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变天的节奏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78章 变天的节奏

萧的里兰真个彻夜难眠了,期待着明日猛猛的飞翔起来,初生牛犊不怕虎,她没想过会不会摔死的问题。 不知怎么的,期待和高方平的互动甚至超越飞翔。总结了一下,萧的里兰在心理认为,那人他真正的吸引力在于:他总能以小人之作风行君子之道。他是个拥有强烈反差的奇人。 “娘娘您真的打算以金贵之躯,去尝试那诡异事物吗,人怎能飞起来?那个高方平明显用心险恶,就等着娘娘您去求他。您缘何要中计?”身边心腹好奇的问道。 萧的里兰懒懒的斜躺着,做一副睡美人状说道:“现在朝堂局势,以及世界局势都很乱。和这个人结下善缘绝对没坏处。其实你别看他小人没礼貌,他有一种别人都没有的清新感,能让人没来由亲近他。在这乏味的深宫困了这些年月,本宫说句心里话,本宫此身最快乐、觉得最有意思的事,就是看到他那神经兮兮的小人作风且和他互动。这种感觉让人很奇妙,别处找不到,于是乎,本宫自身也不知道,到底是期待他的作为,还是期待他能让人飞起来了。” “您主动说要欠他一个条件,将来您一定会赖账、不会兑现的吧?”心腹当心的道。 “其实本宫就算不欠他,这样的坏人、当他提及要求的时候也让别人很难拒绝。他是个小人作风行君子之道的智者。他很市侩的要求本宫欠他一个人情,不是他真想从本宫这里得到什么,而是他想让本宫高兴。他拒绝过我,他觉得心里愧疚。” 萧的里兰脑补着说道。她说的东西能不能信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说人需要有一种向往,于是都喜欢自己忽悠自己…… 四月天的草原风依旧很大,早晨还是有点冷的。 在这个冷清的早晨里,高方平像个小农民一样又开始种田了。梁姐觉得他根本不会种田,这么弄恐怕会把植物折腾死。 日头升起来洒在了身上,就开始有了暖意了,高方平弄了个躺椅,懒洋洋的躺在“田间”自得其乐,思考着一些很紧急的事。 目下这个年景气候,对世界人民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粮食在逐年减产,人们过冬的代价在无限增加。人在困难的时候,总是很容易变为一个炸药桶,于是自古以来的这种时候,矛盾最容易被点燃,最容易发生战争。 除了辽国自身一团糟糕之外,历史上从政和年开始,蔡京政府治下的大宋内部矛盾、也到了不可调和之地步,为了维持那摇摇欲坠的统治,最不爱打仗的宋人也在童贯蔡京他们的主导下,策划了北伐收复燕云的国策,于是耗尽了北宋最后一口元气。 一切都是逼出来的,说白了就是比烂的时候,都想对方先倒下、以便吃了对方的尸体续命。人们在有能力又有余地的时候,一般不会随便犯浑。老蔡和童贯他们以汉人做梦都想的“收复燕云”为说法,只是个出兵缓和矛盾的幌子而已。 论爱国论对燕云的念想,寇老西儿和王安石政府比蔡京热心十倍,威望以及对军队的统帅力也比蔡京政府强十倍,但是他们最终都没有选择那出路。 在高方平的努力下,目下大宋正在急速的回血中。在这个广积粮的形势下,十年内不该考虑全面战争的选项。 但天公不作美,宋国内部有很多属于自己的难题,譬如此番鬼使神差的高方平遇袭,病急乱投医下,赵佶竟是批准了那个原本已被否了的千道大会,大会真的在皇城举行了,名誉是给高方平祈福,实则是道士已经在政治上崭露头角。 若不把这个势头及时压制住了,那么说明历史轨迹不可逆,大宋很快会经历一场近似于蝗灾的宗教风暴。 现在风暴的苗头已经开始,那个出使前好不容易被高方平镇住了的妖道林灵素,他作为神霄派领袖,因主持了对高方平的“祈福和招魂”,其后竟然高方平鬼使神差的“回来了”,避免了宋辽战争。于是就这么一个契机,蔡卞等人强势公关下,林灵素已经被赵佶加封元妙先生、金门羽客,开始以类似国师的身份御前行走。 是的大宋方面来的消息说,老林已经开始牛逼,他和几个中堂一样,现在皇城行走见皇帝都不需要通过谁了。他的道场目下就设立在皇城神霄宫,除此外,今年开春后,开封府也根据这个政治气候批了地,正在汴京建设一座大型神霄万寿宫。 蔡京真的老了,现在毫无话语权和控制力。他新成立的议礼局废了,形同虚设,好不容易从礼部夺取的审批权,听张叔夜来信说,在许将和林灵素的妖言惑众下,赵佶亲自过问撤销了议礼局,把一切对宗教支持和审批的事宜,重新发还在了礼部尚书许将的手里。 这就是高方平离开后短短几月,大宋内部正在变化的政治形势。目下身为首相的老蔡,都已经主动写信给高方平求救,大抵意思说不能迟疑,放弃一切在辽的外交利益,速回汴京咬人。 妈的我又不是狗,你们不能一有事就关门把我放出去的。 接到信的那个时候,高方平觉得老蔡又调皮了,恐怕属于他文学性的夸张,情况应该没那么严重。 直至紧跟着,又接到了显恭皇后授意下,小王爷赵桓写来的求助信,赵桓说他喜欢秃驴不喜欢道士,因为他娘这样他也就这样。他请求高方平,留下那座他和小妹最爱去的大相国寺。他们记挂着大相国寺里的垂杨柳。 “咱们汴京人们对大相国寺是有感情的,许多人都想去看佛牙,不要把它拆迁啊。” 这是写来的求助信中,赵大傻和荣德小萝莉在最后所说的话语。 于是高方平这才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了解了事情真相后,亲自写了八百里加急奏章呈交赵佶。 比较意外的在于,很少拒绝高方平的赵佶御笔朱批,把高方平的奏章软性驳回了。 所谓的软性驳回,指的是赵佶用词非常客气,但是没有让步。皇帝说不是要毁了大相国寺,只是那片地的风水更加利益神霄殿,于是以地换地,对调一下而已。 高方平的奏章是试探性语气,但赵佶的软驳回,足以说明了目下汴京几乎要变天,若大相国寺都能被林灵素利用形势给拆迁了,那么历史上的光头改做道士的节奏,也就真的开始了。 那就真要出现赵桓看不过去,上殿怼道士,进而和神霄派结仇的事。 于是,高方平目下身在农田心在朝,正思考着接下来的局面。 就是这些个原因,此番宋国使节团临时改换了进贡的礼物,那套汴京猪场新研发的热气球,乃是高方平吩咐他们用八百里加急送来的。真正目的就是萧皇后。 是的萧的里兰想多啦,高方平就有这么阴险,真想要她的一个承诺,却又不想就范去参与她家那个废材儿子秦王的事。 说白了,此番祭出热气球这么一个能让人飞翔的大杀器来,就是要贿赂萧的里兰,让她出面去怼宋国道士。 因为辽国信奉佛教,据高方平所知,萧的里兰是皇室中最挺光头党的人。至于老萧相爷他没心没肺的,他和高方平一样,什么宗教都不喜欢。 于是这次的突破口,应该就在萧的里兰身上。 这很关键,作为高方平,以小高和赵佶的关系和互动,既然赵佶软性驳回了,那么明面上高方平这种宠臣就不应该在纠错皇帝了,这就是宠臣的为难之处,相反张克公那种二流子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把皇帝惹毛而不付出代价。但萧的里兰,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赵佶。 “该来了吧,我目测娘娘她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孩子心态,惦记着飞翔应该一晚上没睡吧?” yy许久后,懒洋洋的靠在躺椅上晒太阳的高方平喃喃道。 萧的里兰不惦记着才怪,如何会放过这小子,她在心理计算着、高方平这个时间应该已经吃完了早点,照顾了田地,她便迫不及待的来了。 来院子里看了一下,萧的里兰不禁笑道:“高相享受阳光的方式真独特,为何戴着一个面具?把脸晒黑些不好吗?” 高方平取下面具来道:“我又不是包拯,我晒个月牙在额头上就可以啦。” 包租婆是真有些萧哩娜血统的,捂着肚子笑弯了腰。 “昨日本宫仔细想了整个晚上,始终有点拿不准你是不是在骗本宫。”她又试着道,“你答应让我飞翔,到底是想阴本宫一把,让本宫欠你人情呢。还是你在故意让本宫高兴?” “娘娘你想多啦。这绝对是一个你情我愿的交易,不存在谁骗谁。我需要您那上善若水的佛心,照耀着我的执政加以护佑。等会若是赌输了,您不能拒绝,一定要为我做一件事。”高方平认真的道。 “其心可诛,你到底有什么猫腻要拉本宫下水?本宫这心理现在有些怕怕的,不想对你失言,却害怕做不到你那些胡作非为的要求。于是,你必须把条件明着提出来?若飞起来,你要本宫做什么?”萧的里兰这才开始有些警惕。 她听说耶律南仙就是被类似的局面给潜规则了的。 事实上又她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