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把他们吊起来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0章 把他们吊起来

那群贩枣子的“商人”急忙起身朝这边凑过来,说着“请大人刀下留情,让他给点钱就好”云云。 “算了,杀人没什么意思,但你的酒,被本官依照大宋律没收了。” 高方平一脚把白胜踢翻,挥手道:“兄弟们抢酒啊!” @#¥ 白胜和吴用晁盖一群人见到这局面,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个时代酒乃是奢侈品,好不容易弄了两桶好酒来,就这么的被狗官给“没收”,妈的这和明目张胆的抢劫有什么区别? “狗官你不得好死!原本不想杀人!但有机会定要杀了这等害国害民的狗官!”晁盖以及阮氏兄弟这些村霸咬牙切齿的想着。 杨志已经被梁府护卫们挤到后面去了,酒都抢不到,于是和林冲等人面面相视了起来,一个劲的说如何是好。 林冲不为所动的握紧刀柄。意思是大人的决定往回不了,你我别喝,做好禁戒就可。 意外的是,小萝莉梁红玉竟然也混在了抢酒的行列之中,一边抢一边道:“留点给我家衙内,别抢光了!”说着,她便耍赖的扑在其中一桶上保护着。 于是那些护卫只敢抢另外一桶。 小萝莉不动声色,把高方平偷偷给的一包蒙汗药,神不知鬼不觉的散在了她的这一桶中。 “这位大人,请了。”书生模样的吴用走了过来抱拳道。 高方平这次照样土匪,喝道:“检查这几混混有没违禁品,查到就没收!” 于是如同城管一般,喝饱了美酒的一群土匪护卫冲过去,把晁盖一伙人的一车枣子掀翻,一边检查,一边大吃。 枣子不违禁,却可以入药,也是补品,所以是很贵的。 如此看得吴用晁盖一群人无比的心疼,晁盖的面部肌肉一跳一跳的,像是快要忍不住的样子。 “狗官狗官!” 他们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却也放心了些,还有机会的,这么贪这么蠢的狗官一定会放错的。到时候必须把此狗官挖心才解恨。 “呵呵,既是大人喜欢钱财,何不把剩余的那桶酒卖予我等,在鬼地方真是热死人,又买不到酒水解渴,我等可以出平时三倍的价钱如何?”吴用又心生诡计的道。 “这样的说?”高方平摸着下巴。 见这狗官这么贪财,吴用和晁盖相视了一眼,脸色略微的松了松。 “好,你们喝完了一桶,剩下的那桶是钱知道不,卖给这些人。”高方平道。 “狗官!这种钱都要贪图!”这次是梁府的护卫们在心里破口大骂,却敢怒不敢言。 已经被喝光了一桶,于是晁盖等人便急急忙忙的朝着剩余的那桶酒围了过去。 梁红玉依旧整个的扑在上面,吴用便道:“娃娃,你家大人已经卖了酒,现在是我们的了。” 晁盖和吴用不禁面面相视了起来,想不到这群小傻-逼居然也这么贪,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人? 在牛皋也收了吴用递来的两个大银两之后,小萝莉也早就完成了任务,这才让开了。 “呵呵,酒是咱们的了,奇货可居啊奇货可居。”吴用摇头晃脑的引经据典,“在这鸟都没有的黄泥岗上,这个天气,这两桶酒可是天价了,诸位,有想从我手里再买酒的吗?” 索超、以及没喝够的梁府的护卫们舔舔嘴皮,羡慕的要死。 “哇!真好喝啊,解渴解暑,爽啊!” 在故意做戏的晁盖几人开始显摆,每人都用飘享受着美酒。喝个不亦乐乎。 索超恨死高方平了,好端端的酒,就因为这小子贪财给卖了。他舔着干裂的嘴皮,羡慕的看着晁盖等人喝酒,想死的心都有了。 注意到索超等人这个表情,晁盖等人就喝得越发兴奋,真是美酒啊。 燕青扭开头不想看了,她知道晁盖他们这次栽了,遇到个狗过踢一脚的高大人,这群土匪想不死也难了。 “咦?” 正高兴的吴用等人觉得头晕了起来,双眼出现了幻影? 随即就栽倒在了地上。 白胜看到这状况知道是出事了,当即一个飞身跳起来,造型像是铁掌水上漂。 “能跳多高!” 大胡子关胜很粗鲁的捏住白胜的脚,拖下来就砸地上。 噗噗---- 就如同摔猪肉一般,提着脚砸了几下,白胜就不会动了。 “请教大人,这是怎么回事?”索超对这个局面觉得很奇怪。 “不解释。”高方平道,“先把这些人扒光吊起来。” 于是,昏迷的吴用等人全部被绑着,吊在了树上。 地上散落着很多他们身上搜出来的道具,诸如刀子和蒙汗药。 见到这些人居然带着蒙汗药,索超等人也觉得事不寻常,手心暗暗有些冷汗。 虽觉得仅仅凭借蒙汗药就把人拿了有点不对,但原则上来,索超也是个流氓而不是清官,本着安全第一、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他有把这些人做掉的打算。只是他是武将,没权利决定皇帝子民生死,这是铁律。 高方平是文官,哪怕官位低下,真查到了那是可以依照律法办事的,所以只能等着高方平下令。 “燕小乙,知道我的厉害了吗?”高方平嘿嘿笑道,“你以为你不提醒我,我就会栽?” 燕青扭开头,不想理会他。 “要不是你专门召唤梁红玉,有保护贾晓红的动作,我连你也吊起来。”高方平道。 “这些贼人如何办理?”杨志握着刀柄提醒。 高方平道:“先吊着,傍晚凉下来再说。” …… 黄昏终于来临,有那么两个时辰,晁盖等人也醒了。 当他们醒来,发现自己一方被扒光掉在树上,蒙汗药等等道具放在地上,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人,不知何故把我等吊起来?”吴用眼睛转了转说道。 “因为你们想害我。”高方平拿着鞭子乱抽,把这些家伙抽得鬼哭狼嚎。 “此谬论也。”公孙胜的卖相总体还是能谈得上仙风道骨的。 “公孙道长请了,那你来说道说道。”高方平道。 听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号,公孙胜脸色大变,鬼鬼祟祟的样子盯着晁盖吴用等等一干人,寻思者:到底是谁在出卖贫道? “说啊公孙胜,你说的有道理我就放了你们。”高方平道。 “大人明见,我等只是携带了蒙汗药而已,那不能说明什么,主要是用来抓野兽用的。”公孙胜狡辩道,“所以,我等罪不至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狗官你要敢犯浑!老子们做鬼也不放过你!” 然后,这些个反贼顿时纷纷破口大骂了起来。 高方平眨了眨眼道:“叫什么,蒙汗药的确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老子也还没有杀你们不是?” 额。 吴用等人面面相视一番,觉得自己们落入了下乘,于是冷静了些。 高方平看向白胜道:“小子你认识这些人吗?还是你真的只是路过卖酒?” 吴用等人顿时不怀好意的盯着白胜。 “?”白胜被他们凶狠的目光盯着,迟疑了起来。 高方平一挥手道:“此贼走私酒卖,被本官抓了个现形,依大宋律拖下去斩了。至于其他的几个等老子再想想。” 噌---- 杨志的宝刀出鞘,还没有斩杀,白胜吓得哭喊起来:“大人饶命啊,有话好说。” “说个毛,除非有立功表现,否则依照律法斩了。”高方平道。 “小人若举报贼人是否能活命?”白胜颤抖着说道。 听到这句,吴用等人气得双眼发黑,恨不得马上把白胜给灭口了。可惜做不到。 “若有立功表现当然可以商量。”高方平看着他。 于是白胜为了保命,一五一十的把晁盖等人给卖了个干净,关于夺取生辰纲的策划,白胜说乃是公孙胜主谋,吴用献计云云。 晁盖气得想吐血,破口大骂道:“卑鄙小人没有骨气!若有机会!老子把你碎尸万段!” “然而,我等根本不认识此等违法小人,不可听信他的一面之词。”吴用急忙说道。 高方平看着白胜道:“我觉得这个书生说的有道理,妈的老子又不是昏官,没证据总不能听你一面之词就信了吧?” “哈哈哈,大人英明!”晁盖等人顿时笑了起来。 高方平注意观察白胜的脸色,见他目光闪烁,像是有隐情? 高方平当机立断,挥手道:“贼人的话不可信,依照大宋律已经可以斩他了,把他拖林子里去斩了。”大声说完,又凑近杨志低声道:“别真杀,打晕即可。” 杨志微微一愣,随即抱拳道:“明白。” 然后白胜嚎叫着,被拖着去后面树林,转眼就没了他的声音。 吴用等人不禁吓得元神出窍,觉得这狗官太狠了,算好白胜被杀了。一直觉得这小子贼头贼脑的,是个没骨气的人,今天总算验证出来了。 然后大家看见杨志冷着脸,一边用布擦着宝刀上的血迹出来了。 “大人不若放过我等吧?我等真的只是贩货路过黄泥岗,绝无歹意,家人可还等着咱们回去相聚呢,一但我等消失了,家人可都会去县衙报案,追查了下来,大人恐怕也会不好交代?”书生模样的吴用说道。

上一篇   第89章 黄泥岗

下一篇   第91章 把他们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