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刷出钱来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3章 刷出钱来了

至于故意让宋江的人去给晁盖等人报信,正好对高方平的胃口,目的就是吓跑他们。 目下还不到短兵相接的地方,若是真个杀上门去面对面的抢劫,那不论任何时候都是要刺刀见红的。也就是说要死人。 宋江画蛇添足的报信正好,贼人没被围困却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当然是逃跑躲进山里。这就避免了火拼,不到狗急跳墙的时候。 至于钱财,如果真有白胜说的那么多,晁盖他们是带不走的,几万贯,即便白银也不是三车可以拉完的,这么短的时间,财不露白,又不可能发动村民帮忙,所以高方平有把握,他们只能带走金子和珠宝,而主体财钱却等老子们去捡便宜。 “不用拼刺刀就有钱拿,很是可以了。”高方平yy着…… 在白胜的指引之下,到达东溪村已经天色茶黑。 点起火把,提着大刀和战马进村,顿时就把整个村子的人吓得躲在家里,谁都不敢出门。 没办法,大宋的老百姓胆子就有这么小,就有这么可怜。特别边关地区经常有蛮子这样进村打草谷,他们也只能这样的缩在家里哭泣,等待着孩子娘子被抢走,指望着蛮子心情好不要大屠杀! 有个梁府跟来的侍卫觉得这样的阵仗很威风,眼尖的看到一个美貌小娘子躲进了家里,于是他便想去敲门。 “把那个混蛋拖下马殴打!”高方平挥手下令。 于是有点喝高了的关胜和杨志就冲过去,把那个梁府侍卫拖下马来,按在地上狂殴,打的屎尿齐出。 “再有节外生枝的斩!管得好自己的,明天一早就有钱讨媳妇!明白了没有!”高方平一边蒙面一边下令。 “明白!”全部家伙开始跟着蒙面装土匪了。 稀里哗啦---- 白胜的带路下,一群蒙面大汉吆喝着,挥舞着刀子开始冲锋。这是故意的,否则还是会有老百姓出来观看。 晁盖家的简易围栏直接被战马踩烂了,大门也被关胜给撞破。大胡子他就有这么蠢,明明一刀劈开就好,他要把他的战马脑袋撞起一个包来。 冲进院子看了看,一片狼藉,一个人都没有,像是匆匆忙忙的接到消息后,随便的带了些重要东西就进山躲避去了。 “给我搜,拿光所有可以卖钱的东西!”高方平如同个昏官一般的挥手。 结果就连晁盖家的铜锅,都被这些个如狼似虎的家伙当做财产给撸走了。 高方平下马,在院子里四处走着观察。 随即,高方平指着地面道:“这个地方的泥土颜色有些不一样,给我挖地三尺。” 这些狗-日的就疯了,平时他们就不是握农具的材料,现在却特别的卖力,真个是挖地三尺啊。 终于整个院子都被翻了过来,挖出钱来了,实在太多,地下全部是铜钱和银两!大约一半的一半,珠宝和黄金估计被晁盖等人带走了。 “这么多!”高方平和林冲等人一起傻眼。 这下麻烦大了,妈的铜钱占比这么大,十辆牛车也拉不完。 跟来的二十个侍卫全部扑在钱堆里流口水。 高方平拿着鞭子乱抽,破口大骂:“你们这些蠢货,口水会氧化白银,要是影响成色,老子和你们没完,还愣着干嘛。还不给我去村子里征用牛车。” 于是这些家伙极端不情愿的开始行动。 出门前,高方平冷冷吩咐道:“不能叫村民吃亏,征用每套牛车给予二十贯补偿,然后警告他们不准多事,继续躲在家里。胆敢多问的老百姓就狠狠的报以老拳,打怕他们,但同时给三贯的医药费。两人一组,分为十五组,每组带着二十三贯铜钱去征用牛车去。办砸了的,敢贪污这二十三贯、激起哗变和反抗坏老子大事的,你们全家就准备重新投胎做人!作战命令完毕,有不明白的现在问。” “明白!” 一伙蒙面大侠抬着火把,挥舞着大刀,背着钱去办事了。 带银两会更方面,可惜这些不是碎银而是官银,老百姓绝不敢要,要了是杀头之祸。老百姓最喜欢的东西永远是铜钱。哪怕是成色稍差的私铸钱他们也喜欢,也可以流通,无非就是平时五文的东西,要花费六文买…… “白胜!”高方平背着手道。 白胜脚一软就跪在了地上,知道自己没用了,依照惯例,恐怕就到了该死的时候了。 却不料,高方平指指里铺天盖地的钱道:“限铜钱,你能拿多少拿多少。带足了之后跑路去吧,别把命送在这里。这是老子之前答应你的。” 杨志想要说什么,高方平抬手打住道:“就这样。无信而不立,杀他也没有用处。” 虽然跟着说话算话的人混,乃是所有好汉的追求,但杨志还是很郁闷,觉得白胜这小子獐头鼠目的很不顺眼。 “真的放小人走?”白胜颤抖着声音道。 “快滚!从江湖规矩还是从律法,不论什么角度都该杀你这没错。然而你运气好,老子又不是清官而是奸臣,所以赶紧的,背着钱跑路去吧。”高方平摆手道。 白胜果断的起身,用晁盖家的大背箩,背着比他自身还重的铜钱离开了。其实也没多少,也就几十贯而已…… 昏了! 派出去的侍卫还是引起了轰动,虽然他们会打老百姓,但听说被打了以后能有三贯医药费,所以目下村里到处是肉盾,几乎所有的皮糙肉厚的壮年村民都冒险从家里跑出来送,口称快点打我们! 男人们被打了鼻青脸肿、带着三贯钱回家后,换成一些丫头和妇女赶着牛车出来哭着喊着的卖,开价十三贯至十六贯不等。结果获得了二十贯。侍卫们很快买到了十五套牛车。剩下的村民却不想离开,依旧等着要卖车给这些给钱爽快的蒙面大侠。 真的是些好土匪,这是老百姓们见过的最好的土匪。 然后逼得急了,纵使妇女也被这些混蛋报以老拳,然而这次钱用光了,打了白打,没有医药费了…… 侍卫们带着牛车回到晁村长的院子里后,高方平派关胜提着几个不顺眼的家伙的脚,倒过来抖抖看,难说会刷出钱来。 大部分人身上是空的,却真有一个家伙的身上刷出了一些碎银来。那明显他黑刚刚的带出去的钱,然后用铜钱和老百姓换了碎银子带着。 高方平说不上太生气,这种人是永远都会有的,但是也不能放过,于是挥手道:“剁了他的小指!” 噗嗤---- 杨志如同快刀手傅红雪一般,刀光一闪,那个贪污的侍卫的指头就不见了,鲜血直流,他甚至都不疼。 不过紧跟着,把他的伤口凑在火把上止血,烧得如同鱿鱼一般的香气腾腾,然后他的凄厉惨叫,整个村子都能听到。 这么一来,那些有点八卦心态的村民,又全部回家缩在床下念阿弥陀佛去了。 “老子已经有过警告,出动之际吩咐任何人不准带钱。所以现在我根本不接受理由和狡辩。这就是打仗!出阵之际就是行军!贪污几两乃是小事,但违反命令却是军事行动的大忌!你得感谢我不是种师道,否则这种影响全队人马利益的事发生,你还有命在?别感谢我把你教的太聪明,今天少个指头你若能记住,以后上战场难说可以保住脑袋。就这样。”高方平摆手道:“装车!” 然后任由疼的几乎昏死的那个家伙扑在地上,全部人开始行动,装车。 装好之后已经是半夜了,押送着车队离开了东溪村…… 车队速度就慢多了,再次回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两日后的一个早晨,好在这次很顺利,押送大量钱财的路上没有出现什么幺蛾子。 都顾不上睡觉,找县爷借了这边厢军的校场,召集了所有的人来数钱盘点。 最终嘴巴笑歪了,今趟一共收获三万多贯。 “梁府的侍卫,待在县城的每人两百贯。出征郓1城县的每人三百贯。索超杨志关胜林冲,每人六百贯。贾晓红和燕青零蛋。梁红玉及其部曲分享一千贯。被断指的那家伙没有奖励,不过为仁慈计,给一百贯医药费!” 说完,高方平背着手道:“这样分配有没有意见!有就现在商量,过了现在嚼舌的人头落地!” “没有!” 包括那个被斩了手指的家伙也嘴巴笑歪了,一百贯好歹是几年的收入了,作为罪人还有钱拿算是不错了。 这样一分配,一万多贯就出去了,高方平自己入手了两万一千多贯。 很不错了,真的不能太心黑,不能吃独食乃是铁律…… “吴用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前往孟州的一路上,对三国情有独钟的小萝莉自己编这句词在唱,然后她手下的一群小女孩拍手助威。 贾晓红摘了些路边的野花,编制了五个花环,给梁红玉和四个小女孩每人戴着一个。这些小孩子现在也变为有钱人了,四个小女孩以及小牛皋,正在策划着怎么花他们的一千贯,四个小女孩打算多置办几匹布,牛皋想要一匹马,至于梁红玉正在策划养一头牛。 燕青对晁盖一群人十分无语,来抢生辰纲没成功,反倒被高方平这个心黑的人渣把以往得到的生辰纲给撸走了。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气得吐血?

上一篇   第92章 宋押司

下一篇   第94章 吃喝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