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宋押司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2章 宋押司

六七个时辰的艰苦急行军,到达郓1城县的外围已临近旁晚。 高方平不打算入城,问了东溪村的方位所在,却是不及赶路,只见官道前方来了一队十多人的人马,看形势和排场是县衙里的人。 就这么一条官道也避开不了,高方平不想节外生枝,低声吩咐道:“带点笑容,低调些,不要引起注意。” 却是无奈,手下这些家伙们悟性不够,让他装凶恶肯定没问题,装纯洁那真比哭还难堪,各自腰间的兵器尽管经过包裹和遮掩,也还是太显眼。 和那队人错身的时候,队伍中的一个黑脸汉子好奇的看了看,便道:“且慢。” 然后高方平手下这些土家伙当即瞪着眼睛,把一副随时火拼的样子。 “怎么称呼,什么人?”事到如今,高方平只得仰着头装纨绔了。 黑脸汉子思考片刻,又仔细看看这一群人,还看到了马屁股上的烙印,那代表这些是军马,出自于禁军。 于是他抱拳对高方平道:“在下郓1城县刑狱押司宋江,敢问几位是何来历,为何携带管制兵器以及军马?我大宋律,带刀尺寸是有明文规定的。” “老子殿前司捧日军麾下指挥使关胜,带兵器以及军马还要你个黑脸小吏批准啊!”关胜叫骂了起来。 宋江不卑不亢的抱拳道:“不敢,但身为郓1城县吏,宋江职责所在,见到了便要查询,否则县爷怪罪下来就是宋江的不是了。军爷您觉得呢?” 在大宋来说尽管不是官,但是县衙的押司,他还真不怕关胜这种小军官。 宋江再道:“尽管人数未达上限,尔等是自由身,但在郓1城县治下,宋江斗胆还是要问一句,几位军爷到我zc县有何公干,为何需要一人双马?” 高方平笑了起来,下马道:“久仰及时雨大名,我这有礼了。” 宋江还是有点得意的,却不表现出高兴来。作为他,什么及时雨呼保义的,被人尊敬纳头就拜的事也不算少,已经习惯了。 “请问是哪路好汉朋友,说了出来,宋江会好酒招待?”宋江和气的拱手道。 “放肆!你个宋黑炭那棵葱蒜,也配结交我家大人。这乃是东京高殿帅的衙内,官拜给事郎!”关胜这个大嘴巴一激动就说了出来。 如此导致高方平非常尴尬,妈的这么做真的好吗,老子们是来抢人的好不好,弄得人人知道我来过,万一抢劫的过程动静过大,可就不好了。 “原来是大人驾到,宋江失礼了。”宋江当即跪在地上,撅起一个老大的屁屁见礼。要多夸张有多夸张。 宋江就这德行,就有这么肉麻和机灵。 “宋押司请起。”高方平嘿嘿笑道:“记得我没有来过,你懂得。” 介于高方平有文职官身,那就是个贵人,于是宋江装作懂了,点头道:“好说好说,既然来了郓1城县,就让宋江略尽孝心,摆酒为大人洗尘,请大人勿要推辞。” 言罢,清热的套近乎,故意拉着高方平的手就朝着县城走。 高方平想要推辞,甩手一次,却是被握的很紧,没甩开。 强行犯浑拒绝他当然可以,只是说有点意料不到后遗症有多大。毕竟目下在郓1城县地盘,人手也不足,又是来抢人的。真有白胜提及的几万贯的话,那要无数的牛车才能运走,速度也会很慢。如果真这样,又得罪了宋江,那么郓1城县之行变数就有些大了。 换个人高方平会一路犯浑,以纨绔身份顶着蒙混过去了。但是宋江……千万不要低估这人的胆子、智慧以及阴险程度。他一个小押司或许拦不住高方平,但是他的好友郓1城县知县老爷时文彬,那真是可以从高方平身上切下一块肉来的。 多的不说,从郓1城县地盘剿贼获得五万贯的话,留下两万在郓1城县此点知县是做得到了。 “算了,咱们就进城吃了宋押司的酒,他也是一片热情和孝心。”高方平给杨志使了个眼色,让他低调。 “好教大人得知,咱们宋押司急公好义,热情好客,最是喜欢结交各方好汉。”一个县衙的小捕快拍宋江的马屁道。 “知道了。”高方平给了个诡异的笑容,之后陪着宋胖子朝县城走。 “感谢大人抬举宋江。” 宋江也呵呵笑着,不经意的扭头看了一眼鼻青脸肿的白胜。这人宋江有印象,除了做些违法事外,也似乎和东溪村的晁保正混迹在一起。 这么想着,极其聪明的宋江从白胜脸上的伤痕猜测:估计晁盖他们犯事了,引来了禁军一系人捉拿。 “晁盖啊晁盖!算好你个莽夫遇到了我宋江!以后你会感谢我的!哼哼,就算是禁军,要捉拿人也必须通过郓1城县衙,所以不敢不和老子去吃酒!”宋江不动声色的想着…… 入城后来至一间最大的豪华酒楼前。 “吆,是宋押司来了,快请,今个又宴请好汉啊,您真是钱又多,又急公好义。”店掌柜的见到便出来招呼。 宋江的脸更加黑了,想一脚踢飞这个掌柜,妈的这种情况下夸奖老子钱多,不是抹黑找事是什么? 宋朝的小吏钱的确多,收入会比县爷还高。原因就是一个死囚扔牢里,县爷都无法放人,但这些个心黑的小吏只要钱给够了,他有能力把死囚变活。真的,这种事知县不敢,但是这些县管就敢。县爷判处杀威棒,在这些人的手里那也是可以折算成钱的。这个年景的行情是一棍一贯。 通常听着二十杀威棒不算什么,但真有家人被判二十棒,不送这二十贯的话,基本上人抬回来就残废了。除非是杨志这些人,否则一般人真扛不住二十棍。 小吏的钱就是这样来的。所以造成了越是清廉爱做事的县爷手下,小吏就越富裕,就是包拯也跳不出这个怪圈。 而通常一个县衙之中,最吃香的人不是什么牢头啊财税节级啊。最吃香的就是这些押司。这些押司就是真正的县管,宋江是刑狱押司,那就是分管郓1城县刑事方面的“副秘书长”。根据县的大小,还有各种户籍押司田地土产押司什么的。这些人在县丞这个“秘书长”的麾下,形成了管l县城政务的简单构架。 主簿管理钱税事宜,县尉是公安局长。武松那样的都头严格来说是县尉手下的刑警和特警支队长。 yy完毕,高方平不得不承认,宋江其实是个在郓1城县呼风唤雨的人,并且他是个非常会利用自己优势的枭雄人物。无奈的是他野性太重,若是不冲动杀人,时文彬知县别那么负责的话,他会慢慢的变为这个地方的土皇帝,前途无量。 是真的,押司做得好的话,官做不大,做主簿是妥妥的。主簿就不是吏了,而是真正的官员,最小的官员。 就这么的站在酒楼前方,宋江和高方平各怀心思,都在考虑什么。 随即,宋江凑近一个心腹捕快耳语几句,之后那个捕快微微色变,却见宋江眼睛一瞪,捕快迟疑少顷转身快步离开了。 “大人,咱们往里请。”宋江很有些土豪气势的拉着高方平。 高方平看着远去的那个捕快略一思考,当然知道那人去给晁盖报信的。不过在当场发飙和沉默间,高方平选择了沉默,携带着笑容往里走道:“押司的弟兄干嘛不一起喝酒?” “好教大人得知,卑职有些私事交代他去办理,不方便对外人提及。” 宋江的确是又聪明又大方的一个腹黑胖子,脑容量不够的那些个混混,自然很容易就送给他及时雨的绰号了。 这次他的宴请也很粗放,一盆又一盆的猪肉堆放的如同山一样,加点醋和酱油、蒜末或芥末,仅仅是一顿凉白肉加菜汤,就吃得全部人舔嘴不止。 酒过三巡后,宋江呵呵笑道:“不知大人此番前来郓1城县办什么事,有宋江可以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了。” “小事小事,是我的一些私事,不方便对别人提及。”高方平把他刚刚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胖子。 “哈哈也是,宋江多嘴了,来,宋江敬大人一碗。”黑脸胖子大口的喝酒中。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肉也吃光光了,高方平起身道:“感谢宋押司接风,将来高方平必有报答,这便别过了。及时雨宋江果然名不虚传。” 宋江客气的道:“若是酒肉不够,再开些出来便是,大人何故如此匆忙?” “你的私事可早就差人去办了,然而我远道而来为了办事,却还在这里吃酒,那就不适合了。”高方平一语双关。 宋江想想也是,这个大人已经极其给面子了,于是起身拱手道,“既如此,大人走好。” 告别了传说中的宋押司,出得门来骑上战马,出城朝东溪村狂奔而去。 高方平如果不是“大人”的话,这些马就肯定会被宋江招待一顿巴豆什么的,无奈高方平有官身,宋江就不敢了。

上一篇   第91章 把他们放了

下一篇   第93章 刷出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