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国耻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18章 国耻

等候毕世静部进京的这个时间里,高方平也放松了一把,整天带着小虎头、梁姐、菊京一起出门微服私访,走走汴京这熟悉又陌生的街市。 现在汴京变化挺大的,于这个盛夏时节里,人们出游的也多。 大家除了喜欢走访外面的山水外,还能见不少富家小姐,喜欢抱着宠物猫咪出来溜达。 大宋就这德行,宠物喜欢养猫不喜欢养狗,乃是她们的心里关口过不去,因为所谓的“猪狗不如”,狗和猪一直是下贱代名词。所以小姐们就养猫。于是繁华的街市上,还有不少卖猫粮的,宠物美容店也有。 虎头玉指着一间宠物美容店说:“有次我把乌龟带来这里让他们护理,却被赶走了。还是城东的老张头厚道些,把乌龟给他,五文钱,他用刷子把乌龟刷亮,打了个蝴蝶结在乌龟的头上,真好看。” 说着,小玉从怀里把她的麻将龟拿出来显摆了一下。 结果被梁姐后脑勺一掌,把乌龟没收了,“死丫头你就这么造孽的,五文钱就这么花费。” 梁红玉现在是个大萝莉了,不会一打就哭。事实上她还真是个小财主,她的部曲在以前就分到了不少的红利,此外这孩子基本是高俅老儿带的,高俅会给她不少零花钱。然后她还有皇帝家给的爵俸,她还小,并不知道去什么地方领钱,不过高俅老儿会每月都帮她从宗正寺领工资。 还不止如此,牛皋早就成人了,不过小牛皋始终觉得他算是梁红玉的部曲,也是她们的大哥哥,于是牛皋又不喝花酒,没有什么花费,会把每月的工资存下来都寄给梁红玉,算是她们的基金。 梁红玉没心没肺的,有人给她就收。 作为一个皇家学院的学霸,有时候梁红玉的钱会被赵金奴骗去下注,或者投资点股票什么的。高方平的军工厂也早就打包上市卖给权贵们去分红了,初期梁红玉也购买了一些,现在也有很大升值。于是她成为了一个小富婆,比她老姐有钱多了。 “钱要省着花,留着以后做嫁妆,否则你根本嫁不掉。”梁姐又吩咐道。 虎头娃说道:“不会的,高俅老爹说以后会给嫁妆的。” 这只萝莉的干爹是高俅,老高理所当然会给嫁妆的。 行走间路过一卖米粉的店铺,门口的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一看到梁红玉激动了起来,急忙跑回店里道:“来了来了,她又来吃米粉了。” 在小男孩眼里,梁红玉是不折不扣的大人物,她每次来都会带着四个丫头作护卫,然后一共五个丫头,吃十五碗米粉,那是一笔不小的生意。 这次没带她的丫头护卫,却带了几个大人护卫,小男孩觉得应该更饭桶一些才对吧? 这个时间店里生意也不多,高方平一行人走进来的时候,小男孩便高兴的道:“还是十五碗对吧?” “猪啊,吃得了如此多?”梁姐咋舌道。 事实上菊京也是个饭桶,专吃不长肉的那种。于是穿着纨绔花衣服的高方平摇着扇子道:“我们乃是有钱人,这次吃三十碗。” 小男孩跑回去激动的道:“老爹老爹,这次他们大手笔,吃三十碗。” 然后源源不断的把米粉抬上来,小男孩还说道:“大官人,我们家还腌制了兔头,原本打算留着过年时候吃的,您要不要也买两个品尝一下?” 于是来了十个。 梁红玉平时不吃兔头,她说她喜欢小白兔。 兔头是成都的特产,他们说话也有川音,和后世的川音有些不同,但也很接近。于是高方平一边吃米粉一边道:“你们成都人吗?” “是啊,大官人去过成都吗?”他老爹送来兔头的时候问道。 “去过。”高方平又道,“老叔你给说说,现在的成都咋样?” 他老爹便道:“若大官人想进成都做生意的话,难。路难走,商难处,土匪多。日子是可以过的,但若真想挣点钱,还是得出来走。哎。” 说着他叹息了一声。 高方平到处看看,又道:“你的年纪应该有大儿子的,还有婆娘呢?” 小男孩眼泪汪汪的道:“从蜀中出来的时候,咱家还算有些家资,但遇到了土匪,部分钱被抢走了,我娘和我大哥也被杀死了,我二姐被抢走,生死不知。” 高方平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了。这听起来是遇到了真土匪了,报官也就没多大用。 是的在一些地区,土匪也有真土匪假土匪之分。譬如路难走的蜀中就是典型的这种情况。 大叔说的“商难处”说明了这一现象。越是闭塞的地区,通商越难,那么其内部的本地大商就越容易垄断。获得垄断权利后,就会越发留恋这个权利,于是本地商会,就会人为的制造一些假土匪出来,在非常容易控制的蜀道中,阻击其他奸商进入蜀中,顺手抢走物资。这类假土匪官府心里有数,若是这类人劫财,去报官的话,钱无法指望,但是绑走的人通常都可以回来。 这些情况不是别人、正式有过成都府执政经历的蔡京告诉小高的。很显然,成都的商会联盟以前是蔡京的代理人和财源,但现在蔡京为了政治正确,已经把他们给打包卖了。这就是高方平要带精锐军队进成都的原因。 要在那个地区钻山打洞把土匪剿清,一般军队吃不了那个苦的。同时仅仅依靠军队,是永远剿不完土匪的,必须配合人民的战争,才能最终肃清。就是这个原因,除小高之外,没人可以解决蜀中问题。 同时也是这个原因,高方平从沧州带了几万个有经验、有生存能力的山民,把他们任命为铁道兵编制,其实也是入川剿匪作战的第二梯队。 这些怀着建立家园梦想的泥腿子,会有很多人死在那连绵的群山中,或死于毒虫野兽,或死于土匪袭杀,或病死累死在铁路上。但是他们的子孙会看见曙光,再也不用祖祖辈辈在沧州做野人。 铁路所过之处,今日那一个个的草根行营,许多年后会成为一个又一个的小镇,慢慢扩大为县城乃至州府。那就是他们的家园,依靠铁路的城市群,土地会大幅升值,那就是他们后辈看到的彩虹。 这就是这场以铁路为主线的轰轰烈烈的西部大开发的最终结果。 一定是流血之后才能看见彩虹的。美国的政客是一刀切,把印第安人杀光后就看见了彩虹,他们只有这个能力,总归弱了些。 至于老爷爷没有一刀切,但也真正肃清了所有土匪。当然背后所蕴含的血泪是不轻的,建国后的川藏剿匪作战中,数百数百的公安干警为围杀牺牲是真不少的。 所以高方平当时说的轻松,但实际上带着那几万泥腿子入川作战,十年后他们到底能有多少人活着,高方平心里也没有底。不过这些事总得有人做。这也是必须高方平入川的原因,别人都胜任不了。 成都目下的局势,三分之一是赵家的锅,三分之一是地势气候的锅,另外三分之一则是老蔡造成的。这三个“东西”,高方平唯一怼得了的老蔡,却已经和他政治协商,答应了不清算他。 但老蔡在成都的那些徒子徒孙估计药丸,他们已经被老蔡卖了。这就是俗称的出来混要还的。 yy中,忽然听闻瓷器打碎的声音。 回过神来看,是刚好抬着兔头出来的小男孩把盘子摔了,他显得很担心。因为这个时候店里进来了三个男人,其中一个嘴边有颗黑痣,是个道士打扮。 那个大叔见到后也吓了一跳,走过来笑脸应俸前,快速低声的对小男孩道:“带着房契跑出去,不用管这里,过几日没事在回来。” 高方平因角度使然,正巧听到了这句话,不禁大皱眉头。 梁红英和菊京当然也听到了,顿时怒视着那三人便要起身,却是高方平微微摇头,示意她们打住,于是梁姐她们就只是怒视着。 那道士走过来的时候对梁姐和菊京道:“两个小娘子倒是生的漂亮俊俏。然而你们看什么看?” 妈的这句之后仿佛卖切糕的一样,门口顿时又围了几个面目狰狞的人。 高方平饶有兴致的看着。 紧跟着多的也没有说,看似这些人来这里“接洽”已经不是一次,所以并没有具体的细节对话,那个黑痣道:“老陈头,你那儿子是不是怀有什么对汴京和皇家风水不利的东西,为何一见咱们就跑?” 我@#¥ 高方平愕然了,这些人现在变为风水稽查队了?开口闭口又把皇家给绑架了? 早前高方平也在私访,见过一些事。这种公然绑架皇帝的“风水警察”倒是首次见。前面主要是见到一些道士干预民众生活习惯,那些道士嚣张到代替开封府“封店”。 封店什么意思呢,就是一群没有执法权的人聚集起来,也没有差人敢管,然后这些道士把许多没有“修真认证”的饮食店给封了,限期整顿什么的。这类事高方平还真的亲眼见过不止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