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 小米巴之死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71章 小米巴之死

“娘,此番我不小心被人捉去喝茶,其实只是一个误会,瞧,现在我又活蹦乱跳了,您不要再为我当心了。” 贫民窟的那个阴霉味很重的棚子里,丫头米巴正在这么安慰她娘。 她娘表面上笑着,实则心理很难过。她知道米巴只是在强撑着而已。看得出来,她的小脸非常的惨白,平时活蹦乱跳的她,现在走路都不太稳的样子。昨日被放了回来后,倒下去像是睡觉,实则几乎是昏迷,叫都叫不醒。 那时她娘拉开衣服看看,小米巴那发育并不成熟的腰部被棍子捅的乌黑一片,那不是普通的雾血,而是一种很重的内伤了,兴许这个孩子已经残疾了。 作为一个底层贫民,没钱、也没有看大夫的想法,小米巴并不知道自己的肾脏已经严重受损了,她只是觉得有些精力不济,老想睡觉。但是她并不在意,以往她也被人打过,也饿过,饿慌了的时候和现在的状态差不多,也是双眼发黑。 强势告别了她娘,小米巴便又勉力的出门了,因为自己不在娘已经饿了好多天,不论如何得出去寻找一些食物胡来充饥。 她渺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走在街上,偶尔会不自主的有鼻血流出来,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很挫,小米巴勉强的挺直了腰部,却总感觉腰部一阵剧痛,险些疼的哭起来。 现在想偷也无法偷东西了,因为米巴知道,自己已经不具备偷的能力了,出事已经跑不动了,被抓住会被人打死。 其实她已经被人打死了。 打死她的人不是那个看起来很凶恶的卖鸡的婆娘,而是伤害过她娘的那群贵人。 这次出门寻找食物后,小米巴再也没能回家。 她倒在街上的时候,手里捏着半个别人施舍的饼。小米巴看到了自己更小时候的一些事,仿佛幻灯片一般的有许多倒影在眼前略过,无奈她只有九岁,回忆太少了,所以这次回看一生的电影的时间尤其短。 在死去之前,小米巴心中充满了对青天老爷萧的里底的感激,因为她的仇已经报了,她之所以被从义坤侯府里放出来,是因为萧的里底忽然毫无征兆的下令捉了义坤侯,抄家了,能抓的人都被抓了,能封财富都封了…… 宝玑又执勤了。她也受伤了,精神不太好,但强壮的她和营养不良的孩子不同,被打那几下,对于宝玑只是一点伤。 在街市上巡逻总会遇到事情,目下有人报官,宝玑就去到了出事地点。 见到小米巴的尸体躺在街上的时候,宝玑哭的稀里哗啦的,心中也对萧的里底充满了无限感激。自己只是一个小军官,最终没能救了米巴,但不论如何,义坤侯已经被抄家下狱了。 宝玑明白的,这次事件对于萧的里底,只是一次****、谋夺义坤侯家产的一次猎食者的捕食而已,但他对于一些人,真的是青天大老爷。 此番上京的人们无疑对老萧充满了感激,人们觉得萧的里底并没有老去,他的行为显得无限正义,因为他把义坤侯抄家的理由正是米巴。 米巴只是上京城里的沧海一束,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但她也和江州的那个小方力一样,是个传奇性人物。当年的江州,就因一个方力,高方平出兵天子庙口杀了五千人。萧的里底没高方平那么奔放,但是也把义坤侯家一百七十口人全部一锅端了。 为了形成绝对威慑,除去充作官妓的一些女眷和不拉仇恨的老弱病残外,能杀是直接就拖去菜市口砍了,七十三颗人头落地,场面非常血腥。 义坤侯手下的维稳头子严正,就是亲自去抓米巴和宝玑的人,被凌迟处死了。 此番只有被错杀的,基本没有跑掉的。至于义坤侯本人是林牙,对他的裁决权在辽皇手里,所以义坤侯只是被收押了。 萧的里底对米巴关心个蛋啊,但既然做了初一、那肯定不能留下后患,老萧现在满脑袋想的,就是不惜栽赃陷害,也要把义坤侯和他儿子们一次弄死,弄绝种,总之要么不做,要做就别留后患。 事实上老萧想多了,杀义坤侯这么正义的事,何须参与什么阴谋?高方平全程都在帮助老萧造势,义坤侯的罪状实在是太多了,挖都挖不完,只约莫找出了三分之一来,加以公布,就足以打动那些被义坤侯迫害过的人们。 然后高方平帮老萧串联了一下群众,把诸如米巴她娘这类人组织起来,伸冤。 另外花费每人五铜钱,请了无数人参与进来灌水,形成了洪流一般的民意,开始于辽皇即将会盟各方诸侯的这个时候,上了万言书。 事实上老萧真的弱爆了,弄死义坤侯就是这么简单,何须栽赃陷害。当老萧以首相青天的身份,手持万言书走入皮室大帐的那一刻,神仙也救不了义坤侯了。当然就被辽皇下令斩了。 事后,由萧的里底全权查办义坤侯一案,高方平临时任职顾问。 义坤侯家查抄出家产价值一百九十二万贯之巨。依照规矩,老萧二一添做五,把“192”的1划去了。此奸贼打算对朝廷上报抄了92万贯。 高方平又觉得他弱爆了,进谗言对老萧说道:“萧相,你治下怎能出现那么大的贪官?大家都知道他是你的人,上报的家产这么多,说明你工作没做好啊。” 于是老萧只得昧着良心的黑了150万贯,只上报义坤侯家产有42万贯巨款。 听人说,满朝惊呼“此贼如此丧心病狂、竟有如此多的家产”。为此。老相爷李俨大为光火,弹劾萧的里底纵容下属敛财、用人失察,以至弄的民怨四起。 老萧瀑布汗啊,算好高方平吃相够难看,否则这次还真要因贪污的太少而被弄的尴尬呢。 事后,作为联合办案的一番,萧的里底把贪污的150万贯,分了一半75万给高方平,说是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坑义坤侯一事中获利极其巨大,有七十五万贯之巨,高方平是真有良心的人,事后亲自来米巴家的那个漏雨的棚子看望了。 “米巴她娘眼睛瞎了,乃是米巴死后因思念哭瞎的。”一起跟随来看望的宝玑叹息一声道。 那个棚子实在太阴暗,味道太刺鼻,高方平是打死也不会进去装逼的。于是默然注视着棚子许久,高方平把一个钱袋递给宝玑道:“你帮我把这些钱,送进去给她娘。” 宝玑郑重又感动的样子道:“这种事一定要你亲自去的,我是有心无力,我没钱。” “里面太臭啦,一个断腿瞎眼的老婆子我不爱看,没你好看,你去吧。”高方平催促道。 宝玑险些被他气晕,跺脚道:“此情此景,你怎能如此说?” “可这是事实,我为啥不能这么说。”高方平道。 宝玑拿他真没好办法,屁股决定脑袋,皆因她等下想把高方平骗客栈里爽爽,于是只得暂时接受了他的这个小缺点。 拿着钱袋进去的时候宝玑不禁楞了楞,觉得钱袋重量有些不对,赶紧打开看了一下。 这一看险些气死掉,宝玑以为高方平是有爱心的人,会给这家可怜人一袋子黄金,然而并不是,连白银都不是,只是一袋子铜钱,真没多少,估计够给米巴办理后事,剩下的够买七十五个饼。 此番他从中获利七十五万巨款,然而给米巴家的分红竟是万分之一都不到,对此宝玑也是醉了…… 走在街市上,宝玑娘低着头很久,很想不通高方平为何如此抠门。 高方平解释道:“其实给再多钱也没用。对于她娘,钱多会咬手的。她那样的人手边钱少,就大家都会同情帮助她,她会充实,兴许能多活几个月吧。然而我给她十两黄金,你信不信她今夜就被人杀死,连米巴的后世都来不及办?” 宝玑不禁楞了楞,这么想的话,也是有些道理的。 “总让人觉得她家很可怜,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帮助她吗?”宝玑低声道。 “有是有的,但那不是我考虑的问题。杀贼就是为政者的良心,老萧已经开始杀贼了,所以他真没多少精力去做民政保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高方平说道。 宝玑也不大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于是就如同男人抱女人那般,宝玑把高方平抱了起来,一边走一边道:“任你贫嘴,先找个地方把你日得不知东南西北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