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该跑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8章 该跑了

“又这为什么?”富安好奇的问道。 高方平眯起眼睛道:“如果卢俊义真是教父枭雄,在李固消失后他就会疑神疑鬼的擦屁股了,那些和他业务有关系的辽人一定会被灭口,这是一个黑帮老大该有的手段。这样一来,也等于卢俊义多年建立起来的通辽渠道被毁,这是壮士断腕刮骨疗毒。好处在于,就算死的是辽人,但是引发大面积血案,裴炎成从此会把卢俊义视为肉中刺。与此同时,卢俊义忙于清理辽人街,就是我们押送生辰纲上路的最佳机会。” 缩在高方平怀里吃糖的梁红玉好奇的道:“衙内爷,会不会出现李固被卢俊义捉回来的可能?” “可能当然有,却很低。李固是个人才,这样的枭雄人物他作死的时候要是没有策划过后路,至少我是不信的。看他当时消失的如此干脆,我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当然有可能我在虚张声势胡说八道,但事实上枭雄人物通常宁可信其有,会第一时间选择做最有用的一件事。他李固要是手握大权的话,那就真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人负我’的角色了。曹孟德把招待他吃肉的一家杀光,心态其实和李固飞快消失是一样的道理。”高方平道。 “这么说来,形势的分水岭就从即将的‘血洗辽人街’开始?”林冲道,“会不会导致辽国以此为借口,对我大宋开启兵事?” 高方平哈哈笑道:“不会!现在的辽国已经腐朽,他们要是还有此等气节和骁勇,女真人早就被他们剿得祖坟都不剩了。其实他们甚至比我大宋还要虚弱。” 富安恶狠狠的道:“辽人自来彪悍,辽人街的火拼时,卢俊义可能会亲自下场,这是个机会,掉禁军一网打尽是个黄雀在后的办法。” 高方平摇头道:“如果我练的亲军在这里,梁红英也在这里,梁中书也更加信任我的话,那么你是对的,老子也会赤膊上阵,一股脑把卢家连跟拔了,趁乱把辽人街里面的那些蛮子抢个一穷二白还让顺手让卢俊义背黑锅。但现在这些条件都不成熟,李成那个蠢货练的军,带去欺负农夫或许可以,但带去捅卢俊义和辽贼的刀子我可不敢。所以面对卢俊义那样的枭雄,没有绝对把握就不出招,不进行最后的破脸行动。等待最佳时机。” 顿了顿,高方平道:“基本上北1京之行结束了,老子们该像李固一样的跑路了。” …… 次日去留守公房拜见了梁中书,提醒他快速准备十一贯。 “贤侄来bj一趟颇不易,可以再留几日。”梁子美说道。 “好教留守相公得知,您给官家的礼物,给蔡爷爷的生辰纲,可还指望着我的带去呢。而且小子夜观天象,如今北方星位轮转,形成青龙逃走格局,指向南方,掐指一算,正乃押运生辰纲上路的最好时机。”高方平张口瞎掰道。 @#¥ 老梁懂些易学风水的,知他在瞎掰。 “你啊你,贤侄的一张嘴,你要是愿意静下心来多多读书,体悟圣人之道,想来何愁不入青云?”老梁叹息一声道。 “伯伯,小子最大的志向是带着您的儿子在街上砍砍人,顺便敛点财。做宰相是伯伯您的责任,你要保护着咱们这些扶不上墙的烂泥巴。”高方平文绉绉的道。 老梁却也还是被这小子说的很高兴的,摆手道,“罢了罢了,不留你了,十一万贯、以及献给官家的字画已经按照你的要求,以白银为主,黄金和铜钱为辅,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起运,记得上路前去见见你蔡姨。” “不见行不行?”高方平尴尬的道。 “不行。”梁中书摆出官威。 “好吧,把索超,以及您府里的五十亲卫精锐借给小子,我便去拜见蔡姨。”高方平道。 “使得,老夫这便给索超去文书。”梁中书道…… 高方平去拜见了传说中的大美女----蔡京的小女儿,梁希玟的老妈。 她比想象的年轻许多,年纪只是三十出头,但看着像是二十多的人,整个一活脱脱的大美女,颜值方面可谓和贾晓红各有千秋。 见面的过程很煎熬,被强行留下吃饭。高方平真不想和蔡京的女儿那么多话的,尽管女儿嫁出来就不是蔡家的人了,这个时代的女人,她绝对只会考虑梁中书和梁希玟的利益了,但总归让高方平感觉不太好。 而且她话特别多,像是在选女婿一般。最终吃过了饭,高方平说“我还小,爹爹让我别和陌生女人说话”就溜走了…… 把梁家的亲卫召了来全部站好,由关胜去挑选人。 大胡子挑人是很有一套的,就是有些粗俗,经常拉着人家的脚或者手吐口水在上面、用袖子擦拭后观看。弄得这些梁府的亲卫非常的恼火,但有小梁这个纨绔子弟拿着鞭子撑腰,他们又不敢说话。 挑选出了五十人,然后大名府兵马都监索超也来报到了。 索超的官不小,到这里来又不带兵,所以他显得很不服气,但因为有梁中书的命令,他必须勉强应付着。 一切准备妥当已是晚间,就只等着明早上路了…… 燕青目下情绪非常不稳定,像足了后世韩剧中那种为情所困的小迷糊,并且他的俊脸上有个掌印。很明显是被濒临崩溃边缘的卢大官人给抽了一巴掌。 “他脾气越来越坏,越来越不信任你了是吗?” 静静的小院中,高方平问道。 “自从大人您来到后,一切都变了。小乙从未想过会有您这么坏,这么阴险的人。”燕青认真的说道。 “每个人都需要定下目标,然后发挥全部的聪明才智,朝那个方向努力,否则就是行尸走肉你同意吗?”高方平问道。 燕青无奈的点点头,“仅以此点说,没人能比您做的更好,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你恨我吗?”高方平道。 “有点,但也不全是。”燕青道。

上一篇   第87章 三英战吕布

下一篇   第89章 黄泥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