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3章 种田的生活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73章 种田的生活

“别急走,难得遇到高相这么有趣的男人,本宫今个的话,连开头都还没有说呢,怎能急着走。”萧的里兰笑道。 高方平道:“英明神武的娘娘、您在辽国的比重实在太大,天平讲究的是平衡,有您这样的霸王龙在对面,小臣无论火力如何大、在这头也是镇不住平衡的。” 我@#¥ 萧的里兰想了想道:“你是一个大怪胎,到底要怎样的玲珑心肝,才能让你这般瞎扯却又不太让人觉得讨厌呢?” “和您对话,乃是小臣有史以来的最大壮举。真的倍感刺激。”高方平嘿嘿笑道。 萧的里底感觉很受伤,多年修炼而成的素养和强势、在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面前用处不太大。其实皇后娘娘一早想了很多他的糗事,觉得可以用来威胁他就范,诸如他和西夏皇后那不清不楚的关系啊,虐待辽国宗室未成年少女啊,等等这类事。 但真的和他面对面之际,萧的里兰隐隐约约觉得,这些东西是威胁不了这人的。若真的把这些说了出来后,会让我堂堂辽国皇后在他面前显得很恶俗。 不知道为啥,萧的里兰下意识不想在他面前显得俗气。 事实上,老奸巨猾的高方平真的很对她胃口,因为小高他虽然在不着边际的瞎掰,这样的互动对话、却让萧的里兰下意识觉得很有趣。 思考着,皇后娘娘便有些头疼的样子,在揉着太阳穴,不经意的又回归了她高高在上的王霸之气。 “到底是你太聪明了、还是本宫太脑残了?”萧的里兰忽然问道。 “娘娘何出此言?”高方平道。 “不知怎么的,这么与你胡言乱语一通,竟是让本宫心理有种奇妙感,不好意思把太得罪你的话给说出来。”萧的里兰说道。 高方平道:“因为人是有感情有感应的,臣对娘娘的敬仰已经到了超越常规的精神信仰层面上,所以您为了回报我的孝心,对我温柔些也就不足为奇了。” “好吧,到了现在你仍旧在瞎掰,本宫就真的生气了,本宫要开始问了。”她道。 高方平寻思,要是老子可以把你那性感的嘴巴用东西塞住,早塞了,还由得你呱呱呱的一直说啊? “高相,你之前和我得里底叔叔长谈整夜,本宫很有兴趣知道你们的商议内容?“萧的里兰正式发问。 高方平微微躬身道:“娘娘见谅,这是我宋国外交机密。” “吆吆,现在你就是宋国相爷、外交机密了。”萧的里兰白他一眼道,“那么之前你躲在西夏人地盘,毫无廉耻的虐待我辽国宗室少女,不知道这是不是你高相的外交机密?” “额……”高方平是这么回答她的。 萧的里兰忽然道:“从得里底叔叔家里偷走某重要人物的事,竟是西夏李贤耀做的,说乃是他做了错事后狗急跳墙的擦屁股行为。且他去找萧的里底自首认罪了。于是看起来这整个事件都有了结果,结案了。但其中涉及的很多内幕也到此断了线,不得不说,这整个事件串联起来看,都有着你高氏的风格。所以本宫断定,从萧的里底手里偷人的事是你干的。你怎么看?” “没有看法,这只是娘娘你的一厢情愿。”高方平道。 “你觉得我这么去对萧的里底说,他真的不信吗?”萧的里兰又道。 高方平淡淡的道:“他信或者不信,并不十分重要。事实上这事谁做的老萧他并不关心真相,相反真相即将被揭发、若真相会让他尴尬的话,他便会掩盖真相。娘娘,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刨根问底是不好的,大家需要的,无疑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平衡,有个交代就行。所以现在李贤耀快死了,这事就真的到此为止了。” “本宫难得威胁你一次,你不投鼠忌器就算了,这么没心没肺的对应,会让本宫很难堪,你还说你尊敬我。”萧的里兰神态诡异的说道。 又迟疑了少顷,萧的里兰大发善心与爱心的样子,心疼的道:“带咱们高相去休息吧,要把他伺候好了,你们看他如同个瓷娃娃似的,别让他一不小心摔破了脑壳,若他参加头鱼宴时候脑壳受伤,会让陛下没面子的。” 然后她便起身离开了,留下了少许淡淡的幽香在附近游荡…… 高方平闲不住,在辽国皇宫过起了农耕的日子。 其实小高也不知道怎么种田,却因为春耕时节到了,于是高方平就在皇城内驿馆院子里,把那些花草给害死了,拿着农具开始翻土,还问耶律大锤他们要了一些种子,同时去挑了两桶娘娘们的粪便过来,当做底肥。 娘娘们拉的屎真的很臭,但也是最好的底肥,高方平是这么认为的。 这些作为,让暗下关注他的萧的里兰非常担心他的精神状态。他不会疯了吧。 耶律元汇报道:“启禀娘娘,他绝对没疯,以卑职观人的功底,相反他乐在其中。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喜欢种田啊。” “喜欢种田的男人最有魅力了。” 萧的里兰正在以优美的姿态吃南朝名菜叫花鸡,如是说道。 “……”耶律大锤没什么好说的,低着头。等着她继续铺垫。 萧的里兰不论吃鸡还是吃羊都是手撕,只见她撕下了一条嫩美的鸡肉放在嘴巴里吃着,又道:“丐帮遍布南北天下,他们之所招人恨,正因这道名菜叫花鸡。因为啊,不是乞丐的人是舍不得吃鸡的,都很金贵的拿来养着作为依靠,每日望穿秋水的指望着鸡下蛋,卖了蛋之后换取一些粮食过冬。但穷人家养的鸡经常被丐帮偷走做成叫花鸡让长老吃了。其实这是皇族的食谱。“ “……”耶律大锤继续无语中。 萧的里兰又吃了一口,喃喃道:“高方平是个奇人,他出道起开始努力,用了六年时间,现在鸡已经不珍贵了。你有没有发现,他在南朝那边低着头种田,这一转眼,整个世界变化都很大。” 到底还是女人,较为感性,她毫不掩饰对聪明又能干的男人的好感。说的很直接。 当然她坑害起高方平来也是很直接的,说到了曹操,她就带着半只叫花鸡来找曹操了。见小高他正在撸起裤腿种田,然后萧的里兰直接怀疑他那两个粪桶之中就有本宫拉出来的屎。 “你倒是自得其乐,不跳不闹也不上吊,要是我家秦王像你那么乖,就好了。”萧的里兰笑道。 难怪高方平眼皮老在跳,果然红颜祸水,她又来坑爹了。 所谓秦王就是耶律定,她的废材儿子。这些个做娘的,为了她们的儿子坑起人来是不遗余力的。 天祚皇帝的长子是耶律敖卢斡,却不是她这个皇后生的,乃是文妃萧瑟瑟生的。为此当然就会上演一些宫斗戏码。辽国后来的权臣萧奉先、也就是她哥哥、勤王的舅舅,自然而然的就会想把文妃和其儿子和谐掉。于是自然而然就变为了一团乱麻。 现在是萧奉先失宠、被萧的里底压制着。但是这些关于未来权利走向的斗争苗头,现在已经开始了。 这就是高方平不想鸟她,她却老来骚扰高方平的缘故。想都不用去想,这个被迫害妄想的女人一定有些内幕消息,于是她怀疑高方平和老萧长谈了整个晚上,是在商议怎么借用敌烈部叛乱的事,把她家哥哥萧奉先彻底一坑到底。 萧奉先如果被一撸到底、失去崛起的可能后,那么她儿子秦王当然也就废了一半,除非她们发动辽国自己的“玄武门之变”,否则注定慢慢的边缘化。 萧奉先当然不容易被整死的一个人,但是让萧的里兰担心的在于,现在高方平和萧的里底叔叔穿一条裤子,那就一切皆有可能了。萧皇后很清楚高方平的奸诈和能力,一个能把田种好的男人,他也能拥有坑人的好手段。 人在没事做的时候心思就多,幺蛾子就多。所以现在日久生平的辽国是幺蛾子最多的时候。 当然如果没有高方平介入,两年后阿骨打一起兵,她们就没有心思折腾这些了,她们只能在担惊受怕中,看着几千人起家的女真人攻城略地战无不胜,然后她们辽国一步步走向死亡。 “娘娘我觉得你想多啦,我和老萧并没有谈及任何的关于辽国宗室的问题,那些你心中所想的事,它都不关我的事,将来我也不想去知道。”高方平道。 “你这么说让本宫很伤心。你管了耶律南仙家儿子的事,却不管本宫的事,厚此薄彼。”萧的里兰胡搅蛮缠的道。 高方平惊诧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出老子过问李家继承人的事了? “你别不承认。”萧的里兰道。 “然而我真不承认,这些事都不关我的事。”高方平急忙摇手道。 萧的里兰指着她带着来的那半只叫花鸡,蛊惑人心的模样指着道:“这是叫花鸡。” “是的我看出来了。”高方平翻了翻白眼。 “皇宫以及平民,现在吃到叫花鸡的机会越来越多了,这不在是丐帮的专利。所以本宫知道这是你种田的作为,看得出来你是个喜欢种田的人。”萧的里兰道。 “然后呢?”高方平眨了眨眼睛。 “结论是这个世界,真正懂你的是我。兴许……你在辽国的盟友选错了人呢?”萧的里兰也眨了眨美丽的眼睛。 高方平也都不禁楞了楞,是真有些被她唬住的样子。 “高相,现在一只叫花鸡揭穿了真相,你是不是有些心动?”萧的里兰笑道。 “总之我是有原则的人,忠心讲义气是我的风格。就算把这两百多斤撂这辽国皇宫里,我也不接受娘娘的蛊惑。”高方平说道。 萧的里兰觉得很伤,但她也很敬佩能强势拒绝美女要求的男人。在她的印象中,会拒绝她的人几乎没有,包括辽皇也不会拒绝的。 于是为了转圜一下尴尬的气氛,她上下目测了一下高方平的身板,白了一眼道:“你有两百多斤吗,说的跟真的似的。” 高方平挠头笑道:“汗,我大宋的两百多斤算来只有五十公斤左右,我说的有点模糊,却也算不得错。将来有天我会统一天下的度量衡。” “好吧看你那么瘦弱,又那么有性格,本宫决定暂时不欺负你了,明日便是头鱼宴,你便恢复宋国中书侍郎身份,随本宫一起进皮室大帐、觐见我皇陛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