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思乡归国心切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88章 思乡归国心切

此番的会盟基本上已经到了鸟兽散的时候了。 辽皇天天观赏怒火熊猫的百忙中,勉力临朝,听了老萧这奸贼的谗言后,大举肯定了女真部忠勇。然后封赏完颜乌雅束为“大辽东北招讨使”。 阿骨打代其皇兄乌雅束跪在大辽朝堂之上,口称“我皇万岁”。 阿骨打对此是真有些兴奋的,这次真的不同,这次进上京是历年来最愉快的一次,显然辽皇已经学会了尊敬女真人。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不论如何阿骨打还是高兴的。 至于封皇兄乌雅束为东北招讨使,看似是封给乌雅束的,实际上鉴于皇兄身体不好,年月无多,所以这就是封给我阿骨打的。看起来老萧相爷真的很给女真面子了。 大辽很少把这个职位封给外族,一般是封给耶律或述律。但是此番破例封给了完颜氏。 鉴于辽国民风彪悍,多民族、多叛乱的政治背景下,那么大辽的招讨使的意思是:代替辽皇镇守一方。就是俗称的专职各种不服,乌雅束如果说周边族群部落不乖,有反骨,那么女真部就可以出兵平乱。乃是用来抢劫欺负人的必备职务。 虽说仍旧需要女真自己出兵,这种冒牌招讨使无法真的调遣皮室军,但好歹是出师有名,可以堂而皇之教周边部落做人了。在以往,女真毕竟没有牌照,不敢做的太明目张胆。至少乌雅束不敢,只有弟弟阿骨打敢。 所以现在有这个头衔厉害了,鉴于东北方唯有高丽人爱生产、有些家底可以抢劫,那么顶着大辽招讨使的名誉,阿骨打最先想到的就是教高丽人做人,谁让那个疯子高方平说老子们女真打不过高丽,此番先让那些棒子知道老子们厉害,以后在找机会收拾大宋。 于是这就是女真人此番获得的政治收获。 至于回鸪人吐蕃人,辽皇对他们根本没什么印象,懒得召他们上殿了。事实上辽皇现在满脑袋的热气球,能百忙中来朝封女真部都是为了给老萧面子,完了之后就撂挑子跑啦。 其后满朝议论萧的里底阴险,一定是女真这些反骨仔把从高丽抢来的好处贿赂了老萧,老萧才这么丧心病狂的。 其实他们误会啦,贿赂老萧的是高方平而不是阿骨打。封赏阿骨打、稳住女真部是高方平计划的一部分,是和老萧商量好的,为此高方平可是割让了很多利益给老萧的。熊猫头都承诺送他两只呢。 其后老萧为了加深两小纨绔和高方平的际遇,故意把两小姐的禁足解除,放了出来祸害人。两小姐冲入宋国使馆去捉高方平,却相反被高方平吊起打了一顿,严加审问。 现在高方平已经有时间有心思翻他们的旧账了、看看她们到底有多坏,以便拉清单。 结果耶律清苑誓死不说,然而萧哩娜没什么骨气,都没用刑她就一五一十的交代她们过往的事迹了,期间透露了她们害过郭秀儿和牛皋的事。 这真是让高方平险些肺都气炸了,原来是这两蠢货干的好事。 然而鉴于往前都虐待过她们几次,两小姐此番勉强也有立功表现,于是高方平吩咐她们去把郭秀儿和牛皋找回来,那就算了,否则就把她们关在无数老鼠的小黑屋里。 这就又使得两小姐很卖力的带着无数人出城去寻找郭秀儿她们了…… 刘法将军已于前日到来了。把始终关押着的文章提出来“审问辨认”的那一刻,文章跪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 刘法当然认识文章,事实上文章从娃娃时候就跟着他,是刘法收养的孤儿,刘法亲自调教的人。在西北战场时候就是刘法的贴身“警卫员”。其后刘法因政治原因被调离,进入皇城司被闲置,文章也跟着他进皇城司效力,这才有了文章作为刘法嫡系不被人信任,于是调离了宋国内部,派驻在了辽国情报站,进入了“被遗忘”状态的事。 到此算是叔侄相认,误会解除。 高方平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弥补文章,只能把临时借来装逼撑门面的一把佩刀从腰间解下来,文章郑重的跪在地上,高方平亲手把“宝刀”递在了他的手里,认可了他战士的功勋和尊严。 高方平这一生中带刀的时候很少,此番专门找老萧帮忙弄了把宝刀来,假装是佩刀,然后赠给英雄,已经算很郑重了,所以都知道大魔王在装蒜、却仍旧很高兴。这已经算是被肯定。 但文章仍旧迟疑着,要不要把那近乎变天的信函交给高方平,那会引发什么文章一时也想不明白,“知道的太多”,总会让人很痛苦…… 这一政和元年末的出使,经历了诸多风雨,至今草原上已经迎来了夏季的风和日丽和炎热。 这都五月天了,于是高方平上表辽皇:臣感激辽国的盛情款待,这一离家半年余,思乡归国心切,这便告辞。 宋国总归是盟国,不能如同那些丘八一般的对待,老萧建议说要给高方平些面子,否则不利于将来两国的外交关系,本着我大辽佛光普照原则,除了摆送行宴给高方平面子外,还需尽快派皇后娘娘带舍利出访宋国。 把黄脸包租婆支走乃是大好计谋,对此辽皇没任何意见。没她在宫里守着,辽皇就敢把熊猫号偷来爽爽。 然而辽皇哪有时间摆酒应酬高方平啊,他小子长的一副弱鸡,乃是辽皇眼里的丑男,却又不能如同高丽棒子那般对待,于是辽皇很为难。 算好萧的里兰说“陛下勿忧,臣妾代陛下去主持送行宴,也就算是差不多级别的国礼”。 对此辽皇欣然答应了。 老萧则是觉得日了狗了,老萧总觉着高方平和萧的里兰间有猫腻,这两人迟早会坑人的。但作为萧家的嫡系,萧的里底真的不方便在皇帝耳边弹劾萧的里兰。别说首相是老萧了,就算首相是姓耶律的,也不敢这么干,不敢这么公然怼大辽的后族。大辽的后族又不是南朝那种时起时落的外戚集团…… 借用礼宾司的地盘准备好了后,萧的里兰如同个人贩子一般、把高方平骗了过去。 送行宴而已,高方平满心欢喜的以为过来喝两盅就可以骑着照夜玉狮子狂奔回家了,然而犹如头鱼宴风俗一般、辽国的送行宴也如同农村结婚一样、要大醉三天三夜。 你干脆把哥终身绑在这里算了。 却是又一次被她软禁在了这个院子里,还谢绝了一切访客,说是要商谈关于佛家的最高法旨什么的。 她在高方平眼里就一纯粹的包租婆,一边酒肉穿肠过,一边听她讲解佛理,大抵上她还像是个很慈悲的美女的,有几次高方平险些失口叫她紫霞仙子。 “自大你名声大了以后,架子也大了不少,许多时候连表面上的应俸和客气,都不想给本宫了是吧?”萧的里兰眨着美妙的眼睛看着他。 高方平道:“娘娘的热情好像一把火、温暖着整个草原……” 萧的里兰打断道:“你要是和本宫说话前再添加这类胡扯的前言,我就不出使宋国啦。因为你始终把咱们看做落后的蛮族,看不起咱们。和你讨论这些天,我也知道,你口说请我带去佛光,但你却心里无佛。” 高方平微笑道:“娘娘,心中有不有佛从来是个宗教利益问题,而不是道德问题。有的文明,会湮灭在野蛮的铁骑下,有的文明,又会湮灭在毒瘤般的宗教思想下,对这些类型的遭遇我汉家经过太多,汉娃擅于建设和生产、创造和发明,却不会战斗不会保护自己,于是咱们不停的建设辉煌,又不停的被各种幺蛾子收割,一次又一次,所以对于有些东西我无意冒犯,但我会敬而远之,你不要那么小气的责怪我。” 萧的里底笑道:“汉人总给人的印象就是很傻很天真,才华横溢,名士风流,纵酒高歌,君子逑淑女,啥啥啥。不得不说的是,你们南朝的文化很美很动人,就连气候也是那般的妖艳,只是说你们忽悠人的时候自己也会变瘸了。于是就总被欺负。有了你这么个汉人蛮子后,又阴险又不讲理,总算弥补了些阳刚不足。未来命运和敌我立场还未知,但总体上,你是个伟大的英雄。” “然而我并不是,英雄被我害死好几个了。青山依旧,我在南朝备好一壶浊酒,恭候娘娘的到访。” 高方平喝下了三天来唯一的一杯酒后,起身告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