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boss级的库房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06章 boss级的库房

小牛皋出列举报道:“相公,小子我脑袋不大灵光,但也认真的走访调查了,刘法将军的军中还有些言论,听说最后的局面是,禁军攻入了最后内院,柴进身边只有十几个心腹了,他们也举着免死牌跪地投降了,还有个汴京腔调浓厚的文士也说是愿意戴罪立功,举报一些人和事。结果……刘法将军往自己脸上撸了一刀,说他们是假投降,于是就射成刺猬了。” 刘法和其麾下的几个将领头皮发麻,大为尴尬,恨死这个大智若愚的小牛皋了。 这么一来高方平都下不来台了,尴尬的摆手道:“道听途说,那些是丧心病狂的贼人,顽抗到底,于是被就地正法了。” 刘法等人顿时媚笑了起来,口称“相爷英明”。否则啊,柴家是有免死牌的人,柴进举着丹书铁卷跪地投降了,但仍旧被干掉,传了出去当然是很大的问题。 然而小牛皋脑子真不太灵光,固执的道:“可末将不会撒谎的,我了解的消息就是这样的。” “胡说八道,柴进那厮平时嚣张跋扈,鱼肉乡里,好日子到头了无法接受,便顽抗到底,怎有投降的道理?”高方平瞎掰道。 “可我没调查出您说的这个结果来。”小牛皋仍旧这么说了之后,于是就被吊起来围观了。 这是高方平恼火的地方。小牛皋说的肯定是真的,以柴进的尿性他真会举着免死牌投降的,以便周旋豁免,或等待梁山的救援。那就是他的后路之一,有后路的人不会随便犯浑。 然而刘法是个狠人,就和他历史上屠城的作为一样,看着那些跟着他从死人堆走出来兵娃子却在阴沟里翻船后,那是真会杀红了眼就犯浑的,于是当时分明有郑居中方面的联络人也跟着投降了,结果老刘一犯浑就一起砍了。 都不用去猜,刘法知道那个时候不砍死,柴进就变为一个政治工具,会如同那个柴继辉一样的关在刑部好吃好在,再也不会死。 是的一但官僚接手之后柴进基本就很难死了,作为突击队指挥官的刘法,唯一的一个击杀柴进的机会就是战场。这就是他往自己脸上撸一刀说对方乃是假投降的原因。 于是重要的线索人物,等待审问的人,现在却变为了几颗脑壳放在高方平的桌子上。 高方平还必须给他擦屁股,否则这是高方平批准的行动,捅了出来天虽然不至于塌,却很不好。譬如将来带志愿军入朝作战必须有刘法这种将令在,然而现在不保他,他很大概率会因政治原因脑袋搬家,至少也是无法带兵了。 高方平叹息一声,走下来指着刘法的鼻子道:“这次就算了。但你最好给老子记清楚,你首先是国朝军人,然后才是你那些兄弟的长者。人当然会有情绪、会有感情,但国朝军人的准则必须高于个人感情。否则再有下次,你就不要带兵了,给老子滚回皇城司去,接受梁师成那人妖的调教。” “哦。”刘法尴尬的应着。 “还不滚你们还等着领赏啊?”高方平呵斥道。 这些个将军们大跌眼镜,他们是真的等着领赏的,然而没赏赐,还因刘老大犯浑过头被骂了一顿,果然冲动是魔鬼,不能乱来啊…… 关于柴家的财富是个秘密。纵使现在攻破了柴家庄也是个秘密。 因主要头子们都被刘法给杀了,留下来的少数人只是一群小屁孩、什么也不懂只会哭泣的妇女什么的。 高方平始终认为狡兔三窑,柴进这样的boss级人物,他们柴家的财富不会全部在这柴家庄里。 这个事件发生之后,大宋的武侠小说家们应该就有发挥的题材了,会写个什么柴氏宝藏的藏宝图之类的出来,然后引发江湖上的血雨腥风什么的。 那么柴家庄库房里有什么呢? 进去的时候高方平吓了一跳,存放在这里的金、银、珠子、铜币、绢帛、包括这个时代的奢侈品之一的蜀锦,堆放的实在太多。 “刘法。” “末将在。”光着屁股裸奔的刘法站在身边。 这是高方平要求的,进来这里就和进大宋的金库一样,必须是裸1体,当然高方平例外。大魔王喜欢搞特殊,不喜欢随便裸奔。一个相爷这么干不是身先士卒,是有伤风化。 高方平默默看着这里的金山银山道:“你估计运走这些东西,需要多少时日?” 刘法最早以前在西军也干过军需后勤工作,于是老司机的模样看了一下道:“目测下来,若组成纲运,在工部支持下水陆兼运的话,一年应该就差不多了。” 高方平微微点头,刘法没夸张。 因为东西就有这么多。这里不是柴继辉那个支系,而是柴家的祖业。 从陈桥让位开始,以老赵那喜欢装逼的尿性,是不会动柴家资产的,相反还会再给一笔安抚,所以从大宋建国开始,以柴家曾经做皇帝的底子,就是很厚的。 其后漫长岁月中,跟随着大宋土地兼并的政策东风,柴家的家业别说他们是土皇帝有免死牌了、就算他们只是普通的士绅富商,也会在这种气候下,伴随着大宋一起无限壮大,展开惊人的财富爆发。 这些事上施耐庵在《水浒》中并没有太夸张,这些个老牌“家族”,在大宋那极其严重的土地资本兼并的开放政策下,经过五代乃至十几代人的累积后,是真夸张的。仅仅一个祝家庄积累的粮草,都可以让梁山眼红,还不含其它金银等重资产。 所以根据这里的情况,这个库房中的物资,以现在大宋的运力,那本就紧张的纲运,真要年为单位才能运完。因为这几乎是整个沧州百年以来的民生积累。 想到仅仅因为“高青天进沧州”这个噱头,城外那些原本会躲着官府的几万逃户聚集的场面,高方平的感觉很不好。 难怪北方当时的形势很不好,诸如田虎部这样的流寇有很大土壤。一切都是逼出来,有时候不做逃户就是待宰羔羊,因为大宋的政策,有柴家牌坊的地方、政府也不能保护他们了,相反政府都要被保护。 然而做了逃户也是待宰的羔羊,需要面临大自然的蹂躏,然后逃户也有逃户的地下经济圈,逃户不能见官,不能进城进入官市,就会组成自己的黑市,那么山民逃户的手里往往会有许多珍贵山货,却不能获得官市的价格,只能廉价卖。 所以这个市场很容易就会被柴家这种体量的家族控制。 于是在朝廷层面上,沧州的财政一直非常差劲,列为了落后地区。其实并非沧州没有生产力,只是说这部分生产力被土皇帝节流了。这基本就是他的王国。 北方走私盐一直非常严重,被强势整顿过后,大名府周边好了许多,但辐射不到的沧州,想都不用想,肯定也是被柴家垄断的。因为柴家已经亲手制造出了最好的私盐土壤:逃户。 在这个时代,其实逃户最需要的不是生存口粮也不是药品,总之就是命贱,活满三十岁对于他们就算圆满,于是三十岁前的人类很少有药品需求,所以逃户最缺的其实是盐。 盐是成本非常低的东西,只因官府专营,在蔡京政府的政策下被抽取了重税。即便是重税人们也需要。 但是作为逃户,这个群体失去了从官府买盐的资格。于是他们只能在黑市和柴家的打手们交易,以更高的代价,用他们手里的珍贵山货皮草什么的,换取价值非常低的食盐。 大抵上柴家这近百年因家风不正,就是这么经营的。 这些不是高方平的推测,而是实事求是的在整倒了柴家后,连续的走访调查,结合沧州官市,结合沧州知州王洪波的说辞,结合城外无数苦人逃户的说辞,整理出来的证据和案情逻辑。 有道是墙倒众人推,换一般官僚进沧州,当然没人敢举报敢喊冤。但素来以雷霆手段著称的高方平、进沧州前就派外系军队血洗了沧州最大的黑帮据点,既然人都基本杀了,民风就彻底转变了。 大家看到了高方平做事的决心后,就等于广开了言路,群体性的举报,提供消息、喊冤、诉苦就正式开始了。 这其中有许多人在胡说八道,有许多是“过度呻吟”。但也有不少符合逻辑的真实案情。 真要整理完,接受每个人的控诉,把刑部迁移到这里来三年也理不清楚。 因为实在太多幺蛾子了。这类一个地方官府全腐败,抓空整个官场、中央直接派团队空降接管,花费几年才理顺的案件,就算一千年后的文明社会也有过。所以在这个近似蛮荒的古代,发生的只会更深刻更粗暴。 这些细则,高方平也暂时顾不上了,只是连夜看着整理出来的文报,恼火之下就把整个桌子给掀翻了,“去信京城,找吏部办手续,把常维临时借调宣抚司,让他来,让他来给我把这里的事理顺了。” 梁姐顺毛摸摸他的脑壳,让他别急。 除了恼火这些粗暴又简单的案情外,高方平再次恼火刘法。 老刘这个刽子手直接把人砍了,让老子的许多大案突破口几乎都消失了。 日间在那犹如连营一般的府库中,高方平发现了许多的金银和绢帛很像是贡品,典型的东京高端货。 于是高方平怀疑,往年朝廷一次又一次押送往辽国上交的岁币纲被劫持,很大可能就有柴进的身影在其中。 要做这些事需要胆识,柴进有。还需要班底,柴进也有。他结识招聘这么多的通缉犯狠人,总不能一直白养着,当然要做事才符合逻辑。而做这种业务,显然是那些狠人最适合。 然而这些就真的只是高方平的推测了,毕竟线索已经断了,人被刘法给干掉了。 否则劫持政府的纲运,一定是有内幕消息的,那么本来可以由此揪出一大群出卖消息的各种腐败官员和军官来的。 可惜现在抓瞎了,柴进和那些有收藏癖的怪人不同,柴家庄子内并没有找到比较集中的书信类的东西。也兴许被他收藏在其他地方的柴氏宝藏中。 于是现在只有瞎忙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