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强势逼宫张叔夜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14章 强势逼宫张叔夜

高方平道:“接下来我要说的,会是我大宋少见的风暴。” 到此一来张叔夜知道了重要性,对那个脸上有条刀疤的心腹微微点头后,这个堂里的人都退了出去,并且有卫队在周边警戒,不许人靠近刺探。 梁姐也出去了,汇同那个刀疤一起维稳。 张叔夜起身离开了座位,走下来和高方平一起坐在客座上,温声道:“现在说吧,老夫有时间听听你的消息。” 高方平掏出了两封信来递给他。 张叔夜一看,当即面色大变,猛的起身。 看了小高一眼,也不忙说话,老张接着把信看完,又仔细想了想,铁青着脸沉默了。 许久后张叔夜开声道:“这第一封,是郑居中泄露你使辽的行踪,很显然他和你在辽国遇刺的事牵连了,这是叛国罪。然而孤证不立,老夫虽然知道这是他的笔迹,但这种证据存在变数。好,这事暂且不评判。” 顿了顿张叔夜问道:“这第二封信,是郑居中授权相州平海军跨境拿贼的文件。老夫不记得枢密院有过这个决策。鉴于你在北方的行动之一是整体逮捕平海军,解除了武装,告诉我,相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高方平敲着茶几道:“事情就出在这个地方,平海军将主呼延庆,被郑居中授权在间河口阻击所谓的‘国贼’。然而平海军所阻击的官船,原本该是我乘坐着,相公啊,您说这巧不巧?” “果真如此!”张叔夜铁青着脸道。 “的确如此。”高方平点头道,“我不在那船上是我被迫害妄想,但为了证据链的全面,我安排了刘正夫和童贯他们在船上的。于是他们的船被炮击了。毕世静部四千大宋军人,可以作为这事的见证。” 这下就真的玩大了,张叔夜是信任毕世静的,毕世静是高方平的人,不代表麾下四千将士全是高方平的人。若这个事件坐实了,几乎也就进一步举证了第一封信的可能性,在辽国针对宋使的暗杀就是郑居中参与策划的。 以前高方平一口咬定了杀害黄文炳通判的人是郑居中,老张将信将疑。现在看来,如果针对高方平的两次军事暗杀是他郑居中做的,有这样的德行,当年的朝廷通判遇害也就基本会是郑居中做的了。 郑居中和高方平之间没有转圜,老张是知道的,在高方平如日中天的现在,所以进一步确立了郑居中狗急跳墙的逻辑。 这么一通思考了下来,张叔夜觉得手足冰冷,感觉自己老了,有些力不从心了。 许久之后,张叔夜道:“这个事件你没有当众捅出来,是对的。但你没有对老夫隐瞒,成为了老夫脑子里的阴影,说吧你此来想老夫怎么干?” 高方平道:“鉴于很多原因,郑居中的问题暂时不方便在明面上捅出来。但出现这些情况,您是根本无法照顾到全局的,因为您的精力有限。加之现在道士横行,各方面的局势都很乱,作为大宋守臣之一,我有理由相信京师重地已经面临威胁了。此点上必须作为,需要您的手谕,立即调遣能信任的精锐军系进京换防,这事不能当耽搁,迫在眉睫。” 张叔夜听后久久不说话,起身走来走去的度步。 高方平抱拳怂恿道:“不能迟疑,妈的要我说了算,几股大军已经进京了。” 张叔夜当即呵斥道:“废话,所以这就是有个枢密院在的用意,这就是老夫坐在这里的用意。你们谁都不是好东西,谁都想把自己的嫡系通过老夫的手调入京师来。包括你高方平在内也其心可诛,老夫怎么知道你可以信任?万一包括郑居中的这些信也是你伪造的,目的就是要把你的嫡系成建制开往京师呢?” 高方平惊悚的道:“我没这么坏的吧。” 张叔夜道:“废话!你要是有这么坏老夫已经摔杯为号把你砍死了,我不是说不信任你。只是表明了一个态度,枢密院的存在是有原因的。你说调军进京就要掉啊?这么严重敏感的事,身在这个位置、若是老夫拍脑袋就答应你,大家是不是都不安全了?” 高方平对他很无语。人是越老疑心越重,被人怀疑这很不好,可理论上呢他身为军相他似乎也没说错,整个汴京的权贵,都想当然的想把他们自己的嫡系部署在京师,所以老张做这里的用意就是不让他们得逞。 这个“他们”当然也包括高方平。 “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您若是不把我带的那些兵放来京城,我真不敢待这个地方,我便要带着皇后娘一家逃跑啦!”高方平威胁道:“我跑了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等你们这些冤大头被人害死了后,好歹我食君之禄尽到了责任,为赵家保全了香火。不至于丢了大宋旗帜。” “你……”老张大皱着眉头道:“少在这里胡扯这些敏感问题,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你休想把皇长子给拐带离京。” 然而高方平是认真的,如果这些混蛋不妥协,以高方平那被迫害妄想的风格,真不想在这京城混的,找个理由忽悠官家,让官家改封赵桓为成都府牧,然后铁路作为皇家的传世工程,赵桓可以堂而皇之的代表皇家去历练,“学习怎么修铁路”。 那才有底气。等这些棒槌被人害死了,老子保赵桓在大成都登基成立传说中的南宋政府,然后又带着川军打回来教他们做人。 会不会发生这些并不知道,然而如果老张他不妥协,高方平真会开这种脑洞。 张叔夜一阵头疼,指着他的鼻子道:“看你小子的表情,妈的你是认真的。你恐怕已经在思考着怎么蛊惑官家,派赵桓去做泥腿子,跟你去修铁路了?” 高方平尴尬的道:“这都被您看出来了?然而您懂得,我真能做到,身为大宋皇长子,吉祥物,他年纪也不小了,当然该历练,赵家的传世工程,赵桓代表皇家去历练一下、监督一下,是合理合法的。于是皇长子离京这事上,包括郑居中,道士、东南系的人都会支持我这么干,您信不信?” 张叔夜苦笑道:“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奸贼,目下各显神通,他们当然喜欢好好的开封府牧变为成都府丘八,你真这么做就是亲者痛仇者快,把京师让给了其他鸟人。” 高方平道:“后遗症当然有,但您懂得的,我就这德行。这是我能在无数人围追堵截中走到这一步的原因,皇后一家于我高家有恩,皇帝于我高家有恩,我可以接受赵桓他将来没有江山,但我一定会保护他无忧无虑生活下去的机会。” 越说越真了,张叔夜真的知道这犊子一但犯浑之后,什么脑洞都会有的。 面临这么牛逼的逼宫,张叔夜觉得这次老夫估计也得栽他手里,于是恼火的背着手走来走去的。他竟然用拐带太子离京的理由来逼宫,并且理由被他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这么有人情味? 忽然停下脚步来,张叔夜指着他的鼻子道:“可是要老夫眼睁睁的看着你调教的那些兵痞进京,我这心理始终有些念头不通达。” “谬论,他们不是兵痞,是国朝的卫士。就是他们亲手埋了察哥四十万铁骑,且一路打到了西平府。现在大宋拥有的这个黎明,就是他们杀出来的。”高方平道:“您要是连他们都不信任,干嘛还信任大宋,干脆你也和我一起,拐带更多皇子进成都去做缩头乌龟,等有天他们真的在裸泳了,老子们师徒两在杀出来教他们做人。” 老张倒也楞了楞,有点被唬住了。一想也是,那些人虽然是猪肉平带出来的兵痞,却也是国朝的百战功臣,真没有理由不信任他们的。 这么一想的话,似乎也就不太难接受了,明知道猪肉平在忽悠,然而架不住老张也想同意了。 “你想把谁调进来呢?”张叔夜问道。 “全她娘都给调进来,以枢密院名誉举行阅兵。”高方平恶狠狠的道。 “简直胡说八道。”张叔夜当即给他后脑勺一掌:“你去了一趟辽国,还真以为这是辽国的皮室大帐了?” “好吧只调个十万八万的进来也行?”高方平捂着脑壳道。 “少在这里扯犊子,无需那么多。你心里有数,京师的军队是你老爹调教的,他们并没有问题,只是不作为而已。”张叔夜冷冷道:“所以你其实是想对道士开战。” “……”高方平的险恶用心被他看穿了,这很不好。赵佶稀里糊涂的居然还任命对人了? “行了。”老张又道:“道士也不是好东西,你到底打算怎么收拾他们老夫不想过问。但军事部署不是儿戏。在京师系军队并无太大问题,仅仅只是他们不作为的情况下,其实你的用意是京城系的军队作为门神装逼威慑,而精锐进来做脏活。所以你不要以为陶节夫不在了,这里就没人懂军。根本无需十万八万,一万都嫌多。外系军队部署京师很敏感,人越少,追着老夫弹劾的人就越少你懂不?否则最终你被人捉去鞭尸的时候老夫救不了你,因为老夫和你一样,已经被我那个反骨仔弟弟吊在御史台上了。” 高方平昏倒了,因为老张少许时候、是会这么一本正经幽默一下的。 他说的夸张了,这个举动有些出格,是真会被他弟弟追着咬的,但也就那么回事,真的不至于有人把小高和老张一起吊起来的。 于是高方平伸出两个指头道:“至少两万,否则我立即带着皇后娘一家开溜进成都,再也不出来路过了。” 张叔夜把他的两个指头打回去,呵斥道:“别墨迹,一万五,不能再多。就把毕世静部调回来,他们原本就是京师系军队。那也是大家都认可了给你带进成都去的,在你即将上任成都府的现在,把你的军队调回来和你回合,这是合理合法,于是这么部署老夫的压力最小。此外毕世静为人稳重,真让你把刘法种师道那些刽子手弄进来,老夫也睡不着。就这样,不许再讲条件。否则老夫现在就把你捉去关起来,让你消失个一年半载的,局势平稳了才放你出来。” “好吧。” 高方平原本也就打算一哭二闹的把毕世静部弄回来的,总归目的达到了,也就不在墨迹了。这已经是老张做了相当大的让步。 起先高方平以为老陶不在了,老张会好忽悠些。结果老张他竟是比老陶还难忽悠? 他看穿了京师系没大问题的情况下,仅仅只是不作为,那么有少量的人进来做脏活也就可以了。那就是大家的安全,否则做脏活的人一多,相反威胁到了安全,威胁到了京师系的军队,在枢密院的角度那才是出乱子。 是的老张这个军相总体是合格的,京师系不作为并没有大问题。只要进来的外系少就容易控制,实在不行的情况下,占据极大的悬殊比例,就可以派那些不作为的、把作为的和谐了。这就是一种平衡,不作为在一些时候未必是错的。 “还不滚你还等着领赏啊?”老张恼火的道。看起来被人来逼宫一次,他要一些时候才能平复了。 高方平要走的时候,张叔夜又道:“回来。关于郑居中的问题慎重又慎重,不可轻易捅出来。“ “学生明白。”高方平离开了枢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