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环京铁路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34章 环京铁路

确认老张不会来找麻烦了,赵佶这才让人把高方平给叫来了。 “臣高方平见过大官家,大官家威武霸气。”高方平见礼道。 说话鸟复读机似的跟着道:“大官家威武霸气。” 赵佶便很高兴,逗了说话鸟少顷,喂給它一些食物,这才坐下来道:“小高卿家,刚刚张克公来找朕,说了些关于你主张的铁路问题,朕不是不信任你,而是他所说的也让朕产生了一些疑问,便要问问。” 高方平道:“有疑问很正常,官家可说出来,小臣解答。” 赵佶道:“这东西说穿了也比较简单,可为何朕从没在古书中见过呢?老祖宗们为何从未想到?” 高方平想了想,扯犊子道:“因为有时候世事就这样。说穿了臣真不是天才,热气球这么好玩,但老祖宗们研究出了孔明灯,却没想到让那东西放大、并飞起来。” 赵佶最好忽悠了,其实他并不知道热气球背后所设计到的工艺实力和积累。他一想觉得有道理,热气球就是一个放大的孔明灯,为何他们没想到要带人飞起来呢? 想着赵佶便道:“这么说来,小高卿家有把握那所谓的铁路也能发挥大用?” “臣对此坚信不疑。”高方平点头道。 赵佶担忧的道:“可听说要浪费许多铁资源,要修了全国到处是,要动用非常多的民力,这是真的吗?” 高方平道:“启禀陛下,其实远没那么严重。这并不是全国性政策,初期会在成都试行。关于铁资源,有了资源就要用。这就是臣当时进兵西夏的真实目的,西夏有非常丰富的资源,可以很廉价的运进来,帮我大宋完成很多传世工程。” “这个铁路工程,真的会有用会传世吗?”赵佶好奇的道。 鉴于赵佶就喜欢这些传奇性的宏大东西,于是高方平调整了话术方向,说道:“官家,经常臣的测算,铁路真有用处,可以盈利带来好处。最重要的,臣保证他是传世工程,而全世界只此一家,别处都不会有。等建成之后,他可以让您不用车马劳顿,安稳的在特定线路观光全国,这是比始皇帝的长城,更宏大更有意义的事物。从工程意义上说,当年秦国兼并巴蜀之后,展开了在当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巴蜀道桥工程,都江堰水利工程,耗费的时间旷日持久,动用的资源以及民力、牺牲的人,那简直不可想象,事实上秦国专出暴君正式因为这些。但这些东西的确是传世的意义,真正最终奠定统一江山霸业的物资基础,其实就是这两个工程,这两个工程达成之后,于那个时代,秦国作死都不会死了。小臣敢保证,铁路工程的意义,绝对不低于上述几个例子。” 这么一说之后,赵佶是真有些兴奋的。他不知道秦人当年是怎么吊在峭壁上一锤一锤修建巴蜀道桥的,更不知道都江堰是怎么修出来的,不过他当然喜欢比长城还牛逼的东西。 赵佶又迟疑了好久才道:“小高啊,朕不是真不信任你。可是这类事情,他们现在太关注,张克公现在给予了朕很大的压力。小高你有把握大家会接受吗?现在他们最大的凭借就是无法证明其作用。你能否在汴京,先示范性的修一个铁路出来,让朕亲眼看看铁路的神奇,这样才好让其他人闭嘴?” 高方平考虑了一下,这会耽搁一定的时间,浪费少量的资源。但其实也是一种办法,并不是说做不到。 原本只是地方性政策,可以不用专门公布的。可现在既然被张克公多管闲事的捅到了皇帝的层面上,那么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是,臣照办,会尽快让大官家首先体验一下铁路的威力所在。”高方平道。 “加油,朕看好你哦。”赵佶嘿嘿笑道…… 被皇帝叫去质疑了一番,这让高方平很不爽,回到家多愁善感的纠结了一下,怀着站起来撸的心情召见了时静杰。 那小子目下正在京里醉生梦死,等着半年度大朝见的召开。 时静杰来了后,高方平劈面就问:“你江州的第三代轮机怎么样了?” 原则上那是央企江南造船厂的事,但鉴于大魔王的缘故时静杰自来也很关注,全程都参与监督,于是时静杰抱拳道:“相公,陶志明和韩毅他们始终在加足马力的开干,耗费了非常多的资源。但没办法,他们说了这东西就依靠试,依靠烧钱。没有捷径,目下仍旧有许多缺点没有解决,第三代轮机无法试车。” 高方平听后皱了一下眉头,略有些失望。 时静杰接着道:“不过攻坚第三代轮机过程中,倒也有了许多的心得和积累,于是把原本那毛病还多的第二代轮机修改为一下,依照您习惯的术语,他们叫二代半。” 这下高方平来了兴趣,问道:“二代半小型化了吗?” 时静杰摇头道:“没小型化,仍旧老大一个,看着傻大粗,造型就和韩毅那鸟人似的。” “……”高方平少顷又问道:“推重比呢,有进步吗?” 时静杰愕然道:“然而下官并不知道推重比什么意思?” “你……”高方平也难免汗了一把。 沟通了一下,推重比只是高方平习惯说的一个俗语,然而韩毅最终认为这不算一个严谨的动力单位,于是他们还是改为马力。 “那么同等的机组重量,马力提升了吗?”高方平重新问道。 时静杰很聪明,这才喃喃道:“原来相公说的推重比是这个意思?机组一吨,产生推力十吨,就是10的推重比?” “是的。然后告诉我提升了吗?”高方平给他后脑勺一掌。 时静杰摇头道:“没提升,或者说提升很少,可以忽略不计。” 高方平当即变脸道:“那还说个蛋?这也敢叫二代半,他们不想混了啊?” 时静杰却又道:“不过相公,他们立下军令状了,说是虽然动力和体积指标几乎没提升,但根据装船运行下来的情况反馈,新的轮机更加稳定了,机械故障更少,运行寿命至少提升三成。” 高方平想了想,敲桌子道:“仍旧是忽悠,这我最多允许他们叫2.1版。” 时静杰抱拳道:“这真要感谢相公感慨援助了,当时大家的压力都很大,很困难。二代轮机到处是瑕疵,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想用,然而相公您仍旧下了一大批订单,养活了研究团队,鼓励了他们的积极性。若没有你的那些订单支撑,这2.1版的轮机就不会有,三代轮机也无法立项研发,早被张商英给砍了。” 高方平老脸微红,其实因率先使用二代轮机,高方平的成本确有增加,但获利也很大。高氏船运现在的名头不是盖的,因为有效率。内陆河运就不说了,目下往返倭岛的船运中,传统的船,根本无法和高方平旗下装载机械动力的万吨排水量大船竞争了。 考虑了一下,高方平道:“行,就算轮机仍旧傻大粗,推重比不够,不过也可以拿来装逼了,你立刻八百里加急送江州,让他们专门派技术团队,带新的2.1版轮机扯散,连同已经研发好的火车头扯散,装大船运抵汴京,我等着示范给官家看。” 时静杰道:“这会不会太折腾,太过劳民伤财了,以往我都不准他们做这类面子工程的。” 高方平无奈的道:“有些逼必须装,有些损耗必须有。你以往可以不装逼,是因为我在给你撑腰,然而现在没人给我撑腰,一群人等着看我出丑,所以赶紧的,代价再大也给我火速弄来。这事如果成了,你江州的利益要多大有多大,如果扑街了老子们一起捡垃圾去。” “行。”时静杰离开去办理了。 接下来,就该是高方平拿出效率来的时候了。召集小朵麾下一些各方面的匠人,还把阿布小姑妈的得力干将大罴也找来了,大罴对土木工程也有非常多的心得和经验。 于是这个临时组建起来的团队,就开始走访,结合汴京周围地貌,打算临时设计一条“环京铁路”。 其实针对性的在平原地带修建十几公里铁路真的不难,耗费不会太大,工程也不大,为了装裱,可以很快就成型。 任何事情其实去实际做的时候,远没想象的那么难。 以高方平麾下的行动力而言,踩点完毕,有了方案和各种准备后,那是非常快速的。 京县就是一个工业能力很强的流水线基地,汇同皇家学院的学子们,以及少量借调来的工部技术员,再加上小朵麾下的许多大工匠,很快就完成了测量、土地勘测等等工作。 剩下的就简单了,铁轨和那些标准形态的木材路基,由京县各个工厂加班开工,很快就能产出。 于是毕世静带领着大头兵们,全部脱了盔甲光着膀子,嘿吃嘿吃的吆喝着开始铺就铁路,不用开山,所以进度非常快,此番投入的人力并不算太多,但一天也能有几公里的进度。 因汴河的存在,所以还要设计几座过水的铁路桥。不过宋人造桥的功力那是很牛逼的,加上水泥的运用也基本成熟了,所以这几座刘太后亲自设计的桥梁她说了,十年能压坏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