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童贯险些肺气炸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10章 童贯险些肺气炸了

汴京之外如临大敌,很显然上四军的部署又有变动了。 这是因为听传言,大家以为高方平又开始装逼了,会带着五万没饭吃的流民进京。然而事实上他们想多了,高方平一行人,现在仅仅只有可怜的两百个虎头营卫士护送。虚惊了一场。 坐船即将入汴京的时候,看着这熟悉的地方,看着这里人那熟悉的面孔,但高方平却不知道,这片天是否还是那天? 出了郑居中这么一个国贼的时候,加之和他利益纠葛很深的道士目前大幅聚集在京城。所以理论上若换一般时期,高方平这个时候入京是存在危险的。 无奈还是只能冒险进入。所谓的富贵险中求,此番满载而归,进入了只要还没真的变天,高方平的政治声望和功绩,就站在巅峰了。其后只要进成都打赢了“天路战役”,就正式奠定高方平的政治王朝,成为有大宋以来、在也不能被否定的唯一政治神话。 所谓的傻人有傻福,汴京的安全底线正是在于高俅这么个和稀泥的存在。赵佶是个傻子,却有傻福,他把京师的安全基本交在了高俅的手里。以高俅不作为、安全第一装逼的风格,目下基本主持三衙工作。 所以呢,上四军的风气就是和稀泥不作为。收钱他们敢,但是这些没有作为的军系,但凡稍微有点敏感的问题,但凡有点危险的事一出现,以他们的尿性,就直接关闭军营请病假了。 这就是不做不错的好处,繁复低效的官僚系统做起好事来慢到极限,与此同时,做起坏事来也慢到了极限。这是双刃剑,这也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的缘故。 假使蔡卞郑居中等人是高方平似的人,汴京系的军队也类似高方平调教出来的那些精锐的话,这个时候打死高方平,也不会在没有嫡系军马铺垫的情况下进京的。 此番最大的问题在于敌在枢密院。有许多人是不明真相的,而高方平就算是常委,也无权进行天下的军事部署。否则话若高方平要进京,至少会在外面拖延到河东问题解决,强令史文恭部和种师道部开赴汴京附近,才会进京的。 “得罪高相了,现在京城乃是非常时期,末将迫不得已,必须登船检查。”一个河道巡检小军官在船下抱拳道。 高方平道:“谁下的命令,谁说的‘非常时期’?” 那个小军官笑道:“倒也没有额外命令,就是殿帅爷的交代,算是军队的内务整顿。” 高方平微微点头,什么也没说…… 因进城的时间较早,还是清晨。日子上也算是吉日,正巧赶上了赵佶坐朝。 这也不算大朝见,但赵佶来坐殿是相对少的,五日能有一次就不错了。听说最近皇帝踢球都少了些,会经常到神霄殿听金羽门客林灵素讲经论道,希望能悟得那不老之术。 赵佶的一大好处是虽然容易被忽悠,但他读书多,兴趣广泛,注意力就分散,就算被忽悠了,陷入程度也有限。 他今天画画,明日玩鸟,后日踢球,星期四读诗,星期五上朝,星期六放假,星期天和美女烧烤晚会,与此同时还记挂着去喂鱼,不让他的那些金鱼饿死了。 整个一日程排满了的纨绔子弟,那么日子好过的人,他对每一项事的依赖度是有限的。若是遇到了那种什么也不做,比较单一的宅男,那么他一但投入了什么,就很容易一门心思,容易陷入太深。 暂时还有各好处是,林灵素能皇城行走,却还不能上殿行走。因为除了有群腐儒说这是祖宗规矩外,蔡京张叔夜等人也支持这个论点。 正在坐殿,听着各种奏报昏昏欲睡的赵佶,忽然听人报:“陛下,高方平率领出使队伍已正式回归,目下在殿外等候。” 赵佶便来了精神道:“总算来了,这一出使就是半年,朕也想念他们了,快些宣召了进来,好教朕知道他们在辽国的所见所闻。” 然后便是风尘仆仆的一行人进来了。进来后一个比一个奸佞,谁都不落后,全都跪在地上把屁股翘的高高的表忠心,给赵佶见礼。 刘正夫和童贯恨死高方平了,寻思猪肉平太霸道了,占着你在前面,把屁股崛那么高,用你那屁股拦着老子们的脸,不叫官家见到老子们风尘仆仆的辛苦模样,也是没有谁了。 赵佶笑道:“众卿为我大宋出使谋利,皆辛苦了,这便平身入列。” 然后赵佶也不听其余的奏报了,便犹如好奇的吃瓜众一般要听高方平讲评书。所谓的评书,就是听高方平亲口说一些让人有兴趣的出使见闻。 高方平最喜欢演讲了,便抑扬顿挫的开始大说特说。 其实先别说辽国,老子们大宋基本上也是个讥讽型的朝廷。 这些家伙没心没肺的,听高方平险些被干掉的事没啥感觉,但听到辽国马贼猖獗,牧民日子困苦等等事后,全部打了鸡血一般的开始涌动了,一边嘲笑辽国蛮子落后的同时,他们一边大喊陛下英明神武,把咱们大宋带领得如此礼仪,如此先进云云。 期间,高方平把虐待少女等不怎么光彩的事按下不表,主要挑选些比较积极向上的好消息说了出来。 听闻到高方平竟是改写了澶渊之盟,从此不再劳民伤财的给辽国上贡岁币,只每年交付一个造价并不贵的热气球后,赵佶笑的前俯后仰的,大为高兴。 实在是大宋仍旧有恐辽症,或者也可以叫羡慕辽国肌肉。作为一个弱势习惯了的赵家乖孩子,赵佶无需听到收回领土,只需听到减少上贡辽国的岁币,就会觉得有面子,觉得高兴。 “启禀陛下。”高方平大言不惭的道:“总体上咱们大宋此番出使,是相当成功的,取得了非常不俗的利益成果。几经努力,咱们大宋已经正式在世界舞台政治上展露了头角。” 赵佶好奇的道:“小高卿家,快给朕说说,怎么个崭露头角?” 话说赵佶当然也最关心这事,他是宋国皇帝,所谓弱国无人权,他最喜欢听高方平讲述一些比较yy的消息了,犹如赵金奴听yy故事的那种感觉。 高方平道:“启禀陛下,皆因在您的英明领导下,前几年,骁勇善战的老童帅虽然敛走了些财……” 说到这里赵佶一阵尴尬。童贯则是险些肺气炸了,终于猪肉平又开始过河拆桥,要迫害武将了。 好在高方平这次是真的大脑短路说错了话,于是重新道:“其实臣失言了,臣的意思是说,前些年,骁勇善战的老童帅收复了青塘,那算是大宋一改懦弱可欺负的形象,算是初露锋芒。其后臣进兵西夏教夏贼做人后,咱们大宋旭日东升。打仗虽然不好,有许多汉娃流血死去了,但也就此,也营造出了我大宋敢打的有利形势,现在一些弱国都把咱们当做世界差人之一了,譬如此番高丽人就很仰慕大宋,他亲自持国书国礼拜访咱们,祈求我大宋对高丽援助。这便是高丽王王俣呈交陛下的国书,虽然还没有暂时谈妥合作援助,但他们的意向非常明显,这说起来呢,就是我大宋的国格。” 赵佶大喜,自来不爱看政务文书的他,却是决定要好好的看看高丽皇帝写来的国书,他觉得这更加yy。 国书呈交了上去,看后,赵佶就嘴巴笑歪了。 因为作为一个皇帝,在大宋这些年,除了大理国外,他真没接过这么礼貌的国书。包括哪些少民部落什么的进书给大宋,虽然是来骗取赏赐的,却也不会那么客气礼貌,至于吐蕃西夏这些流氓就更是盛气凌人了。 童贯也非常高兴,之前以为被高方平害了,然而后来高方平专门点名“老童帅收复青塘”的功绩,并且和他进兵西夏放在了差不多一样的高度,童贯也嘴巴笑歪了。 这些事他童贯自己不好提及,而实际上,他和王德旺他爹王厚在那边钻山打洞的欺负青塘大肆捞钱,其意义,也真的是完全不能和高方平在西夏大捷相提并论的。 看完国书,赵佶一高兴就犯浑了,当即下令道:“算他高丽有孝心,本着恩泽天下的心,朕赐高丽三十万银钱和绢帛。” 我@#¥ 高方平汇通其他吃瓜朝臣,一起也是醉了,觉着有这么花钱的吗?咱们以前给大辽国的也就这么多,不能轻易的让韩国棒子这么骗钱的说。 好在,做过户部掌柜的张叔夜也忍不住了,出列强势阻止道:“陛下,老臣认为不能这么容易就叫人蒙了,虽然大宋有责任恩泽天下万民,然而高丽国书只是礼貌,暂未达成什么实质性政策,不宜如此大方,我大宋现在虽然有了改观,但仍旧钱紧,仍旧有许多人没脱离温饱线。” 到底是财迷的赵佶,想了想便道:“那便听张相公的,等他们和我大宋签署了实质性协议后,在视情况给予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