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黄泥岗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9章 黄泥岗

“老卢都把你一巴掌打出家门了,就像一个失宠的小妾一样,跟我去东京混吧。”高方平盯着他脸上的掌印道。 燕青下意识的抬手摸摸脸道:“这是大人您的离间计。” “但同时也是卢俊义的暴虐和小气不是吗。”高方平道:“听说离间计只对蠢货有用,你听李世民被离间计坑了吗?仅仅我略施小计让你来做客几天,就能抹杀你们近二十年的情感,他值得你效忠吗?” 燕青转身用背脊对着他道:“我都不想和您说话。他是我家主人,小乙是他养大的,户籍就在卢家。” “额好吧……你要死忠我也管不了,总之这次你跟我押送生辰纲上路就行,这次我需要人手。”高方平省点口水算了,好在燕青也并非不可或缺的人。 燕青想了想道:“好吧,小乙跟您去东京一趟,这段时间就帮大人做事,顺便照顾我家主母。” 高方平道:“说的跟真的似的,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在躲‘辽人街时间’。你脸上这一巴掌,绝对是因劝说卢俊义被动辽人街被扇的。” 燕青叹息一声道:“听闻老天会妒忌英才,大人这么聪明,希望别只活到诸葛亮的年纪。好吧小乙的心思被大人猜中了,我不想做这样的孽,若有人来卢府杀人,小乙会誓死守卫,但万不会去辽人街帮他杀人,那些人以前可都是忠心耿耿跟着大官人混的,大官人有一半的家财都是那些人帮着赚来的。” 高方平道:“你这家伙没担当,不够果断。却是有分寸有仁德的人,你我年纪一样,但你应该会比我活的长,这个我信。” …… 贾氏整个晚上都睡不着,很是有点怀念被那个坏小子摸屁屁的触电感。 一想到要离开卢家去东京了。她不知道这算不算自己一直想要的东西,但总是兴奋的睡不着。 总算天明了,贾氏怀着兴奋的心情出来观看那架专门准备了自己和坏小子乘坐的马车,却吓得跳起来,梁希玟正在放火烧马车,都已然点燃了。 贾氏差点没有气得晕过去,却对梁希玟敢怒不敢言…… 得知梁希玟为了不让自己路上和贾氏在马车里鬼混,而烧了马车,高方平显得很镇静,好在她没放火把贾晓红烧了,也没放火把老子给烧了,妈的这已经很不错了。 点起了人马,押送着拥有十一万贯巨巨款的车队就开出了北1京城,开始向南行驶。 “大人还是让妾身骑马吧,妾身学过骑马。”贾晓红扑在一辆牛车上吃水果。 “女人别骑马了,把屁股磨得硬邦邦的,就不怎么好摸了。”高方平认真的说道。 燕青听得从马上摔了下去,恨死高方平这个人渣了…… 押送辎重很不方便,行军速度只得一日四十里。 两日后午间,阳光毒辣,逐渐的步入了山区地带,人迹慢慢看不见。 “实在太热太累,我等皆在此树荫下休息至落日,黄昏在赶路,大人看如何?” 和书上一样,一个梁府跟出来的侍卫小头目抱怨道。 然而杨志不服,一提马缰冲过来,一鞭子抽那个侍卫的脸上呵斥道:“继续赶路,此处人迹罕至,上不挨村,下无歇脚店,名曰黄泥岗,最是贼人出没之地,如何歇得?” 那个侍卫头目非常恼火,捂着脸不敢啃声。 手下人物,忽然出现了类似书中生辰纲被截片段的对话,高方平对此很无语,疑神疑鬼的,怀疑这是时空的轨迹,恐怕真有生辰纲事件。 “请大人定夺?”梁府的那个侍卫头领不服杨志,走过来对高方平请示。 “大人,妾身都快被烤熟了,若能于树荫下歇息至黄昏再赶路也挺好。”贾晓红看似也快中暑了。 “娘们之见,不听也罢。”大胡子关胜和杨志站在同一阵线。 高方平注意观察了一下,七月的太阳真不是吹的,妈的这个时代又没有雾霾遮掩紫外线。除了身体底子特别好的关胜杨志几人,在这样走下去,的确是全体中暑的节奏。 “好,于黄泥岗歇脚。”高方平点了点头。 关胜和杨志一起着急抱拳道:“大人……” 高方平抬手打住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但实际情况不容质疑,注意看大家的神色,那不是伪装,而是除了你们外,大家的确快要中热毒。真发生了,连押车赶路的人都没有了。” 关胜和杨志只得下令车队停留,找树荫歇脚。 坐下来浑身是汗,关胜那些家伙脱了光着膀子,高方平却还穿着厚重的铠甲,真的如同铁板烧一样难受。 小萝莉含着指头问道:“衙内爷怎么不脱了?” 高方平泄气的道:“我的命值钱,预防冷箭。” …… 黄泥岗上真的有客人来了。 一行五六人貌似行脚商人的态势,推赶着一架牛车朝这边而来。 几人边走边相互擦着汗道:“这样的鬼天气,再行走下去恐会遭受热毒,不如就此找个树荫歇脚至黄昏再上路?” 其中有个书生道:“好教掌柜的知晓,歇脚不能于此处,此处乃是黄泥岗,最是贼人出没之地。” “料来无事,此黄泥岗虽最为贼人出没之地,但兄弟你看,这边也有大商队歇脚,咱们和其结伴,也好相互有个照应。”一个头发枯黄的猥琐汉子道。 在大宋这种遍地是山贼的时代里,路人商队结伴而行,共同抵御风险是非常普通的一件事。所以高方平车队中的人并不奇怪。 林冲和关胜大为皱眉,杨志想把他们赶走,却是想想也觉得没有道理,只得低声吩咐道:“都提高警惕。” 小萝莉忽然凑近高方平耳语道:“衙内爷,上次我和我阿姐见过的那个道士公孙胜,他在对方人群中呢,只是换上了杂役的衣服。” 高方平眉毛一扬,又看着那个头发枯黄的家伙寻思:那么这家伙就是赤发鬼刘唐了。那个书生模样的家伙就是智多星了。那个特别高壮的横肉汉子就是托塔天王晁盖了? 看到晁盖的造型有些失望,和想象中的“好汉”实在相去甚远,倒是能让想起后世两千年代农村里的那种村霸流氓的造型来,恰好那些村霸也多数会当村长,晁村长名副其实啊。 甩甩头,高方平凑近梁红玉道:“小玉,你见公孙胜的时候几岁,他能认出你吗?” “那时小玉两岁。”梁红玉道。 高方平点点头,那就没事了,小孩子几乎是没什么特征的,两年会有非常大的变化,如今的小萝莉也是个贵族女孩的模样,和当初灰头土脸的模样不符。 思考着,高方平继续凑在梁红玉的耳边,神神秘秘的嘀咕着。 之后那个应该叫白胜的村汉,挑着两大桶酒“正在路”过,一边叫卖“甜甜的米酒吆”。 那群贩枣子的“吴用们”都来不及喊出喝酒解暑的话来,高方平招手道:“卖酒的那个,过来本官问你?” “吆,原来是官爷,大人您想喝酒可算找对人了。”白胜笑嘻嘻的就挑着酒桶过来。 哗啦---- 关胜林冲杨志索超四大猛将,顿时把卖酒贩子给围了起来,像是要抢劫一样。 如此,白胜真被吓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燕青始终没说话,在旁边冷眼旁观着。他觉得很奇怪,这群人中的那个白面书生理应是掌柜,然而掌柜却是那个浑身横肉的大汉?而这个拥有两大桶酒作为“巨额财产”的家伙,却是一副村汉的模样? 白胜放下扁担的那个过程,燕青很确认那是农民放扁担的熟练手法,但这种手法不该出现在贩酒商人的身上。 这时代酒也是专营的,能玩酒的人只有两种,土豪,以及走私的土匪。 想着,但是燕青像足了曹操帐下的徐庶,不说什么,却对梁红玉招手道:“小玉来我怀里。”与此同时,他靠近了贾晓红。 小萝莉摇头道:“我不过去。我有事要做。” 燕青去到贾晓红的位置,贾氏也仇恨的冷冷道:“走开,别来粘着我,粘着卢俊义那匹夫去。” 燕青脸红了,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谁都不待见的地步? 见高方平不怀好意的注视着,白胜抱拳道:“大人,是否决定要买酒解暑?” “酒哪来的,上税了没,完税文书和酒引存根可带着?拿出来本官查验!”高方平像足了一个衰败的工商局长。 “傻-逼狗官!” 白胜、包括远处的贩枣子的“商人”在心里暗暗咒骂着。却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的有些慌张。 晁盖责备的瞪了吴用一眼,像是在骂“看你出的馊主意”。 “回答老子!”高方平热得快要中暑,脾气真的很大。 白胜吓得跪在地上,依旧在思考理由,无奈他的脑瓜不怎么好用。 高方平道:“奶奶个熊!依照大宋律,盐铁酒茶私贩二十斤者乃是斩刑。你这两桶足有百斤吧?” 噌---- 早就不怀好意的杨志宝刀出鞘了一半。 杨志乃是军人,早先高方平一副要抢劫的样子他还觉得不妥,但一听这乃是大宋律。作为食君之禄的官员执行律法,那当然没什么问题,律法是否合理乃是朝上诸位相公以及皇帝的事,杀错了去找相爷们就可以。军人的责任,就是简单听话照做。 “大人饶命啊!” 白胜真的慌张了,一边求饶,一边在心里把高方平的祖宗八代都咒骂。知道当官的没有好东西,但这么衰败的恶官,那真是首次见到。

上一篇   第88章 该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