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拖油瓶岳飞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09章 拖油瓶岳飞

这一耽搁,返程的时候已经是六月末。 此番没有军队护送高方平,除了固有的虎头营外,护送高方平的是五万逃户大军。 一起行走在山民队伍里的梁师成,总觉得心口薄凉薄凉的,逃户是违法的代名词,甚至在梁师成看来是和匪徒一样的性质,这种与贼共舞的行径,让老梁觉得安全没保障,始终如履薄冰。 事实上太监想多了,除了草根外加困难一些,这些人其实非常护老梁的,一路把老梁伺候的好好的。因为他们在绝望之际,又忽然看到了曙光和生机,愿意努力一把。这皆因沧州来了个高方平。 唯一不好的就是苦,六月的雨就象白池草原上萧合达部面对的箭雨,几万泥腿子始终在泥泞中困难前进,算是饥寒交迫。 人数众多,又参差不齐,饥寒交迫的时候什么幺蛾子都会出,一般情况下这场面会非常乱。但那有个前提是无领袖。 不过现在有高方平这个大精神恐怖份子、洗脑狂人随队就一切不是问题。经过仿佛几次洗脑演讲、高方平又在这群草根泥腿子群中,挑选了个丫头作为典型、竖立为“雷锋”般的存在,加以强势宣传后,提倡相互帮扶,所有人为了梦想就都有了主心骨,一个带动一个。于是这也相当于一个传销群体了。 这么一来,目下的这个草根队伍竟是比那些精锐系的军队还有士气、还守规矩。 全部人对高方平惊为天人,大魔王厉害了,他天生就是个领袖,大宋除了范仲淹外,只有高方平有能力带领着这样的草根群体不乱、又充满了斗志。 “起来,不愿意甘做农奴的人们,把我们的血汗和精力,用去铸就那条梦想里的天路,建立属于自己的家园……” 大魔王还胡乱改编了一首歌,忽悠大家一起唱,唱着唱着就唱到了大名府。 这趟是真的苦,因失去了临时宣抚使头衔,这一路上,解决这些人的吃饭问题就是一大困难。因为高方平就失去了调集地方官府资源的权利了,也失去了民政权,仍旧只能行军一样的带着他们风餐露宿。 原因是这样的队伍等于流民,在古代,这样聚集和迁移肯定是敏感的、非法的。纵使有高方平带队、没军队来追缴,但也不可能得到地方官府的帮助。仅仅路过,都能影响到那些县城的民生,吓得收摊的收摊,关城门的关城门。 加之大雨泥泞造成的运输补给困难,所以沿途这一路,依靠大名府裴炎成方面运出来的粮食“施粥”,才坚持到了大名府。 大名府体量大,驻军充足,加之裴炎成处理这方面事宜的经验也算丰富,于是这只队伍,暂时在大名府停留修整。不能进城,但在特定聚集区设立施粥点,卫生检疫点等等民政措施。 在大名府期间,恰好又遇到裴炎成装逼。目下他正在大雨中,在校场上集中了许多人,进行颁奖仪式。 高方平好奇也去观看了。见到老裴把很俗气的大红花,佩戴在了丫头阿宝胸前。 汗,就是那个岳阿宝。 当初小高进兵西夏,遇到的那“最后一个守军”,其后她找高方平走后门,为她的族人争取到了随迁大名府的机会。于是从太岳改姓岳后,就来大名府生活了。 记得当时的高方平给的政策是需要劳动改造,二年左右时间能入籍。不过那不是一个铁标准。阿宝的族人差不多有八百多的样子,其中三百多表现好的,至今只是一年多的时间,现在就被裴炎成正式授予入大名府户籍的仪式了,正式收纳进入汉籍。 阿宝虽然有个族群但她是孤儿,又是丫头,她说她可以做活,然而来到了大名府谁管她说什么,乃是当时还在大名府的王德旺,点名把阿宝捉去少年军学堂的,不允许一个丫头在外闲逛学坏了。 于是阿宝就成为了一个小军人,还是标兵。 阿宝之所以有这个待遇,还是因为王德旺看人下单。阿宝虽然是外来人,但毕竟是高方平亲自送来的人,于是在少年军名额和资源珍贵的形势下,王德旺仍旧把阿宝送进去了。 然后,将来想做将军的阿宝就选择在战斗部学习。 其他人依靠工作生活,阿宝主要依靠奖学金。然后她有时间就会在学校食堂打点零工什么的,也没人说她。 除此外作为一个姐姐,她居然带着一个拖油瓶弟弟? 高方平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赶去阿宝家偷看,也是醉了。不知道阿宝在什么地方遇到的一个小屁孩,被她收了一个干弟弟,那小屁孩还有一母亲,然后因为阿宝人脉好,便在少年学堂的食堂,帮那小屁孩的母亲谋取了一个份工作煮饭。 有意思的在于,那个阿宝“收养”的小屁孩并不能进入少年军学习,不过他很努力,每到阿宝在少年学堂校场练武的时候,那个戴着破旧瓜皮小帽的小孩便在操场围栏外,一边看一边学,跟着打打拳啊,或者拿着一条棍子模仿长枪杀敌,那小子还会自己配音,哈哈或哈的叫个不停。 听说有时候,小屁孩会被少年军的保安后脑勺一掌赶走,但大多数时候也没人管他,他又没有进去。 听说阿宝回家后会把少年军学习到的文化课,交给那个小孩。 现在雨后初晴了,高方平来阿宝家里家访的时候,正巧见到院子里一个小男孩跪在地上。其实阿宝和他年纪相仿,只稍微大一点点。 不过她却以姐姐身份拿着一条棍子道:“岳飞,姐姐我要在你背脊上刺字啦,刺上忠君爱国四字,免得你忘记了。” “听姐姐吩咐。”小男孩如此说道。 “可我忘记这四字中的两个怎么写了,我记得我教过你的,你会写吗?”岳阿宝相反问道。 岳飞点头答道:“回姐姐话,我会写的,你以前教过我,我就不会忘记了。” “那好,你写在地上,然后我照葫芦画瓢,刺你背脊上。”阿宝说道。 戴着瓜皮帽的小岳飞就在院子地上写了这四个字,竟然还写很比较工整? 高方平没来阻止,因为听闻阿宝叫这小屁孩岳飞的时候,高方平就昏死在院子外面了…… 在大名府适当修整两日,便和刘正夫童贯等人回合,一起乘船直达汴京,到此算是正式完全了对辽出使任务。 关于岳飞诡异出现在大名府的事,高方平也不知道,那是真岳飞还是假岳飞?但是这也不是十分的重要,高方平的政策,或者说少年军的存在,就是为了地球不因谁而转。少年军的使命不是等待一个岳飞,而是培养千千万万个的岳飞出来。 高方平当时亲眼目睹了那蛋疼的孩子闹剧,但最终也没有干涉,不论是真岳飞还是假岳飞,她们的际遇,就让她们去自然而然的展开好了。 然后高方平离开之前,特批岳飞进入少年军编制。做这件事,高方平也不知道是为了那小子的勤学刻苦呢,还是为了他叫岳飞,兴许都有。 关于那五万打算跟高方平进成都建设自己家园的流民,高方平没带来京城。因为这个时候若带来,虽有一定的政治利益,却也敏感,等于半个逼宫行为。等于把赵佶架在火上烤。 很显然作为赵家子孙,赵佶很害怕面对柴家问题。那么这事上,以赵佶的尿性会选择逃避,最好就这么躲过去,一个都不提。但若高方平带着柴进弄出来的后遗症五万流民进京的话,就等于逼皇帝做出决策,那对高方平的政治声望有利,却等于和赵佶的半次正面刚。 政治就这德行,有些事闷头做了就可以,不方便拿出来说。这就是高方平把那几万流民暂时留在北1京,让裴炎成代为管理的缘故。 还有一个用意,高方平并不是忽悠,是真的看中了那群人,要带他们进成都建设新的家园。所以这口“梦想的气”不能松。于是在高方平看来,目下汴京的民风并不是太好,带了他们进汴京,让他们见了这个奢靡的花花世界,又受到一些不太有利于建设的风气影响,那么往后的队伍就会难带些。 所以这也是高方平捂盖子维稳的手段。要说呢,这也算是对那些流民权利的一种践踏,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欺瞒。 然而高方平并不在意,没节操就没节操了,现在的高方平是个战士,唯一的使命是赢得战争。即将面临从成都把那条天路修出来,这就是打仗。于是高方平当然也会像种师道或格兰特将军那类流氓一样,以前线思维主导,强势牺牲掉一些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