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赵宋政治的成功和悲哀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02章 赵宋政治的成功和悲哀

这里不是高方平治下,还牵连的其他官僚的猫腻,在政治动弹,风尖浪口的现在,高方平不想动作过大了,所以原本经由祝彪的事,应该把整个祝家拉下马,一举打掉这个黑帮。不过拿下了最坏的祝彪后,高方平也就没有继续往下,到此为止。 高方平当众提声道:“各位,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在大宋这个方圆内,有一套王法在,这是有原因的。王法他必须存在,不是李家的法,就是赵家的法,或者是刘家的法。不论如何世界就这样,总会有一部王法存在。在历史的岁月中,在以往大多数时候许多人心中没王法,肆意妄为,践踏各种规则,这是事实上存在的。但王法他也始终是存在的,也始终有一些人在努力维持法度。虽然这群人无法面面俱到,无法完美,无法真的辐射到天下每个角落。但他们一直都在前进,从未放弃过。拿下了祝彪,我不保证就此独龙岗变为世外桃源、变为人间仙境。但这是我的一个态度,这次微不足道的执政我意在警告某些人,吃相不要太难看,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天下他的真会变,以往你们如鱼得水的那套,往后会显得越来越力不从心。我不要求立竿见影,但我要你们三家、尤其祝家的老爷们知道,越往后作死了越会死。因为这事上,我就是那个在努力前进的人,王的天下,王土之上,不把王法当回事的死了真没毛病。” 吃瓜群众们觉得似乎有点搞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独龙岗的春天要来了? 但高方平只是个相爷,这个巡回大法官路过这里,打掉一个老虎后就会离开,那就还是父母官的天下,鉴于此,祝家其他主流人物还在,所以现在并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欢呼,敢响应高方平的演讲。 但总体上,他们信任这个以往如雷贯耳的高方平,在这里他真的已经表明了态度和往后方向,大家觉得不说立竿见影,兴许日子会慢慢好转一些倒是真的。 高方平未必真实小肚鸡肠的人,严格解释的话,祝彪是生是死的高方平不怎么关心,不会说因为他说了老子几句坏话就干掉他。那不是高方平的作为,而是他祝彪的作为。 只是说在高方平的立场而言,要一定程度上把王法触角延伸到这里,一定程度取得民心、让这些老百姓信任官府,那么必须要有人祭旗。这就是政治。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个世界上,你总得杀掉一些人去取悦另外一些人,这就是丛林法则。譬如梁山的上任老板王伦,林冲去投奔的时候、他让林冲去杀掉一个不相关的人,当做投名状取悦我王老板。 现在高方平杀掉祝彪,来取悦这些吃瓜众。其实大家都是没节操的一群刽子手,只是立场不同,实力不同,道德制高点不同。 要真正解放这近万个农奴般的人,那就必须杀掉三家人。否则就像现在,不把祝家杀绝,这群农奴就不敢大声欢呼。讲道理的话,若是把地主的命留下来,有谁敢去分他们的田地?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们的统治是根深蒂固的。就是分了田也没人敢去种。说难听点就是,巡回大法官高方平一离开,只要祝家的人没死绝,田自然而然又回到了祝家的手里去,还变本加厉。 所以打土豪分田地的套路,理论上是绕不开杀人的。在大宋,高方平杀不了那么多的人,于是便只有走另外的路线了。 这就是高方平只杀了最狠最典型的祝彪的原因。并且在这里强调了法度。暂时只能这样,不洗牌的话,能用三十至五十年时间,逐步缓和这类矛盾,就算是最英明神武的政府了。 祝彪真的已经死了。 高方平以私藏弩箭伤人、危害公共安全、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理由,鉴于其毫无认罪态度,顽固不化,又无功名之身护体。于是这次算是公审公判,高方平当场判处祝彪死刑,立即执行。 咔嚓一下就拖出来砍了,血飙了老高。 大家觉得这很震撼,有的人不明觉厉,有的人在呕吐,有的人在震惊,而有的人在窃喜。 譬如李应和扈三娘,她们很乐意见到祝彪这头霸天虎被干掉的,否则作为汽车人的她们是没法正常在独龙岗开车的。 李应也不是什么好鸟,他只是个比祝彪低调的帮派头子而已,并且更阴险。所以也被高方平抓了。 李应的罪名是勾结梁山贼寇,泄露独龙岗军事联防情报,且配合梁山军安排卧底,最终引发了独龙岗数百贫民死亡的血案。 这是有证据的,当场就被揭发出来了。因为那些在独龙岗的卧底已经被捉了,不但那些卧底,还梁山的那些俘虏的举报,又配合他们李家庄内一些人提供的消息。 所以在人情上李应和李家老太爷没祝彪可恨,但是他们的罪比祝彪可就大多了。于是除了霸天虎,这两汽车人也被判了死刑。 大家便晕了,实在是不剥离出来大家都不知道啊,李家竟是比祝家还罪大? 总体上大家对高方平很绝望。他根本不是救星,妈的这才叫出了狼群,又进了虎穴。人家正常套路是打败了梁山后,一起入寨大醉三日,然后满栽着三家给的贿赂,高高兴兴的离开,从此结下善缘。 然后大魔王的打开方式不同,不但害死了此番出征的梁山主要头领,还把祝彪啊李应之类的人,一起给顺手害死了几个。 解除了戒严了,让吃瓜群众各自回去安顿的时候,扈三娘看高方平的眼神很幽怨,感觉很受伤。这人是个大魔王,他并不是怀春少女所盼望的那个打败恶龙的白马骑士。他是个无差别攻击的大流氓。这样的人他颜值在高,也让人接受不能。 这么想着,虽然扈家没人被干掉,她却狠狠一跺脚跑开,表示不理你了。 郓州这任都监姓张,也不知道他是谁亲戚,总之他来了后扯了半天犊子,高方平也没能听明白他在说他是谁的亲戚。大抵就是三大爹家的姨丈的二姨扯了一通。 所以他也被高方平砍了。 没那份口才就别扯犊子,直来直去的认错或许有转圜。可惜张都监除了扯犊子外,他觉得他没多大问题,他说那些祝家私造的兵器不关他的事,他没批准过。 高方平已经没心思去查他平时怎么帮祝家维稳、收了祝家多少贿赂的事。杀他只有一个理由,他作为一个军人放了大错,但他觉得没错,来见高方平的第一时间不是告罪,而是扯他是谁亲戚的问题。 所以就被一刀砍死了。 杀独龙岗的民,高方平还必须理由充分,否则影响不好。祝彪他们再坏也算民,高方平不方便乱来。但是对于朝廷的军官,在梁山反贼来势汹汹,祝彪的求援信送去后,他什么也不做,致使独龙岗死了几百庄户。于是不需要其他理由,就被砍翻了。 当然了,高方平并没节操,杀张都监的真正理由还是政治。 既然打掉了祝彪李应等帮派头子,但留下了其他人,那么就还需要震慑。要当着他们的面,把帮派的保护伞也干掉,进一步让这里的老百姓信任官府的决心,同时也是进一步打击三家的老爷们,让他们低调,官员不是说不会死。 张都监在独龙岗被处决,那当然代表死因和独龙岗的事有关。于是这就表示高方平政府的一个态度和风向。那么下一任都监上任的时候会多个心眼,是不是真的还能收独龙岗的钱? 如果下任都监收的少了,或者直接不敢收他们的钱了。当然就代表独龙岗老爷们的保护伞在弱化或消失。于是呢,独龙岗苦人日子就会慢慢好转一些。 天下就这回事。不是说下任保护伞一定会是清官,只说张都监在独龙岗被砍死了后,下一任只要不是脑残,就算还敢收独龙岗的钱,他大概率也会说“你们给我悠着些,吃相别太难看,事情捅大了是真会死人的”。 于是大家都收敛一下的情况下,这里老百姓的负担会轻些,也就能继续拉扯着过了。 高方平最想的事,就是把这些土皇帝手里的田买过来捏在政府手里。可惜政府暂时拿不出这么多的财政,然后这些土豪什么也不喜欢,就喜欢田,就是要死死的捏在手里。不想轻易卖。 历史上的北宋末年,矛盾大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于是初期颇有明君范的赵佶也犯浑了,成立了西城所。 西城所的职责是从祝彪们的手里把田抢回朝廷手里去,让赵家来平衡矛盾。 这个政策出发点并没有毛病,只是说委托错了人。那时的大宋没有王安石范仲淹给赵佶用。于是启用了一傻逼太监来执掌西城所。太监当然咬不动整个天下的霸天虎们,天地良心,换高方平上,也未必能短时间把田从这些人手里抢回来再分给大头百姓。 于是呢,西城所最大的作用就是加剧了矛盾,他咬不动天下的祝彪们,却又要完成皇帝交给的任务和指标,于是西城所就再去抢平民,把大头百姓手里那已经少的可怜的田地抢了来,交给了赵佶。然后维稳,掩盖消息。 赵佶是个大昏君,完全不知道西城所干了什么,只知道他们圆满完成了任务。于是表扬“朕看好你哦”。 这其实就是北宋亡国的原因,大家没有家园,没有地了,没有了归属感,金兵南下时候,许多人都没有保卫家园的心思了。 最蛋疼的在于,纵使北宋末年的蔡京政府放了这么多丧心病狂的错误,大宋仍有一群萌萌哒的老百姓愿意效忠赵家,愿意相信赵家。那时候北方沦陷了,然而南方自带饭盒勤王的人照样多如牛毛。于是赵家的变态子弟们再次组成南宋政府,在如诗如画的杭州继续醉生梦死。 竟是把女真强盗都给熬死了,吏治民生腐败到了极限,南方的大头百姓们仍旧认可赵家。这真不是他们维稳维的好,而是赵宋政治当中的和士大夫共天下,导致了影响力强大的文人始终在凝聚百姓。所以南宋政治的成功实际上是孔儒的成功。 无奈后来的蒙古蛮子实在太凶,愣是把汉娃推倒在地了。 所以宋朝是个逗比又奇葩的时代,诸如小方力这么萌的大头百姓是非常多的。高方平愿意保护这些人。 保护这些人最终的办法就是,从祝彪这些人的手里把田拿回来。买的话钱不够,人家也不想卖。抢的话,暂时没那个土壤和环境。于是就是两难。 其实此番出兵独龙岗,高方平想过故意延迟一些,等梁山攻破独龙岗把人杀光了后,高方平黄雀在后,白吃黑干掉梁山军,那么独龙岗的财富、田地,就真的成为官府的了。 可惜的在于独龙岗虽然有恶势力,但也有近九千个小方力。 于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此番进兵独龙岗不算最好结果,却是经过平衡和考虑后的最和谐结果,暂时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