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皇后娘的怨念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13章 皇后娘的怨念

高方平走了过去。 见路被拦住了,赵金奴把棒棒糖放嘴巴里含着,双手叉腰,然后看着高方平。 “让我看看,你包那么大一个,都放着些什么?” 高方平把她的大书包拿过来打开,什么都有,一些是她的零食,玩具,大多数是各种书,还有各种圆规尺子什么的一堆。 “你会把道士赶出老家去的对吧?”荣德小家伙又把棒棒糖拿在了手里说道。 恰好遇到皇后娘出来捉荣德回家吃饭,见到后便过来给赵金奴脑壳一掌道:“没规矩,他是你师父,怎么说话的。好大的胆子,你师父他日理万机,竟然让他帮你拿书包。” 随着日渐成长,小萝莉越来越怕她老妈的虎威了。于是赶紧自己背着包,乖乖的口称“师父”。 “死丫头这都下学了你还在这边闲逛,想干什么?”皇后娘又问道。 “这边风景独好,我过来写生的,哇……” 她说不完被揪着耳朵拖着走,皇后道:“你分明想留去大晟府看三打白骨精,都看几次了。你真是越来越调皮了,快点回家写作业去。” 赵金奴一阵郁闷,只得跟着老妈回家吃饭去了。 然后皇后娘也让小高跟着一起走,边走边道:“叫相公见笑了。” 高方平摇手道:“娘娘,你的相公是蔡京。” 皇后娘道:“可是他已经老了,不理事了。现在的这个势头,算好你回来了。否则本宫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比当年范子夷办理的道士案,比你办理的张怀素案,那可要声势大的多。官家这人诸多毛病,耳根子软,听什么就是什么。他根本不知道为君者的表率。这分明已经被人利用了他的表率行为。” 高方平也皱了一下眉头。 来到了她的地盘上,都是心腹后,皇后娘胆子更大了,说道:“相公啊,现在本宫最担心的事不是道士的嚣张,人一得失总会嚣张的,你会我也会,这原本没什么毛病。但我这个做娘的却担心赵桓。依照你的理论,赵桓他已经到了叛逆期,性格有改观。这孩子其实对他父亲没太多想法,却就是护我。于是本着现在的混乱,本着我这个做娘的不喜欢道士,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渠道,邀约了几个和尚来,说准备和道士进行斗法。” 噗。 高方平一口茶喷了出来,还真是啊? 皇后娘担心的道:“但你知道的,这么做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现在老狐狸可多了,一个都不出头,蔡相公就是典型。” 高方平点头道:“我懂的,政治就是这样的,这个时间和道士作对,就是不给官家面子。其实就连我也暂时不想在殿上和林灵素正面刚,所以小王爷他这么做,得罪的不是道士,而是官家。” 皇后娘娘大大的点头道:“相公一语中的,这就是本宫担心的问题。官家虽然让大傻这个长子牧京了,却到现在也迟迟没有肯定太子位。其余皇子正在长大,各种皇子和他们的娘,都在各种乖巧的讨好着官家,甚至不少皇子妃子都在靠近道士,似乎想借助气候?我这个过气了的黄脸婆,现在连和官家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我便担心有变局。其中以郑贵妃系最让人担心。” 高方平微微点头,这个当口上当然会是郑家最出格。话说郑居中这么跳,也是为了将来他郑家的利益啊。 郑居中算是已经狗急跳墙了。很显然,别人有转圜,但他郑家和高方平没有转圜。当年江州通判被杀案件,高方平自始至终认定是郑居中干的,一直记在心里。其后他们导演出了软禁皇后的闹剧,让高方平投鼠忌器放过了郑居中。 但这些事并没有解决,以大魔王那瑕疵必报的口碑,要说得势后高方平会对郑家手软,连高方平自己都不信。所以想来呢,现在就是郑居中豁出去的一系列行为。 这才是郑居中故意勾结道士,在汴京这么嚣张的缘故。 说白了未必是郑居中真信道士、未必真的信蔡卞。郑居中的行为看起来,更像是他要故意惹毛太子一家,放纵出太子怒怼道士的事来。 若太子上殿怒怼道士,那就是一个政治信号,也等于太子怒怼东南系。那时候,势必让蔡卞他们也把打击赵桓一家列为政治目标。这个行为呢,就和顾大嫂坑害孙指挥使一样,叫逼上梁山,也叫拖下水。 因为来了这么一手后,蔡卞他们一系人就自动默认:要整倒赵桓,否则将来他登基后,老子们这群已经和他对立的人怎么自处。 那么由此开始,在大宋不说他们会谋反,但在明面上没有太子的现在,当然就很快会出现八仙过海,八王夺嫡的戏码。 “赵桓那小子就是叛逆,我说不准,他偏要反着来,气死人了,真想把他吊起来打死算了。”皇后娘又很生气的道。 高方平微笑道:“暂时来说天还塌不下来。小王爷的这个时期,我也经历过,这个时候越打他,他越逆反,总不能真的把他打死。于是呢只能以引导鼓励为主,表扬他,让他知道反对道士尊敬母亲是对的,但要注意方法。娘娘不是我说你,你对他们两小家伙又是拳打脚踢又是叫骂,逼急了,很容易让他们感觉和你是对立的。正确打开方式是让他们觉得你关心他们,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你支持他们的想法和道士斗,只是说,方式方法不对的时候,就可能影响到你这个做娘的。那么小王爷这么孝顺讲义气的人,就会听话了。其实我瞧着么,小王爷最听他妹妹的话,而不是您的话。” 皇后娘楞了楞,才道:“听相公一席话茅塞顿开,想来,前阵子本宫也是关心则乱,急了些。所以难免有点……粗暴了。因为我总担心着明日睡醒后,这个地方就变天了。就会出现一个官家封的真太子。” “不会的。”高方平道。 皇后娘道:“现在相公回来了,自然就不会了,不论如何立太子这么大的事,是绕不开宰臣的,官家总不至于不和你商量就决定。” 高方平微笑道:“并不是这个原因。真正原因是官家随和,赵桓毕竟是他的长子,不犯大错的情况下,官家一定不会有出格举动。” “虽然相公这么说了,然而哀家仍旧不放心。”皇后娘固执的道。 高方平起身见礼道:“不放心是正常的,纵使将来娘娘您成为一个老太婆的时候,你也不会放心你那坐在龙庭中的儿子,天下的娘都这样。不过现在多想无益,等着看形势吧,待我先去见过叔夜相公后,其他再谈。” 皇后娘也是聪明人,听他说不是要先回家,不是要见蔡京,也不是要去见官家,而是去见张叔夜,皇后娘就放心了,兴许很快会出现一些军事部署。 有这个动作就好,否则总让人心口薄凉薄凉的…… 高方平快步来到枢密院,门口两带刀护卫抱拳道:“见过高相……” 高方平被迫害妄想的打断道:“你们要是敢说他忙不见人,我就教你们做人。” 汗。 两个家伙道:“并不是,而是相公专门吩咐,见到您就把您捉进去他跟前。” “哦,有前途,我看好你们哦。” 高方平便拍拍他们的肩膀,带着梁姐混进去了。 此番并没有遇到郑居中。进入大堂后,见两鬓白发更多的张叔夜坐在上面看文件,高方平便开声道:“看起来相公效率太低,我介绍两骨骼惊奇的人给你用,否则你事必躬亲,累死了你,也看不完天下的军报,你并不知道军队里的幺蛾子出在什么地方。” 张叔夜想给他一飞刀,他来的第一话竟是想往枢密院安插一些人?严格来说,高方平系的人不说有多坏,但是在老张看来二流子偏多是肯定的。 “呵呵。” 老张最终没把毛笔飞出去,笑了笑:“这许久时日不见,你就这么给老夫见礼的?” 高方平这才鞠躬道:“学生高方平,拜见叔夜相公。” “坐吧,来啊给他看茶。”老张吩咐道。 茶水抬来,高方平抬着左看右看也不喝,张叔夜便道:“看个啥呢,现在汴京的好茶被你们这些奸商炒成了天价,老夫享受不起,这些茶没名气,是老家人种植了捎过来的,但也喝不死你。” 高方平道:“可这不关我的事,我一向没涉及茶叶生意的,您懂的,我喜欢捣鼓一些技术密集型工业。” 玩笑就开到这,张叔夜这才道:“方平,别人不知道你的猫腻,但是你一翘屁股老夫就知道你会拉什么屎。你在辽国遇刺,没死,紧跟着回国途中,临时接管了宣抚使权利,强势迫害老相公陶节夫,弄的他现在都没有醒来,奄奄一息。他家闺女告状告到老夫这里来,说是你害的陶节夫醒不过来的。” “可这不关我的事。”高方平摊手道,“老相爷他现在这个局面,是因为他已经到了灯枯油尽,并不是因为我临时唤醒他……” 见张叔夜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于是高方平只得改口道:“好吧……我干了些坏事,加速了老相爷的恶化过程。对此我也很内疚的,只是我也没有明显的错误。” 好歹他承认了,张叔夜这才容色稍缓,点头道:“你做事当然有原因,理由是什么呢?现在说给我听?”

上一篇   第912章 道法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