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皇后娘娘的肌肉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72章 皇后娘娘的肌肉

在但凡小说里都会出现的那间“悦来客栈”,抵死激战了几个回合. 高方平头发散乱的样子从被子伸出脑壳来透下气,转眼又被捉回被子里去。 “所以你到底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传奇人物高方平?”毛妹好奇的在被子里问道。 “我就是他,你要不要跟我去南朝发展?”高方平问道。 “不了……我是辽国人,去了南边会不适应,离开自己的族人也没有归属感。我还是喜欢那个小毛贼似的你,不太适应给大人物跪1舔。”宝玑说道。 “不适应给大人物跪1舔的话,那么你现在在干什么?”高方平问道。 “现在情况特殊,我想把我肚子弄大生个孩子,以便完成族里的任务,了去一桩心事。”宝玑说道。 于是高方平感觉自己责任重大。唯一不好的在于,现在战力虽然也还行,却不知道出了什么幺蛾子,已经很久没能把女人的肚子弄大了。 “目测你是个奇女子,我非常的喜欢你。你以后别找男人,别让我戴绿帽可以不?”高方平也不觉得自己的要求很过分。 宝玑想了想道:“除非你把我肚子弄大再离开,否则难保不为了族里的任务而出意外。” “好吧我会努力的。”高方平说道。 “加油,我看好你哦。”宝玑把他抱过来亲亲…… 这时代全世界最大的一个包租婆、萧的里兰正以奇怪的神色在大殿里看着高方平。 高方平对她的定位是准确的,她真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一个女地主,没有之一。如果她选择和猪肉平狼狈为奸的话,她手里那堪比后世苏联的领土上的资源、随着大宋工业化进程的开始,她可以富的流出奶来。 与此同时,区区千万辽国百姓,依靠卖资源也能过的很富足。 高方平一以贯之的认为,汉娃无需太享福,还是要以生产为主业,养活全世界就是汉娃的责任。 是的这很无奈,好好的正和毛妹开房,却被一个提着大锤的人给强制性请来皇宫喝茶了。理由是高方平目下身份已经公开,为了安全计,为了宋辽两国体面,萧的里兰不允许高方平像个野狗一样的在民间瞎搞胡搞了。 于是作为盟国相爷的待遇、在皮室大帐头鱼宴前,萧的里兰做主,把高方平的住所和行动,被限制在皇宫之内。 于是现在高方平相当于被软禁,连老萧都不方便来看望。 包租婆她弄了些南朝流行的美食,正在大殿里,看着高方平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他小子吃东西的样子不难看,堪称一绝,很是儒雅。 其实是她想多啦,高方平的吃相在宋国一直是被儒生批评的,谈不上“儒雅”,只是说和喜欢手撕羊肉的包租婆相比,当然是要斯文些的。 一边把老大一片羊肉放美丽的嘴巴里大吃着,萧的里兰笑道:“高相,本宫的招待还适应吗?为了把你限制在这里,本宫可是费尽了苦心的。” 高方平道:“看出来了,娘娘抬爱,我惶恐。包括我住的地方也能看得出来,一切以南朝汴京风貌布置。尽然还弄的颇有味道,娘娘是真的用心了,其实我就一粗人,不用那么给我面子。” “你的意思、其实是你是个市侩的奸商,不会因这些就感激本宫对吧?”萧的里兰眨了眨眼睛道。 高方平暗怪她把话说那么直接,有意思啊? 看起来,这也是个不能随便得罪的女人,高方平虽然不太了解辽国政治内幕,但现在的形势比较暧昧,萧的里兰她敢几次三番这么明目张胆的把高方平弄来,且看起来她并不是一个做事不考虑的浑人。然后看那日她街市处理事务的明断和节奏,这已经说明了一些问题。 在高方平看来,萧的里兰说不上是当年萧太后那样的强势政治人物、但至少她已经是辽国势力的一极,她不太惧怕辽皇。所以她无需太避嫌。 这些东西没人会说出来,但用心的话也是有迹可循的。 想想也好笑,在天祚皇帝这个亡国昏君的治下,以辽国体制而言,出现多极权利是很正常的,没出现才奇怪。 辽国不是大宋,萧氏这个后族不是一般的外戚集团,乃是非常强大的,又有过萧绰这么一个强力女性的先例。于是在控制力薄弱的天祚皇帝治下,皇后萧的里兰的影响力也就不小了。 只看这个时期间辽国前后两任首相:萧奉先和萧的里底,一个是她哥哥,现在的老萧是她叔叔。这已经非常明显的指出,萧的里兰是权利的一极了。 要是当年萧太后干的太差的话,那么后来的萧氏就能被压制。可惜的在于萧绰美女偏偏干的还不赖,在辽国是个有些威望的人物。她虽然是个女人,虽然不是什么太祖,却模仿汉制,来了个类似老赵的杯酒释兵权的举措。这是后来辽国内部也相对平安的原因。 是的辽国宗室那群王爷手里的兵权,就是萧绰夺下来的,被称为“诸王归第”。基本架空了天下兵马大元帅一职,基本消除了各族各部私兵,还兵权于辽国朝廷,自那之后,辽国真正的首相是北院枢密使。这个角色总览兵权,且总览宗室内务。那些什么大元帅啊、南院大王啊,北府平章事啊,都成了虚职或是副手了。 萧的里底牛逼的地方在于,他连宗室内务也管。严格来说的话,自萧太后改制后,辽国的北枢密院,就是大宋枢密院、宗正寺、以及部分中书门下的合体。 大宋的宗正寺在明清时期叫宗人府,多数时候是皇帝都喜欢避开走的一个机构,专门请宗室子弟们喝茶的一个衙门,专门管理这些人的户口啊,爵位过续之类的问题。 所以在辽国、老萧也肩负了请王爷喝茶的皇家差人身份。就是这个原因,换个人是拿义坤侯没办法的,但老萧说撸他,就可以仿佛调教小屁孩似的弄进去黑打一顿,用的其实不是国法,而是耶律家的家法,弄进去之后,所有昏官的套路都是一样的,当然就是屈打成招栽赃陷害齐加,整死为原则。这种事不止老萧会干,一千年后的文明社会某时期的派出所也干了不少。 yy完毕,高方平总结出了萧的里兰不是省油的灯,也是辽国的掌权人之一的结论来。 上次高方平都决定不来这个地方、离她远点了,但这次是强势被约会,不能不来。 “娘娘,说起来你我虽然情同主仆、且承蒙您那母性般的吉祥光芒整个的照射着,让臣吉人天相,躲过了无数危机。然后皇宫的美食虽好,可我作为一个宋国外臣,被您强势限制在这里招待,真的很不好。”小高酒足饭饱了之后就开始找点话来说。 萧的里兰一个忍俊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道:“都在传言南朝猪肉平是个会睁着已经说瞎话的人,轻易不能让你给蒙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对着你这么个人,总能让本宫有些赤条条似的放松感,知道你说话有毒,却让人爱听。这也算是躲在这深宫中、本宫能遇到的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在臣看来,娘娘您还真不算捆在深宫,干政的手似乎伸的比较长。”高方平微笑道。 萧的里底真的不忌讳这些,放肆的笑道:“你说的并不算准确,何为干政,何为不干政?辽国不是南朝,咱们的女子也是大辽一员,不论我述律氏还是耶律氏,其实都是这个家庭的主要成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高方平有些尴尬,这第二次的激将法试探,更加证明了她是干涉辽国政务的一极了,并且承认的明目张胆。这样看来的,辽国政治真的有些暧昧了。 高方平肃然起敬的样子道:“和女强人说话,让人爽朗的如同在天空飞翔一般,臣对娘娘的敬仰,瞬间就感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呀。” 萧的里兰歪着脑袋想想道:“高相你对着人总是这么不着边际吗?老这样,会让本宫误会为你不待见我,不愿意和本宫谈话。” 高方平尴尬的寻思:我还真不想和你谈话呢。 不过萧的里兰又笑了笑,缓和道:“但和你说话虽然基本在瞎扯,却真的很有意思。” 高方平微笑道:“能让娘娘高相,就是臣的心意了。” 萧的里兰微嗔的样子道:“高方平,本宫再也不想和你东拉西扯,你要是在胡说,可就真失礼了。” “那么臣告退。”高方平起身想逃跑了。 “本宫说你可以走了吗?”萧的里兰不高兴的道。 于是那个提大锤的家伙,虽然没说威胁的话,却用强壮的身躯拦着不让走。 “我这算是真被软禁了吗?”高方平泄气的坐了下来。 萧的里兰笑的很灿烂的样子道:“本宫哪敢呢,惹毛了你,你去找陛下告状,那也会让本宫下不来台的。” 高方平大为皱眉,她这肌肉是显摆的越来越明显了,直截了当的指出“你找陛下告状也没什么卵用”的意思。 于是高方平既来之则安之,“娘娘说的哪里话,和您这般的坐在这里互动,能让任何男人如同在飞翔一样,我怎么会被惹毛。” “嘴巴真甜,陛下也是男人,可惜他不似你这么想,这让本宫很绝望。”萧的里兰道。 高方平心想:她这算是因发情而对她男人不满吗? “高相,对此你怎么看?”萧的里兰又问道。 高方平被她弄的一阵惊悚,表示什么看法也没有,想赶紧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