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一言为定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84章 一言为定

“啊!” 老萧不禁吓得跳起来道,“这不行,这是我萧家最显著的政治遗产,说实话,时至今日,你大宋进贡的每年三十万贯价值的东西,那对于整个辽国不值一提。但维持这个传统很重要。相信你在宋国,也是打着维护寇准政策的幌子的。” 高方平淡淡的道:“萧相你也说了,区区三十万对你辽国都不重要,对我宋国就更不重要。我高方平会为了那点区区零钱,不远万里的跑来辽国和你老萧墨迹?错了。实在是为了这区区的岁币,每年那劳民伤财的运输,为此而死伤的辽**士、宋**士,实则是政治上的灾难,咱们一起维护老祖宗的这个传统,所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了岁币本身的价值。我是个奸商,喜欢算账,所以我不想看着这种举动持续下去。” 萧的里底考虑了少顷,脸颊微微抽搐的样子道:“以往经常出现岁币纲被劫持事宜,于是为了维护两国面子,围绕此事而产生的耗费的确大的惊人。起初老夫以为是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马贼的贪财行为,我还怀疑过是你宋国人自己导演的苦肉计,是自己人坑自己人。但经由你此番出使被袭事件,老夫看出端倪来了,这事不简单,一直有那么些不安分的族群,就指望着天下大乱,他们想看到宋辽全面战争,以便获得他们的利益。” “你明白就好。”高方平道。 老萧道:“所以从经济上、人情上,老夫认可你的说辞,为了区区三十万岁币,在这满是漏洞的政策上折腾下去已经毫无意义。然而政治上你懂得,即便老夫想帮你,也过不了朝廷的面子关,萧的里兰不是别人,她是个野心人士,一心想模仿她的偶像萧太后的人。所以这是她偶像萧太后的政治遗产,你首先得过她那关。” 高方平道:“我并不是说要颠覆澶渊的政治意义,事实上所谓的改写协议,我只要求把协议中规定的‘岁币金银布匹去掉’。这不代表我宋国不上岁币,只是不再规定形势。然后我大宋每年送来的东西都会是热气球。” 萧的里底猛的起身道:“你的意思是,免去区区三十万的钱和物资,你用每年一个热气球代替岁币进贡辽国?然后不改写任何领土边界协议?” “是的我就这意思。领土怎是协议能决定的东西,支撑你们领土的是那二百万铁骑,而不是什么协议和‘自古以来’。”高方平道。 于是老萧微微点头。 在老萧的概念里,熊猫号的价值当然是远远高于三十万没用的金银的。尤其在正发愁弄不到熊猫头的现在、皇帝和皇后如此喜欢熊猫头的现在。这真是瞌睡遇到枕头了。 若不改写澶渊政治意义的情况下,只把岁币替换为热气球,那么此番的协议对萧的里底就不是丧权辱国,而是大功,是大一笔萧的里兰都会认可的萧氏将来的政治遗产。 那个东西当然就很方便运输了,不用为此劳民伤财。因为大概率没人去抢了。 原因是银两和布匹被抢走可以用,那些东西又不独特,上面又没有编号和名字。但热气球抢了拆散什么用也没有,只是一堆常见的火油和破烂竹材。若是强盗拿着整个的热气球兜售那就真简单了,直接派五十万大军去杀绝,然后破获了历来的抢夺贡品大案。 至于其他的老萧就不管那么多了。只因皇帝喜欢,宰相就把这东西弄来就完了。 至于弄那么多熊猫头来皇家后,为此每年要花费多少钱维护,配件、燃料上要被高方平赚走多少黑心钱。那真不关老萧的事,甚至在采购这些项目上,老萧还会有不少进项,那就可以啦,其他的就算洪水滔天,也不关我老萧的事。 总归还是老萧了解高方平啊,嘿嘿,送那么多熊猫头给辽国,目的就是为了赚钱他们的钱。 反正都要派驻宋国工匠专门在上京维护他们的“熊猫专机”,那么熊猫号少了就是资源浪费,人都派来了,多几个熊猫少几个熊猫,反正就那两家伙在工作。然而就可以源源不断的以丧心病狂的价格,卖配件和燃料给他们。取名叫皇家6s店,要多坑就有多坑。 当然高方平是有良心的人,不会有后世的毛子对印度阿三那么坑的。毛子派群工程师帮印度阿三维护战机,以丧心病狂的高价卖配件这就不说了,关键他们还提供劣质产品,导致阿三的战机摔了不剩多少了。 话说毛子自己都不会修航母了,却派了一群骗子去帮阿三修航母,年年岁岁的修下去,只见要钱,不见其他。 高方平真不会有那么坑的,虽然要价高,然而好歹会保证质量的。 然而说真的,现在的辽国蛮子真的比后世的印度阿三还好骗。 然后熊猫号的造价,其实只是几万贯的资源而已。这还是熊猫号是首机的情况下。往后随着工匠的熟练,技术定型后不再投入研发,只重复的熟练生产,那当然会呈三倍的便宜下去。于是每年提供他们一个其实很轻松。 借着辽国皇室的噱头,然后提供限量阉割版的给辽国和大宋的中小权贵,扩大产量,那就厉害了有木有。 当然这个东西真的不会批量生产,这就是忽悠权贵的奢侈品,没啥用处,飞的又慢又不高,没有运载能力,目标又大,做不到隐蔽还容易被猎人用弓箭突突。所以这东西真的只是个噱头,真的只能是权贵的一项专利运动。用来维持他们的贵人血统,然后让宋国工厂赚取大量利润,就能培养出就更多的技工来。 现在就皆大欢喜了,老萧有些笑不动的节奏,美滋滋的喝了一口酒叹道:“可以啦,此番你高方平出使乃是跨时代的意义,不但你自己捞了个盆满钵满,基本上辽国朝廷和皇帝也放心,老夫拿到了终身都没有的政治成就。虽然发生了一些插曲、导致你险些被人干掉,但所谓富贵险中求,不经历风雨就无法见到彩虹,老夫觉得着吧,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是啊,萧相高兴了,做晚辈的我当然也高兴了。”高方平嘿嘿笑道。 老萧把手放在他所带来的一个高丽美女的大腿上摸着,又笑道:“此番皆大欢喜,几乎所有的政治框架达成了,剩下的老夫会派有关部门和你们拟定细节,磋商,然后签署。然后你就能满载着成果,圆满完成使辽,相信这也是你高相一生中的最重要时刻,这也是你个小贪官明面上的政治果实。” “您说是就是,我随和,怎么都行。最后的一个要求是,凉拌马家,来主导谈判签约的礼部官员不能有马侍郎,更不能有他那个侄子马植。”高方平道:“其实他们是女真人的人,收了阿骨打的好处,始终在帮助阿骨打谋利。阿骨打在脚踩两条船。” “你可有证据?”老萧对此似乎也有些想法,却不十分在意。 皆因就如同当初忽略李贤耀一样,马家真的不放在老萧的眼里,然后说白了,女真部千把条枪,老萧也不那么担心的,只需维稳,不断从女真收好处就行。 “没证据,然而我是奸臣,我诬陷人不用证据,总之萧相你相信我,我高方平开口一定有原因,女真其实没那么弱小,马家也没那么省油。这些事,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呢。”高方平道。 “行,老夫心里有数,会多个心眼。”萧的里底道,“看起来老夫始终在帮女真部捂盖子,但随着热气球出现,辽皇有了新的娱乐,女真部的重要性正在消失,那么他们会慢慢的在我这里失宠。到最后老夫会放手耶律俨他们去收拾女真部。” “暂时不能。”高方平道:“从辽国层面上,多部族融合的政治格局下,女真部出幺蛾子影响的确不好,强大的辽国对女真动手也影响不好。会让许多原无心思的部落寒心。于是呢,假如我是萧相你的话,我会继续控制女真部现有的状态,一是节制,让他们不敢对大辽放肆,二是给阿骨打些好处,保护着他欺负高丽人,毕竟他们也需要财物。” 萧的里底担心的道:“放纵过度阿骨打会渐渐失控的,而越放纵下去,我就会越不好意思纠错。高丽毕竟是我大辽属国,实在不管也不行。极端时刻不能坐看高丽亡国,但放纵了之后,我辽国又不方便打‘功臣’阿骨打的屁股,那个局面出现的时候,老夫如何处之?” “交给我,我最喜欢拉仇恨了。那个时候我给您解决方案,我出手去做你不方便做的脏活。”高方平道。 “一言为定。” 老萧笑着起身离开,真的算是满载而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