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一只腿不会哭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15章 一只腿不会哭

高方平没去见蔡京,见了张叔夜就等于见了蔡京。因为现在是老张说了算。 并且现在蔡京和张叔夜穿一条裤子,像哥俩好似的。至少关于东南系、关于道士、关于郑居中的问题上,老蔡和老张立场基本是一致的。 道士进京就是东南系以蔡卞为首的人蛊惑圣心的产物,现在蔡京蔡卞两兄弟反目成仇。所以理论上这事老蔡比谁都捉急。他已经看到了林灵素的可拍,比他那兄弟蔡卞更加不可阻挡。 蛊惑圣心方面,造势方面,林灵素甚至堪比小高。是此生遇到第二强劲的政治对手。这就是老蔡的心思。 于是呢,其实蔡京当时比高方平更在意道士,这才动起了心思,把那个当初被他赶出京城去的林摅重新给弄回来了。老蔡专门安排林摅出使,显然就是要让林摅接手开封府,以林摅这个最后的京师守臣,来保护蔡京这个老相爷的最后一丝元气,保护蔡家的子弟们。 这就是有能力的人不会被一竿子打死的原因,林摅是个有能力的人,并且性格上不待见道士,于是这种人老蔡平时虽然不爱用,但是有事的时候就想起来了。 至于类似王祖道那类的败类,依靠溜须拍马上位的,平时当然好用,但基本上他只要让老蔡不爽一次,就是一撸到底的结局,再也起不来。 藤元芳的命运会比王祖道好的多,那家伙他主要是没啥子能力,关键时候蔡京也不信任他能做好这个京师的守臣。于是老藤估计会升职,几个部委里挑选一个去喝茶看报做右侍郎,那就是藤元芳今生的巅峰,不会再有寸进。 下届政府里不惹高方平的话,他老藤会平稳退休,惹毛了大魔王就会被清算,这是古今通用的政治逻辑。 所以呢,关于郑居中叛国的问题,让老张去和蔡京慢慢沟通就行。 这就是高方平处理郑居中问题的方式和思路,一步一步的让几个常委逐步接受这个事。当大家都认可了郑居中狗急跳墙叛国的时候,气候就基本形成了。形成了默契和气候,就会以政治的方式、用其他理由整死郑居中。而不是以国法的方式。 因为大家都明白,皇帝、或者说大宋接受不了这种事。这种事的发生真能改变一个人,大家不想把赵佶混混沌沌又随和的性格改变,皇帝什么时候变为一个高方平似的被迫害妄想症、又没有高方平这么明断的时候,那就真是整个天下的灾难了。 就算有高方平似的明断,任何臣子也不会希望遇到那种皇帝,因为那紧跟着就会出现各种锦衣卫东厂西厂什么的,最后皇帝会神经兮兮的连自己都开始怀疑。那显然就不是逗比的大宋了。 现在的开封府在藤元芳的手里,他仍旧在和稀泥观望,而谁也干涉不了他。因为他的真正领导是赵佶,不是中书门下。那么对于那种官场老滑头而言,在赵佶供奉林灵素、京城都听林灵素讲经的现在,他要是会干涉道士就是天下奇闻。 于是老藤变为了一个奇货可居、尾大不掉的存在。 不能全怪他,人都是要讲利益的,他的确是蔡京心腹,但在老蔡几乎失去声望的现在,进可攻退可守的老藤,原则上就和高俅一样没有属性了,他只是赵佶的人。 于是赵佶信任道士,老藤就会无条件对道士倾斜。 作为天下州府的排头兵标杆,政治上占据半壁江山的开封府不管道士的话,也就形成了现在的乱局。 那就谁也管不了道士了。双刃剑之一的张克公,现在认为道家威胁到了儒家,他也在追着道士咬,可惜和当年一样,他棒槌做多了,人品hp透支,现在想耍脸都没地方刷了,他连赵佶都不容易见不到,好不容易逮到了赵佶,赵佶也不会听小老张的话,多半会以打酱油的理由跑不见。 然后在礼部放话要响应皇帝意志、保护道士的现在,唯一有权用司法武器怼道士的开封府、也来个不作为甚至对道士倾斜,于是就真的乱了。 那么拨乱反正的会是大宋的制度。既然道士也威胁到了蔡京的利益,蔡京现在整不到两朝坐塘鱼许将,但把藤元芳这个没存在感的人换掉,老蔡还是能做到的。 是的赵佶随和讲义气,前宰臣之一的许将、当年是保赵佶登基的功臣、亦是当今的宠臣,所以整倒许将有难度,就和其他人轻易整不倒小高一样的道理。但藤元芳这种没能力没存在感的人,赵佶不会在意他。 中书门下提交换人建议的时候,没心没肺的赵佶不会往道士的问题上考虑,只会当做一个如常的朝廷人事任免给批了。毕竟又不是剥夺士大夫的饭碗,给他老藤升官了还要咋地嘛。 这就是宠臣和非宠臣的唯一不同。 于是等做脏活的毕世静部进京、等开封府换人上,给予毕世静司法支持的时候,那就是高方平正式对道士出手的时候。 做这种事说难也难,说简单其实也极其简单。只要政治上能过关,想参与政治的各种宗教在汉家被清洗又不是一次两次那么少。 但能阻止道士玩火的政治气候却是非常难得的。那是因为小高以往六年以来的努力,鬼使神差的达成了许多事。现在虽然有前三排许将这种幺蛾子存在,但好的在于,当年老蔡为了专权,派老藤牢牢霸占了开封府这个关键位置。哪怕不拉屎也先占了茅坑再说。 这不是藤元芳有用,而是控制在老蔡手里后,关键时刻可以挪动,让位给能做事的人来。如果当年没霸占了这个茅坑,被蔡卞系的某宠臣譬如朱勔王黼攻打了进来占领了,现在肯定全部人就哭瞎了。 其次是现在枢密院乃是张叔夜做主,他总体上还算明事理。于是通过老张松手,能把毕世静弄进来震场。 否则即便有开封府的司法支持也没用,因为没有刽子手来砍人。京城系的人都不作为,和稀泥,在皇帝把林灵素供奉在皇城里的现在,高俅系的人会动道士就怪了。他们铁定第一时间关闭军营群体尿遁。 这些条件差少认可一个都不行,那都会发展到历史上道士全面占领大宋政治、林灵素连太子连蔡京都敢怼的地步。 那是因为皇帝也被洗脑了,没有皇帝这面大旗批准,在都是不作为的汴京里,就真没人动得了道士了。 这和当年的江州道理是一样的,高方平支持贫民翻身呐喊,且定下全部武装部队防御、不许作为的政策。那样一来除非高方平主动叫停,否则狂热的民众之中真是出现了打砸抢的害群之马,也没有哪个差人敢去阻拦。 然而现在敢作为的高方平回京了,高方平就敢在一定程度上和皇帝对着干。管他那么多,既然林摅已经表忠心,做好了当酷吏的思想准备,有他举着大宋律支持,高方平就敢把毕世静部调进京来做脏活。 这个过程皇帝是被蒙在鼓里的,杀掉一批道士进行威慑后,皇帝当然会觉得有问题,会不高兴。 但那不重要,蔡京和高方平这两奸佞宠臣,会去找皇帝扯犊子和稀泥的。妈的宠臣又不止许将和道士一家。 然后人家林摅是举着他赵家祖宗写的国法做事,皇帝能拿他林摅怎样?最多赵佶说“啊,原来这个当年因不识字被朕赶出去的林棒槌又回来了啊,妈的没文化的人果然可怕,再把他给朕赶出去”。 于是背了黑锅的林摅就又会因高层弃车保帅、而被高方平带进成都府去做事。这就是政治,也是林摅这类人的真正作用。 时代的需要,谁说只有民可以奉献牺牲?在大魔王的治下,官员当然也需要奉献。因为这就是前线,别扯犊子。范仲淹就是这么拖着病体到处灭火到处上任的。 上诉的一连串yy思维,是高方平回到高家后,抱着儿子时候展开的联想。 大棋党就这样,基本上往后的路数都会考虑出个大抵来,于是高方平喃喃道:“林灵素,你准备好接招了吗?” 思考间,小小高把手伸到高方平怀里,那个一直放在怀里的辽国的龙凤金钱,又被这小子拿在手里了。 小小高现在很聪明了,毕竟都两岁多了,于是他很自然的打开他脖子上的锦囊,要把金钱放进去。他觉得拿到了就是他的了。 “你抢劫啊!都不知道你和谁学的。” 却是被高方平后脑勺一掌,又把金钱抢了回来。 小小高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少1妇姿态越来越浓厚的梁希玟正在化妆呢,听到儿子哭声便冲进来责问:“怎么了,又怎么了嘛,你不回来就算,一回来就欺负儿子,爹做成你这样也是没谁了。” 跟随在高方平身边的金牌小密探、绰号“一只腿”的廖庆兰说道,“他不乖,所以要调教。” “哪来的野丫头,敢管我家小少爷。”于是梁希玟给廖庆兰脑壳上几掌。 却是见这么小一个丫头,被打了她却不哭,如常的站着? 这下梁希玟也好奇了,问道:“丫头你哪家来的,你怎么不哭?” “我不会哭。”一只腿丫头答道。 梁希玟也是醉了,不得不说咱们老爷是个有爱心的人,专门收留各种奇人异士,犹如那个小哑巴似的,相公他收罗来的这些人竟然还特好用,干活卖力要求又低,开很低的薪水就能发挥大作用,性价比真是好高啊。 想定,梁希玟捏了廖庆兰的脸一把,问高方平道:“这只丫头签了几年,眼瞅着骨骼惊奇,是个能手。” “签了五十年,她服役不满的话,他儿子继续服役。”高方平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