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伟大的理想、临近收关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86章 伟大的理想、临近收关

现在的宋国使馆既是外交口,也贸易口。 一大早围了许多的熊猫号粉丝在门口,全是辽国的权贵,等着问询价格以便下订单,谁都不想落后,这些喜欢玩乐的家伙们目下都不爱打猎了,想先飞起来再说。 就算不想飞的那个老爷,在萧的里底解禁“热气球进口”的今日,也想来订购一台专机充门面装逼。没有其他原因,现在的局面下,没有一台原装进口的宋国热气球,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天朝权贵。 后世小土豪玩名车,大土豪当然不会“天天开兰博基尼蝙蝠买菜”,大土豪的圈子里从来都是玩游轮飞机的,谁他娘的有空像个暴发户一般整天把兰博基尼限量版挂在嘴边啊。 所以现在这些上京的大老爷们,他们不想玩高氏马车了,那个弱爆了,他们想玩怒火熊猫。 这个时代外贸律法非常简陋,有时也很粗暴,对宋国当然是有外贸禁令的,有些东西不许买,有些东西不许卖。不过实际上这就是萧的里底一句话,他说批准也就批准了。 老萧自己也想要这热气球,于是当然不方便下令说“皇帝专用”,那么在得到高方平承诺“你解除进口禁令后你的气球免费送”,老萧便去找辽皇扯犊子,说宋国可以出售转让热气球给大辽,却不能只辽皇专有,否则东西太少他都不愿意生产,也不愿意派工匠常驻。 最后辽皇被老萧忽悠了,听说若是皇帝专有的话,不利益辽国权贵阶级的团结,不利益宗室和各部落稳定。于是只得同意开放禁令,让权贵阶级一同拥有热气球。 于是乎昨日辽皇不上朝,老萧主持了朝议,刚批准了进口热气球事宜,今日宋国使馆的门就挤爆了。 一群挥舞着钱财的贵人喊着要下订单,他们声嘶力竭。 若不猥琐就不是高方平了。 这次高方平露面放话说了,鉴于辽国那令人担忧的治安形式,咱们可以接收订单却不收现金,只接收宋国纸币,或者宋国钱庄票据。 这些家伙就瞬间傻眼了。宋国铜钱的确也是辽国的硬通货这没毛病,然而纸币只听说过,却很少见,听闻那只在西夏比较抢手,然后经由辽国燕京和西夏的贸易中,流通过来了少量在辽国境内,但基本上只限于运钱压力较大、汉化最严重的燕京区域使用。 纸币带来这上京暂时没人承认。谁都没脑子放病,愿意用真金白银和珠子,换些花花绿绿的纸张存放着。 现在他们就哭瞎了,面临一个选择。 当众演讲的高方平站的高高的大声道:“我大宋的信誉是有口皆碑的。澶渊后的岁月中,百年如一日大宋信守陈诺,从无失约。出来混自来以诚信为本,诸位不妨去这样想,纸币和汇票运行已经多年,日渐成熟。目下西夏在大肆流通,不但解决了他们的钱荒,转拨和储存银钱的压力也同时解除,在西夏运行一年有余,纸币和汇票从未失约,西夏从皇族到平民都受益。并且你们中间一些人已经发现,你们在燕京的贸易利益,正和大宋纸币息息相关。很多时候西夏人已经不见宋刀不交易了,有木有?” 这情况是有的,但全部人仍旧茫然的看着高方平扯犊子。 高方平继续道:“这是因为西夏人和你们的交易,最终是为了获利,最终还是要从宋国换取他们需要的物资。但有个问题是,只有宋国纸币能买到宋国物资。诚然拿到金银后,也可以从固定渠道换到宋国纸币,但有些精到的商人,为了不增加自己的运输风险、转运金银的运输成本和损耗,他们就基本不收金银了,只收方便携带又方便存取的纸币。于是燕京的贸易中,金银正在快速贬值,已经失去了以前的购买力。原因无他,在有纸币可以选择的现在,那些奸商收了金银虽然也是钱,却要担负运输风险和运输损耗,于是他们只能对以金银交易的订单,提高售价以便平衡成本。这就是本质。” “然而,咱们若现在听了你的话,换了汇票纸币后被你坑了可咋办?”有个大胡子问道。 高方平便指着他道:“你好好的说,我看着像和你一样脑残的人吗?我又没让你把家产换成纸张,我只说热气球订单只收纸币和汇票。热气球多少钱,你就换多少来和我交易,就这么简单。其实你们没什么可以担心的。如果我会收了钱就玩消失,收了你的真金白银后我一样会消失。对不对?” “这么听来的话有道理。” 吃瓜权贵们就纷纷交头接耳起来,话说反正现在没现货,无法当面钱货两清,然后是卖方市场,他高方平说了算,稀有物资当然只有先把钱给了,祈祷这小子别带着钱跑路。总不能这么牛逼的熊猫号也如同去饭馆吃酒,把菜开出来吃完才结账。 这么一想,此番虽无法下单,却都去想办法弄纸币了。 上京没有宋国钱庄,这不符合高方平利益,也不符合老萧的政治利益。说白了就是有些敏感。 目下整个辽国,只有贸易中心燕京有灰色钱庄。之所以叫灰色是因为,它依靠潜规则和需求而存在。不算合法,但老萧也没说他非法。反正不在上京,睁只眼睛闭只眼睛装作看不见就行。 在辽国设立第一个分支、成立半地下钱庄,算是高方平这个钱庄掌舵者走的一步险棋。敢这么做是因为有了老萧这个政治盟友。否则既然不是合法化的东西,蛮子又爱抢劫,当然有可能无数金钱被人黑吃掉而无法干涉。 就是这些原因,部署于国外的分支钱庄始终没铺开,西夏有、那是因为有大宋驻军。但是在辽国一但出事,宋国军队无法干预,那就变为扯犊子的大问题。 又受不了利益诱惑,总归要跨出这一步的,于是只能在老萧这个政治盟友的政治潜规则保护下,在燕京那个政治气氛最宽松、万国牛鬼蛇神聚集的地方成立了一个灰色钱庄。 正因为此,高方平强势要求梁师成加强对辽情报工作,需要掌控比较具体的风吹草动,以便能提前预见、规避风险。 宋国皇城司提供情报给老萧,剿灭了几伙转战千里的马贼,那不是高方平关心辽国牧民的安全状况,是马贼们已经大幅威胁到了钱庄利益,钱庄的队伍真被他们抢过,是死过人的。 这绝对能让高方平的经营成本大幅高起,于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那些动了权贵奶酪的马贼必须死。 杀平民的确未必有辽国官军去绞杀他们,但自古以来,权贵受害的时候是真会有人被祭旗的。被偷了三块鸡都瑕疵必报的猪肉平,不杀了那些马贼是睡不着的,于是才有了后来的两国间谍联合密谋、几大奸臣联手搞死那些强盗的政治闹剧。 这就是目下辽国境内唯一钱庄的经营状况。 小高此再下一城。经由技术壁垒,强迫这些上京权贵去使用燕京的那个灰色钱庄。 目前还谈不上利益捆绑,只是一种政治基调的建立,越多的权贵去用燕京的灰色钱庄,那么就算暂时没有法律支撑,钱庄也就会越加合法,能带动更多的辽国商人和小土豪接受钱庄、接受宋刀。 作为带动,越多的小土豪和商人接受了宋刀,剩下的其他权贵也不是傻子,他们会慢慢发现生活之中没有宋刀越来越不方便。这就叫传销似的相互鼓励,相互带动,一起进步。 现在这些家伙去燕京只是使用一次,不会多换,只会换用于订购热气球的宋刀。但一次也是信誉的建立,感情都是这么来的,总会跨出第一步。 人之所以惧怕某种东西是因为不了解,那么这一次的亲密接触后,也是一种相互了解的过程,采用大数法则解释,总会有些人看明白了后不在害怕了,又去使用第二次。那么以点带面,接受的人慢慢会越来越多。 越用越好用,逐渐日常生活都离不开了,那就叫上瘾。 然后迟早有一天它就会合法化。 这也是高方平此番使辽的最终使命之一,现在看来,高方平虽然干了一些勒索美色殴打少女的坏事,但主体任务是及格了。 当然主体路线是这样,但也面临很多挑战,暂时摊子还是不能铺太大。因为有敌烈、蒙古、女真部这些个威胁存在,那么辽国总体是不安稳的。 这些问题一日不解决,就一日不能铺开辽国其他地方的钱庄和投资。 就算现在老萧来求高方平在上京设立钱庄,高方平也不会答应。妈的万一出什么幺蛾子,上京又被马贼攻破,或者被阿骨打攻破,那不是哭瞎了? 于是只能在燕京,那不会是最先乱起来的地方,距离宋国边境也不远。若真到了形势极其恶劣的时候,当然就只能以宋国利益受到威胁的理由出兵燕云了。 所以要在辽国大肆投资,大肆开设钱庄、那先决条件就是辽国内部的环境稳定。这就是高方平急于找理由,派大宋志愿军入朝的缘故。若能在高丽战场上把阿骨打给打残了,那就所有的问题都不在是问题了。 那时候投资广积粮,以政治、金融和宣传手段,吃掉大多数是汉人的燕云。十至二十后大宋志愿军入辽,帮辽国解决漠北的蒙古问题,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个时候高方平也会累了,老子卸任之后也就管不了将来的洪水滔天了,一代人做一代事。 yy完毕,赶走了那些没有宋刀还想订货的蛮子后,见到一个颇为豪华的小仪仗往这边来了,听说乃是高丽皇帝王俣持国礼来拜访。于是高方平哈哈大笑着道:“准备仪仗,以宋国国礼迎接三韩国公,见过这个傻子后,离乡半年的老子们,也就基本完成了使命,可以满载回国了。” 早想收工回国领功的刘正夫也就放心了,论装逼、礼仪儒雅方面,谁都比不上老刘,于是高方平命他以宋国礼部侍郎、访辽副使的身份出迎三十丈,接待王俣,给足王俣面子。 王俣非常高兴,如沐春风。 在这全都用下巴看人,扔个馒头都能砸到权贵的天朝上京,这次算是此番入辽以来最有面子,最受待见的一次了,于是他有些感动,艰辛和冷暖过后、方知什么叫存在感,人在饿了的时候一个饼也是美食。 到处碰壁、到处不被待见的王俣发现宋人真好,在最冷的时候给了高丽温暖。 心腹幕僚当然知道这个套路,但是其实也没毛病,这已经很好了,大王的高兴才重要,没必要去说穿。高方平如此强势的人物,高丽人压根没指望高方平亲自出迎的,能派礼部侍郎刘正夫过来客气一番,已经算是把高丽当做是一号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