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萝莉来报案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章 小萝莉来报案

高方平继续在府里闲逛。鸟已经被老爹没收了,所以只有拿着扇子装-逼。 远处有几个美貌丫鬟在对衙内指指点点,评头论足,高方平发现后,便展开折扇附庸风雅的扇几下。 那些丫鬟见他恢复了太岁造型,顿时鸟兽散,一个都没有剩下。看起来,她们都没有被衙内睡过。因为高衙内的嗜好古怪,专门喜欢市井里的有夫之妇。 忽然路遇一只小萝莉,高方平一把逮住她道:“小朵,我几岁了?” 小朵慌张的道:“我十三岁了。” 高方平给她后脑勺一掌道:“是问我,不是问你。” 小朵瀑布汗,少爷居然不知道他自己几岁,捂着肚子笑得要死:“衙内,您今年十六岁啦。” 但高方平还是觉得这具身体有点小,不太好用。想想,也不奇怪,古人的健身以及营养搭配,是不及现代的。所以只有十五岁的样子,应该还能再长呢。 “衙内爷……”小朵咬着嘴皮,有点郁闷的样子。 “有人欺负你吗,你报我的名号了吗?”高方平道。 小朵眼睛忽然红了起来,说道:“我的钱被偷走了,不知道是谁拿了。那是小朵进入高府伺候以来,积攒下来的工钱,小朵平时都舍不得花,现在被人偷走了,您能帮我报官吗,小朵不知道怎么报官。” 高方平道:“跟我念:我高方平就是官。” 小萝莉觉得他明显在吹牛,人家听说要东华门唱名后,才是官呢。 “你被偷了多少?”高方平好奇的道。 “123文钱,小朵总共有300多文钱。”她乖乖的答道,“当初俺娘说,鸡蛋别放在一个篮子里,所以小朵在墙角放了些,床头放了些,分三处,损失了一处。” “听着很不赖哦,加油,我看好你。”高方平说完就溜走,谁有空给她找一百文钱啊,哥是纨绔又不是捕快。 小朵流着泪,倒是也不敢揪着衙内,却仿佛小尾巴一样,不甘心的跟着。 “好吧,我要怎么做你才高兴?”高方平道:“实话告诉你,这种案子破不了,任何地方永远有这种人。以前我上大学的时候也遇过呢。” “小朵也知道找不回来了,损失惨重呐,那可够俺娘买好多米呢。衙内爷,能把剩余的钱交给您,帮我存着吗?小朵可以支付一定的保管费哦。”小萝莉也不知道大学是什么,想来比太学低一级吧, 高方平道:“可以。无需保管费,相反我给你利钱。一百钱存我这里一年,产生五文钱利息,你觉得怎么样?” 小朵兴奋的道:“这么说来小朵赚够五十贯钱,存衙内这里,俺娘就可以不缺米饭吃了?” 高方平嘿嘿笑道:“是的,幸福是不是很简单?” “是啊是啊。”小丫头一跳一跳的拍手叫好。随即却无比泄气的道:“可衙内不要保管费不是亏死了,这样的人一多,您就完了。” 高方平神秘的道:“你错了,这样的人一多我就发了。如果天下人都存钱给我,我会比官家还有钱。你去下面散步消息,让大家都来存钱给我,有额外奖励哦。拉拢一个存户,奖励现金五文,另根据存钱数额,每存一百钱奖励一文,你觉得怎么样?” “那样小朵很快就可以把损失的一百多钱弥补。”小朵又拍手叫好。 “赚钱是不是很简单?”高方平笑道。 “恩恩。”小朵一直躲在后面的小手这才伸出来,递给高方平一个罐子。 “这是什么?”高方平愕然。 “酱油,这几日,经常听衙内说要去打酱油,小朵已经替您给打好了。” “小妹妹告诉哥哥,酱油哪里打的吆?” …… 陆谦受奸臣老爹的委派已经出发了。书上说好像富安也去了。 不过现在富安没有消失,带着众狗腿子,跟着高衙内在街上欺行霸市。原因无他,高方平警告过他离陆谦远些,所以持有高殿帅密令的陆谦来找的时候,富安十分奸猾的以屁股上的伤口推脱了。 人贵在分寸,富安适可而止的小心思,无形当中救了他一命,否则他小子有几条命够林冲挑的? 当时在张家时候高方平说是在思考,其实在考虑要不要杀陆谦,怎么杀。 不过当时的时机不对,徐宁还不忠心,陆谦武艺也不差,在场的兵都是陆谦带的。所以很难一击而杀,那么最多就只可以把他交给开封府,但禁军的死亡虽然是陆谦用计,却很难指正。如此一来,和无比狠辣阴险的陆谦撕破了脸却没有除掉,睡不着啊。 当时高方平无奈的忍住了,杀陆谦者必须是林冲。这样也算是对林冲的事有个交代,算是他报仇了一部分,气也就容易消了。 相国寺里也没有鲁智深了,那家伙应该追随着林冲的脚步上路,会暗中照顾林冲。 高方平对鲁智深不算感冒,不想抓也不想害,由他去吧,那家伙不坏,原是小种相公麾下的人,也算是在铁军之中为国效过力,算是汉家儿郎的精髓了,关于他的命运以后慢慢理顺就好。 “衙内在想什么呢,快看,那小娘子好标致,马上就要走不见了?”富安推推高方平。 “在哪?” 高方平顺着他的指向看去,愣了愣,一个清丽单薄的背影刚巧的转过了街口。难以想象,不看正面,却有人的背影能给高方平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那真的很奇怪,明显和她的气质修养有关,只有深入了骨髓的东西才叫气质,才会于举手投足的不经意间,显露出与众不同来。 那个背影给高方平的印象是清丽高雅,那么她的骨子里,应该也就是这样的元素。 “赶紧的,追上去瞧瞧。”高方平一挥手道,“前军,左右,中军后卫,上。” 展开无敌阵型,还没有开始冲锋就把整个街市吓得鸡飞狗跳。 “花花太岁发疯了!”比城管来了还夸张,街市上瞬间就乱了。 “算了,咱们低调一些,慢慢走过去。” 对此高方平很无语,下令散了阵型,用扇子遮掩着脸,低着头前行。 富安等人别提多郁闷,这辈子就没遭遇过这样的“耻辱”,只能跟着衙内如同过街老鼠一般的离开。 “衙内今天是否要吃豆子?”路过一个摊子的时候,美貌小娘子笑吟吟的问道。 高方平用折扇敲敲富安的脑袋道:“去买豆子。” 富安昂首挺胸的走过去,哗啦一甩手,六文钱扔在摊子上,拿了一包豆子就走开,一副优越感浓厚的模样。 “……”美貌小娘子非常无语,哪里见过下人比主人还大方的,人家高衙内也只用两文钱买豆子,这厮居然用六文钱买? “噗嗤。” 一声清雅的笑声传来,只见早先的那个清丽女人在街口,看着富安买豆一幕发笑。 随即,女子扭头对身边的一个英俊贵气的公子爷笑道:“夫君瞧见了?仆比主阔,有趣有趣,这都可以写一篇了。” “娘子,笑笑便也罢了,无需为那种无知小太岁耗费才华,须知才会用尽,钱也会用光。”贵公子注视着高方平冷笑了起来。 清丽雅致的女人思考顷刻道:“也是。” 如此一来,已经对高衙内买豆这一事件酝酿出来的一首词,干脆就不说出来,由它烂在心中好了。 见高方平一边吃着豆,带人朝这边而来,清丽女人露出洁白的牙齿微笑道:“夫君你瞧,他朝咱们寻来了。” “哼,此等玩物丧志的小儿,要是看到娘子不来凑热闹,才是怪哉了。”贵公子说道。 清丽女人转身道,“咱们走吧,不见也罢。少惹是非。” “我倒想见见这杀才。”贵公子随手一摇,展开了手里折扇,这个动作可比高衙内潇洒太多了。 来到了近处,高方平一挥手道:“围起来,让本衙内观赏。” 贵公子不禁大怒,觉得他小子脑子坏了,却也暂时忍住,好生看着此太岁冷笑。 然而富安和以往不同了,才带着狗腿上前,看清楚贵公子的腰牌的时候,神色大变的退了回来,低着头道:“衙内咱们走。” “靠!又没有让你做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本公子观赏美人,你们站在官家的土地上乘凉,哪不对了?” 高方平当然知道肯定出事了,遇到了不能惹的人,却为了保留面子扔两句场面话出去,马上却又很赖皮的凑近低声道:“什么来头,哪路神仙?” “当今赵相公的三子,赵明诚。”富安缩着脑袋低声道。 “额好吧,刚刚的话当做我没说,赶紧的,撤退。”高方平非常赖皮的样子,缩着脖子转身就走。 赵相公当然就是赵相爷,老蔡罢相后,这小子的老爹既相了。 “且慢!”赵明诚却是不给面子的出声留步,打算看花花太岁的笑话。 “也是也是。”身边的清丽女人帮腔笑道:“衙内不忙走,其实你说的有道理,爱美之心人人有,你不观赏,相反是对李清照的不尊,既然出口了,不妨留下观赏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