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赵鼎怕是栽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17章 赵鼎怕是栽了

老梁起身吹胡子瞪眼的道:“你要逆天了啊,又开始无差别攻击了吗?赵鼎他还是你的人呢,他怎么就得罪你了呢?老夫这里还琢磨着,蔡京始终有些暧昧,要不要把他的嫡系林摅放进来搅和。你又开这样的脑洞?” 高方平坐在地上耍赖道:“老梁爹,怕的就是你这种身在前排帮倒忙的人。这明显是张商英无聊下脑子有坑出昏招,意在诋毁侮辱当朝首相,你这里何须审阅,直接扔垃圾桶里就完了,但我的担心没错。你还真的借助混乱,打算开始扔蔡京的黑锤了?” 侍卫们顿时就跑光了,见两个大佬进入了议论权贵的模式后,自然就没人听了。 老梁迟疑少顷又坐了下来道:“你好好的说,当初黑老蔡是你最恨,现在你又瞎胡搞,开始黑张商英和赵鼎?你我两人到底谁是坏人?” 作为老梁,政治上他此番不是坏人,却是个老狐狸。他和藤元芳一样,典型的不作为,然后他看出了现在的大势所趋,于是在老蔡几乎失去控制力的现在,老梁就开始调皮了,他未必能想到道士能带来的趋势和恶果,他也不是蔡卞和道士的人,他的作为只是骑墙派,不和趋势作对,故意放水,和道士以及其背后的势力结下一个善缘,以便将来不论哪个势力崛起都好说话。 这种尿性的人真的太多了。老梁爹这奸贼还真是其中的典型。 至于那个张商英是个无脑喷子。至于赵鼎,是个迷信又公正的诉棍,总之一个好东西也没有。 作为大魔王现在回头晚了,反正注定了会被历史戳脊梁骨的,所以高方平也不是很在乎,我大魔王存在的目的就是拉仇恨、用来怼这些人的。 “快点把文件交出来,你老这么干很不好。上次你稀里哗啦把人家礼部文件给撕了,这次来我这里犯浑?这也太不像话了,老夫瞅着,不能放你留京了,得赶紧的,把你弄去成都府冷静冷静,你还说人家赵鼎脑壳有坑,真正有坑的是你,真正需要去面壁思过的是你,并不是赵鼎。”老梁这么总结道。 “不去不去。”高方平摇手,“那个成都风水不怎么样,我现在不想去了。” “你……”老梁气的站了起来道,“你说不去就不去啊?” 高方平是彻底犯浑了,说道:“我小高别的本事没有,但这个成都,我还真的说不去就不去。从出道起我几乎就没停歇过,一直在奔走,南征北战,九死一生。我把话放这里,现在我高方平说一句‘走不动了,让我休息一下’,那么不论是谁他还真的赶不走我。官家第一个就不同意。” 老梁拿手里的茶碗掉在了地上,惊恐的道:“你这犊子总体上是废了,你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打算用这理由任性几次?” 汗。 高方平还真是反反复复的炒冷饭,把这理由反复用来威胁他们了。然而我也是逼不得已啊,你们都不要怪我。 然而尽管是炒冷饭,老梁还真被为难住了。知他是个无赖没节操,惹毛了,他是真会犯浑的。 且他并没有夸张,今时今日的猪肉平,他真找皇帝哭诉“我累了别让我在奔波”,皇帝铁定就不会让他出京了。如果他不出京,两个都是中书侍郎,老梁何德何能有脸面在这个中书主持工作呢? 是的很显然,高方平不出京的话,梁子美就坐不住这个位置。谁叫这小子既是奸佞又是宠臣,同时也是一举奠定大宋黎明的人? 高方平没有节操,特别会演戏。老梁一想到他化妆过后满脸病容,忠肝义胆的模样,去找皇帝把范仲淹的说辞丧心病狂的复制张贴一遍的情形,就毛骨悚然啊。 “你是真的嗅到了,来逼宫将军了?”老梁道,“你就完全不考虑梁希玟吗?” “那娘们好吃懒做的,我早就想把她休了。现在谁也别惹我。”高方平道。 这次老梁就真的恼火了,走了下来给他后脑勺一巴掌,“行,老夫妥协认输,你赶紧的给我滚。还敢说我闺女好吃懒做,你不要忘记,你唯一的儿子,就是那娘们生的。她乃是国夫人。” 听他妥协了,高方平又嘿嘿笑道,“我说那些话只是口头禅,我和她实际上很恩爱的。” 老梁说道:“这就是一个笑话,我听说你连她的水粉花费都要过问。” 高方平眯起眼睛寻思,果然她又回娘家告状去了? 老梁又拍拍他的肩膀道:“你明显又想多了,嫁出去的丫头泼出去的水,那丫头护你得紧呢。你的尿性无需别人告状,大家也知道,其实这些是你高俅老爹说的。” 高方平这才不方便再说了。 老梁又神秘兮兮的凑近道:“你是不是‘不行’了,始终后续无子,没纳妾。要不我介绍一道士给你,他炼制的丹药比西门家的秘方还管用,谁用谁知道。” 高方平摇头道:“不用了,我依靠自己的战力还是镇得住的。” 犊子算是扯完了,高方平又道:“老梁爹,咱们可是说好了,关于赵鼎的事先压下去?” “行。”老梁点头的同时也叹息道:“摊上你这么个老领导,赵鼎他是倒了八辈的大霉。分明是个官声很好的有志青年,简历堪称完美,却不知道要被你冷藏到什么时候?” 高方平正气侧漏的样子道:“关键的在于,我和你们都不同,我不会拿数万万的民生利益去做自己的人情、去拉帮结派。不能把不恰当的人放在不恰当的地方。欠赵鼎的人是我高方平,而不是朝廷。老梁爹你帮我警告他,他若不服气,可以来高家理论,可以指责我不念旧情、过河拆桥,怎么都可以。但如果他公开制造舆论,来朝廷闹,甚至找皇帝上访,那我对他绝不手软,坚决对上访党打击报复,坚决在特殊时候按死一切异端。” 于是,把吏部建议启用赵鼎的公文给撕了扔垃圾桶里,高方平扬长而去。 老梁此番没把茶碗朝他背后扔出去。话说此番对这个犊子妥协不是因为亲情,也不是老梁觉得他在做好事。 事实上老梁觉得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强盗。老梁妥协的唯一原因是,看到了高方平表现出来的决心,根据历史,他有决心做事的时候输的肯定是对方,而不会是他猪肉平。 所以道士到底有什么害处,道士的死活方面,老梁一点也不关心。作为一个老狐狸,老梁只要知道猪肉平会赢就够了,那就可以下注站队。 都是利益闹的,顺着他小子,宝贝女儿日子会好过些,下届政府里老夫也还会有个重要位置继续过。 至于道士到底是不是坏人,老梁关心个蛋啊。 起初老梁和稀泥、甚至有反水倾向。那是因为猪肉平还没有出手,趋势上是另一些人的天下。现在既然猪肉平回京了,决定参与扳手腕,那当然要站队胳膊粗的一边了…… 赵鼎那小子真的闹情绪了。 高方平去把他的升职建议撸走后,原想着,等他主动来高府认错,表明一个态度,进而对他再教育一番,便打算让他再就业。 不过赵鼎同志这人除了固执外,还有些骨气,脾气也忒大,遇到了这事他肺都气炸了,好容易回了京城,却又遇到大魔王的打击报复。于是他一犯浑,也就不来见高方平,闭门不出,谁也不见。 倒是他家夫人抱着身体不是很好的儿子来见高方平,这个妇道人家是来替他家老公道歉的。 然而夫人来,正主不来,高方平对此很不满意,扬言“他赵鼎脑壳仍旧有问题”,既然不想出来见人,那就继续在家冷静冷静吧。没事,他的俸禄照拿,假如他打算这么混个几十年直至退休告老,也是可以的。高方平说了,朝廷会用俸禄把这个脑子有洞的人养到天荒地老,无怨无悔。 这些话,把赵夫人气得想着撞墙,分明天下人都说你高方平脑子有坑好吧,你却相反说我家夫君脑子有问题。 梁红玉送了虎头帽给她儿子戴着,她那病恹恹的儿子看起来很高兴,这也算是一种缓和。最终赵夫人没有多说的离开了。纵使是她,也是有些骨气的,认为犯不上过度的低声下气,爱咋整咋整吧,虽然暂时少了一份差遣官的收入,但原有的官衔俸禄雷打不动,解雇个三层家丁也能过下去……

下一篇   第918章 国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