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2章 道法天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12章 道法天下

“早期看起来蛮破烂的一个大宋,想不到现在一转眼,有了许多骄人成绩,实在是大猪肉平太优秀了。“ “是啊,对辽问题上高方平不费一兵一卒,却基本扭转了大宋地位。我是刚刚从辽国燕京回来的,时隔六年,这次去辽国时候很感慨,虽然我只是个小人物,但是那边的人看我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和嫉妒。我的马在客栈走丢了,原想遇到了马贼,损失大了,却是没想到,耽搁了几天后,辽国差人竟然把我的马给找回来了,还客套了一番。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以前他们别说找马,根本不会受理。” “是的形势一派大好,基本上在猪肉平的努力下,大宋即将登顶。我一亲戚常年往返水路,做高丽人的生意,这阵子形势不好,不敢做那边生意了,因为随时面临战火洗劫,遇到了女真人他们才不管是汉人是高丽人,统一都会抢劫杀人的。但现在高丽民间有传闻,打算找大宋求救,兴许大宋会出兵干预高丽形势,以便保护我亲戚那种生意人。” “这么说来大宋真的厉害了。” “可以的,虽然大抵上老子们水深火热,老子们的官府仍旧是一群狼。然而讲道理的话,的确是目下全世界最不烂的地方,能生存的。你要是出过国,你就会知道目下大宋户口的优越感不是吹的,且这个趋势正在加强。” “我顶我个大宋。” “然而咱们是马屎外面光,内部仍旧有许多的问题。只看现在道士那嚣张的形势,总感觉有些暴风雨在酝酿中。” “这点上你没说错。以我的经验看,道士迟早翘尾巴,现在已经有了一些苗头了。我有小道消息,目下城里还好些,但是在周边的一些地方,已经开始有道观干涉老百姓生活了,比官府还牛,他们开始对周边的民众下达规定:不许这样,不许那样。” “这么牛逼啊?难道官府不管?” “现在的这个局势下,政治正确是不惹道士。千道大会之后,神霄派尊者林灵素被封金羽门客,整个汴京几乎全是道士的香火了。” “老子们是民又不是官,为什么要讲政治正确呢?” “妈的你是傻子啊,我指的‘不惹道士’,正是官府不惹他们的意思。不信你去陈留县试试看,但凡你反应的问题只要沾染‘道士’两字,官府直接是不受理,大问题他们就维稳和稀泥,把事情化小。思维总是会膨胀的,官府的懦弱,助长了道士的气焰,有消息说,陈留县因有道观和居民征地,价格谈不拢而起了冲突,官府都已经在偏袒道士了有木有?然而道士相反聚集起来冲击官府,要是换普通平民你去试试看,冲击官府就是造反,把给你突突了。然而道士就不会,听说最终为了不把事情闹大,陈留县捂盖子了,县衙自己掏钱补偿了道士。是的这不符合逻辑,但这的确发生了这事。” “若是真的话,陈留县废了。” “不是陈留县废了,是开封府废了,大宋废了。你想啊,换你个愤青是县爷,你肯定也没有办法。为啥呢,因为县爷如果敢办了道士,首先收拾县爷的人就是开封府老藤。老藤他也没办法啊,这是礼部国策,皇城目下都在供奉着道士,你指望藤元芳那种老狐狸作为?所以结论是,根子在朝廷前三排!” “妈蛋原来最坏的人是高方平啊?!” “噗,我就喷了,就算猪肉平可恨,这事怎么也论不到他背锅吧?” “他不背锅谁背锅?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是苏州人所以我知道,当年的苏州摩尼教事件中,其实是高方平暗下指挥的,内幕我不清楚,大抵上就是他抬举了道士,撸了方腊。” “靠,原来是猪肉平又调皮了啊!” 道士的问题是越来越严重了,民间的许多论坛都在讨论着。 说实在的,玩论坛的一群算是最先开智的人,然而却是绝对的少数派。绝大多数的一群,现在仍旧信任道士大有人在,甚至跟随遵守道士习俗的也大有人在。 在报纸舆论大肆宣传道士的现在,已经有些先知先觉的奸商在行动。奸商们本身并不信道士,但为了赚钱,在大家让着道士,信任道士的现在,奸商们甚至搞出了“道士认证的修真食品”。 传言这种食品纯净没有俗气,可以帮助排除身体杂质。 为什么要排除身体杂质呢? 因为要筑基,就必须纯净。 至于为什么要筑基的问题,事实上也没几个人弄明白。 不过就算在后世的文明时代里,也曾经流行过各种气功不是。那真有不少星宿老仙号称在某时段往全国发功的,然后老仙们的信徒们在那个时间连大火的《济公传》都不看了,全都五心向天的在家里打坐,接收信号。 后世的气功影响最终有限,是因为那个年代已经进入了科技时代,单位里门房的座机电话、可以千里传音了,许多人不信任的一大块铁已经在天空飞行,那不是筋斗云那是飞机。然后还经历了轰轰烈烈的破四旧。 然而在大宋这个蛮荒时代,这些个星宿老仙的影响力,会呈现十倍乃是百倍放大。 所谓的“修真认证食品”只是初级阶段。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凡夫俗子吃的。等到经过道观考核后,那群被称为筑基了的人,原则上就算认证食品也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了,所以要想结丹,必须吃丹药。 丹药有些是道士炼出来的了。当然也有些是小作坊批量生产的“面团”,由道士包装一下贴上标签,再拿出来卖给核心信徒们。 那么在道士这么牛逼的现在,许多有办法的人所作的不是对抗道士,而是加入道士行列。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社会自来就是这样。人们改变不了环境的时候就改变自己,于是呢,现在比较流行的事就是加入“道籍”,由此开始,黑市上真的开始有“度牒”买卖了。 度牒严格来说是针对佛家的说法,但现在礼部把道士的指标也归为度牒,且因为财政的相对宽松,礼部尚书许将说了,将会持续扩大道士编制,以适应大宋新形势下民众的信仰需求。 所以现在佛家的度牒不值钱了,那虽然也能免役免税,然而和尚有戒律不能酒肉不能女色,叫出家。道士则没有,叫内家,叫自然。 与此同时,这个时候成为光头党还面临着道士的挤压,这个时候谁要花钱买个和尚指标就属于脑抽表现,会被道士列为异端。虽然道士处理异端暂时没有摩尼教那么奔放,不至于火刑烧死,不过目测也快了,因为人都是会膨胀的。 于是呢,现在道家度牒最值钱。礼部扩大了道士的审批后,不信道的人没事都想弄个道籍来嘚瑟一下。 道籍现在如同官位一样厉害了,免役免税。听说街面上的扒手只要有个道籍,就算偷东西被发现了,受害者都不敢声张。 普通人偷东西被抓到就撸进号子去黑打。然而有道籍的扒手,鉴于现在蛋疼的政治形势,差人都不管,最多弄进去做做样子后就给放了。这不是差人不作为,根子仍旧出在前排,因为现在的大宋,没有法办道士的政治土壤。为此被处理的差人是真有的,差人也要养家吃饭。 很显然,现在国法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被“道法”给架空了些。 许将借助千道大会的结果、借助国师林灵素目下得到的圣宠,对全国放话了:道士是弱势群体,要对他们关爱,有问题的教育为主。鉴于道家的思维风俗和一般人不同,需要给予理解。他们犯了罪的,原则上也不能用一般世俗化的目光去审视,要根据他们的思维和风俗,尽量的宽大处理。 所以短短的时间。大宋的“度牒期货”已经开始了。 历史上发生度牒期货这类事,那是因为徽宗皇帝缺钱,人一缺钱就什么幺蛾子都来。所以当时的度牒成为了“官本位”一环,那真是正式又合法的期货市场。 而现在皇帝虽然信道士,但毕竟小高帮皇帝弄了那么多钱后,赵佶不差这点钱了,于是就要些脸面。所以虽然礼部在逐步扩大道士的审批名额,却暂时还没有形成官市。交易度牒的只是黑市。 上述的这些消息,高方平暂时还没去落实调查,这是刚刚才下朝,路上遇到一个皇家秘书处“学士”,他报给高方平的。 “大总管,卑职总感觉现在气氛不对路,具体却又找不到问题在哪。您回来了,那么大家工作也就有了主心骨,不会在一团乱麻了。”这个资政殿学士拍马屁道。 “我有个屁的主心骨,这都还没进家门呢,就听闻了一团乱麻。” 高方平一边说的时候,见到一只大萝莉。她拿着个棒棒糖,背着一个非常大的书包在闲逛。她就是下学了也不会家的荣德帝姬。恩,现在她又长大了些,算个大萝莉了。 于是高方平暂时也不多说了,对那个学士道:“召集资政殿会议,让皇城司主要官员也列席,等着我去。现在我先去见帝姬。” 那个学士同志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