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林摅的思想仍旧有问题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83章 林摅的思想仍旧有问题

宋国使馆内,几个祸国殃民的大佬正围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童贯刘正夫他们有些意犹未尽,皆因高方平从后宫入手弄出来的幺蛾子,导致他们没有吃到熊掌,没能拿着弓箭对熊突突突。 “高相威武。” 老刘这个奸贼,一副忠肝义胆的造型说道:“此番使辽咱们算是九死一生,经历了太多,然而最终天佑大宋、天佑我高相,算是有惊无险。且因祸得福,眼看着因高相娴熟又英明的外交政策,形势正无限朝我大宋倾斜。此番在高相英明神武的领导下,若能满载外交成果而回,则是莫大荣耀,齐天之功劳。” 童贯现在已经不想把刘正夫打死了,因为他的贱是发自骨子里的,就算打死了他仍会犯贱,所以懒得听刘正夫说什么,老童帅在自顾自的化妆。 林摅这个曾经在蔡京手里几起几落的家伙,他不算真正的好人却没刘正夫那么贱,所以他不太会和高方平套近乎。 当然他也得承认,高方平这犊子的确能折腾,他虽然躲在上京干了许多树冒烟的事,让人觉得惊悚,然而不可否则,形势正朝对大宋有利的方面倾斜,拿到了这些结果,回去还真是功劳,填补几个尚书的职位并非空想,甚至能一脚踢飞藤元芳那个傻子接掌开封府。 是的目下的开封府尹其实职级一般,不算真正的高官。但在目下的局势下,默认的太子赵桓年纪渐渐大了的现在下,所谓的“太子牧京”是历来大宋规矩,那么太子麾下“尹京”的守臣,其实在大宋也就算嫡系中的嫡系,那不算辅政大臣却几乎是个勤王的关键人物。 各朝各代的历史中,老皇帝只要不糊涂,一般都会在弥留之前即前把一个“京城提督”之类的职位,交给比较信任的一个狠人,说白了这个铁骑将军,就是在京城挂满白布的那个时候关闭所有城门,作为辅政大臣的打手、维护大行皇帝的意志和尊严。 然而那是在其他朝代,在大宋的文人主政治国概念下不需要那样。所以这个“铁骑”一般就是开封府掌柜,在赵桓逐渐年长、且是开封府牧的当下,这个时期尹京的人,除了会是下届政府的核心班子外,更有可能在下下届出相。 刘正夫这个傻子瞎折腾,他现在就是礼部侍郎了,跟着来出使。在大宋新贵高方平和礼部不对付、满门心思要整倒两朝元老许将的现在,不用问,这次出使辽国满载而归后,只要在朝中的斗争、高方平没输给蔡卞许将等人,那么凭借刘青菁太后的噱头,下一任礼部尚书就是刘正夫这棒槌。 这就是目下林摅心理所想到的。 至于林摅本身,他曾经得罪了赵佶,身为进士却因念错字而被赶出京去,这份简历很不好。所以他现在不去想什么尚书职位,那个太高调了,就是有点想掌开封府。 此番出使有功,藤元芳是必须踢飞的人,那么一切都成为了可能。 但林摅也不是傻子,知道其中的利益纠葛所在。这个时期虽然不是临危受命,但处于高方平和蔡卞郑居中许将、包括道士群体斗法的白热化阶段。那么现在出任执掌开封府的人,得做好怒整皇亲国戚和道士的准备,也就是现在上任开封府的人必须做酷吏,不想做酷吏得罪人的那个,基本不可能上任开封府。 这是两难,林摅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好了准备?皆因林太妃和越王赵偲的关系,林摅真的还没扎好马步等着怼那些不安分的皇亲国戚。 其实说起来,要想把官做好了,只有一跳路那就是要得罪人。 高方平的被迫害妄想,到处是仇人追着他暗杀,这真不是所有人都敢承受的事。然而却因为这些,在大宋他的官做的比谁都好。 于是这些因素的影响,表面上现在几个大奸佞在谈风月,实际上气氛充满了尴尬和凝重。 只有童贯一身轻松。因为他也老了,是太监也是武臣,他的北方策破产失败后,他心中最后一丝参与政治的热情熄灭了,所以他没心没肺的化妆,做个“这些都不关我事”的糊涂将军就好。 “林摅。”高方平喝了一口茶忽然看着他。 林摅皱了一下眉头,抱拳道:“下官在。” 他总归是有防备心理的,还没有做好心思准备。所以这个时候若点刘正夫的名,他会很下贱的自称“卑职”。但林摅这样的回答,表示他现在还是没有属性,不是高方平的人。 于是高方平也就不热心了,只随意问道:“现今京城中不平静,那个出使前被我否了的千道大会总归还是举行了。整个汴京到处是道士身影,和尚吓得不敢出门,对这些你怎么看?” 林摅考虑了少顷后,低声道:“下官没有看法。似乎道士本来就这样的。” “你……” 高方平一阵郁闷,也不好判断这狗日的什么意思。 按道理说,历史上的张怀素一案就是这家伙办的,虽然谈不上大酷吏作风,但也真不是和稀泥,是真被他杀掉不少道士的。他理应是个不太待见徽宗朝道士嚣张的人才对。 林摅耍滑头,老刘就忠肝义胆的样子道:“卑职早看那群道士不顺眼了,他们真是太不像话了,必须重办严办。其实在苏州时候,您懂得,卑职已经忍那些道士很久了。可惜可惜当时的高相您也手软了,要是在办方腊时候,能顺手把林灵素此妖道也宰了,世界就清静了。” 高方平道:“我不是手软,而是当时的条件,不允许咱们怼所有人,必须要选择一个。” 正当这时,听闻有人来报,说萧的里底亲自来访。 如果是辽国礼部官员正式过来,那就是找主使童贯说事的。但老萧来,当然是来见高方平的。于是刘正夫总算可以不演戏了,他们三就主动立开,约着去烧烤去了,留下高方平来为他们捞取此番的外交功劳。 这方面他们一点不担心,高方平坑起人来是那是丧心病狂的,此番在辽国越坑,宋使的功劳当然越大…… 老萧的到来,看的高方平眼花缭乱,他带了许多的礼物和美女来。 礼物就不说了,都很名贵,却也很俗气,是些金银珠宝什么的。至于美女,有毛妹还是韩国女,总计八个。 “萧相你真的太客气啦,送这么多东西过来,这让我惶恐。”高方平道。 老萧呵呵笑道:“无需担心,其实老夫知道你未必在意这些东西。所以这并不是我客气,而是你此番进贡的国礼大好,让我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非常高兴,所以这是他们给宋国的回礼。现在交给你。当然了,若是你高相愿意从中拿些自己用,剩下的在交给你们国家也是可以的,这是常态。老夫懂得,我会照会礼部的人,等你高相挑选完后,剩下的才会列在礼单上,作为给宋国皇帝的回礼。” 高方平笑道:“既如此,我这里权代替鄙国皇帝、皇后、太子,感谢辽国的回礼。有多少就照单填写国书吧,我不差这些东西,于是我就不拿了。” “有个性,有情趣。”老萧指着他的鼻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却寻思妈的你有必要如此装逼吗,和老夫联手坑害义坤侯的时候,收我老萧的钱你可是一分没少拿,七十五贯一个子都不少呢。 虽说是联合办案,是你“劳动所得”,然而你好歹给个彩头,客随主便,哪怕和我老萧六四分,让我满足一下虚荣心也好啊。 好在算好老夫机智,当初在宋国从你高家坑了近两百万的好处。 怀着心思相互yy完毕,高方平道:“正好有一事,要请老萧相爷帮忙。” 萧的里底惊悚的样子道:“你又想把我大辽谁个大臣害死,老这么干很不好,暂时来说整死了义坤侯已经差不多了。” “你误会了,我知道你此番的来意是为了热气球,那好说。”高方平直接开出条件来:“那你就帮我说服辽皇,此番让皇后萧的里兰回使宋国。” 萧的里兰皱眉道:“这没什么,然而你老实告诉我,你和她到底有什么猫腻,你是不是又掉进诸如耶律南仙的桃色陷阱中去了?” “不是,我需要她这个大辽皇后,带着天成寺的舍利和善蛇,访问宋国,把舍利和蛇带到汴京大相国寺去。”高方平道。 老萧楞了楞,隐隐约约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 老萧当然有情报,目下宋国尤其是都城,道士很嚣张,更出现了要拆迁大相国寺的传言。 辽国的老耶律俨对此大怒了!觉得这是对天朝辽国的侮辱。因为首先辽国信佛,他耶律俨也信佛。大相国寺作为当今最繁华的世界中心汴京的一个标志,当年耶律俨访宋,还和老朋友苏轼在相国寺的垂杨柳之下煮酒弄弄青梅呢。如果真发生了这事,那虽然是宋国的内务,但真的是很不好的兆头。 可惜老萧早先对此事是压制的,不让他们去找麻烦,不让他们干扰宋国内政。无他,老萧就喜欢这么维稳的。 现在听高方平是这个目的,老萧嘴巴笑歪,觉得这是三方得利的一个大好局面。若以佛教文化传播的理由,母仪天下的天朝皇后娘娘带着佛珠舍利出使,那当然是冠冕堂皇的理由,非常容易说服辽国皇帝,同时也算对老耶律在此事上的一个交代。 然后官面上的理由,就是我老萧英明神武,不但问高方平要来了独一无二的热气球,还可以对辽皇说:臣忠勇啊,经过臣的努力谈判,宋国对我辽国妥协了,不在独尊道家,在老臣的威逼下,高方平让我大辽皇后带着舍利去大相国寺瞻仰佛光。这就是宋国给咱们面子,厚待佛家的预兆。 于是这么yy着,老萧觉得小高你要不要这么好,所有的好事都来让我出风头? “然而你真的这么好?所有的好处都让给老夫了,你不会真这么圣人吧?说你的附加条件?不会是想收回裁军的承诺吧?”萧的里底担心的道。 “裁军的承诺一定作数,只要给我一些时间,理顺大宋军中的一些幺蛾子就行。”高方平道,“我真正的条件是:改写澶渊之盟。”

上一篇   第882章 系出名门

下一篇   第884章 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