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过度班子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29章 过度班子

半年一度的大朝见就快开始,所以时静杰也进京了。 鉴于赵佶好大喜功,最喜欢听喜报,所以这个年景里,中书门下调整了习惯,一年一次的总结改为了半年一次。只为了让赵佶可以多听点喜报yy一下。 江州时静杰一直是官场大明星,虽然老裴在大名府有点后来居上的节奏,然而时静杰人脉好,会说话,大家就每次都找他进京汇报给赵佶。 听说每次见这小子,赵佶都能多吃一碗饭。 其实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赵佶已经是个饭桶了。他是足球运动员,一顿饭几乎够高方平一整天。 时静杰进京,先找高方平述职,然后他的规矩自来是约一群人去逛窑子。他对高方平说了:不去白不去,有些同窗是喜欢抢着付嫖资的二百五。哪像在江州啊,约赵鼎去关七开的万花楼里爽爽,赵鼎那奸贼的尿性竟然是让家丁去通知赵夫人,然后赵夫人拿着擀面杖来打跑赵鼎。于是当然就不需要赵鼎买单了。 时静杰总结道:“妈蛋这是计谋,不是家风。这是真有的事,还不止一次。起初险些被那狗头蒙了,以为他是个妻管严,其实并不是,每次都这样。他就不用付钱了。” 总体上,高方平对时静杰这狗头还算满意。他这幅蹭吃大王的德行,除了说明时文彬那抠门的家风外,还说明他没有张叔夜有钱。 在民间或者江湖上,这种德行会让人想把他打死,但是在高方平这里,大宋官员要都这样抠门贫穷,吏治就成功了。 觉得时静杰弱爆了,然后又一个纨绔跳出来说道:“小时,你也太那啥了,逛个樊楼都要等着蹭?何必你那些同窗同僚,哥哥这便带你去耍耍,介绍两妹子给你认识,皮肤好白好滑的。” 说这话的是曹忠这人傻钱多的将军。 汗,他还说时静杰弱爆了呢? 其实高方平觉得曹大傻才是弱爆了,时静杰说的话用词虽然是“同窗”,其实并不是,时静杰指的抢着付嫖资的二百五正是曹忠这号啊。很显然因为曹大傻在这里,时静杰才借着高方平的威望这么说的。 是的高方平在京期间,曹忠也很喜欢来高方平这里玩。这货现在又升官了,职位仅次于高俅,他是步军司副都指挥使了,鉴于都指挥使空置,于是他主持工作。 至于殿前司和马军司,还是高俅在管。 升职的不止曹忠,时静杰他爹已经从济州任上被召进京了。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大朝就会任命时文彬为刑部尚书。 最终不是老常,而是时文彬。这也是多番权衡博弈后的结果。 时文彬是个典型的温和保守派。其实高方平相信,在这个位置上老常能干的比时文彬更好。但是架不住这种温和保守派人缘好,官声好,大家基本都能接受他。也不至于过激捅出大篓子来。 在高方平的层面老常虽然能做事,但也容易被诉棍利用,容易被舆论绑架。从而发生幺蛾子。不过正因为保守,时文彬却不容易出这些问题。别他看不温不火的,譬如当时在郓城任上,大魔王就很少能利用时文彬。 然后从政绩上呢,时文彬济州的报表就比老常曾经执政的孟州要好看多了。这是因为高方平在郓城打下的基础,以点带面带动了整个济州。时文彬开拓进取不足,但他基本能四平八稳、把高方平打下的江山给守住的。所以济州现在虽然不是最亮眼,但一直都拥有不错的民生。 于是时文彬就崛起了。现在赵佶都信任他。赵佶就这德行,他信任谁,多半全家都信任。 然后刘正夫出任礼部。张商英会升职吏部天官。 河东工作结束后,宗泽会重新回工部任职侍郎主持工作。小李纲也会夹出色的简历,出任户部侍郎主持工作。 这就是此番各方面博弈的最后结果。高方平赢了,虽然混入了刘正夫这类棒槌,但那是不得已,政治妥协的产物。 这些就是高方平完成最后试炼前的过度班子。 高方平赢了,蔡卞当然就输了。 这家伙两次谋划进京,最终都失败了。一次是神龟事件,一次就是林灵素的千道大会事件。政务上他没什么干货,绝对打不过高方平阵营,差的还不止一个量级。 所以他只能通过一些“神迹”,一些歪门邪道,和道士利益捆绑在一起。想从这个层面谋取政治利益。然而不但没成功,还损失他们阵营的一个重将许将。 礼部这个宣传口一但丢了,下一步蔡卞他们的作为将更加有限。 道士也会慢慢在全国走下神坛,因为刘正夫这个礼部尚书也是不喜欢道士的,在苏州时候就是对立的。这就是他最终能出任礼部尚书的原因。 yy了完毕,曹忠和时静杰道:“所以相公你到底要不要和咱们去樊楼,如此花好月圆……” 巴拉巴拉一通后,高方平摆手道:“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两家伙觉得他不去正好,这样才能放得开。 正当两人高兴之际,遇到曹老侯爷来了,老曹胸口挂着一个八斤重的钟来找高俅搓麻将,却发现曹忠在这里闲逛,便几大脚踹了过去。 曹家人和高方平一样最喜欢装逼,没事就穿着盔甲。所以老曹踢小曹的时候能发出一些哗啦哐啷的声音来。 “你儿子咳嗽生病了,许多人急坏了,你不去照顾还在这研究逛窑子?”老曹破口大骂了起来。 高俅觉得曹大傻活该啊。同病相怜,老子们高家也全是一群不管小孩死活的人,带孩子似乎是爷爷的责任。 曹忠则是郁闷的寻思:我又不是大夫,我回不回去,和那小子的病有什么关系?那小子壮的如同个狗熊似的,一点小病小痛的有什么打紧? “从军事思路、根据高相理论,时常生病乃是好事。等于免疫力练军。” 曹忠这么对他爹解释。于是他身上的盔甲又哐啷哐啷的响了起来,这次是被用东西砸。 时静杰抱头逃窜了。看来这次没能忽悠到大脑壳去买单,于是这个樊楼就去不了了。因为樊楼消费太高了。 其实时静杰的工资还行,算购买力相当于后世每月六七万的样子。然而也还是很紧张,不怎么够用。 后世这个收入的人买个房子、买个奥迪也就可以了。日复一日的上班生活。然而在这个时代作为官的仪仗,时静杰自己养两匹好马拉车,代价是高于后世开个奥迪的。然后聘用两个保镖,几个打杂的工人,一个专属司机。杂七杂八的一开销就没有多少了。 这还是官员的宅子不花钱的情况。 所以还是张叔夜最诡异。基本上老张是用牛车的,提速超车虽然有点不够看,不过四平八稳,牛吃草也就行了。还可以用来在自家院子里种点地,农忙的时候把牛租给其他人去耕地,也是一笔收入。这在大宋也比较流行。 种师道最牛逼,作为一个建节了的大将军。他的随从是一个屠夫,连家具连房子都是蹭的,骑的是军马。听说还可以把屠夫派出去帮高家杀猪,赚点外快什么的……

上一篇   第928章 让它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