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怒火熊猫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80章 怒火熊猫

一边yy着,都还没飞出上京城区域,高方平感觉撑不住了,手太酸了,于是此番远走高飞的计划失败了,高方平累的干脆放弃了,伸头看着下方无数的吃瓜群众道:“我要降落啦,快点闪开。” 始终跟随观看的萧的里兰吓的脸色惨白,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见好端端在飞行的熊猫忽然“熄火”了,早在起飞之处,高方平对她解释了这个东西的飞行全靠火舌喷火,一但熄火就飞不动了。 于是萧的里兰骑着照夜玉狮子马在下方惊呼道:“快快,不能让他摔死,冲过去垫着他!” 于是仿佛消防队赶场一般的,大队骑兵开始奔跑过去,打算让熊猫降落在他们这些肉盾的身上。 却是想多啦,高方平虽然撂挑子,导致火焰熄灭了,然后那东西也只是缓降。 最终,那头熊猫仍旧随风漂浮着,去到了城外,缓缓降落在了草原之上。 皇后娘娘的心情糟透了,因为此番竟是被高方平拨了头筹,首飞大熊猫的英雄竟是不是我萧的里兰,这么好玩的东西被高方平先上了,然而他居然不珍惜那种美妙的飞翔气氛,只飞了不到一刻钟就降落了。 带着皇家卫队追击到了城外,皇后娘娘下令道:“此神秘飞行物,是我大辽皇家的最高机密,你们在外围戒严,不许走近,不许人随意刺探。本宫要亲自过去研究一下。” 说完,这个矫健的草原美女骑着最好的照夜玉狮子马,来到近处,很兴奋的看着熊猫头,进行了一番围观。 她觉得这个东西好大好萌啊,于是问道:“真正的熊猫会飞吗?” 这话问的,听的正在翻越吊篮的高方平一下摔地上。 在萧的里兰看来,高方平除了会种田外,还是个很有想法的实干奇人。她已经受够了现在的辽国风气了,现在的辽国模仿着南朝汉家,吟得一手好湿的酸丁是越来越多。 说起来那些人基本就是笑话,包括刚刚追寻热气球的过程中,上京城里围观的人真的太多了,有许多文青发出了嘘嘘声给予鄙视,说什么不过如此,说什么只是一个大号的孔明灯而已。 的确在萧的里兰看来这东西不复杂,似乎很简单,但不论如何,把这头熊猫捣鼓出来、且飞起来的人,是高方平。 萧的里兰觉得那些个等着考林牙的酒囊饭袋弱爆了,真正的种田人才是高方平。只可惜这家伙名花有主了,要是能从娃娃时候就捉到这么一奇才加以调教,大辽就有救了。 yy中的萧的里兰,又听高方平见礼道:“见过娘娘。” “也不怕人笑话,怎么你也酸唧唧的,今早你不是已经‘见过’本宫了吗,你是不是想要本宫赏赐你两贯钱,于是这么嘴甜?”萧的里兰说这么说,却兴奋的盯着熊猫头。 高方平笑道:“无需娘娘其他赏赐,只要兑现承诺就行。相信臣,当您亲手飞起来的那一刻,居高临下看着草原风貌,那时您便会觉得,不论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 萧的里兰被分散了注意力,看着熊猫头一副心不在焉说漏嘴的样子道:“本宫想付出的东西说出来会天打雷劈的……” 说不完她也发现不妥,就赶紧停口了。 高方平瀑布汗,不想去猜测这个奔放的美女她到底有什么心思。 萧的里兰又好奇的道:“飞的好好的,你怎么就忽然熄火降落了?” “我撑不住了……手酸。”高方平道。 在飞行前,萧的里兰是试着摇动过那个增压装置的,分明很轻松嘛。于是她现在险些笑不动,总之对着这人就很难严肃起来,他就是说正经话,在讲事实摆道理,也能让人觉得很滑稽。 “本宫也要开始飞啦,你们瞧好。”萧的里兰兴奋的样子,把她的马缰交给了高方平,很灵巧的样子进入了吊篮中。 在外围护卫的耶律章奴急忙赶过来苦谏:“娘娘,微臣还是有些想不通,人怎能在空中飞,始终有些不靠谱,此新奇的奇技淫巧,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尝试,让微臣代劳吧。” 你想的美!谁也不许碰我的熊猫! 萧的里兰就是不答应他。 不过想了想,她也是有些害怕的,便道:“高方平,你都飞过了,你上来随同本宫一起飞行。” 高方平道:“娘娘我都说过不止一次了,两人就超过了设计重量,较难飞起来。” “那你为何不制造一个更大的熊猫,可以让多人飞起来?”萧的里兰问道。 “……” 高方平寻思想造就能造啊,妈蛋我还想制造核潜艇呢。嘴上说道,“娘娘有所不知,更大的熊猫涉及了不同的工艺,暂时没有适合的骨架能支撑更大的熊猫气囊,那么热气不够多,熊猫头就飞不起来。然后就算更大的气囊解决了,又涉及了需要更强的喷火装置,那需要更强的增压,手的力量就不好使了,然后猛火油的能量密度始终不够,携带太多燃料的话仍旧只能一人飞,若燃料携带少了,只能飞很短时间。总结下来,现有的综合技术:只适合一个人飞。” 耶律章奴皱眉介入道:“真的安全吗?” “安全安全。”萧的里兰代为兴奋的答道:“相信本宫,高相这么精贵又怕死的人他都首飞了,这肯定很安全。” 耶律章奴想了想,不阴不阳的道:“高相这种带军南征北战的枭雄,娘娘您对他要多个心眼,说他怕死是没人相信的。” “他比谁都怕死,你没看懂他。”萧的里兰不由分说了。 再次请教了高方平诸多细节之后,她就开始点火升空了。 怀着兴奋的心情,轻松摇动着增压装置,感觉得心应手,只需轻轻加力、加快手柄转速,就能感应到内中那实在的机械力压迫抽动猛火油,然后那条熊熊的火舌就瞬间放大。 随着火舌喷发,庞大的熊猫头内部空气被加热超过七十度的时候,吊篮虽然不是托了缰的野马,但那种渴望自由、慢慢在摇摆中挣脱地面引力、腾空的一瞬间,萧的里兰感觉身在云中,那一刻如高方平说的,用什么交换都是值得的。 她比高方平强壮,所以升的很快,轰轰轰的火舌喷发中,犹如一个没有技巧的好色之徒蛮干,变为了一个怒火熊猫,越来越高了。 下面的皇家卫队们为了拍马屁,纷纷犹如草原马贼那般的纵马狂奔,吆喝着为他们的女主人喝彩。 高方平也是醉了,她一兴奋就屁股决定脑袋,这很不好,那有这么蛮干的哦?那会很快就缴枪投降把子弹打光的,于是高方平仰头大叫:“省着点,这么干会很快耗尽燃料的,且升的太高也不好,不安全。当娘娘您感觉升力充足的时候,放慢转速,只维持火种不灭就可以啦。” 正在腾云驾雾的萧的里兰又兴奋又紧张,如何听得到啊,她爱死这头熊猫了,这辈子她就从未感觉到这么销魂的时刻,于是继续轰轰轰。 蛮子就是蛮子,萧的里兰是个女蛮子,根本没有高方平那么雅致,在高方平的手里那是一头潇洒飘逸的熊猫,然而在女蛮子手里,妥妥的一怒火熊猫。 突突突 某个时候燃料将尽,火舌断断续续的模样,所以萧的里兰虽然手不酸,却也开始大喊“本宫要降落啦”,心里寻思,果然是不能蛮干的,得有节奏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