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 放下了屠刀仍旧不是佛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96章 放下了屠刀仍旧不是佛

汗。 这原本是杨雄石秀他们的情节,现在换主角了啊。这些家伙就这么不安分,在以前鸡是很珍贵的东西,但纵使现在,小公鸡也珍贵,因为那是种鸡,虽然现在市面上有挂钟卖了,不需要公鸡报早了,但公鸡除了是种鸡外,也是最好的营养品,算是权贵的美食奢侈品。所以问题仍旧不小。 偷鸡真是古代一种很不地道的罪过。这段副本时候,杨雄石秀他们把人家宝贵的金鸡给偷吃了,被抓到还不认错,和人家动手,那酒店乃当地黑帮祝家庄罩的,于是人就被捉了。最终石秀杨雄逃了出来,遇到了熟人,熟人也有背景,乃是另外一个帮派李家庄的人,有了这关系,李应便约了祝家的人出来喝茶,两个黑社会老大吃了酒后后却没有化解。 他们觉得,不知道祝家吃错了什么药,为此还起了冲突,祝彪还打黑枪伤了李老板,就此让三庄的联防蒙上了不稳定因素。 接下来,燕青说的事竟然和书中差不多。就是那伙贼人偷了独龙岗的小公鸡吃了,引发了矛盾后,最终有人引荐,就来梁山哭诉了,打算约人去火拼找场子。 “……” 高方平思考了一下问道:“我很好奇,他们去梁山约人打算火拼的时候,宋江作何心思?” 燕青愤愤不平的样子道,“当时宋哥哥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这三痞子冒了梁山名号,做贼偷人家金鸡,结下了仇恨还不知错,还来梁山叫人去砍群架?简直荒谬之极,也不知道他们那狗脑袋里装着些什么。” 高方平觉得宋江这个胖子脑子还算清晰,这么理解是完全正常的,并没有毛病。 燕青接着道:“但转折点就此开始。这个事件后来出现了反转。大家都知道宋哥哥只是那样说,却不会责罚那几个来投靠的贼人,因为那违背梁山的宗旨和法理。但是随后,这一行五个来投靠的‘好汉’被人杀了,死的不明不白。” 到此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这么一来事件就真的暧昧了。 这几人被杀,和水浒里那个去梁山投靠的韩伯龙被李逵一斧子砍了不一样。因为这是暗杀,很容易被人借用这个事件,说独龙岗的祝家太嚣张、太不给梁山面子了。 是的梁山的好汉喜欢明着来,犹如李逵那样,不问原由的一刀把韩伯龙杀了后,李逵的理由仅仅是“我又不认得这鸟人是谁”。于是大家对此一笑了之,观众、以及梁山内的人仍旧把李逵当做一个“心直手快的可爱人”看待。 燕青接着道:“于是现在,正巧回山的公孙胜就掐指一算,说此事定是祝家庄干的,祝家害怕得罪了那几个梁山人士后,引来实力强大的梁山报复,于是杀人灭口了。吴用和卢俊义支持公孙胜观点。说这是对梁山的严重挑衅,必须出兵维护梁山尊严。于是呢,攻打祝家庄的事就开始进入了讨论。但杀那几个人的真凶是谁,目前仍旧没有定论,却在这个节奏下没人关心了,山寨许多人都喊着出兵维护脸面的口号。” “接着讲,后面一定还有戏?”高方平道。 燕青点头说道:“梁山的言论是能传出去的,独龙岗的人是真担心这事发酵,于是听说他们派了人来山寨打算洽谈,但派来的人也被人杀了。自此后双方就没有再沟通了,就算宋哥哥不愿意出兵,独龙岗的人那些帮派也在准备决战了,扬言要踏平山寨,洗刷羞辱。” “一群没脑子的东西。”高方平破口大骂了起来。 然而没办法,他们那些出来混的好汉就这德行,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经常因为一个“你瞅啥”都能引发血案。 李逵能因“谁认识那鸟人”就把人给砍了,其实这是一种现象,梁山的确有这样一群人。而很显然,鉴于梁山那暧昧的政治,这群人虽然不多,但他们不会喜欢宋江和稀泥的风格,所以这群人的领袖肯定是武力第一的卢俊义。 算好吴用和卢俊义两鸟人在高方平手里败的太惨,导致声望大跌,否则估计宋江已经被他们架空了。 “公孙胜那妖道,回梁山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吗?”高方平忽然问道。 “听说他来之前、去了柴大官人处。”燕青不在意的道。 高方平皱着眉头想了许久,看起来现在的道士真的牛逼起来了,而柴进还真有不少道门关系呢。 所以结论是,这个时代真正的及时雨不是宋江,其实是柴进,只是柴进不显眼而已。 “现在的形势,宋哥哥已经不方便阻止出兵。鉴于目下的山寨头领仍旧是一群草莽狠人,不怎么喜欢思考,喜欢动刀子、爱面子。打祝家庄几乎势在必行。于是宋哥哥,现在极需求助高相您。”燕青道。 高方平想了想道:“这个天下呢,说起来都是利益闹的。那群狠人想出兵祝家庄真正的用意不是面子,其实是祝家庄的财富,总归不抢人他们不习惯。宋江他求助我不是为了正义,他是想借用我的手,让他的绊脚石们死在那独龙岗上,以便让他真正的‘统一’梁山内部。” 燕青很不服气,觉得大魔王想多啦。 而实际上高方平没想多,书中梁山打下祝家庄后,获利是极其恐怖的,不算其他字画、古董、金银珠宝,美女、兵器马匹什么的,仅仅粮草就缴获五十万石。 这什么概念呢,依照这个时代的粮价,仅仅粮草就价值百万贯。 至于这些个庄主为啥有那么多粮食? 答案是:这个时代的这些庄主、地主、粮商,他就有这么多粮食,整个独龙岗都是他们三家的,所有的庄户的产出都是他们三家的,然后就在这个体制下,一代又一代的滚动积累着。 所以那也是无数贫民庄户的血汗集中。 强者恒强,前几代有了财富有了资源后,附近就不会有其他小户了,该拆迁的拆迁,总之就是通过各种手段兼并土地。 这就是家族的恐怖之处,他们的财富和实力之所以不同于暴发户,是因为他们经过了多代人累积,那么独龙岗这三个地主老爷,在当地就比县爷还牛逼,他们的统治深入人心。因为大家都知道,铁打的乡贤流水的官,中央空降的县老爷三年就离开了,但这些个土著,他们世世代代在这个塘子里做大,于是就叫坐塘鱼。 当年高方平在江州,都还没火力全开,就弄的仿佛要变天似的,举国都在震惊围观。就因为高方平那时的敌人是这一群人。 其实在这个体制下,高方平当时在江州是有些扛不住他们的。 结果那些庄主们自己出昏招,放弃了他们手里的那些庄户,全部解雇了。扬言让高方平去解决那几十万人的吃饭问题,结果被高方平从别处弄来了粮食,一股脑把那些人聘用为国企工人。于是那些庄主员外们这才歇菜的。 没有了人他们就什么也不是了。整个江州的人都被高方平垄断了,于是后续他们种地都请不到人,得来求高方平“劳务派遣”。那当然就是另外的价格了,以当年的卖身契条件的话,他们手里的土地就不会再长出粮食来了。 那么这只是类似祝家庄的情况,若是换在拥有丹书铁卷的柴家庄、他们是一起跟随大宋成长的,是什么个状况,高方平就真的不好分析了,只有等到时候去亲眼看看才知道了。 见高方平仰着脑袋yy了起来,燕青追问道:“相公,计将安出?” 高方平回神道:“你立刻回山寨,既然难以阻止,那就不阻止。太久不打仗,狂人就不舒服,总要让他们发泄一下的。调兵遣将的策略是:他们最终会死于祝家庄。所以让那个胖子,把但凡不可转化的狠人派出去。其实此番乃是柴进阴了所有人,但是不重要,我会把不服宋江的那些人在祝家庄一锅端了,那么往后,梁山的声音会趋向于统一,如今你们山寨资产和家底都不少了,所以诏安的事宜也该提上日程了。” 燕青觉得他已经不可救药了,他惦记的竟是咱们山寨的资产和财富积累?但是无奈现在的天下,造反没有前途,随着日子越来越好过,最近来投奔山寨的人越来越少,已经基本没有逃户了,但凡来的不用问,都是那些犯了案子被通缉的人。 大魔王的龌蹉用心是很显然的,他把梁山当做一个粪坑,乃是蓄水池理论,不想把这些狠人通缉犯弄的满天下到处转悠,于是他默认竖立起了“梁山聚义厅”,给了这些亡命天涯的人一个梦想之地。 最终经过“河流“,这类人汇集在了梁山这片沼泽地带,等候着王师一次性“破获大宋所有的挤压案件”。 燕青和那个宋胖子不同,那些许多虽然是狠人,但也有人情的一面,长久以来作为“战友”,一起喝酒吃肉也是有感情的。 燕青不知道那群人的最终命运会如何。于是试着道:“相公……将来除了那典型的几个头子外,不要牵连过广可以吗?” 高方平摇头道:“必须清算。其他问题有得谈,但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大宋政策:命案永不消案是有道理的。但凡做过豪强,践踏过他人性命的,这群人肯定拉清单。燕青,你和他们那些人不同,必须时刻做好划清界限的思想准备。你不是梁山的人、你是朝廷卧底,你是兵,他们是贼。当兵的一定要抓贼。你整天装逼,同情弱者,溺爱小孩。这份情怀不算错,然而是个蛋,那些个可怜小孩的爹,就是被你看做兄弟的那些人杀死的,娘就是被那些人祸害的,于是就有了孤儿,就有了悲剧。这些情况永远不会被杜绝,所以需要一代又一代兵的追着这些人清缴,对于军人,同情并不是良心,杀贼才是你懂吗?” 每次遇到大魔王,燕青脑袋都会有些迷糊,想了许久道:“那些人,他们许多都已经安定了下来,成了家,有了孩子。” “不行。放下了屠刀仍旧不是佛,我大魔王不是佛祖,没那么多的慈悲泛滥。”高方平嘿嘿笑道。

上一篇   第895章 一别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