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大魔王又犯浑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16章 大魔王又犯浑了

在高家的内部,小哑巴和一只腿是截然相反的两个存在。 小哑巴一辈子也没见过世面,觉得皇帝顿顿吃包子的就是小哑巴这号人了,所以在她看来高家的一切很大很豪华,一点瑕疵也没有,乃真正的大富大贵之家。 一只腿廖庆兰觉得高家其实是土包子,弱爆了,除了有人情味这点很不错外,其他的地方比沧州柴家就差远了。 柴家庄里有无数的专用院子,譬如戏院、歌剧院,这些都是固有的编制。高家老爷夫人们洗澡泡木桶的样子傻极了,在那边,人家都是专门的温泉院子,一群的在里面裸奔,架子上放着的瓶瓶罐罐都是有来历的古董名器。 所以高家和柴家的区别,就是暴发户和老牌家族之间的区别。 小哑巴和一只腿会相互吵架,然而作为两残疾人,她们也成为了真正的朋友,这让廖庆兰非常有归属感,此生第一次,廖庆兰觉得有了个家,有人情味的地方才是家,以前那个并不是。 然后高家的人都很忙,大魔王要求他们每个人都要多做一些事。 小哑巴和一只腿形影不离,两丫头一起行动,经常要去三里铺找苏婆子拿大娘订的水粉。还要去长街坊拿朵二娘订购的工具周刊。 并且这两丫头很弱智,没想过可以一人去一处。通常都是一起行动。 在那大宅院里,小小高一哭闹,两丫头就把小小高弄去澡盆里,让他在里面扑腾扑腾的玩水,小小高就不哭闹了。所以梁希玟都不知道儿子有这个嗜好,但是两丫头知道。 作为一个老谋深算的高人,高俅老爹最愿意看到高家这么欢乐了。可惜现在小朵那死丫头不在家里养猪了,以前养猪的时候那更叫一个热闹。 现在的儿媳妇们一个都不鸟老高,她们都是有诰命的牛人。小朵整天忙着做女掌柜,梁希玟整天去和一群贵妇饶舌。管家也换人了,以前用顺手的那个已经老了,前阵子领了一笔钱告老还乡了。 现在全是些市侩又忙碌的新人了,有事他们也基本不来问老高了,只问高方平、梁希玟、又或是朵二娘。 总结了下来,老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切物是人非。于是老高现在最看好的人是两残疾人丫头,他认为高家已经废了,小小高没人管,管小小高的就三人,高俅,小哑巴,一只腿。 梁红玉一直都是个好孩子,偶尔会带点小礼物来孝敬老高。 由于政治的原因,汴京现在还没有少年军学堂,但梁红玉仍旧是学霸,她的努力是非常变态的,目下就读于皇家学院,乃是刘青菁太后特批进入的,且还是刘青菁竖立的标兵。 和虎头娃不同,赵金奴整天上课打瞌睡,有事没事溜大晟府看三打白骨精,不交作业。但赵金奴的成绩仅次于梁红玉。所以那不叫学霸而叫神童。那小萝莉是真的过目不忘,博闻强记的。梁红玉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维持学霸地位…… 裴炎成当时说的“官场传言”没错。赵鼎从江州被调进京了,他持有的是吏部公文。 很显然张商英这个棒槌被人利用了。鉴于张商英那遇蔡京必反的蛋疼属性,又鉴于赵鼎以前做过京官,熟悉开封府吏治,官声也好。于是目下复杂的局势中,张商英当然不想让林摅这个蔡京的人上位。 所以想都不用想,此番赵鼎被调进京,就是许将这些人利用张商英的结果。 那些奸贼们不是省油的灯,如何敢放任狠人于这个时间上来执掌开封府呢?林摅有能力许将他们知道,林摅当年在京期间不去道士庙,不喜欢道士他们也知道。 相反呢,赵鼎这家伙虽然公正有官声,却也是个相对温和的人。有时候怎么说呢,之所以公正,所以赵鼎也会成为坏人保护伞,此点上坏人们自己最清楚。 其实这就是包拯被千古传颂,而另外一些人被历史有意无意打压的道理。太阳底下没新鲜事,最能保护权贵的人真是包拯,只要不违背大宋律或者只要没证据,在包拯的治下,那他们就是绝对安全的。 因为能玩弄司法,左右证据证词的人,在几千年岁月中永远是固有的那个群体。于是只要把包拯竖立起来后,他们就始终站在安全线上。如果是大魔王治下,和谐人并不需要太严格的证据链情况下,其实苦人无所谓,他们永远是不安全的一群,不会更坏了。然而贵人们,就真的在裸泳了,没有安全感和保护伞了。 这就是当年高方平对赵鼎亲口说“将来我会背负骂名”的缘故。 但实际上作为一个穿越者,高方平却知道,赵鼎这个人虽是个名相,却是真有毛病的人。地方志记载中,赵鼎除了迷信之外也信的道士。被宋史定为国贼的妖道林灵素,但是在赵鼎笔下记录中的林灵素,是给了许多正面评价的,和宋史两个路数。 所以还真是历史的轨迹啊,目下和道士斗法的当口,一个被当做枪使的无形保护神赵鼎,真被弄进京来参与逐鹿中原了。 张商英这个大棒槌以吏部名誉,提交了赵鼎的升职建议:打算让他掌开封府。 最让高方平恼火的在于,赵鼎来也就算了,但他进京的第一件事不是来见老领导高方平,而是第一时间被许将召见,并且有密探说他去了。 “妈的这反骨仔果真是脑子有问题,不好好待江州面壁思过,跑来这里夹在几方势力间凑热闹。” 高方平听到消息的时候,起身走来走去的嘀咕着。 赵鼎是个公正的官员,官声官风一向很正,梁姐是很喜欢他的,于是梁姐也觉得大魔王分了,为何整天说人家脑壳有问题要面壁呢? 所以这就是赵鼎的可怕之处,他在官场的地位,和江湖中的燕青一样,是个大家都认可的人,不能被轻易否定的人。 “最让人头疼的就是此种棒槌,整他的话,他很萌很委屈,我的官声也不会好,较拉仇恨。然而放着他呢,他脑壳有坑,分分钟就被一群坏人把这种诉棍牵着鼻子走,成为咱们阵营的第一拦路虎。”高方平继续走来走去的嘀咕。 “总体上他是个难得的好官。一直很清苦,以身作则,儿子大病过,身体虚弱,但他顾家的时候很少,工作上是有突出表现的。”梁姐说道。 “然而他信道士,他那儿子是我和安道全治好的,但受他那夫人影响,他以为是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高方平气不过的道。 梁姐说道:“事实上安道全治疗了很久,起效不大,但有一日他夫人去道观烧香进茶,人便活了起来。” 这更让人无语,这叫病退如抽丝。 在医学上,后世也有许多类似的病例,一些个主要靠拖的病,在这个医院治疗效果不明显,于是病人觉得被坑了,换个医院一进去,嘿,马上见效。于是就产生了庸医和神医的说法。 实际上在病理学上有些病根本就没药,譬如感冒。任何医生的治疗方式都是“走完病程”,但人体的抵抗力是有限的,免疫力和感冒病毒作战时候,身体非常空虚,要保证不能有其他幺蛾子入侵,于是任何医生的用药其实都不是针对感冒,而是维持住体内的“军事形势”,确保不出其他并发症,让免疫力军在公平形势下去怼病毒。 于是前期没有并发症发生其实就是胜利。病人换个医院忽然好了,不代表后来的医生是神医,只说明他内体的调兵遣将已经基本完成,免疫力军恰好那个时候发动了内体的“河中府会战”,且打赢了,当然病就好了。 说起来只需在前医院多耽搁一天,就是一个正常的病理过程,不存在任何神医庸医的说法。 关于赵鼎的事上,基本也就是这样的一个美丽误会。因高方平的缘故,他小子倒也不敢说安道全是庸医,但兴许他真认为太上老君是神医一些。 先不管这些了,关键时候,大魔王一向是比较简单粗暴的。思考到了一定的程度后,不管梁姐怎么说,也不敢他赵鼎有多公正,高方平直接就怀着龌蹉的心思,乘坐着马车去了中书门下。 在老丈人梁子美的堂口上,高方平进去了也不多说,见老梁正巧批阅到了吏部文件。 于是不等老梁和稀泥,高方平走了过去,就拿走的关于赵鼎的升职建议道:“赵鼎进京任职的事,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这事等再想想,现在无需提交中书门下讨论。” 我@#¥ 老梁便惊悚了,这小子真是越来越嚣张了,堂而皇之的走进来,就拿走了吏部的公文。妈蛋老夫还是你半个爹呢,张商英还是和你穿一条裤子的哥们呢,赵鼎还是你的人呢。 “把那小子给老夫捉回来。”老梁拍案起身道。 于是高方平最终没能成功跑掉,被一群卫士给客气的“请”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