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大魔王又扑街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36章 大魔王又扑街了

铁路到底好不好,能不能说服这些人。 在高方平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一定会把他们全部人镇住的。 汴京环京路表面上是专为赵佶建造的观光铁路,于是试车的时候赵佶会组织所有王公大臣去剪彩什么,那就是一个惊人的注目礼。 万众瞩目下,那惊人的高效和承载能力,会把所有人的脸打的啪啪响,然后在皇帝笑的合不拢嘴的状态下,正式的把铁路建设,列入重大国策。 要想富先修路,这个概念是古代就有的。但即便修了路,一般路的承载能力有限。大家的担心并没有错,这个时代的路和车,三百斤的重量的确会在雨季陷入路里,窝爬着动弹不了。于是陆路只能走高端轻货。 至于重货,天佑大宋。大宋拥有比较发达的河运系统,以及这个时代最牛逼的船只。 然而目下河道那点运力是远远不够的,已经随时随地发生严重的河道堵塞,一但没有河道的地方,重型物资基本就没办法流通。 运力成了瓶颈,让无数商人饥渴。真不夸张,现在能弄到船运份额的人,都是很牛逼的一群人,比后世某时期的火车皮可是紧张太多了。 于是一但高方平在万众瞩目下表现了出牛逼的运输能力时,基本上也就不会有几人反高方平了,因为整个等着通货赚钱的官商群体都会支持铁路。有了铁路他们才能赚钱。 环京铁路的建设也不会浪费,官面理由说是弄给赵佶观光用,但而实际上赵佶爱好多了,初期热衷一阵子后就会忘记,于是环京铁路可以解决目下汴京的货物集散问题。 目下汴京的吞吐量趋于饱和了,所以必须扩大城市群,城内的水运码头已经拥挤不堪,需要外迁,一但外迁就等于摊大饼,实际也是压强原理。如此就可以有更多的水运码头分担工作。 但外围大了以后,各码头仓库间的调拨转运也成了问题,于是环京铁路的意义就会很快显现出来。提升了整个京城的吞吐量,与此同时会衍生出更多的就业岗位来。于是呢,投资建设这条环京铁路的高方平,很快就可以收过路费赚大钱。 当然这只是初期,铁路的所有权,最终会交回朝廷去。这是肯定的。 铁路的资产和营运权只能是官府。高方平再想赚钱也不能开这个先列。否则的话其实根本不存在其他问题了,高家自己的能力就可以吃下全国的铁路建设,成为有史以来最牛逼的铁路大亨,当然最后就等死得了,就算在大宋,一个人控制了国家血管和命脉后,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大宋就这德行,谁家修的路,谁家修的桥,真的可以派人拦着收过路费。那些土匪打劫时候最喜欢的台词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这里过,留下买路财”,这是真有的。 这套制度的祖宗并不是西方,而是东方,在大宋发挥到了极致。最后自己也玩脱了。 所谓的一些地区,一村一寨都是匪,拦着收过路费就是这种情况。 在后世也经常发生类似的事件。譬如公共人行道上随便来个戴袖套的人,收电瓶车的停车费,且这东西屡禁不止,无法杜绝。 之所以无法杜绝是因为法理,在后世,人行道下面的公路,路权是政府的。然而人行道是灰色地带,人行道的路权属于旁边的商铺、使用权又是公共,所谓的门前三包责任制说的就是这个。 既然使用权是公共,是人他就可以停个电动车在人行道上。然而归属权和管理权又是商铺,譬如门口脏乱差,卫生口和城管不找行人、而是找商铺罚款。于是商铺又可以依据管理权和所有权、禁止别人停放电动车在门口。这就是矛盾产生的地方。 收费需要发改委立项批准,不是大牛的那个做不到。于是几方经过博弈后,就形成了共同认可的灰色潜规则:带袖套的来收费,且没有票。 这收费真不合法。但你若不让我收钱我不就不让别人停车。不能停电瓶车、老百姓还真是非常不方便。于是就形成了不合法的收费屡禁不止,拉扯着运行。 后世尚且如此混乱,至于在大宋,这些它就是合法的,所以就更混乱。物资价格居高不下,最大的损耗在运输环节之上,原因就在这里。和气商人他必须一路缴纳“过路财”,面对全是车费路霸的环境。或者就如同卢俊义一样,打出无敌的名号来。 这些都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 所以在铁路问题上,高方平绝不打算从外界融资参与,要做出表率来,维持命脉路权属于国有的基调。不服气的就强势和谐,否则越往后民权逐级解锁,根本做不了这些事。 当时高氏船运的万吨大船,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拉了太多仇恨,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就是当时陶志明担心的问题,不拆桥的话,万吨大船开不进汴京来。然而大宋河道上的桥是很多的,三分之一是官府的,这些好说。 另外的三分之二是各地士绅土豪们的,给钱他们都不想卖。 换个普通人的话,他就是造了大船也没办法,得把自己的船拆了,放弃这个项目。好在高方平自来魔王名声在外,这是双刃剑,民间真敢和高方平怼起来的土豪太少了,于是在高方平承诺以不错的价格买下他们的桥后,他们就不敢进一步的讹诈了。 高氏船运从那些地主手里买下桥后,拆了过船,然后重新把建设权卖给地方官府,让地方官府去建造更大的桥当做政绩。这就算皆大欢喜的局面。 作为地方官府,他们拿回了桥的所有权,且仇恨是高方平这个顶奸商拉的。作为高方平,倒卖“桥权”赚了一笔的同时,也解决了自己的通行问题。至于那些损失了过桥费的土豪们,高方平对他们说了,将来你们有机会在更通畅的商道上赚回来。 什么不接受? 不接受也得接受,你们谁敢和高氏船运理论大宋律,老子瑕疵必报,专门派中纪委空降,用大宋律怼刚你们所有人的猫腻,独龙岗就是榜样,不要以为我是去救他们的,其实我自来无差别攻击,是去清算的。 处于上述的yy中,高方平又犹如当年一样的整天在工地上做包工头了,盯着施工的进度。 因为已经有河道上的消息传来,根据时静杰的命令,江州船舶工程院的轮机和火车头快进京了。然后京县的工厂也来汇报,根据高方平设计的图纸,三节火车车厢也已经建造完毕,万事俱备,只差环京铁路竣工。 现在去中堂里也没几个人搭理高方平,他们全都躲着高方平。所以高方平就整天在工地上给大家洗脑…… 夜间了,汴京郊外依旧灯火处处。 高方平下达了突击命令,南北两个工段的士兵进行大比武,看谁最先过终点进行对接。 哪怕奖品很弱鸡,但气氛一但调动了起来,一个忽悠着一个,加之高方平又改编了几首后世很土冒的军歌让他们唱着,干劲就非常充足了。 天明的时候,竟是都差不多一样的战力,犹如比赛一般,南北两个工段的人,都远远看到了两百步外的那面红旗了。 “兔崽子们给老子加把劲,让牛皋那孙子摘了红旗,有你们好果子吃。”毕世静犹如个奴隶主似的,穿着盔甲骑着战马到处挥舞鞭子。 手下这些老油条不怎么怕鞭子,但毕世静军队里的气氛却让他们害怕输,没人想输,于是就开始了各种暴走,军马在皮鞭下嘶鸣着,青筋暴露的把一车又一车经过粉碎的石头,强势拉到前面去。 前方的军士被驱赶着,强势铲土除草,修整路基。一车又一车的碎石头,配合制式标准化产出的木材横条,开始铺垫,营造出了差不多的路基之后,挑着一条又一条铁轨的大力士们开始嘿吃嘿吃的吆喝着上前,架设。 牛皋的北段看似稍微快一些,但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 所以南北段即将对接的时候,高方平抬着大喇叭叫停,宣布双赢,此番平手。 大家一阵郁闷,想不到大魔王竟然最后时候来了个和稀泥。和稀泥也就不说他了,大魔王又开始在众目睽睽之下装逼了。 南北对接的最后一段铁轨铺设上去后,便把一些媒体狗仔队给放了进来,打算要让他们看着高方平,亲手把最后的一颗固定铁轨的大铁钉敲下去。算是大魔王亲手竣工的。 大家都全部睁大了眼睛,在旁边围观着。 小牛皋很忠勇的样子,用大钳子把大铁钉夹住,对正了位置道:“相公来吧,狠狠的用三到五锤子敲进去,环京铁路就正式竣工,后续的检查和验收工作,就不需要您在这里吃苦了。” 然后菊京亲自把大锤拿了过来。 此时的高方平故意把衣服弄的破破烂烂的,头发也做旧出了散乱造型来,还弄了些泥土在脸上。然后握着大锤的杆子摆了个造型,让媒体的速画师门画像。 “几经过波折,历经千辛万苦,总算南北对接了,这个工程咱们只花费了不到十天,十天呐各位。”高方平感慨的样子叹息道。 李清照忍住了捂着肚子笑的冲动。 至于其他人则是没心没肺的站着,都在寻思:你怎么还不敲钉子,快些完成了洗洗睡不好吗? 最后见大家响应不热烈,高方平也就尴尬了起来,不装了,提起大锤装备敲。却是没有技巧,用力过猛,导致抬的太高,锤又重,就从后面把高方平坠得翻了下去。 “呜~” 现场的人纷纷发出了惊叹。 “喂喂相公,您没闪到腰吧?”毕世静牛皋韩世忠他们一群的围了上去。 妈蛋真的闪了一下腰。于是接下来只有让梁姐代表,几锤把铁钉敲击了下去固定,就算完事了。 老规矩,扑街的时候通常是梁姐把他给背回去。 不过韩世忠走出去一些后又折返了回来,强势警告:“关于这最后的一节,乃是意外,不准报道,否则有损大宋、皇家、朝廷的形象。” 其实是他想多了。就是不打招呼也没谁吃饱撑了去写这些,作为国家领导人之一,这的确是个笑料,有损朝廷的形象,他们在讨厌猪肉平,作为潜规则也是不会写出来的,当然小道传言就肯定会传遍天下的,这是封锁不住的。 对于猪肉平这类似传言其实真不少,笑料是有些的。但这也没什么坏处,恰好是大魔王亲民接地气的一个环节。 人都基本散了,见属下大头兵们全都神色古怪,忍的很辛苦,毕世静只得道:“好吧你们想笑就笑出来吧,这的确很好笑。大魔王还不至于为此打击报复。” 于是就真的全部人笑翻在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