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魔王领域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20章 魔王领域

有文章那个小魔王在皇城司盯着,应该不至于出大毛病。于是皇城司的密探们,开始大肆收集消息了。 这就是大魔王布置给他们的工作,必须把目下道士所有猫腻都给挖出来,作为筹码捏在手里,算账的时候才有账单,宣传的时候才有弹药。 并没有什么新鲜手法,想要民心,就只管丧心病狂的去把道士的幺蛾子找些出来,加以公布和宣传,这就行。 这个工作关系到这次战役的最终成败,所以高方平也不全信皇城司。回到高府后,拍桌子下令道:“立即把韩世忠往河东召回来。宗泽目下在河东的工作已接近收尾,不需要韩世忠了。让那小子给我回京城、组织水军灌水,无论如何必须把道士名声搞臭,臭上加臭,然后老子们才有做事的土壤。” “是。”便有人昼夜兼程的去请韩世忠了。 命令二:除了把河东宗泽手里那批有基层工作经验的“少年党卫军”让韩世忠带来之外,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大魔王同时下达了从江州、大名府,招第二批少年军进京勤王的命令。 招真正的军队进京需要老张批准,是敏感问题。但这些大头娃娃招进来,则不需要谁的批准。 娃娃最容易洗脑,也最狂热最冲闯,这些人就是高方平培养的“岳飞们”。 不要他们打仗,但是需要他们带民意做表率,真正从基层展开政治宣传工作。那么娃娃党卫军都是苦人出生,又是孩子,天然的亲和力是最适合做这些事的。 这些少年将会在林摅到任开封府后,成为开封府派驻各访的居委会小干部。 那个时候,让林灵素们准备收尸就行。 这次的进攻方仍旧是民,高方平打算在京城打一场烈度适中的全民战争,把那些平时可以明目张胆做扒手的人按死在地上。毕世静其实是进来武装防御的,和江州模式如出一辙,军队不参与斗争,但是处于防御状态,保护大头百姓的呐喊。 保护那个老陈头一家,去亲手把他们的房契拿回来。这个过程若道士敢还击,或者有其他系的衙门出手拉偏架,那么毕世静部就会从防御状态转入反击状态、进行清场。 所以这次不是高方平不给赵佶面子、去怼赵佶信任的道士,而是赵佶的子民被另外一群欺负了,于是就把他们赶回老家去了。 到时候蔡京和高方平上殿找皇帝扯犊子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这是一个父亲下面的两个娃娃打架,没有外人参与,由它去吧”。 道理就是这样的,家里不懂事的哥两打架,只会是父亲眼里的小问题,那叫家庭内部矛盾。但如果明面上外人参与进来那当然就是大问题。所以呢,大头百姓的战斗必须自己去打,在什么地方跌倒后就在那个地方爬起来。 这和人感冒了,必须依靠免疫力对病毒是一个道理。高方平的角色是给免役军公正的决战环境,确保不出其他并发症,但高方平真的不是作战主力。这就是此番的最高战略思想…… 赵佶是个糊涂蛋,然而糊涂的人总是幸福的,他并不知道道士做了些什么,也不知道现在的神仙打架。 在高方平回来后召集了几次皇家内务回忆,林灵素觉得气氛便有些不对。皇城对道士的进出盘查很严格了,那些侍卫也不和道士来往了,不敢收道士的钱了。 以前收了的也悄悄的退了回来。 这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节奏,林灵素是聪明人,当然知道和高方平的决战快开始了。 但林灵素并不知道高方平最终会怎么出手。现在在皇帝和礼部的支持下,基本上道士是一种无敌状态,不受控制又嚣张。所以林灵素觉得,高方平最大的可能是来找皇帝进谗言,说道士坏话。 也以蛊惑人心为本命神通的林灵素,都已经对此做好了应对打算。可惜高方平不走寻常路,甚至都没有来见皇帝一面,更没说道士的一句坏话。 于是林灵素便有些沉不住气,觉得形势很诡异。林灵素打算先下手为强了,便很不冷静的找赵佶,说了些高方平的坏话。 可惜他太自以为是,对赵佶的性格吃的根本没有高方平透,他以为他是宠臣,以为赵佶信任他,就会听信他的谗言。 事实上林灵素错了,赵佶要是这种人,早十年蔡京就被张克公张商英用嘴炮给打死了。高方平从出道起,基本不再赵佶面前说任何对手的坏话,却照样把对手打残了。 所以这么一来高下立判。林灵素说高方平的诸多坏话,当即被赵佶不以为然的给拨了回来。 有过这么一事,赵佶也算第一次对这个“世外高人”留意了,觉得他也不过如此,谈不上仙风道骨,仍旧有些朝堂上的那份俗气。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赵佶的确不会因为一件事就讨厌一个宠臣,但万事都有第一步。 林灵素很聪明,再也不敢忽然站在“仙官”的角度上说高方平的是非了。 于是林灵素这才知道要出事,这次两个都是儿子,很显然“父亲”不出手干预了。只能去私下相互比肌肉了,被打哭了也没法告状,相反显得自己懦弱。 然后林道士掐指一算,此番没皇帝的“龙域”保护的话,如何打得过猪肉平那个肌肉男,妈的他是宰臣好吧,并且是个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 林灵素没想过暗杀高方平的计划,因为掐指一算,这么干的张怀素失败了,方腊失败了,某些牛人策划的两次军事暗杀也失败了。从卦象上看,猪肉平还真是有皇天护佑的人,命数还在旺盛。 于是听闻毕世静部进京的第一时间,老奸巨猾的林灵素不顾盟友蔡卞朱勔等人的往后部署,也不顾道友们了,他觉得高人不能立于危墙之下,便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是的在皇帝不听谗言,毕世静部进京后,老奸巨猾的林灵素用尿遁大法跑回江南老家去了。他找皇帝说南方风水变局什么的、扯一番犊子,需要他回去一趟,于是丢下他的道友们跑了。 老林估计那些不知死活的道友此番会栽。其实老林早看他们不顺眼了,那些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又不全是我神霄派的弟子,在老子杀进京得宠了后,这些家伙纷纷跟着进来捞钱,占着道友的身份狐假虎威的瞎搞胡搞,招摇撞骗,还不听我林灵素劝告,早告诉他们要低调的,然而他们还不听老子的。 事实上号称元婴修为、陆地神仙的林灵素虽然斗不过大魔王,但他看对了,于是聪明的跑路、离开了风暴中心。这是很机智的举动,虽然有点没面子,不过他对心腹道士们解释了: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没有龙域保护就斗不过大魔王领域,暂避其锋芒才是王道。 不听林灵素的那群金刚不坏之身就真的哭瞎了。 林摅上任开封府后,韩世忠和皇城司两头的地下工作也接近了尾声,基本上把目下道士等等各种幺蛾子,收集了个全面。弹药齐备下当然就动手了。 首先的步骤就是把敌方那些报纸给和谐。 汴京不明真相的吃瓜众们,最初见到大批质量参差不齐的“电视购物报纸”被封了。民间的大棋党们说了,高方平在下一盘大棋,且已经到了收关间断。神仙打架开始了,普通人看戏就行。 于是就真的神仙打架了。 这代表两个政治阵营在争夺舆论阵地。媒体是礼部尚书许将的地盘,开封府现在是高方平的地盘。 理论上开封府没有针对媒体报纸的审批和指导权,但林摅手里的司法权是个大杀器,是魔王阵列的关键一环。这就是誓死要把开封府夺回来的原因。 林摅不能因政治原因动报纸,但韩世忠会把那些在名单上的报纸“违反大宋律的各种事”给找出来了。就和后世的乐天超市一样,真要找的话哪有不违法的哦,既然找出来他们违法了,当然就简单了,林摅直接派人以违法的理由查封,限期整顿。 什么礼部的政治正确? 现在谁和他们讲政治,违反国法了,先把各种指标整顿完毕了、咱们再来谈开门的问题。 于是基本上帮道士造势的媒体在一日内就扑街了,剩下的骑墙党看了一下,目测此番礼部战力不行,于是纷纷调转苗头,跟着李清照们去写道士的黑料去了。这个群体是最大的,永远都是,天下就这德行。 高方平没回来的时候李清照苦啊,她算是坚守在最后阵地的笔杆子。如同评价牛明白一般,她写了几篇关于道士的文章后,却因礼部的政治正确被和谐了。 于是她不服气的又写了两篇,被汴京时报总编请去喝茶说“上面有人点你的名了,你在写时报都得关门,咱们汴京时报庙小,李大神你另谋高就去吧”。 是的那之后李清照被开除了。 于是她在私下和一群文友用嘴讨论,结果后来家里小院经常有什么死猫死狗的扔进去吓人,或者有人泼猪血什么的,简直是要你命三千。 最后李清照一恼火,把她手里那批古籍送给了张商英。 张商英家大业大的一羊肉贩子,手下八百屠夫又不是摆设,于是老张派家丁请了几波人来喝茶,藤元芳连道士都不敢管,他如何敢说张商英私设公堂呢? 于是这才算是杀住了某些人的嚣张,把李清照这个国宝级美女置于了安全线上,不受人迫害了。 现在的局势下李清照复出了,这波节奏也就带起来了。把她的遭遇如实写了出来后,汴京就真的炸锅了。作为她都遭遇了这样的问题,于是配合其他舆论一宣传,反水的媒体一面倒的开始报道道士的种幺蛾子,汴京的民众正式醒觉。 人性都是这样的,或者说阿道夫希特勒的成功也是这么开始的。于是在那些以开封府名誉派驻各坊间的少年军干部的带领和宣传下,全民战争正式打响。 和道士瓜葛较多的京城系军队关闭营门内部宵禁。毕世静部全体开进汴京城进入防御状态,确保此番呐喊的大头百姓不会被修真高手们的神通反击。 作为一个仁者,“大魔王领域”一但展开,只要不和赵佶的“龙域”正面交锋,那么在这个领域之下,修真高手们的任何法宝都失效,祭不起来,全部窝爬在怀里干瞪眼。 工作经验丰富的少年军干部们全程带领,开封府差人代表们全程跟随。 只一日之内、整个汴京的道士、以及和道士利益链有关的人、总计近万就被抓空。换任何一只部队都没有那么高的效率,然而大头百姓真有。 梁红玉也出阵了,她带着几个女娃娃宪兵,然后带着那个卖米粉的小男孩去,手握着刀说:“去吧,这些人拿走了你的房契,现在你去亲手拿回来,亲手抓捕他们。” 那些人当然就被抓捕了,如何还敢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