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一别两年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95章 一别两年

“升帐。” 高方平把宣抚使的关防贡在了衙门的桌子上,就开始大礼伺候。 现在就不是留守司升帐了,而是犹如当时出兵西北一样的,代表天子督阵,总领北方军事大权。 全部人到齐后,鼓声停下,高方平起身道:“命令一,立即带本使关防北上河间府,督令刘法部立即带五千骑兵出阵,沿德州一线最快进京东路,兵围沧州,解除沧州厢军之防御权,全部限制在军营不得出门,三人以上行动者视为叛乱,先斩后奏。解除全体沧州系公人行政权,未经批准不得聚集,不得出门,什么都不许做。包围柴家庄,不许走脱一人,命其解除武装,接受盘查。如有抵抗,则视为叛乱。” “命令二,携带本使关防,立即至真定府,命种师中维持真定府防务,种师道亲自帅一个厢两万五千精锐,立即开赴河东太原府,受宗泽节制,配合宗泽在河东路之工作。” “命令三,携本使关防至太原府,解锁宗泽之军事行动权,自此河东路之行动、依据河东安抚使宗泽自身判断,若有必要可以做任何事。原河东军系就地解除武装,关闭营门进行军队内部宵禁,除史文恭部和新进的种师道部外,但有三个以上军人一起行动的,自动视为叛乱,先斩后奏。但是对相州驻防的平海军例外,上述命令乃是机密,需故意隐瞒平海军,让其自由行使防御权。” 众人面面相视了起来,大魔王又开始猥琐了,看似他要故意引蛇出洞,观察呼延庆的平海军是否真叛乱了。 这就是大魔王从其他地方调军,却没有点将现在的北1京驻泊司毕世静部的缘故,看似大魔王他想带毕世静部,一举解决呼延庆所部的问题。 毕世静很不服气的样子,寻思我部全部骑兵,栽在沧州的军情密探也是我兄弟,为何不是让我从北1京出阵沧州教柴进那小子做人呢? 然而想这么想,作为老部下他也不敢质疑大魔王的决定。他知道大魔王这么部署是有原因的。 “上述命令,但有不清楚者现在进行合理提问,过了现在又没理解命令而坏我事者,没好果子吃了。”高方平再次道。 大多数表示明白了。有那么一些新人暂时不适应大魔王的,心虚的提了些细节问题。意外的是这个时候的高方平好说话,但凡有提问的都进行详细的解答。 于是全部按部就班的去部署去了。 这些部署都是内部的军事机密,而明面上,高方平就该带着毕世静部,策划按部就班“乘船回东京”的事了。若真有猫腻,那么相州的呼延庆部平海军,就会在间河口阻击高方平的船队,进行第二次军事暗杀。 高方平觉得这有很大概率,因为在呼延庆的层面上,兴许后路柴大官人都帮他装备好了,会忽悠他说:“你哥哥呼延灼叛逃了,虽然你继承了呼延家爵位,看似平稳,其实因你哥哥的问题,呼延家已经废了,留下了这么一份简历后,将来被猪肉平清算只是时间问题,不可能平稳过度。所以你呼延家真正的路只有一条,就是梁山泊,将来梁山若在我柴进领导之下成了气候,光复大周后,你呼延家当然就又是开国功臣,又活了。” 这就是利用人心。 话说这个问题上柴进未必是忽悠撒谎。高方平真是这样的人,只是说无暇分心关注,真是让高方平闲了下来,关注到呼延家问题,不说高方平会把呼延庆连坐治罪,但是让他撤职滚蛋是肯定的。 这根本无关对错,朝廷又不欠他一个将军职位。就算赵家欠呼延家,也已经还了,给了开国侯爵位和俸禄,保证了他的富贵还要咋地。又不是没人用,凭什么要把一个叛国的人的弟弟继续留下带兵,装逼也不待这么干的。 当然了,被迫害妄想就是这样炼成的,这些暂时都是高方平的推论,现在仍旧不确定呼延庆是不是反了,柴进是不是蛊惑了呼延庆? 然后呢,高方平还必须考虑到一些额外的威胁可能性,就是梁山。 柴进和梁山系的人是千丝万缕的。所以这个事件中,仍旧兵强马壮的梁山到底有没有扮演了暧昧角色?又是谁在其中使力,这些还有待确定。 梁山第三把交椅的卢俊义,上次没能在干掉他,他对高方平的仇恨也是不遗余力的。另外宋江那个胖子,也存在思想开小差的可能性啊。 想到曹操,曹操真的来了。 正当高方平汇同毕世静部署关于引蛇出洞事宜的时候,大名府来了一个那种戴着毡帽鬼鬼祟祟的人,尽自去了官府。 于是便有心腹虎头卫通报,紧跟着梁姐来见高方平,凑近耳语道:“燕青来了,我已带他去了密室,等着见您。” “行,我去见他。” 吩咐毕世静继续在这里研究战术,高方平来到了专门的密室。 一别两年,燕青这小反骨仔成熟多了,幼稚气息完全褪去,乃是真真正正一个魅力无限的大帅哥了,他和大魔王一样,再也没有了那种轻佻气质,看着沉静,脸色苍白了些,多了些风霜气息。 “小乙见过相公。”沉淀后的燕青有礼貌多了,当年则是他最不拿大魔王当干部的一个。 “这个节骨眼上我有很多疑问,你来了我就放心了。说起来,我并不完全信任那个宋胖子,但我信任你。”高方平微笑道。 燕青注视着他少顷,失笑道:“您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个人见人恨的魔王。” 高方平道:“不完全,我也是有粉丝的。许多美女都喜欢我,许多小方力似的人都喜欢我。我当然会得罪一些人,坏了一些人的利益。但那些正是我的政绩和荣耀。” 燕青心里暖暖的样子,低着头,又回想起当年跟着他的那些事来。 当年不懂事,但是随着长大成熟,阅历丰富,燕青也越来越懂他的作为和事业了。燕青现在之所以没有越来越反感梁山,那是因为在宋哥哥治下,梁山现在更像是一个有自己武装的综合贸易公司,而不是山寨了。 现在梁山的几万人开垦了许多良田。燕青还去江州,偷窃了丁二博士的杂交水稻技术,加上水泊那天下质量最好的肥沃土地,产量非常惊人,一年三熟。 汗,那些杂交水稻技术,包括农业博士丁二团队新开发的各种大豆技术等等,其实是高方平下令“故意让燕青得手”的。 理由很简单,宋江愿意种田是好事。当梁山越来越富足的时候,人在吃饱了就戾气不重了,于是梁山的人会越来越反感打仗和抢劫。如果一定要把这算作陷阱的话,那叫温柔的陷阱也可以。 现在的梁山有了养鸡的,养猪的,养牛的,什么都有。另外还有些养马的技术,乃是那些从辽国逃过来的马贼自带的技能光环。然后梁山的这些产出,出了自用之外,还会从黑市渠道流入市场,进而获得财物。 梁山自己养的马也是有特点的,据燕青说,吴用和卢俊义的策略是抢曾头市,但是宋江则反着来,他主张和曾头市合作,把马卖给曾弄,以便大家一起都有长久的财源和利益,而不是去抢他们一票做一锤子买卖。 现在的梁山三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自梁山军大败于高方平之手,主战的卢俊义和吴用声望大跌后,宋江威望又高了,整天组织开会批评他们不要想当然,不要老想着不劳而获,真抢了曾头市,那是挂靠朝廷马政的央企,既是一锤子买卖也太拉朝廷仇恨,容易引来大面积官军围剿。 真是局势紧张了要打仗,老子们梁山公司的产品运不出去,卖不出去,那又要回归老本行去打家劫舍了。 宋江的循环理论就是这样的,他在借用日子一好过人们就不爱打仗的心思模式。 这是懂事后的燕青觉得高方平好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梁山发展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和规模,都是大魔王暗下扶持的。现在梁山虽然有许多牛鬼蛇神,但也有许多新生的小屁孩。 现在日子好过有粮食了,燕青能经常在那小城堡一样的山寨里,看到许多娃娃抬着牛头大的碗,如同当年的虎头玉那般吃饭。这些局面,让许多人已经不想着打仗推翻狗皇帝了。想做皇帝的是卢俊义他们,又不是那些娃娃的爹娘。 于是想诏安的言论,一定程度已经在山寨抬头了。不说成为主流,却已经是一股“梁山民意”了。 “启禀相公,现在的情况大抵就是这样的。”进入了长时间汇报的燕青口干了,这才停下喝了一口茶。 高方平又给他的茶碗里添满了水,说道:“然而宋江让你这么着急的来见我,应该不是专门汇报这些已知东西的。” 燕青缓了口气道,“被相公说中了,局势很乱,兴许又要打仗。这源于目下梁山附近独龙岗的一些事。” 他接着说道:“皆因往北边来了一群好汉……不是,来了一群贼,汉人和契丹人都有。以往他们主要是在燕京和大宋的边贸活动中捞取油水。但随着两国的剿匪形势深入,越来越混不走,他们便慕名来投靠梁山。问题就出在,他们途径独龙岗祝家庄的时候,把人家酒店里报早的小公鸡给偷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