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不针对谁、但全是垃圾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19章 不针对谁、但全是垃圾

现场,老陈头急忙摇手道:“道爷误会啦,小孩贪玩,他是忙着去捉蟋蟀,身上什么也没有。” “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 却是老陈头这才说完,后院的小男孩似乎没能跑掉,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紧跟着像是小男孩的什么东西被拿走了,他便大哭道:“还给我,还给我,这是咱们家最后的命根子,是牺牲了我娘和我哥哥才保全下来的。” 老陈头也激动了起来,想跑去后院查看,却被那个黑痣伸脚绊了一下,就栽倒在了地上,牙齿摔掉了一颗。 想再次起身的时候,黑痣伸脚踩着老陈头的后背:“别激动,激动伤身体,不激动的话能多活些时候,心态很重要,乐观才能活的长久。咱们又没做什么,你亲口说的孩子身上什么也没有,所以咱们什么也没拿?” 老陈头就不敢说话了,因为这话说的半白不黑,大有拿陈家唯一的香火为要挟的意味。 扬长离开之际,黑痣又扭头看着高方平呵斥道:“你看什么看?” “误会了,我只是路过。”高方平急忙摇手道。于是他们就离开了。 现在这里就只有孩子在哭,然后老陈头无比懊恼的坐在地上沉思。兴许他在想,当初为什么要离开家园? 高方平想了想道:“老叔想过报官吗?” 老陈头失魂似的摇头道:“没用,现在官府总体虽然作为,但他们偏偏不管这些人的事。整个汴京都这样,听说外面许多地方也渐渐这样了。人心都是放纵出来的,他们做一的时候没代价,就一定会有群人开始做二,做三了。” 高方平笑道:“看到他们这样,总归是暴发户低素质队伍,我就全然放心了。” 老陈头顿时怒道:“你个小官人添什么乱,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命根子都丢了。往后生计都不知道怎么打算。” “记住这一幕,积累怒气值,等着诉苦告状就行。”高方平起身的时候,放下些纸币在桌子上道:“这是米粉钱。虽然兔头我没吃到,但老子心好,顺便也把兔头钱也付了,够厚道了吧。” 老陈头没精打采的,理论上这个纨绔子弟还真算厚道了,然后却始终高兴不起来。 眼泪汪汪的小男孩很把家的样子,急忙来把钱收走,藏在了坏里。 高方平离开之际,隐隐约约听闻小男孩在安慰他爹说“老爹别急,听闻现在猪肉平回京了,兴许他会出来说话的”。 这是一种希望也是成就感,是民望。就像遇事时候那些混蛋会想起小高来让其临危受命一样的,民间发生这种事的时候就是民望。 有民望就好,高方平很享受这种时刻。 刚刚高方平对老陈头的说辞是认真的。看到现在道士是这种素质高方平就放心了。他们一点不难对付,只需要一个人敢作为的人出来拨乱反正而已。 林灵素总归还是弱爆了,政治不及格,不是领袖,就一强盗头子。他和那个打进京的李自成一样,看着凶,然而进京后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管不住属下了,于是最后就哭瞎了。 老陈头没说错,人是会膨胀的,尤其这些刚刚得势的暴发户,心态会有很大变化。此点上高方平不敢讲林灵素不聪明,但他和李自成一样,未必能管住徒子徒孙。 于是徒子徒孙就会过度膨胀,寻思老子们都“打进京来了,道门牛逼了,我当然要显摆下存在感,当然要享受放纵一下”。 这样的心态是人性的弱点,于是没有惊喜,这些当初的助力、徒子徒孙们,是真会不受控制开始放纵的。于是就是汴京现在的模样。 相信林灵素他也知道这很不好,只是说他不是政治家,他和李自成一样,面对这种情况不知道怎么处理。 真如同朱元璋大魔王一样,进京后反手把这些翘起来的大老二切了的人,是不常见的,所以明君明主一向很少。又没有李世民那变态的控制力和魅力,所以他们栽在高方平手里只是时间问题。 不作不死,他们的死穴就是他们的作为。那不得民心。 得民心者得天下这真不是吹的。如果林灵素是政治家,进京得势后低调,严管徒子徒孙进行内部大清洗,吃相好看些,那么他还真能成为高方平的最强对手。 然并卵,他和李自成一样不成气候。 所以听闻有道籍的扒手明着抢都没事,目睹了今天这样的事件发生,高方平就放心了。能量累积到一定时候,不但有司法理由收拾他们,还有民心。 关键就在民心。 现在的受害者毕竟还是少数派,在新闻舆论一边倒宣传道士的现在,许多群众是不明真相的。暂时来说大多数人真不知道道士的真正害处。 等大家都知道的时候那就晚了,那时候肯定是“道法治国而不是依法治国”了。 所以,接下来争夺民心就是重中之重的工作了。让高方平带骑兵和萧合达决战其实高方平也心虚的,好在让大魔王在民心舆论上和人决战的话,高方平真没怕过谁来着。 这么想的时候没回高家,让梁姐带着虎头玉回去,高方平则带着菊京进皇城,召集皇家大总管会议。 无数皇家秘书们(学士),还有梁师成在内的无数皇家特务头子们列席参与会议。 “我一再强调,宣传口工作是重中之重,地里一但不种植水稻,杂草一定疯长。这下好,舆论阵地真的丢了,阵地丢了不是说不能抢回来,只是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高方平敲着桌子道,“以前工作没做好我不怪你们。但我要求,现在都给我清醒些,少去窑子,少醉生梦死,多出去走走,看看民间到底在发生些什么,皇城司的工作除了护卫皇城外,一定要辐射到整个京城,你们没有治权但有情报权,作为情报口,一定要时刻掌握一些事,以便让执政官判断局势。” 尽管这些棒槌在梁师成的带领下,一个劲的摇手说“这不关我们的事”,却仍旧被大魔王骂的鸡飞狗跳。 骂了一通,高方平扭头道:“文章。” “卑职在。”文章走了出来。他是刚刚从沧州回来的。 “现在你是本堂派驻皇城司的政治委员,负责教导他们,稽查他们的忠诚度以及政治作风。”高方平很猥琐的摸着下巴道。 文章非常明白,大魔王现在首先要肃清这只皇家队伍的内部了,于是抱拳道:“遵命。” “政,政治委员?”梁师成也傻眼了。 高方平不怀好意的道:“怎么难道你有疑问?要找皇帝打小报告、弹劾我做事敏感不对规矩吗?” “不不,咱家不是这个意思。” 梁师成是真有这个心思的,但被大魔王如此流氓的说破后就真不敢了,改而很忠勇的道:“咱家主要是想知道,这是个什么职位?现在皇城司到底谁发号令呢?” “当然你发号令,但文章的行为,就是我大魔王的意志,愿不愿意配合他你看着办?”高方平又指着其他人呵斥道:“还有你们,谁都跑不了,以前我答应过不追究你们过往的猫腻,但有个前提就是尽职尽责,对大宋、对皇家忠心。这个时候我有理由相信,大宋乃至皇家是面临威胁的。其实我不说你们也知道,只是你们根据趋势不敢说话而已。皇帝把大总管职位交给我,我要对他负责,而你们则对我负责。所以一但有让我不信任你们的举动,那么以前对你们的承诺失效。不是说只换人就完了,那是要拉清单的,包括梁师成在内也跑不掉,我分分钟找开封府请你们去喝茶,大宋律贪腐一百贯是斩立决,自己算算看,你们有几个脑袋可以砍。” 全部人面面相视了起来。 高方平道:“我还没说完,不要急着骚动。我再次强调不准和宗教人士来往,不准有教派信仰。我不针对谁,我的意思是这些全是垃圾。普通人我管不了,但军人和官员只信‘皇’,不许信其他教派。” 霸道了,然而大家惊恐的觉得大魔王说的又没毛病,和他在江州如出一辙,又把皇帝给抬出来了。 于是很显然,大家都懂的,真正的神仙打架已经开始了……

上一篇   第918章 国耻

下一篇   第920章 魔王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