了不让李贤耀的猫腻浮出水面,进而影响到西夏利益,她才冒了大忌讳对老夫出手。可恶可恨!” “可目测不像她干的?”高方平道。 萧的里底栽赃陷害的样子道:“绝对是她干的。贤侄你的眼里不能只有女人的美貌,得睁大眼睛辨明忠奸才行。” “这么说来您要帮我报仇,干掉耶律南仙?”高方平直接问道。 我@#¥ 老萧一阵尴尬的道:“为你的事找回公道来这是老夫的责任,辽国的责任。只是说她虽然坏,毕竟是女人,毕竟是大辽宗室女,西夏的皇后国母,所以洗洗睡吧,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这个公道是找不回来,动她,所带来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顿了顿,老萧的狐狸尾巴露出来道:“但是老夫相信,她一定是受到了奸人的蛊惑唆使,女人是感性的,冲动的,于是这才失足踩错了。” “所以您的结论是什么?”高方平眨了眨眼睛道。 “我觉得实质上最坏的人是李贤耀,耶律南仙和你一样,乃是不明真相的那一小撮。这事上我建议杀掉李贤耀,然而到此为止,维护几方面的国体,小高你意下如何?”萧的里底道。 “原来最坏的人是李贤耀啊,行,杀掉他,其实我也舍不得害死耶律南仙。”高方平一副大昏官的样子道。 萧的里底念着胡须呵呵笑道:“既然如此,你这个仇就这么报。只是老夫现在对西夏的影响力有限,外交的面子上,我也是不方便去西夏地盘拿人,别说没有证据,就是有证据,也很难过耶律俨萧合鲁他们那关。当时你在上京,几伙神仙打架的情况你是看到了,萧合鲁他们为难我是不遗余力的。” “行,我去西夏使馆把他捉来给你,且让他李贤耀主动认罪,您负责把他杀掉就行。”高方平道。 “就这么办,一言为定。”老萧大笑道。 “什么一言为定,我帮你去拉西夏人的仇恨,还得罪了红颜知己南仙,那是需要条件交换的。”高方平道。 老萧没去想最想干掉李贤耀的人是他,将心比自己的去想,要他一个小年轻从桃色陷阱中出来,他牺牲还是很大的,要点好处似乎也没毛病。于是头疼的道:“说你的条件吧?” “暂时还没想到……算是你欠我个人情,等我想到了,再来告诉你可以不?”高方平道。 老萧最喜欢打白条赊账了,欣然点头道:“如此说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