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嗑了药的宴会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75章 嗑了药的宴会

阅兵结束了,终于熬到了傍晚时分。 这个时间的草原非常美。高方平带着菊京和梁姐,看着天边那最后的彩霞出神。 直到辽国礼宾司的人来请,说盛大的晚宴会盟正式开始了。 然后依照规矩,高方平便去宋国团队报到,等候宣召后,在辽国礼部官员的引导下,首先入帐。 这当然也是规矩和排行的。宋国团队排第一匹入账,耶律南仙率领的西夏团队排第二,然后依次是回鸪、吐蕃、高丽,然后才是各个或大或小的部落酋长,女真阿骨打乃是末流,排在最后的位置。 当然这排行次序也是老萧和高方平内定的。起初老萧想把对辽国有大恩的女真部派在西夏前,以彰显重要性,然后把高丽排在最后。但高方平对老萧说:这么干是错的,派在前面肯定会被取笑,让辽皇集中精神去取笑初期的人,到后面审美疲劳,就懒得嘲笑女真部了。 目下的这个地方,是高方平所见过的世界上最大的帐篷,足可容纳三千人,后世那些用于晚宴的宴会厅真的弱爆了。 然后虽然是宴会,却也刀光剑影的样子。皮室军卫队又开始装逼了,凭借着帐篷够大,在账内都有几百骑兵于边缘环绕警戒着。 然后到处一片欢歌笑语之声,辽皇被三五个近乎裸奔的毛妹围着,他正在这边看看那边摸摸。 这情形让正处于发情期的萧的里兰看的很不高兴,于是她便坐在皇后宝座上嘟着一张嘴巴。 妈蛋她吃醋模样是装出来的,因为看得出来天祚皇帝就好这一口,正因皇后的这种“逆反”,皇帝相反对皇后很满意。 无数辽国宗室子弟纨绔们,都聚集在皇家圈子内,兴奋的对新奇事物进行围观。他们也在这里摸摸,哪里看看。 这是规矩,各国或者各部所带来的“国礼”,是提前被礼部送进来放下的,于是这些宗室子弟便在围观这些礼物,纷纷惊叹。真个是琳琅满目,什么都有。 两只异常神俊的鹰,站在鹰的架子上威武非常,却没人敢去摸。这就是此番阿骨打带来的礼物、一对海东青。其实是老萧强势索贿,要求他必须这么贡献。 至于其他的,都是些金银珠宝似的俗物。 高丽家的礼物最奇特,乃是八个韩国女星,也不知道是不是整容了,看着竟是毫无缺点。于是萧的里兰恨死那个高丽皇帝王俣了。她正在大发醋意,一个劲的怂恿陛下把高丽的礼物退回去,顺便赶走那个不合时宜的王俣。 辽皇最喜欢萧的里兰吃醋的样子,高兴得哈哈大笑道:“过头了,真的勇士就要用美酒和美女来承托。这些东西,对朕自是越多越好。” 萧的里兰在心里想:真的猛娘也这样,你等老娘把秦王扶上位“萧太后听政”的时候,才让你们知道厉害。 宗室子弟正在议论最独特的礼物是女真人送的时候,正在看礼单的辽皇愕然道:“宋国进贡的这东西,说是能让人飞翔,是真的吗?” 萧的里底一口酒喷了出来,他也不知道宋国送来的东西是什么,因为他们的礼物在头鱼宴前都是保密的。 结果老萧过来凑着礼单查看了一下,看不出是什么来,乃是无数大箱子,装着各种各样的配件什么的。看似可以组合出一个怪物来? 老萧又拿过礼单来确认了一下,见明目叫“热气球”,注解是:能让人愉快的飞翔。 萧皇后真的被吸引住了,现在都没人知道这是什么东东,不过她觉得但凡和高方平有关的事,没什么简单的。对此,萧的里兰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老萧非常害怕辽皇继续追问“热气球”是什么、一但首相答不出来的话会很没面子,于是萧的里底进谗言道:“陛下,使节已经在外等候多时,礼物也就这样,只是今年尤其丰厚些,该是宣召他们入账共宴了。” 天祚皇帝这才点头,便有人依照萧的里底给出的顺序,首先高喧:宋国时节入皮室大帐觐见我皇。 童贯是主使当先,其后是刘正夫,林摅,高方平相对低调的混迹在队伍中。 因是正式场合,要跪拜辽皇的,所以依照规矩就是其他人打酱油,童贯当先走过去跪下“参见辽皇陛下”。 看起来辽皇皇室已经废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天祚皇帝是个大傻逼,最喜欢取笑别人来太高他自己,于是几乎所有的宗室贵族子弟都这德行。 这下一见童贯乃是化过妆的魁梧太监造型跪在中央,居然还有胡子,于是满堂哄笑了起来。竟是一个不落,包括辽皇在内都笑弯了腰。然后他们自己谈话是用的契丹语,叽里呱啦的相互说着一些嘲笑的话。 萧的里兰和老萧不禁也担心的看着高方平,寻思大魔王该不会为此发飙而出幺蛾子吧? 这是童贯必须面对,也是必然会发生的。童贯就算在宋国,也被大佬们这样取笑习惯了。所以他没心没肺的样子,等着平身的提示后就起身,递上了赵佶写的国书,完成了礼仪。 见这群集体嗑了药的宗室子弟仍在嘲笑宋使,耶律清苑和萧哩娜两小纨绔当心就此会被高方平看遍、认为老子们辽国人不成熟,便出现了奇景,两个小纨绔以大姐头的身份,带着一群辽皇皇室小屁孩,包括皇后的儿子秦王在内,小屁孩们便一起指着那些宗室子弟破口大骂了起来。 就此,相当于两小纨绔给高方平、老萧、萧的里兰给解围了。那些宗室子弟被骂的满头大包的样子,寻思,嘲笑使节和汉人蛮子不是主流吗,为毛这两小姐此番叛变了?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两小姐除了护高方平的心思外,还有想找童贯讨教怎么化妆的心思,她们觉得童贯的化妆化的太好了,哪像老子们自己弄出来的妖怪模样。 童贯平身后,官居太傅、北府参知政事、北府枢密副使的耶律俨忽然发难,走出来问道:“请问宋使,上年你们宋国既已赶走了西夏人入侵,却最终不给我大辽上国面子,视我大辽建议停战的话语为无物,视我大辽到访宋国的北府枢密首相萧的里底如无物,仍旧强势进兵西夏了,打至了西平府,且事后到现在、仍旧不见撤军,此咄咄逼人之行举,是和道理也?” 童贯依照高方平一早吩咐他的说辞,抱拳道:“耶律相公误会了,事实上宋国并没侵犯西夏什么,但凡打下来的土地,皆已如数依照辽国意志,归还了西夏,此点上咱们和西夏有国书协议为凭。大宋是礼仪之邦,以义气为重,断无违反国约的理由。宋国在夏之驻军,只为了维护宋国在夏的财产和投资,从未介入过西夏内政。皆因西夏自来受到回鸪马贼严重骚扰,我宋国资产也深受其害,于是需要有军事存在,以保护宋国自己的利益。” 萧的里底当即顺势介入道:“不错,就老臣所掌握的消息看,宋国还真给了辽国尊敬,总体上做到了还政于西夏的要点。且西夏境内,自来受到回鸪马贼的骚扰,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这下许多人在心理叫乖乖,都知道这么一来,回鸪使者此番完蛋了,进账时候定然无人权,被老萧顺势带起的节奏羞辱是肯定会发生的。 老萧答应帮高方平敲打回鸪方面,却想不到动作这么大,竟是这么在头鱼宴明着来。 辽国皇帝什么也不懂,如何知道这许多的外交龌蹉事,但作为一个草原人,没人不对“马贼这个词”紧张,辽皇听素来忠勇的老萧说回鸪人是马贼,顿时非常讨厌他们了。 辽皇会被蛊惑,然而耶律俨不会,老俨当即想拨乱反正把节奏带回来,萧的里底却再抢先道:“其实臣和宋国的接触交涉一直没停止过。为了保护他们宋国的利益、也为了帮助西夏抵御来自回鸪的马贼,宋国政策原本打算加派部署于西夏的军事存在。但因为这个政策对于我辽国有些敏感,于是经过老臣和他们多番交涉,目下基本已经谈妥,由我辽国作为上国、本着负责任的大国心态,来过问马贼事件。为此换取宋国不加派驻军、且宋国内部裁军十万的条件。” 在这个时代,作为辽国皇帝他是谁也不怕的,唯独就是有些担心宋国,因为宋国有过发动百万军民上阵和辽军对持的事件。这样的心态下,作为辽国皇帝的传统,听到宋国要裁军那肯定是个大喜事件。 于是辽皇拍腿大笑道:“好!实在是好,这才是我大辽国的无上天威,竟被你萧的里底办成了此事,此实乃我大辽建朝以来,从未达成过的壮举,足以载入史册。” “陛下圣明,萧相威武。此实乃百年未见之功绩,实乃千古明君名相之作为。”其余一大群马屁精开始大合唱了。 耶律俨只有苦笑了,他们一唱一合后,政治上就定调了,一但这么定调回鸪人死定了。此番回鸪使者必然成为肉盾,吸引走所有的嘲笑和侮辱。

下一篇   第876章 偷天换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