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 你我打一个赌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77章 你我打一个赌

头鱼宴仅仅只是开始,对于他们这群肉食者而言,此番会盟盛结束还早呢。 昨日是阅兵和头鱼宴,那么今日是头鹿宴。 辽皇会派百万雄师,把附近草原上的鹿成百上千的驱赶了集中在一个小范围内,围困起来,唯独放辽皇和宗室的权贵进入那个“猎场”去突突突。 于是这就是他们骁勇善战的战绩。 这次萧哩娜她们就高兴坏了,范围很小,鹿又很多,她们两个平时没事就喜欢突突突的家伙,此番运气最好,闭着眼睛瞎放箭,也被她们给射杀了一头小鹿。 射死小鹿之后,其他鹿群没命的逃跑,却有一头老母鹿不跑,它似乎在流泪,扑在小鹿尸体身边等死。 这下两小姐的母性光辉就又开始发挥了,一起被感动,于是大声道:“放过这头鹿去吧,不许射它们。” 妈的谁管她们两个的情怀,这里的人都是一群腹黑份子,全是那种趁你病要你命的节奏,两小姐的话说不完,所谓柿子捏软的,一时间间满天的箭雨飞了过去,老母鹿身中百十箭后就倒地不起了。 然后一群人哈哈大笑了起来,称“我皇神武英明,这第一箭定是我皇射的”。 辽皇老脸微红,其实他并不知道他的箭射哪去了。 见此情况,两小姐眼泪汪汪的把弓箭扔在了地上,表示老子们不玩了,就此赌气的策马离开。 高空中,五只神俊非凡的海东青在盘旋鸣叫着,对主人发出指示信号:鹿群正在往东南方向迁移。 然后海东青情报被驯鹰师翻译出来后,一群当世战略大家就开始纸上谈兵了,建议皇帝要怎么调兵遣将,怎么排兵布阵,怎么怎么怎么,弄的跟真的似的,还真的像是策划某大型战役的战略情报参谋部。 天祚皇帝仍由属下的元帅将军去策划战略,他只是仰头,看着自由翱翔在高空的海东青出神,觉得心情十分开阔,人生就是这样的。 总之天祚皇帝喜欢海东青,爱死他们了。 麾下的战略家们仍旧在对“战法”争论。 其实要个蛋的战法啊,分明知道鹿群从哪跑,追着猛怼不就完了。这是阿骨打的想法,却不方便说出来扫兴。 历史上的阿骨打战法就这么回事,他就是追着辽国御前中军猛怼,真勇士打法,于是那个点一塌之后就是蝴蝶效应,几十万雄师就这么不战而溃。 某个时候,天祚皇帝喃喃道:“要是朕能如同海东青一般翱翔在天际,自由自在,那该多好呢。” 陪伴在身边的老萧心理一动,想起了昨日以高方平为核心的宋国使团、送上了叫“热气球”的东西来。 其实老萧自始至终在想办法,想让辽皇爱上海东青外的玩物,却苦于一直没什么适合的神奇玩物。现在么,老萧在心理暗笑,他知道高方平出手必是精品,那个东西一定非常神奇,可惜显然昨日的头鱼宴过后,大家都已经淡忘了这事。 老萧觉得机会来了啊,要尽快找高方平要一份操作说明书来,以便对辽皇邀功…… 萧的里兰不想参加他们的头鹿宴,不想再看着那个嘲讽型的朝廷那么颓废了。于是头鱼宴过后她也撂挑子回宫了。 昨日各国各部进贡的礼物,都全部依照礼单运送到皇宫来了。 当时辽皇靠在毛妹柔软的身子上迷醉的同时,还大方的说“皇后辛苦了,这些礼物你看中什么就自己挑选”。 于是怀着报复心理,今个萧的里兰就在琳琅满目的东西中寻找着,珍珠玛瑙什么的她自是不缺,其实她和辽皇一样,喜欢新奇的东西。 最终便把目光放在了宋国进贡的那几个大箱子上,分别打开看看,是些乱七八糟的配件什么的,既不是金,也不是银,看不出什么贵重来。然而说明书写着可以让人愉快的飞翔。 当即有属下言说,这肯定是高方平大放厥词,吹牛的,他是小气,送不出名贵值钱的东西来,于是弄了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来忽悠人。 大家都知道,除了海东青外,其他东西自来不被陛下看在眼里,往年各国各部来的进贡,其实只是表达个心意,辽皇是从来不会去仔细清点到底有什么的,于是许多东西要不就堆放在库房中吃灰,要不就过了风头后,被奸佞和宗室子弟顺手牵羊给贪墨。 “说这么说,但本宫总觉得高方平是个奇人,他敢把不是金银珠宝的东西这么送出来,并且口出狂言,一定有原因,总之你们研究一下,看看这东西怎么用。”萧的里兰下令道。 于是包括耶律大锤在内的所有人便忧心忡忡的了,他们看着那些简单的东西挠头,当然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有结论的。 最终到了傍晚之际,萧的里兰发飙了,派耶律大锤出马:“去把那个高方平给本宫……请了来,他若不来绑也绑了来。” “他乃是昨日头鱼宴中最早溜走的人,目下躲在他宋国使馆内,那理论上是他宋国的地盘,咱们这么干会不会……”耶律元一副很机智的样子迟疑着。 “不会,我是女人我不懂事,他是宰相他肚子里能划船,他会理解本宫的。”萧的里兰强势的道。 她觉得昨日那种蛋疼到极限的玄幻场面都能发生,愣是让他小高和老萧两奸臣偷天换日的弄成那番景象,只能他们放火不能本宫点灯啊,老娘身为大辽皇后,为什么就不可以任性一下。 于是乎时间都很暗了,高方平却又被请来皇宫喝茶了。 见他小高没心没肺的就这么杵着,一副酒还没醒的样子,萧的里兰道:“你无需这么装蒜,本宫如此细腻之人怎是被你蒙的。昨日你看着豪爽,其实你的席位旁边全是湿的。” 高方平尴尬的道:“臣不知娘娘的意思。” 萧的里兰呵斥道:“意思是你每次举杯看着在喝酒,实际把酒倒在身后地上了,如此糟蹋名酒的也只有你了,不像个男人,酒都不会喝。要是让人知道,你这可是不给陛下面子的举动了。” 靠,哥最讨厌不喝酒就说我不给面子了,妈蛋这么说的人才是不给我小高面子呢。 然而想这么想,高方平继续瞎扯道:“娘娘的火眼金睛厉害了,果然照射着每一个死角,让一切都猫腻都无所遁形……” “你在瞎扯,本宫就把你此番的丑事公布出来。”萧的里兰打断道。 “好吧,娘娘您要什么条件才帮我隐瞒。”高方平道。 “你宋国进贡的号称可以让人飞翔的东西,真有其事吗,莫不是戏言忽悠?”萧的里兰好奇的问道。 高方平一副非常欠揍的样子摇手道:“不不娘娘不要误会,那真是忽悠人的东西,我哪有能让人飞翔呢,那不是奸臣忽悠人惯用的手段吗,咱宋国朝堂上还有不少道士炼长生不老丹呢,谁信谁傻子。” 萧的里兰笑道,“可任你怎么说,本宫也觉得你是个奇人,你一定不是无的放矢。你是个有担当,说话负责任的人。” 高方平惊悚的道:“我有娘娘形容的那么好吗?” 萧的里兰道:“你乃是为了等着让老萧拿去报头功,让他出风头,是也不是?你不要以为本宫是女人,就好忽悠。” 高方平真是这个意思耶,无奈听到飞翔,别人都笑笑就算了,就犹如那个号称金丹修为的张怀素不也被高方平捉去害死了,大家也都是笑笑就算了不是。可是无奈,萧的里兰她竟是认真的? “要不这样吧。”萧的里兰做一副可爱的美人,状迟疑着道:“你我打一个赌。” “赌博很不好的,我很少赌博的。”高方平说道,“然后我更讨厌说我不赌就是不给面子的。” “必须赌。”萧的里底呵斥道:“陛下说了这些东西随便本宫挑选的,挑中了就是我的,那么我就可以处理。于是咱们来赌:你若能如约让本宫飞起来,本宫就答应你一个条件,不论什么,刀山火海我也帮你。若不能飞起来,我就把这些东西让你亲眼看着烧毁,不但不让你和老萧蛊惑陛下的阴谋得逞,本宫还要搬弄是非的说你们妖言惑众,用俗物欺骗陛下。” “真的可以赢得娘娘一个承诺?”高方平道。 萧的里兰不禁泄气的道:“听你这么说,看来这鬼东西真能飞。这么说来,本宫还真要欠你一个了不去的人情了?” “娘娘你懂的,我是被逼迫的,此番并不是主动出卖老萧。”高方平道。 萧的里底不禁噗嗤的失笑:“你这样的人渣,为何总也让人无法讨厌你?人比人咋就差距那么大,那个高丽王俣被人如此戏弄羞辱,其实你和他造型身板差不多呢,本宫昨日就在心理思考,若是你高方平被叫上去跳舞,你会被嘲笑吗?” 高方平摇头道:“我不会,我上去跳的再差老萧也会带头叫好,说那是艺术,是创新,是勇气。本质在于王俣是个弱者,他没能像我一样帅军南征北战有战绩。事实上杀千人者侯,并没有人敢嘲笑我这种亲手做掉几十万人的大魔王。” 萧的里兰点了点头,不扯犊子了,指着那些散乱又庞大的部件道:“快点让本宫飞翔。” 高方平道:“今日天色已晚,待明日阳光明媚挑选一吉时,小臣定能让娘娘飞起来,从而赢得你对我的承诺和尊敬。” 萧的里兰笑道:“只要你实实在在的拿出真心来、而不是忽悠本宫,就算飞不起来本宫也会记着你的好。然而你根本不真心,就算飞起来了,你也是个用心险恶的奸诈之徒,世界公敌。” 被人当面这么诋毁高方平感觉很伤,装作闷闷不乐的样子告别了皇后,然后又被软禁在了皇城住所里……

上一篇   第876章 偷天换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