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厉害了柴进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91章 厉害了柴进

高方平皱着眉头开始寻思。 这里有个关键就在于:柴家的人,他们到底怎么看待老赵的行为。当然可以当做一个恩赐,然后在赵家给的优惠政策下低调的过富贵日子,享受自己的封地,自己的税收。 与此同时也有可能他们的子孙会记恨:属于老子们的江山被赵家偷走了,必须抢回来。 这些东西没定数,都有可能。要看这一代柴家嫡系子孙的价值观是什么了。不过从尿性上看,当时那个柴继辉是非常反宋的一个存在。 至于正式持有丹书铁卷的柴进,高方平没见过这个人,暂时不好评估。 不过根据他在水浒里的作为而言,结合文章现在说的这个消息,高方平真觉得恐怕一切事件都有柴进参了,甚至他就是幕后主要人物之一。 水浒里的柴进牛逼到他自己都说“但有做下不是的人,无人敢搜”。 这句的意思是说,干了坏事躲在我这里,没有官府的人敢来查我柴家。 然后柴进非但这么说,还这么做了。他收留各种通缉犯杀人犯的事真太多了,比较典型的是宋江犯了案子去投奔他。柴进的原话是这么说的“兄长放心,纵使你犯下了宋刑统所列十恶大罪,既然到了我这里,就不用在担心。不是我柴进夸口,不管哪路差人和官军,都不敢正眼看我这庄子上的太祖题字”。 然后宋江说了,我此番错手杀了一个近似情妇的阎婆惜。 书中的柴进笑将了起来,这么回答:“哥哥放心,便是你杀了朝廷命官,劫持了府库财政,我柴进也敢把你庇护在这有太祖皇帝题字的庄子上。” 厉害了柴大官人,他就是这么用老赵给的免死牌报答老赵的。 其实以前高方平也被蒙蔽了。 以前的高方平总下意识的认为,柴进是个暴发户,喜欢装逼收留些江湖好汉,广交天下朋友而已。包括高唐事件中,高方平都没怎么去想柴进的问题,以为是柴继辉自己作死。 这是因为高方平没有想起一些细节,同时也被电视上那个仗义疏财、义气为重的小旋风形象给蒙蔽了。 实际上想想,梁山造反的创始人白衣秀士王伦,没考起之后对宋朝心生怨恨之际,收留他的就是柴进,还赠予了银两资助王伦造反起家。 如果说王伦的事是个巧合,那么后来但凡收留打家劫舍,犯了弥天大罪的人,柴进基本都有选择的往梁山推荐。 梁山最后一任ceo宋江,也几乎算是柴进挺起来的人。 这些细节串联起来,现在结合文章关注到的要点,这么一想,高唐事件其实也有他的影子,北方的凶悍流寇田虎部有他的影子,几乎每一次反宋事件、每一股反宋势力的背后,都有这个人的影子。 于是现在高方平觉得,需要重新评估这个人,把他当做一个处心积虑反宋的智慧型恐怖份子头目对待。 汗。 这么一深想高方平一身冷汗啊。有的节奏不能乱带,有的舆论不能放任。因为群众在大多数时候还真是不明真相的。纵使奸诈如高方平,也都曾经一度被电视里仗义疏财的好汉柴进的形象给忽悠。老觉得他是个温文尔雅的好人。 但实际想想,一言不合险些把人打死跑路的武松投奔柴进,柴进接纳了。大名府放高利贷的黑帮人士石勇,因赌博的事杀了人,去找柴大官人,柴进也接纳了。基本上这些草菅人命的人一去,柴进都笑嘻嘻的显摆一番,奉为上宾。 柴教父还对附近的客栈酒楼放话了:“但凡有发配过来的犯人,都可以叫他来投奔我庄上,我资助他们,我罩得住。” 我了个去。老赵他显然写宪章在保护一个大宋掘墓人啊。柴进专门这么结交“坏人”,其实已经算明目张胆的反1社1会、和朝廷对着干了。 见高方平始终脸色阴晴不定的在思考着,文章试着道:“相公?” 高方平回神后低声道:“文章你是个细腻的人,你既汇报了和敏感人物柴进相关的消息,耽搁了这么多日,肯定也在当地打听过柴进这个人,你给我说说,在当地的民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文章严禁的样子道:“这些卑职当然就会打听的,这几乎已经是我的一种习惯。说他那庄子上,犯过事的狠人死士常年都保有一定数量,那是去了一波又会来一波。我也专门观察过,当地贫民绝口不提他柴家的事,基本上大家都避开柴家庄走。其他的我无法判断。” 高方平微微点头道:“这也正常。先不管他们是不是欺负老百姓了,要换做我,一个大老板堂口上,常年聚集几十个劳改犯杀人犯什么,出门前呼后拥,左青龙右白虎,他都不用做什么事,我也会不说话,避开走的。” 文章重重的点头道:“大人一语中的。” “你接着说。”高方平又道。 文章道:“苦人老百姓不会说柴进的事。于是卑职专门徘徊在一些酒馆酒楼中,在东京我不敢说,但在沧州那穷地方,能去酒楼的都是有一定层次的,最典型是做生意有资本的人、或者是闲暇时候的公务员,最爱聚集酒楼喝酒聊天。从他们的交谈中能透处些信息,总体上就是牢城的差人,州衙的公人,几乎从上到下,都把柴进挂在嘴边,看似都和柴进有交情。听说别处发配过去的犯人,只要携带了柴进书信,或者有柴进打过招呼,那么一封书信值得一定黄金,差人不但不敢收钱,还不敢用刑。” 顿了顿,文章给出结论道:“若假设柴进是有问题的坏人,那么看来,当地公务员系统我不敢说全部,但至少一半已经腐化。” 高方平当即把整个桌子给掀翻怒斥道:“乱我纲常,毁我法度,坏我吏治,扰我稳定……他不是那些贼寇,却比那些贼寇更可恶。实乃为我大宋心腹之患。这个因为啊,若是作乱的田虎部,王伦系,梁山泊,大家还知道他们是威胁,还知道要躲着他们,要防备他们。但此柴进却是实实在在、堂而皇之的扎根在民间,就处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 文章道:“皆因地方官僚不作为,致使了贼人做大,平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不敢说话。” 高方平微微摇头道:“没那么简单,这未必能怪到地方官头上。敢动柴家的人真不多,除非是柴进强势触动到了当朝贵系的利益,否则将心比已,一个没根基的文人书生,十年寒窗做官了,他敢放弃一切身家和柴进这种超级坐塘鱼斗法吗?答案是大概率不敢。就算遇到敢作为的,一个文绉绉的穷书生、带着两家乡助手,万水千山的远赴沧州上任,没有根基,没有帮手,没有经验,在公务员队伍基本腐了的情况下,斗得过这种受宪章保护的黑教父吗?” 顿了顿高方平道:“纵使把现在的裴炎成放沧州任上,大概率死的是他、而不是柴进你信不信?当年的孟州,仅仅因一个牢城营的总管施家出问题,就险些把老常都给弄死了,而施家的能耐和柴家比,弱了不止三个档次那么少的。如果不是我带禁军路过孟州强势平乱,要出更大的乱子。” 这么一想的话,妈蛋看起来柴教父是真有货的人,一般人都治不了他。 观察高方平的神色许久,文章这才跪在地上抱拳道:“相公,卑职对大宋忠心耿耿,但有一事皆因太过重大,导致卑职始终不敢对您言明。但现在事件不同寻常,卑职觉得不宜在隐瞒。” 说着,文章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道:“这是当时在上京,卑职突袭李贤耀据点,获得的一封信,直指我大宋高层、枢密都承旨郑居中犯下叛国罪!” 真实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高方平猛的起身,注视着他。 暂时没去拿信,高方平铁青着脸道:“这指控极其严重,甚至能够左右到朝局和政治走向,但有一丝幺蛾子,那是许多人都罪大恶极杀无赦的境地。文章你想清楚了?” “正因为此,卑职迟疑到现在才拿出来。起初我也在怀疑,获得此迷信的过程有些简单,这种东西理论上也不该存在于世,于是我保留信函不拿出来。但因为高相您使辽出现的种种事,我又看到了在上京和李贤耀接触的‘汴京人士’、在这个诸事并生的当口进入敏感人物柴氏的庄子。于是我有理由相信,事情虽然尚未浮出水面,但越来越不对,不能再隐瞒,需要高相您知道全部,综合分析后加以决策。”文章道。 高方平眯起眼睛道:“文章,你这是在假设,那个京味浓厚、进入了柴家的人,就是郑居中的人?” 文章抱拳道:“事到如今,种种迹象都不对,卑职必须做此假设,这是卑职的职责所在。” 高方平微微点头后,又迟疑了少顷,伸手拿过了那封信函。 拿着信搓了搓,犹如后世有经验的老财迷这么一搓就知道真钱假钱,高方平微微皱眉,信纸的材的确是大宋汴京特有,几乎是专供贵人的高端货。 但问题在于,会不会太过“此地无银三百两”?郑居中不但写亲笔信,还用了非常凸显身份的“专业纸张”。 亲笔信在这个时代有其意义,那是投名状。但故意用这种凸显身份的纸张则是一个疑点。 但也仅仅是个疑点,兴许是故意的,兴许又是无心的。

上一篇   第890章 有大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