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我又任性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32章 我又任性了

高方平慢悠悠走进中堂的时候,其他人面色古怪,老蔡则是笑了笑道:“小高快来,坐吧。” 高方平坐过来之后,翻开放在自己面前的文报看了一下,的确是关于所谓“铁路可行性”的一些问题。这是工部、户部、兵部三个大部头一起提交中书的质疑文件,妈的来势汹汹啊。 张叔夜神色暧昧,看起来老张他不是管这一口,但似乎因为他不知道是铁路,的确把三部委提出的质疑给当真了。 蔡京捻者胡须笑道:“早前呢,因为你的发明你的事一向都神奇,让人信任,所以关于铁路的话题已经被炒热很久。只是说,总感觉那个时期大家都在人云亦云,只知道神奇,并且未见到真实的利益和作用。” 到此老蔡停下喝了一口茶水,不经意的扫了常委之一的何执中一眼。 到此高方平感觉很不好,知道这些家伙又开始扯犊子了。不出意外的话已经敢肯定了,他们不但要拿风水说事,更要拿高方平正在批的“迷信”说事。 并且这次居然有三个部委敢跳出来,一定是尚书右丞兼兵部尚书何执中在这个问题上反对的。这条老狗此番一定涉及了他较大的利益,一向咬人不出声的他终于出声了。 高方平也明白老蔡的意思了,老蔡发言后暧昧的看了一眼何执中,就是在提醒高方平:这次不是我老蔡和你对着干,你不要来找我拉仇恨。 思考间,其他人不吭气,老蔡接着又道:“现在事到临头,你即将进成都了,即将开展这个传说中的天路工程。但你别怪咱们在这里提出质疑,在这即将展开的劳民伤财的超级大工程之中,你如何确保能在那艰难的蜀道上把天路修通,而不是成为一次失败的工程?就算真的成功了,你如何确保有市场、且真的能发挥作用?来自沧州的几万流民,即将在你的意见之下,转什么‘铁道兵’编制,这是我朝尚未有过的先例。事关到无数的财政预算、安全性等等问题,所以小高,你不能责怪兵部对此的担忧。” 这是进一步点明了是何执中在跳,高方平撇撇嘴,懒得多说的样子道:“我有把握的。” “你……”原本不打算发言的张叔夜有点受不了他,敲着桌子道:“把你这套收起来,这里不是你成都府路行营,而是中书,你知道的,你那套流氓方式不能在这里施展,至少现在不能。” 被骂了以后高方平只得收敛了些,尴尬的道:“其实我得为你们的质疑叫一声好,有质疑是正常的。毕竟现在没谁也见过铁路,所谓的用处也是我用嘴说出来的。如果说,仅仅我猪肉平说铁路好,就大家一起跟我修铁路。那不是和神霄宫好、天下就到处修建神霄万寿宫的林灵素一路货色了对不?” 张叔夜和蔡京也不禁楞了楞,面面相视了起来。 梁中书则是没心没肺的样子,他关心个蛋的铁路啊,就如他不关心江南各地正在修建的神霄万寿宫一样。在老梁这个老狐狸看来,不论是林灵素发动建设万寿宫,还是高方平发动建设铁路,都是一个模式:捞钱、捞声望,捞班底、捞信徒。 于是老梁不关心什么工程,只关心政治气候,他在观察大家对猪肉平的质疑有多深,猪肉平的底气又有多足? 至于其他几个部来参会的官员全部低着头喝茶。 场面停顿了少顷,老梁爹暂时没看懂目下出的什么幺蛾子,于是决定不发言了。继续静观其变。 在高方平看来,张叔夜此番参与进来,老张他是在“合理的质疑”。他虽然信任高方平,但这条所谓的天路,在设想中所动用的民力实在太多,工程太大,时间太久。这样的事,所涉及的民户迁移安置等等后续工作,非常的复杂。最直接的就是:老张现在仍旧不知道铁路是什么,不知道能发挥多大作用。 至于蔡京,高方平懂的他是个老滑头。早先他放手政治,不想抓权了。但这次事件显然东南系和道士又介入了,给了皇帝一些不好的指引。然后是何执中在推动这一反对提议。 现在的老蔡的确可以不管高方平做什么,但有个问题在于,一但形成气候让皇帝疑惑、皇帝主动去询问老常这个首相一些问题,老蔡又不清楚本质,于是他会来个不做不错,反手把高方平请来这里喝茶了。 不用去想,现在那个跑回老家去的林灵素,他仍旧是御前行走的金羽门客,他肯定在这事上用各种风水术语,给皇帝说了许多,忽悠皇帝铁路不是好东西。 其次蔡卞上书,在民生民力、旷日持久、作用不明等问题上,帮助皇帝形成疑问。然后何执中这个老家伙带领兵部跳出来,在“铁道兵”编制和安全的问题进了很多谗言。 并且,这些人他们现在手法高明了,不敢直接拿高方平说事,改而拿中书门下说事。 如果换个人,他们会从工程发起人“密谋贪污、劳民伤财”方面去套。但事关高方平他们不敢,于是就把这事,变为一个“中书门下考虑欠佳”的国策说事。 出现这个幺蛾子,还是只有一个原因,林灵素和蔡卞、何执中这些人始终是宠臣。 于是皇帝在一定程度上被忽悠后,鉴于现在蔡京威望下降,所以皇帝真会以问责的语气老蔡去喝茶的。妈的老蔡好歹还是个首相,他去皇帝那边顶了一通雷下来,自然高方平也就不安逸,被请来中书喝茶了。 这个期间高方平始终在思考着,一句话不说,不过也基本把这次幺蛾子的前因后果思考了个七七八八了。 张叔夜皱着眉,伸手过去高方平眼前摇晃一下道:“小高说话啊?” “没什么可说的。”高方平摊手道。 老张顿时皱眉头道:“你怎么这样……” 高方平敲桌子打断道:“我就这样。这么说吧,我知道一但出现这幕,我在这里不论说什么,肯定都被否,没用。如果是可以转圜的事,你们会提前知会我,太师会私下和下官我沟通对不对?既然已经到了中书门下的正式讨论,我还真知道这事药丸。” 老蔡有些尴尬,却也笑了笑寻思,你小子倒是有自知之明。 张叔夜则是楞了楞道:“那么是不是真的就这样了,之前抛出来的话题铁路只是你的一次玩笑?” 高方平道:“并不是。你们不修我自己修,工部户部兵部不支持,我成都自己有能力完成这个工程。” 我@#¥ 老蔡老张老梁、加上何执中四人一起惊悚了起来,同声道:“你又犯浑了啊?” 高方平不急不缓的喝了一口茶,呵呵笑道:“我还真犯浑了。话放这里,中书不支持我更高兴。为什么呢?吃人的嘴短,真在这个问题上把部委牵连了进来,我就哭瞎了,要整天面临一群汴京官僚的指手画脚,是不是这个道理?然而我成都自己干呢,一切就都清静了。” “……” 老蔡和老张面面相视了起来,真的对他很无语。 无奈的在于,这样一来就真的谁也拿猪肉平没办法了,原则上中书门下真没权利指挥地方州府怎么干。 高方平的“判成都府”任命已经成为了圣旨,所以他这个西南边陲第一重将并不是中书门下的下属,是直接对赵佶负责的。中书门下只是代表赵佶监督高方平,在高方平做错了、闯了大祸后,才能用二次判定权说:因为你修铁路出了大事,所以往后你不准修了。 这就是规则。 所以高方平只要不问中央要钱的话,他们就直接哭瞎,他们现在还真不能说“不准你成都修铁路”。有那么简单的话,高方平已经下令杭州“不许修建道观”了。 “这下知道我猪肉平的厉害了不是?”高方平又在这个常委会上嘿嘿笑道,“你们都怕我,想把我弄出京城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我都答应去成都了?你们还能拿我咋整?想不让我修铁路可以,你们抗旨,免去我判成都府路,我不是成都主政当然就修不了了。然而那样一来你们更惨,我就留在这个京城里yy,顺便整天戳你们的眼睛,看看到底谁怕谁?” 老梁这辈子最怕中书侍郎做不安稳,就想把这半个儿子赶出京去,至少让你老梁爹我做满一届中书不是?所以现在听这犊子又丧心病狂的拿这个问题炒冷饭,梁中书当即很忠勇的发言:“我认为铁路乃是大国重器,必须修出来。” 张叔夜很想把梁中书一脚踹死,因为老梁这很显然的就是“虽然不知道铁路是什么,但应该是很厉害的样子所以支持”了,这种棒槌坐在中书也是让人醉了。 老张便迟疑道:“问题在于,你为啥就要修建这尚未知道效果的铁路呢?几千里路、用铁铺就出来,想想都让人觉得恐怖,那样的资源耗费……” 高方平又抱拳打断道:“相公,小子我又要任性一次。这里其实真不是讲道理的场合,就一句话,我必修。蔡卞可以在东南修神霄万寿宫,还带起全国的风气,我为啥就不能在成都府修铁路呢?就这样吧。谁要问我铁路有什么作用?我决定不会回答你们,我会先去问修建神霄万寿宫有什么作用?其实有一点是肯定的,官家不会随意质疑林灵素和蔡卞他们修道观,难道会随便质疑我修铁路?林灵素他们敢把道观吹的神奇无比,论吹牛的话我猪肉平怕过谁来。我难道不可以把铁路对官家形容成长城、长龙的意义吗?官家自来喜欢宏大新奇的事物,他会理解我的。” 蔡京呵呵笑道:“小高你不要一摸就跳,说都说不得。既如此,你也算解除了老夫的难题,既然不是全国性政策,老夫认为这只是地方政府的一种尝试和摸索,无需在中书门下讨论,这便否决这次三部委的提议吧。” 言罢起身,老蔡一副甩脱了的样子,在文件上签字之后就离开了。于是这就真的不是一个国策了,只是地方自己的事务。 大宋的官很好做,律法相当简陋,法不禁止皆可为。于是现在就真的没人管的了高方平折腾什么了。话说现在大宋的全部家底,都是高方平在没有法规的情况下,强势捣鼓出来的。 这些家伙他们变着法的对我猪肉平围追堵截,又怎是那么容易得逞的,他们是阻止不了大魔王前进的。 说起来高方平自己测算过,中央财政不想支持,成都勒紧裤腰带的话,应该可以自己扛下来。 如果高方平采用其他模式,以承包工段的方式把工程放出来,让各地奸商投标、加以培训后让去修,成本更低,更快。 只是说,在这个工程上高方平不能用这个模式,因为那是完完全全的美国似血汗工程了。那些来自各方的奸商为了中标,会强势压低价格,然而为了平衡成本,他们会偷工减料。 最严重的,会在他们麾下产生一大群近似奴隶的工人,把工价压制到最低限度。 工人的工价在任何政府治下都不会太高,但是太低高方平接受不了,因为那完全没有好处,又是一次加速的财富剥削和集中,对国朝的全盘经济不利。很简单,工人没钱没积累的话,铁路的沿途就不会真的有小镇,不会真的有经济,因为工人消费不起,没消费的地方就不叫“市”。 这就是不能没有资本,但不能完全放任资本的原因。政府的属性是保民生,而资本的属性是兼并赚钱剥削,所以在终极形态上、这两个事物最终会冲突。总有一番要妥协,成王败寇,资本占上风近而主导的话,就是资本主义。政府占上风控场的话就是社会主义。 于是这个工程上哪怕成本高些,高方平也不敢放任资本去控场,必须国企和政府控场。 否则的话为了中标后平衡成本,以关七这类鲨鱼的尿性而言是没有惊喜的,他真能把万吨大船开到非洲口岸或者其他口岸,进口各种黑色、绿色、棕色的奴隶来做劳动力。 这当然能最快的让帝国崛起,事实上后世那一票西方发达国家就是这样做食尸怪崛起的,不过出来混是要还的,当有一天工程做完了,这群人又不能真的杀光,人家也不想回去了,落地生根了。于是就形成了后世食尸怪们的社会浩劫。 所以这次的工程钱是次要问题,所涉及的户口、人员结构,劳力结构才是重中之中,必须官府在其中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