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把他们放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1章 把他们放了

高方平背着手走来走去的在犹豫,不是装逼,而是吴用说的是真的。 这时代人口还没有爆炸,人员结构相对很简单,官府虽然懦弱不敢去绞凶悍的土匪,但也多数还是负责的,人员那就是税费,有人消失或者被杀,是真会严查的。对于大宋的地方官来说,老百姓不哗变,杀人案子少,就是最大的政绩。 理论上说,高方平真想快刀斩乱麻的把这些贼人做了,免去后患。 不过理由不足的时候杀那么多人,不是个小问题,或许林冲关胜等人都不会同意,特别索超以及梁府的护卫那可不是自己人,这等于被梁中书抓住了把柄。 这时代敢稀里哗啦杀人的不是官员,而是打家劫舍的山贼,以及那些不是官员的牢头小吏。 《水浒》之所以是名著,不是因为故事情节好,老施也真不是在宣扬那些个好汉,而是揭露了当时的社会背景和现象。 大宋的反贼土匪真有那么多,真有那么狠,胆子真有那么大。类似董超薛霸那样的牢头小吏也真有那么黑。类似孙二娘那样的人也真真实实的存在于世。 真的,除了被蔡京乱政导致老百姓水深火热外,其实大宋官府胆子虽小,总体还是负责的,或许没有明初那么廉洁奉公锐意进取,但真和施耐庵在书中描述的也出入不大。作为地位不低的公务员杀个人需要患得患失跑路的,这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可不多见。因为那真会被父母官揪着一查到底。 自汉朝后,这些现象就伴随着整个汉人的王朝岁月。最腐败黑暗的恰好不是官,而是贼和吏。而这个现象在大宋也最明显,因为大宋的官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胆子相对较小,较懦弱无能,所以就反面助长了吏和贼的滋生,让他们胆子更壮,形成两个极端。 高方平走来走去的思索了许久,这些人只是“意图”,从技术上说就这么干掉他们,今日今时的地位到不是害怕谁个县令来查,而是一但落下乱杀的昏官名声,代价太重,对往后的计划负面影响太多。诸如梁红英这一大群人,她们可不是富安,真不会喜欢跟着一个魔王。 “把他们放了!”想定后,高方平不犹豫的下令。 燕青林冲等人这才略微的松了一口气,很明显,他们可真不想跟着高方平胡乱杀人。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杨志。”高方平道。 “末将在。”杨志抱拳道。 “以携带蒙汗药为由,狠狠的打。”高方平道。 梁红玉含着指头道:“大人,蒙汗药可不是违禁品,听说那是猎户以及伤科大夫生存的工具呢。” “额好吧。就以……老子看他们不顺眼为理由,杀威棒伺候!”高方平道。 林冲尴尬的道:“大人又弄错了,您这不叫杀威棒,只有公堂升堂、代天执行的那才叫杀威棒,礼节不可废。” “靠……总之你们拿着棍子给我上,揍他们个狮子滚绣球,妈的富安不在就是不方便,废话忒多,打几个地痞要什么理由?”高方平大叫道。 富安的确没有跟来,留在大名府帮助小梁维持保护费的业务。 “喂喂有话好说,狗官你……” 吴用等人被吊着、慌张的呼喊还没展开,就被一群如狼似虎的人冲上来乱打,比公堂里的杀威棒也不遑多让。转眼就打得鬼哭狼嚎。 片刻之后,他们身上的汗比血还多,皮开肉绽的样子,筋疲力尽,声音也小了。 “看什么!你在村里不信会比我温柔,咱们之间无非是大流氓和小流氓,谁也别说谁,只讲谁的拳头大就行。作为流氓就要打人,不服气就去你家郓1城县告状,就说我高方平在黄泥岗殴打你们。” 见吴用晁盖等人仇恨的看着自己,高方平也堂而皇之的大骂了起来。 “狗官……流氓……土匪……” 阮氏兄弟几人实在很受伤,恶狠狠的在心里这么想着。 书生吴用虚弱的样子道:“大人……结束了吗?可以放我等回去和家人团聚了吗?” “你等老子想想还有没有借口收拾你们。”高方平继续走来走去的。 “对了,我没收了白胜的酒卖给他们,他们付钱了没有?”高方平停下脚步道。 牛皋这孩子不喜欢诬陷别人,于是从怀里掏出两个大银两显摆道:“付过了。” “好,让他们滚,别让老子在黄泥岗上在看见他们!”高方平下令。 于是,就看着晁盖吴用一行六人,一瘸一拐的带着枣子离开了黄泥岗。 之后高方平凑近杨志低声道:“带上没死的那人,快些离开黄泥岗。” 杨志低声迟疑道:“放过他们真的好?” “问题不大,他们还有用处。”高方平道…… 举着火把开始走夜路了。 高方平不但穿着盔甲,连头盔也戴着,因为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贼人来? 运气不好,还真碰上了这些人贼人。专门叫上索超,把燕青也拐了跟来,就是为了防止意外情况。 其实不找李成借用驻泊司的禁军,实在是因为大宋的军队口碑太坏了,面对强敌的时候,那些家伙多半就瞬间就跑路了。 大宋就有这么蛋疼,有军令在身的军队也会跑光。 甩甩头,高方平骑在马上皱了一下眉头,早先派人在河1北地上散步江南百万贯大钱纲的消息,不知道会有多少用? 晁盖他们这个时候还不成气候,主要是村霸地痞身份而已,在这里出现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前往京畿路谋夺大钱纲?如果他们就这几个人几条枪,难说就不敢远行去抢大钱纲。 必须找点理由让他们去京畿路谋夺大钱纲才行。 高方平是这么认为的…… “衙内专门找借口把他们吊起来打伤,真是因为不顺眼吗?”梁红玉缩在高方平怀里道,“小玉觉得此举太拉仇恨,既然不杀,这样得罪亡命徒不划算。” 高方平点头道:“是有点不划算。不过我们押送巨款,他们是贼人啊。所以要摧毁他们短期内的战斗力。把他们打伤了,至少我们进孟州前他们没有战斗力,我想过就这样把他们掉在树上,但这样光身吊一晚上,明日他们就被蚊虫吸成干尸。现在这些人还不能死。” “恩恩,衙内仁慈,小玉真为姐姐高兴,遇到了您。”小家伙乖乖的说完就打个哈欠在高方平怀里睡觉…… 下了黄泥岗接近凌晨了,一直前行,二更天之际才到达一个县城外围。 和城头的军士吵了一架,他们也不敢开城门,于是就在县城的旁边扎营。 县城晚上是不可能开城门的,高方平和他们吵架的原因,主要是把他们的瞌睡吵醒,这样一来他们就会在城头上站岗,相当于车队的免费保镖。 于是就可以很安全的在城墙边上休息。 叫杨志把白胜提了过来,按倒在地报以一顿老拳。 白胜这家伙没多少骨气,书上书他被吊打一顿就卖了晁盖等人,实际上也差不多呢。 “求求大人别打了,您有话就问,小的知无不言。”白胜实在扛不住了求饶道。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早前我问你可有证据的时候,你目光闪烁,像有隐情,从实招来,我不但放过你,还给你一笔钱隐姓埋名,否则你知道的,你当场卖了晁盖,回去后肯定就变一具尸体了。” “小的招了。”白胜恶狠狠的道,“晁保正其实还有点良心、有点义气……但是他的手下们都心狠手辣,我所知道的人,被他们已经杀了三人了。” “可有证据?”高方平眯起眼睛道。 “已经被他们毁尸灭迹了。”白胜摊手道。 “没有尸体就没有命案,妈的你耍我啊?”高方平不禁大怒。 “但小人知道晁盖家里有大笔官银。”白胜语出惊人,“他不过是草民而已,拥有官银本身已经是罪,而超过几万贯的财富就算不知道来源,也是死罪了。” 此点是真的,有大批官银的话在卢俊义身上不算罪,但在一个地痞村长身上,那是可以不需要其他理由就斩了的。 “细细说来。”高方平舔舔嘴皮,既然有钱又有借口,那当然就可以用另外的手法收拾他们了。 想了想,生辰纲梁中书那是每年都送给蔡京的,书中似乎也说,就因为往年丢失了生辰纲,才需要杨志这样的猛人来押送。 当然,年年送,不可能年年十万贯,梁中书送不出那么多。今年十万贯是因为今年是蔡京的六十大寿,意义特别大一些。 “原来如此,晁盖吴用他们还真是老司机了啊。”高方平喃喃道…… 黎明时,车队开进了县城内。 燕青留下来照顾贾氏、小萝莉、牛皋以及弟弟妹妹们。另外留下三十个梁府的亲卫让燕青指挥。他们带着梁中书的帖子,直接停留在县衙里等候。 高方平则带着林冲杨志关胜索超,以及二十个梁府亲卫,匆匆忙忙的用过早饭,便压着白胜,一人双骑,人人眼睛发亮的朝郓1城县急行军! 路不算近,不过对于一人双骑的配置来说不算难,但是对于高方平就苦了,屁股都被摩出血来……

下一篇   第92章 宋押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