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喜洋洋的哭诉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87章 喜洋洋的哭诉

宋国使馆的大堂内,高方平身着官服高座上方。 王俣进来的时候鼻青脸肿的样子强撑着,见礼道:“三韩国公,拜见大宋高相。” 王俣说的同时,高方平已经笑着起身迎接了下来,拉着他的手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我这都还在心理琢磨着,怎么去见见你,以便消除误会。其实你我本无仇恨,乃是一场误会,皆因耶律肖奴那无脑纨绔子弟而起,最坏的人是他而不是你我。” “没错,小王也看出来了,最坏的其实就是那个耶律肖奴,一切事情都因他而起,好在皇天有眼,最终他栽在了高相的手里,让世人看穿了他那险恶龌蹉的用心。解除了不明真相的人的心中疑惑。”王俣文绉绉的说道。 高方平摇手道,“不不不,这事不是我干的,乃是老萧相爷大义灭亲,这不关我的事。” 王俣有些想哭,觉得他简直是个丧心病狂的马贼,最坏的人分明是他,他却整天说别人是坏人。 和王俣对视了一下,感觉他仍旧很委屈,高方平和颜悦色的拍拍他肩膀道:“兴许我高方平不是个好人,但我是个认账也知道廉耻的人,说真的,你我之间的事过后想想,我总觉得有些对不住你,这是真心话。只是有些时候我的面子就是国格,身份决定了我不能随意放下架子来认错。” 王俣便觉得心里暖暖的,他小高是否睁着已经瞎说这不重要,但这次入辽到处碰壁,尝尽人世险恶和冷暖后,真的只有高方平是个相对温柔的人。 于是王俣歪着脑袋想了想后,认真的道:“多谢高相的客气和善语,没事的,那只是个误会,我已经缓过来了,看淡了。” “这就好。”高方平点头道:“那我不喜欢绕弯,也很忙,你用一句话,不加修饰的说明你要什么?看我是否接受,接受了咱们再往下谈,不接受的话,你知道任何的修饰形容词和花言巧语,对我是没用的。” 王俣和其心腹便吓了一跳,觉得果真是猪肉平啊,就和他整人不要理由只要任性似的,真够直接的。 于是心腹谋士微微点头后,王俣便犹如刘玄德哭诉的语态,抱拳道:“请高相救我高丽,目下高丽人处于水深火热、被女真人迫害。女真人人数虽少,却个个悍不畏死,犹如虎熊、骁勇善战,小王无能始终未能保护我高丽子民。又苦于告状诉苦无门,看似乃是绝人之路了。” “原来是女真人在闹事。”高方平微笑道:“好吧其实我也看他们不顺眼,但是鞭长莫及,远隔千山万水,我和他女真部也没有交情。萧的里底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始终在护着女真部,你为何会觉得我能帮你呢?你想我怎么帮你?” 王俣又看了心腹谋士一眼,见微微点头后,王俣便说道:“最早前,咱们在上京的人脉和眼线,有过一些小道消息,听闻了宋国想联合女真的言论,此乃是高相您的政敌在周旋,他们打算提供女真人物资和兵器。这群贼子即便用石器也很危险,如何能让他们得到这些宋国援助物资呢。这群狼人当年一穷二白,却能果断击败萧海里部,其后获得了萧海里的装备后,便越发的野心勃勃,战力得到了大幅加强。于是本着高丽的利益,这就是本王急于进上京寻求出路的原因,其实我高丽乃是和高相一个阵营的,咱们想破坏了您的政敌援助女真的事件,这当然就是高相的利益所在。” 高方平微笑道:“我说了不要加任何的修饰词和判断,说事就行。我的利益在哪我非常清楚,别人在干什么我也非常清楚。你想要什么,你就对我说你想要。不要扯什么是‘为我高方平好’,相信我,扯起来就没完没了了,说为你高丽好的话,我可以说三天三夜让你插口的机会都没有。” 王俣一阵郁闷,只得可怜兮兮的样子道:“要是……高相能最终否决了你们的人援助女真部的事、且听闻宋国军备尤其好,要是能资助我高丽一些,则我高丽感激不尽,永远记着和宋国的恩情。” 高方平哈哈大笑,一拍大腿道:“要军备完全没问题,这是一份买卖。换个人你还真买不到,但我高方平真有能力卖给你。” 听说要花钱买,王俣便不高兴了,说道:“高丽国小人微,没人在意咱们,咱们穷,买不起,然后咱们没有恶意,只想生存下去。” 高方平歪着脑袋想了想道:“昨晚我梦到羊群,一个叫喜洋洋的萌小羊对我说‘想活下去’。一个叫灰太狼的坏小狼也对我说想活下去。都想活下去的情况下你懂的,我高方平是做法官的人,我手边并没有一部法律说狼吃羊违法,于是我不是昏官的情况下,让我怎么干预呢?” 我@#¥ 王俣和谋士面面相视了起来。 高方平温声道:“别说你没有钱,就是你有钱,我想卖也不敢卖给你。为什么呢?因为我不信任你高丽人能用好我的军备,萧海里的例子在前。我担心给你军备之后,你们像萧海里一样的,不但打不过女真,还被他把装备给缴获,那我不是哭瞎了?” 王俣当即红了眼睛,用宽大的手袖轻轻擦眼道:“这便如何是好呢?” “你这哭诉方式已经是老黄历老段子了。”高方平敲着桌子道:“要生存没问题,鉴于我不喜欢狼,于是这场判决我可以做次昏官,进行拍脑袋裁决,但我不会把军备和援助交给我不信任的人。要生存只有一种方式,大宋志愿军入高丽帮你作战。” “这……” 王俣和心腹幕僚又相视了起来。 要说理论上既然是求援,在援助方不能如同辽国一样用口头警告就解决的情况下,派出援军,在政治上倒也说得过去。只是这毕竟是很震撼的一种要求,于是有点虎住了王俣。 高方平并不着急,微笑道:“有疑虑是正常的,我不勉强,你们自己慢慢考虑。其实就如同一个案件,你找官府报案说家里有强盗闯入,官府差人自是要进你家查看现场的,否则怎么破案?” 王俣不好意思扮小人,于是干脆他的心腹谋士代为说道:“在下这心里担心,请神容易送神难,咱们害怕宋国那个什么志愿军一但来了,就再也不走了。” 高方平也不装逼,哈哈一笑道:“为什么要走?将心比己,若我是个小人物,我家里遭了贼、还被贼惦记着,那么我去报了案,官府来人看看就给个回执走了,我才是会哭瞎呢,要是官府作为、负责,关心我,专门派两差人驻扎在我家一段时间给予保护,我则是做梦都笑醒。是不是这个理?” 就连王俣的奸诈谋士也不禁楞了楞,又和他的大王面面相视了起来。 少顷后,高方平接着道:“所以这里,咱们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其他,而是信任。世界就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运行的。我报官之后,愿意让差人驻扎在我家里保护我,那源于我信任官府。若没有这份信任、则一切都不成立。若你们不信任大宋差人,那自然无需找大宋告状了,那只有自己的事自己解决,总归自力更生,才是最可靠的。” 两家伙一副有点被忽悠楞的样子,傻傻的。 高方平又微笑道:“我当然知道,差人并不总是正义的,有的差人勾结黑帮,有的差人懒惰,有的差人喜欢欺负老百姓,有的差人喜欢小题大做,还有的差人虽然会做事却要收钱。这个世界就这样,所以我相信你们的担心是正常的,一但我大宋志愿军入朝地作战,会有各种各样的幺蛾子,那些个差人一定会和高丽有各种各样的摩擦。但相信我,这些东西可以克服。因为我和所有要面子维稳的官员一样,需要属于我的公信力,于是哪怕装逼,我也会严肃处理做错事的差人,于是世界就会这么拉扯着过。这就是公信力,也是老百姓在恨官府,但有事第一时间却会想到报官一样的道理。这个世界不会完美,但总有一群愿意努力的人在做事。大宋和我高方平的信誉,西夏例子在前,你们需要考虑此点。” 王俣被忽悠得热血沸腾的样子,当即就想表态。然而他的心腹谋士却拉住了王俣,笑着对高方平道:“这是很重要的事物,非一朝一夕可以决定,咱们高丽需要仔细的衡量利弊,衡量我们自己国内情况。请高相大人大量,给予我们一些时间考虑?” “可以的。”高方平点头道。 王俣有点沉不住气的又追问道:“小王听说现在西夏人的小日子过的还不错,宋军的作为也算有口皆碑。最重要的,宋国去西夏投资后,带去了许多神奇的东西,拥有用不完的物资,关于这些方面,不知宋国能否大人大量,给予我高丽一些援助?” “援助没问题,但我需要考量宋国自己的利益,从来没有人爱去不稳定地区投资。也没有奸商会在强盗横行、差人打不过黑帮的国家投资。于是想要得到我宋国的援助你们只有两个选项,一,抓好吏制,赶走横行无忌的土匪强盗,有能力保护我宋商利益。二,若做不到上一条,那必须有宋国军队保护,才会有宋国资本援助。我又不是傻子,去开两钱庄建几个工厂,末了被阿骨打来一锅端了而你们又无法赔偿。那我找谁哭诉去?”高方平道。 “宋国军队真的可以信任吗?”王俣有点受不住诱惑又喃喃道。 “这我不知道,你自己考虑,你既然要报官,我认为你首先要信任官府。此点上我无法给你什么承诺。但事有轻重缓急,人们首要解决的是生存问题,然后才是其他。目前你选项不多,很显然辽国已经放弃了你们,那么你就只有两个出路:女真强盗进高丽,大宋军队进高丽。所以如果我是你,我选最不坏的那个伺候。就如同老百姓明知道差人也不是好东西,却选择让差人进家而不是强盗,因为差人要注重影响,盗则不会在意吃相。”高方平笑道。 王俣觉得大魔王说的非常有道理啊,然而心腹谋士仍旧不完全信任高方平。觉得最终虽然会是这样,然而会不会太简单粗暴了,直接从仇人转变救世主,就谈到了志愿军入高丽作战的问题? 装逼装习惯了的人,不太适应这么拍脑袋就决策重大问题,觉得至少要装作考虑迂回一下的。很显然高方平是很早就对这一事有过策划的,既然他这么急于达成,那么迂回一下掉吊胃口,兴许就能得到更优惠的条件。 于是心腹谋士强拉着王俣起身,抱拳道:“听高相一席话有茅塞顿开之感,然而对此重大国策咱们仍旧需要慎重考虑,并非不尊重高相,请见谅。” “无需见谅,所有的事都是价格问题。价格出到了你就是我天大仇人,我也出手教女真人做人,然而没钱的话说个蛋,你就是我爷爷我才管你洪水滔天。”高方平说道。 就这么的,怀着悲壮的心情,在宋国使馆诈骗了一顿美食后,王俣恋恋不舍的被拖走了,期间他一步两回头,看着这座“负责任的官府大门”。此衙门虽然里面也是一群流氓,然而看起来,却是这个时代最容易相处的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