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你以为本相没带过兵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05章 你以为本相没带过兵

扈三娘最是气不过高方平了,他凭啥不待见本美女。 这丫头总觉得她对高方平有救命之恩,然而高方平偏偏没心没肺的不提这事,不优待扈家。于是扈三娘便闯入了祝家,打算来见高方平理论一番,却是得到了高方平已经上路离开了的消息。 “算你跑的快,本娘子打算上汴京找你理论去。”扈三娘念头很不通达。 又询问了一下,高方平离开后,之所以还留下了两千军士在这里,乃是处理后续事件,深挖独龙岗上的一些不平事,顺便稽查有没有隐藏在册通缉犯等等。 这是很有可能的,这些大户人家的庄子里,最喜欢隐藏这类人了。尤其是祝家,他们为了维持在独龙岗的统治,让其余两家称臣,当然要笼络一群狠人打人,于是从各处收罗“英雄好汉”就是祝家维持了百年的传统。 其中各种人都有,有退役的军官,也有专门吃教头饭的武师。但其中肯定也有别处做了案子,然后来独龙岗混了户口,隐姓埋名的通缉犯。目下深挖的,就是这部分人…… 高方平正昼夜兼程的赶往沧州。 进沧州并不在高方平的计划当中,但临时听闻柴家庄被血洗,高方平也吓得跳起来,一边在心理对刘法破口大骂,一边就赶去处理了。 现在高方平也理解了张叔夜当年的心情,总之作为一个高层,听闻自己的嫡系属下弄了些大新闻出来,是肯定会暴跳如雷的。 然而这真的是高方平的锅,刘法就这德行,启用他之前就必须想好后果,这家伙以前被冷藏那是有原因的。无奈此番的事件,当时高方平认为,除刘法之外其他人未必可以胜任。 结果他胜任过头,竟是把柴家庄给血洗了。文报上说是:一千三百人被当做叛乱处决了。 于是高方平派小牛皋带八百里加紧先一步进沧州:解除刘法指挥权,软禁。等候高方平进沧州调查他是否有执法过度。 妈的他们以为大魔王奔放就会理解这个作为,那他们就错了。大魔王当年排队枪毙五千人,那有非常深刻的政治原因在背后,大魔王是政客,然而刘法他们并不是。 然后当年排队枪毙了的那群是军。但是现在被刘法剿灭的这些理论上是民。那个地方是民宅,而不是敌军的军营。 不论古代还是现代,杀军和杀民永远是不同的性质。杀军那叫歼灭,但是杀民那真的屠杀…… 山民和逃户的性质在古代一直不好定论,建制派觉得这群人没担当,温和派觉得这群人只是要吃饭而已。 不论如何,山民和逃户一般情况下是会躲着官府,躲着官军的。 但是沧州表示不服,当地厢军被圈禁、知州王洪波被限制行动后,整个沧州并没有乱,而是附近无数的山民逃户眼巴巴的聚集在了城门处,等着他们的青天。 是的听说柴家庄被血洗、当地腐败公务系统基本被解散的第一时间,沧州城之外万人空巷,恐怕聚集了近一万五人,全是灰头土脸的山民逃户,有孩子,有妇女,有残废,有老人。 他们以前显然在躲柴家。现在他们听闻高青天要进沧州了,于是就全部打鸡血了,来这里等着。 时至今日的高方平虽然说是大魔王,但是名声那是真有的,害怕大魔王的人真不是老百姓,而是另外的一群。 这就是声望。仅仅一个高方平下令剿灭柴家,即将进沧州的消息,就有一万多逃户愿意来这里冒险等着见高方平喊冤。 这个阵仗让刘法处理不了,前期扬言是高方平要进沧州,那是把大魔王的名声抬出来打算镇住民间,让他们不要多想不要乱,却是好事传千里,一瞬间就仿佛民变似的,弄来万人堵了城门。 也真不能把他们抓了或者赶走,于是刘法只得不待见,下令紧急宵禁,关闭了城门,躲在城内做乌龟。 紧跟就是刘法也栽了,小牛皋一来就把刘法给软禁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此一来,小牛皋一出门就会被百姓们用烂鸡蛋扔,于是牛皋觉得这次恐怕办理了一个假的案子…… 高方平以为刘法弄出了一个少见的大屠杀。不过还是属于想多啦。 事实上进沧州的时候,看到一万多人举着血泪控诉的时候,也就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沧州在大宋算边远地区,一般发配沧州的人都是罪名较重的一群。紧急进驻沧州调查以后,发现沧州基本已经算无政府状态,差人和守军基本都是腐的。 牢城是个形同虚设的存在,里面并没有几个人。 找来所有的档案记录,对号入座的查询囚犯的去向,也就不难发现,这些原本应该在牢城的犯人,实际上在柴家庄做打手狗腿子。 地方官府基本处于失效,柴家才是这里的土皇帝。于是高方平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区区沧州竟然有这么多的逃户。这没毛病,换高方平是百姓,也绝对不想在几千个原本应该做坐牢、实际却是这里地下军队的城里生活。 区区独龙岗上的一个祝家,都有近千的“私家军队”,家财万贯。仅仅几代人存储的粮草就价值百万贯以上,其他的财富令算。 那是在他们需要看官府脸色的情况下。那么柴家这种开国权贵,拥有太祖丹书铁卷。这里几乎就是他们家的了。那该有多大的体量? 是的独龙岗虽然相对独立,但是他们也是要对官府上税,要大肆贿赂官员的。但在这里柴家不需要,他们自治免税免役,这是宪章。 于是相当于整个沧州主要地区都是他柴家的,那么普通的农人庄户生产者,也就不需要在集中在柴家庄内了,而是分散在外面。至于在柴家庄内的,基本全是“私家军队”了。拥有近两千人之众。 所以刘法喊着官军巡查,带军入内的时候警告说军事行动,不关事的平民不要出门、在屋里维持投降动作等待排查。但事实上柴家庄之内束手就擒的人并不多。 他们喊着这是柴家领地,官府没有在柴家庄的治权口号,就和刘法部交战了,并且装备精良,那是真真实实的军队。而实际上呢,这个交战行为是柴进都未必能控制的。因为狗急跳墙,以那些狠人的身份和罪名,一但官军敢越过柴家的牌坊进入盘查,就没有转圜了。 于是发生伤亡之后,就自动升级为了军事平乱行动。 算好刘法部乃是大宋的精锐之一,拥有仅次于永乐军的装备,素质过硬。换其他军队来的话兴许会跪在柴家庄。 这就是柴进有恃无恐的原因。在以往他还真是安全的,不会轻易出事,若非突然性的突袭,他柴家除了几层的保护之后,还有最后的根据地梁山可以撤退。梁山的初形,几乎就是柴进资助出来的。 现在大堂里,刘法跪在地上道:“卑职无能,辜负了相爷的期望,以极大的代价,牺牲近九百军士才打下了柴家庄,请相爷责罚。” 高方平想了想道:“本相看了,战术执行上并没有明显的错误,若换韩世忠来此,的确会有更取巧的打法,然而你就是你,我不会要求你去做其他人,每一只部队,根据主将的不同,都会有其不同的风格和灵魂。不论如何打赢了,没怯场,就是保一方平安,就是为朝廷尽忠。此番作战牺牲者皆是大宋烈士,除固有的抚恤程序外,宣抚司会有额外的追加抚恤。” “谢高相认可。”许多军头这才松口气的模样。 表扬过后,转眼高方平就破口大骂了起来:“然而刘法你个龟孙棒槌,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曾经被强势冷藏是有原因的,脑洞一开就杀杀杀杀,主要人物中一个活口都没有,我原想着拿了柴进和其骨干审问,顺便带京里去作为人证办些事,结果你只是把他们的脑壳交来给我?脑壳难道会开口,你让我怎么调查?” 刘法扯犊子道:“根本无需调查,这就是一群狠人,抵抗官军就是死罪,已经造反了。当时的情况就是两军交战,不容迟疑。” 高方平起身下去给他脑壳上一掌道:“现在你还说个蛋,妈的人都被你砍光了。你以为本相没打过战,没带过兵?没处理过紧急事件?” 高方平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看我像个会被你忽悠的棒槌吗?” 刘法头盔都被打掉了,于是不敢扯犊子了,低着头。 高方平哼了一声,又转身上坐道:“算好你还知道脸红。我又不是那群文绉绉的穷酸书生会被你忽悠。柴进什么尿性我比你清楚,他和我一样不会身先士卒,所以当你有机会接触他的时候,理论上已经控场。既然控制住了局面当然可以不杀。然而那个时候已经杀红眼了,你就犯浑了,皆因你部下死伤超过了你的精神阀值,于是你就只有一种思维:剁了他。是不是这样?” 当时的确是这样的,然而现在这群狂人已经冷静下来了。为此还被牛皋请去喝茶了,于是全部低着头。

上一篇   第904章 强势开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