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疯狗平变身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74章 疯狗平变身了

经历诸多波折的盟会,终于在四月中旬的草原上举行了。 皇后娘娘换上了属于草原美女的那种典型装扮,显得身材爆好,她还骑着照夜玉狮子中的皇后马,带着大队侍卫,从皇宫出,策马高冈,奔腾着欢呼吆喝。 也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而如此欢快? 乃是高方平想多了,到底她也是个女人,也有没心机的时候,现在的她,应该只是单纯的在放松。 高方平骑着一匹“孙子马”跟随着大家。是的虽然也是照夜玉狮子,却是一匹小马,只有两岁口,被皇后弄来给高方平临时骑着。这匹马明显和耶律清苑她们一个性格,非常的不乖,任性,不成熟,一点也不好骑。 真正的头鱼宴是有季节性的,要在冰河尚未解冻的那个时候,破冰取鱼,那第一条鱼就是辽皇的头鱼宴。 现在四月中了,但是萧的里底说这是头鱼宴,其他人当然也就跟着说了。 御前营地的方向,只听军中号角一响,雄浑的万马奔腾态势、百万雄师的大阅兵正演便开始了,之前的叫预演,现在才是正演。 这场面,真可以让人的心情非常激荡。 矫健的草原美女萧的里兰大笑着、用马鞭指着远处的军列道:“如此震撼场面,乃是当世第一。高相见了这番气象,有没再次激起你之熊心,真男儿,得提三尺剑帅虎狼师,荡尽天下。古往今来,多少英雄人物为此魂牵梦萦!” 说话间,已进了皮室大帐范围,听皇后娘娘这么言辞,许多官僚也跟着称是,和耶律大石一样的发型、中间光头两边有头发的天祚皇帝也点头夸奖了皇后一番。 童贯刘正夫他们,已经第n此被震撼了。 唯有高方平没心没肺的看着这些个银样蜡枪头装逼。 也在这里观看阅兵的梁姐最理解高方平了,觉得相公他才是当世第一名将,亲自帅军平定西北天下的人。 目下辽军的军纪之松懈,之腐败,士气之低迷,一般是人看不到的根子,有那么几个明白人,却是看到了也不会说。 作为一个绝对的实用主义者,亲自带着兵痞从西北凯旋的帅臣,高方平还真能一眼看穿这所谓的百万雄师有多废材。 难怪啊,两年后阿骨打掌权,带着区区两千人起兵,愣是就像开了挂一样的把这百万雄师给亲手埋葬了。 不论辽军在腐败在废材,纵使是高方平,也绝对不会有带两千人起兵却试图击败这军队的想法。这只能说明阿骨打不论在行动上还是思想上,都是个脑洞相当大的人。 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都不会是简单货色,怀着这种心思,高方平朝排列末流队伍中的“女真兵马大元帅”阿骨打看去。 这货目下在女真部中的军衔就是“大元帅”,他心腹粘罕的爹,是所谓的国相,一文一武,共同辅佐女真节度使完颜乌雅束。然后听人说,此番为了给辽皇面子,这货基本上把家底带出来了,共一千三百个战士。 目下那些女真战士,正由猛人粘罕带队参与阅兵,以便骗取一些饭盒。 在这个环境里,阿骨打的身躯并不显得魁梧,不过看得出来,的确是嗜血狠人惯有的那种气质。目下他正看着那百万雄师显摆的场面,犹如其他人被镇住了的样子,半张着嘴巴。 此情形让高方平看得眉头大皱。因为他的表情假的不能再假,总归论演戏阿骨打还不行,让他打仗他当然就狠了。 打了无数胜仗的狠人,事实上很难让他对这种场面觉得震撼。譬如高方平就没心没肺的样子。阿骨打作为一个战无不胜的统帅,他当然懂军事,一个真正的军事天才,当然不可能对着这么一只废材军队有敬畏之心的。 所以一个被掩盖的历史真相是:萧的里底真的错了。 兴许老萧安抚部族、维稳的策略在辽国末年是对的,只是他没有执行好,他以为把阿骨打请来沟通、增加感情和理解,与此同时恩威并施、让阿骨打观看百万雄师的姿态以便想让他放弃不安分的心思。 那么老萧他错了,狼和羊座谈再多,也是不会有感情的。 对于军事天才阿骨打,兴许正是这次阅兵,让他看到了这只百万雄师的虚弱,他们只是纸老虎,一点不可怕。 事实真相是:不见面不了解的时候,百万雄师这个概念,就能威慑任何部族。但真的了解清楚的时候觉会得也不过如此,各种幺蛾子也就随之而来了。 在心中yy完毕,高方平便朝着“女真席位”游荡了过去。 “喂喂你怎么……” 人家现在不允许随意走动,老萧见这小子又出格了,感觉很受伤。好在目下全部人包括辽皇自己、都被着百万雄师的声威给镇的傻傻的,于是也没人注意到高方平开小差的举动。 来到传奇人物完颜阿骨打的身边,高方平搂着他的肩膀,媚笑道:“阿骨打将军,是不是在思考着怎么击败这只军队?” 完颜阿骨打不禁大怒,猛的扭头瞪着道:“你是哪位?” “在下宋国高方平是也,你该不会没听过我吧。”高方平说道。 “原来是……宋国权贵。”阿骨打的表情顿时变得很奇怪。 “非也,老子不是你的贵人,而是个流氓,阿骨打我告诉你,此番你怕是完蛋了。”高方平指着他的鼻子道。 完颜阿骨打的世界瞬间就崩溃了,就算他是个狠人,也完全没想过会在这种无比严肃的场合下,遇到这么一个横着跳出来的耍流氓的人。 脸色数变后,阿骨打真有些被高方平的直接粗暴给虎住了。内心里虽然想把这个弱鸡给当场撕碎,但也只能忍住,因为肯定会被现场的契丹蛮子给剁成肉饼的。 然后阿骨打始终抱有一线希望,想从宋国这人傻钱多的猪群中,获得女真部需要的装备和物资。 “阿骨打将军,你现在的脑壳中一定充满了问号,你除了贿赂萧的里底外,还脚踩两条船,也贿赂了马侍郎、你在奇怪,让马侍郎出面周旋、即将从宋国获得的那批走私物资为何迟迟不起运对吧?”高方平道。 阿骨打冷冷道:“本帅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装的跟真的似的,我觉得你洗洗睡吧,那批童贯他们答应你女真部的物资不会运来了。因为这批物资被我贪污了。”高方平说道。 “你……”阿骨打愤怒又低声的回应了这么一个字。 “事实上此番出使辽国,我就是来拉仇恨的。你懂得,我高方平别的不会,去什么地方就把仇恨拉到什么地方,我专治各种不服。”高方平道,“所以既然这次我出现了,我就是专门来惹恼你这女真蛮子的。” 抱有一线希望的阿骨打不动声色的低声道:“实在不知道,我区区女真部怎么得罪你了?” “没得罪,然而不坑人我就念头不通达,这里看起来你拳头最小,所以我就来坑你,就像你觉得高丽人怂,你就追着他们猛怼一样的道理。”高方平道。 “……”阿骨打觉着,汉人蛮子的脑回路果真够神奇的。 然而萧的里底一再交代此番必须低调,不能出岔子,否则难说出现纰漏,都不等辽皇裁决,女真人就会李俨他们准备的刀斧手给干掉也难说。 于是,雄才大略的阿骨打没心没肺的样子,站着观看阅兵,不回应了。 “女真蛮子这样的穷狗真的弱爆了,我瞅着么,其实懦弱的高丽人,都可以分分钟教你们做人。”高方平一个大纨绔的样子说道。 阿骨打觉得这条疯狗夸张了,那些高丽蛮子每次都被老子打的不要不要的,他们居然比辽国的皮室军还弱鸡,也是没有谁了。这疯子竟敢说我会被高丽教做人,我阿骨打还真不信了。 然而想这么想,阿骨打也不上当,不回应。 “你自以为聪明的不回应,把我当一个疯子,以为事情就过去?其实从这里开始,女真人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现在我过来撸你意下,把你惹毛,乃是因为我有恃无恐,你打不到我,你就是打不到我。”高方平道。 “高相莫不是昨晚不小心,脑壳被羊踢了?”完颜阿骨打愤怒的说道。却是看了看,高方平已经不在这里了,溜走回宋国席位去了。 “他莫不是真的疯了,无缘无故的过来咬老子一通,你别让我逮到机会,否则让你求生求死都不能。”阿骨打喃喃咒骂道。 高方平过去撸阿骨打这么一下,是打预防针,害怕辽皇真的忍不住取笑阿骨打,让阿骨打记仇心生肉刺就不好了。 人类行为学中有个神奇之处是,会转移矛盾,能量转移。譬如此番眼睛揉不得沙子的狠人阿骨打、莫名其妙被高方平撸这么一下,正因为完全毫无征兆,估计他会气炸了肺,于是他注意力就会深深的关注在高方平的身上。 那么接下来纵使一不小心他被辽皇得罪,就会无限淡化。甚至由此开始,他反辽的心思都会暂时搁下了。 要是他气不过那句“你打不过高丽人”,从而认为打高丽人就是打高方平,从而暂时不反辽,追着高丽人猛怼那就好了,高方平做梦都能笑醒。在通过萧的里底维稳,不管高丽这个来告状的苦娃,等高丽皇帝王俣主动来跪求高方平的时候,大宋志愿军就真的入朝作战了。 没等yy完毕,老萧凑了过来低声道:“你又干什么去了?这边远瞅着,阿骨打气的都快变狼人了?” “我是故意过去惹毛他的。”高方平道,“萧相啊,为了您的安稳,我可是不遗余力的去拉仇恨的,狠人最容易被愤怒给充斥了脑袋,我过去撸他一下,接下来就算有些小插曲,也会被他忽略。与此同时他会更加感受到潜在威胁,就更需要你的保护,你就能更好的控制他。这是为你着想。” “然而老夫这心思,总觉得又会被你坑了?”老萧念着胡须道。 高方平淡淡的道:“相信我,想坑你的人不是我。我这两日被限制在皇宫里,皇后娘娘找我说了许多关于秦王的话题呢。” 萧的里底色变道:“你怎么回应的?” “我没回应就是帮你。所以我又帮了你一次,老萧啊,不但裁军的问题上你欠了我一个人情,这事你又欠我一个人情。”高方平道。 “欠着你真的不好,如果能还老夫马上还你。”萧的里底道。 “也好,那么你我再次达成协议,不止是现在打压高丽人。将来不论形势如何,不论高丽人在可怜、再来哭诉。你都必须如同收了我贿赂就不办案的昏官老爷那般,进行官官相互,把那个告状的高丽苦娃一脚踢飞,还要如同义坤侯维稳一般的、和谐了关于高丽的一切言论和消息。”高方平道。 听他的要求是这样老萧就放心啦,捻着胡须呵呵笑道:“这是全天下的做官法则,老夫这个官就这么做起来的,还用你来教我啊,事实上你不提老夫也会这么干的。” “看到你我这样的大奸臣当道,我也就放心啦。”高方平呵呵笑道。 老萧仍旧不放心的道:“皇后最想做的事,就是让他那兄长萧奉先复出掌权,一但如此,皇家政治就会发生颠覆性转变,耶律敖卢斡必然势微,那不符合任何人利益。你该不会又掉桃色陷阱、中了她的计吧?” “不会。但前提条件是我能从高丽拿到我想要的,否则兴许萧奉先真会复出,萧相,这事我没开玩笑,你得尽心尽力一些。”高方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