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6章 偷天换日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76章 偷天换日

耶律俨实在想不到,祸国殃民的老萧和小高竟是这么一狼狈为奸,就做到了这些。 然而耶律现在也不敢反驳老萧了。因为老萧直接抛出了一个所谓他谈成的条件:宋国裁军。 并且老萧一副威胁意味,像是说“你耶律俨若搅和了这事,高方平他就不裁军了”。 作为一个老成持重的忠臣,明知道他们有猫腻,但总归宋国愿意裁军的话,耶律俨也是想要这样结果的,只得暂时投鼠忌器,不拿刚刚的问题说事了。 与此同时耶律俨真的醉了,不知道这些个祸国殃民的前三排到底怎么想的,诸如当初老萧竟敢收了好处后,默认了高方平进兵西夏的行为,且还回来扯犊子,压制一切当时对宋国不利的言论,整天在辽国散步西夏威胁论,让辽皇下意识认为西夏被教做人是应该的。 而此番同样,高方平为了和老萧的某些利益,竟然答应了要在宋国裁军。所以高方平这小奸臣的节操,耶律俨真的不太懂啊。 于是到此,宋国使节团的礼节算是全部完毕了,辽皇大为喜悦。童贯高方平等人也就进入了自己的席位,可以坐着去围观别人了。 曾经的辽国宗室女、西夏皇后耶律南仙入帐觐见的时候,老耶律知道此番回鸪人真的完蛋了。 因为耶律南仙也被高方平灌了米汤,一进来就楚楚可怜的美人态,开始找“官府告状”,大诉西夏的苦楚。 奇怪的是,大家觉得这女人已经屁股决定脑袋没救了。宋国军队打的她们像条狗一样的,其后在西夏境内作威作福不撤军,然而耶律南仙竟是一个字不提宋国,只哭诉回鸪马贼屠杀西夏那些萌萌哒的贫民,抢劫她们的物资和牛羊。 大佬们觉得世界已经没救了。这叫杀十人罪杀千人侯啊。 然而在高方平看来其实这很正常。譬如后世中国其实没怎么杀过日本人,没怎么得罪过他们,但他们就看不起中国。相反美国佬的轰炸机集群几乎把东京推平了,最后念头不通达还扔两蘑菇下去,祸害了不少日本妇女,但事实上,战后的日本民间社会很向往、佩服美国。却极度仇视中国。 这逻辑不通但这就是事实。兴许日本人对美国人的心态,和中国警察帮日本穷游文青找自行车的心态是一样的吧。 这么个逻辑上狗屁不通、实际却会发生的怪事,目下真的在世界警察的皮室大帐发生了。耶律南仙不是做戏,她真的和后世日本对美国的心态一样,所以她不恨高方平,却把回鸪马贼恨出屎来。 这个国宝级的耶律家美女,天祚皇帝当然对他印象深刻了。当年就舍不得把她嫁出去的,咱辽国又不需要割让公主来避免对外战争。无奈李乾顺像个无赖一样的天天来追求,锲而不舍,这才打动了辽国宗室。 此番见耶律南仙哭的像个泪人似的,加之天祚皇帝别的不懂,却真可以想象出被马贼洗劫过的牧民帐篷什么模样,于是天炸皇帝被忽悠瘸了,拿起杯子就砸在地上喝道:“回鸪人竟是到了这个地步,可恶可恨,什么不好做去做马贼。” 耶律俨实在看不下去傻皇帝被一**人忽悠成这样,便倚老卖老的杵着拐杖出列道:“陛下,萧相和耶律皇后的说辞是‘回鸪的马贼’,并不表示回鸪人都是马贼,这其中有不同的意思。您应该兼听则明。” 天炸皇帝是个傻逼,真没听懂这套汉人的文字游戏有什么区别,反正他就是恼火,觉得回鸪人可恶可恨。但也不方便骂耶律俨,因为这个老长者已经很机智的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于是皇帝就不怼他了,只对回鸪人怀恨在心。 吐蕃的丘八没啥子特点,听说他们不洗澡,满身异味、黑不溜秋的,进来的时候尽管这帮孙子很客气,却又被围观了,耶律清苑两小姐也带节奏嘘嘘他们。弄的整个大帐欢声笑语,到处是笑料。让吐蕃人敢怒不敢言。 他们懂得,在这个亡国之君的大帐里,被围观真的是一种常态。 至于回鸪人,进来的时候被骂的和孙子一样,他们无比惊悚,那势头真有要把使者这两百斤身躯撂这的节奏了。 好在老萧在控场,一边给一嘴巴后稳住了局面。这只是一个下马威,在气势上敲打回鸪,真正的警告和商谈,当然是借用今天百万雄师阅兵的威慑力,事后老萧慢慢的警告他们了。 高丽皇帝王俣觐见的时候,鉴于这人妖鼻青脸肿的样子,显得非常滑稽。他身板是高方平似的,辽皇这样的草原汉子显然不喜欢这种型号的。 在本就怀有偏见的情况下,加之祸国殃民的老萧这两日下了不少料给辽皇,说了高丽不少坏话,大体就是“这群刁民不是什么好东西”的意思。 于是此番笑料大了,王俣被这群嗑了药的家伙们围观的一无是处,被侮辱的不要不要的,作为一国之皇帝遇到了这样的待遇,王俣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其实他没那么可恨,无奈耶律清苑在带节奏怼他。然后辽皇也不喜欢这个人,于是基调就成为了嘲笑戏弄王俣。 这没什么原因,因两小姐收拾过他,所以现在会继续收拾。就像义坤侯害了米巴母亲,不会觉得愧疚而会接着害米巴一样的道理。 种种原因相加,导致鼻青脸肿的王俣尚未来得及找辽皇报阿骨打那个反骨仔的黑料、辽皇却先一步戏谑的样子道:“文绉绉的不伦不类,身板像个女人,脸庞像个妖怪,朕问你,握兵器打战你显然不行,那么你会跳舞吗?你干脆在这里给大家来一曲舞蹈如何?” 王俣险些没气得晕过去,楞在了当场。 然而是的,在老萧小高两大奸臣的偷天换日下,这原本应该叫阿骨打跳舞的会盟大帐里,变为了辽皇叫王俣跳舞了。 阿骨打乃是有骨气的狠人,叫了他也敢不跳,可惜王俣不是这号人,他只能妥协,就犹如电影上的如花似的跳起了舞蹈。其实高丽人的舞姿还行,无奈王俣跳的太差,装扮太对不起观众。 所以这是一次滑稽表演,许多人直接喷酒了。 萧哩娜两小纨绔更是笑的倒在地上捶地。 没人知道此时王俣什么心态,高方平猜测的话,他应该和汴京那个举血学书打算告王学斌、却不受官府待见的小哑巴一个心态吧。可惜人人都有低头的时候,强势和权贵只是相对的。 看到场面混乱颓废至此,而耶律俨等人没能阻止,高方平就终于放心了。 此番使辽的主体任务,于今天这个头鱼宴基本收关了。童贯已经被他们嘲笑过,耶律南仙被他们同情过,回鸪使者被他们怒骂过了。王俣被他们侮辱过了。 于是经过了这长时间的嬉笑怒骂后,大家娱乐的也够了,会审美疲劳,最后出场的女真阿骨打,大家就不会当做那人存在了。大家都玩累了,辽皇当然也就不会再有兴致让阿骨打跳舞了。 实在是王俣的舞蹈已经恶心到辽皇了,估计要回宫看毛妹裸奔三个月才能解毒。现在他不会再有心思看男人跳舞了。 既然避免了阿骨打被侮辱的可能,白日高方平又主动撸阿骨打一下得罪了他。于是两年后的女真起兵事件该消停了,没有其他意外的话,阿骨打的肉刺现在变为了高方平,他会对辽国暂时低调,然后借助高丽没有人权、辽皇昏庸不鸟王俣的政治基调、进一步的朝鸭绿江以东出兵抢夺。 雄才大略的阿骨打肯定能看明白此番高丽为什么被侮辱,阿骨打会感激老萧,他会认为这是老萧收了贿赂后帮我女真维稳的意思,既然我保护费都给了,当然要继续去高丽人的地盘把钱抢回来。 到此有人高兴有人仇,到处是喝醉了的人,或者就像是嗑1药过度的人一样没谱,辽皇已经被高方平研发的蒸馏酒弄的喝高了。 有两个女人是清醒的,耶律南仙和萧的里底只是假装喝高了,其实她们有意无意的会朝高方平这边看来。 而某个时候,两个皇后娘娘一起发现,高方平以不胜酒力喝高为由已经提前离场了。他不是主使,他有个性,所以他会离场而别人要在这里强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