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让刘青菁也嘚瑟一下吧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37章 让刘青菁也嘚瑟一下吧

一日之后,铁路通过了验收。 但是被迫害妄想的高方平仍旧不放心,专门请了刘青菁太后,还有几个京县的精英工匠一起陪着,顺着环京铁路走了一遍。 每一个地方,每一条路基,都进行了检查,当做是一次徒步运动吧。 铁路的道理高方平当然是懂的,但每遇到了路基间隔比较密集的地方,高方平就要停下来故意问:“那缘何之前的路段,路基间隔五十个公分,这里的却又间隔三十五个公分呢?” 面对他的故意询问,刘青菁觉得非常有存在感,嘚瑟道:“小高相公有所不知,这就是关于压强的理论点,经过最初的地质测量,虽然所选的路段都相对合格,不用专门的重压。但路和路之间的土质层硬度,还是有些区别的。那些路基横条间隔宽松的路段,乃是土质相对较硬的地方,五十个公分的间隔就够了,但现在这些土质相对松软的地方,为了增加着力点,减少对局部土地压力,不但路基横梁排列就需要更为密集。” “哦。”高方平摸着下巴点点头,装出一副傻兮兮的样子来。 又问道:“为了赶工期,咱们建设的较为仓促,有点像是面子工程,此番乃是皇家学院参与设计的首条铁路,咱们的临时简易压路机吨位又不够,我当心往后到了雨季,这条铁路还是会出现尴尬情况的?” 刘太后得意的笑道:“相公无需担心,这是经过测量和设计的。的确是面子工程,但是根据您首行只是不到百吨的专列,不到二十节的速度,且往后每年载重和速度提升一层,那么哀家有足够把握,十年内这条铁路是能承受住的,无需过度重复建设。” 这样一来,高方平就真的放心了。这铁路限于目下的技术和装备,然后加上赶工的嫌疑,和后世的差别太大了,的确有点像是豆腐渣工程。但是仍旧要尊重高方平自己提出的理科学范,已经打了足够的余量,经过了测量和设计。高方平也相信,这样的铁路要支撑千吨的专列、跑四十节的速度肯定不行,但是已现在的大型轴承的承受力,以及工程院那落后的轮机的推重比,十五年之内,这条铁路是够用了,那就行。 十五年之后,在根据那时的技术和趋势,进行重新设计就可以了,那个代价并不大。铁路建设最大的问题是在于路权的归属问题,其实本身的工时材料费并不是太贵…… 京县就在汴京的外围,恰好这个规模宏大的工业基地就在环京铁路旁边,他们京县内部有自己的铁轨和环城铁路对接。 于是,江州的船运到达后,一群特派的工程院匠人,就是在京县的大车间里,开始组装轮机和火车头了。 大型的开放式车间里,高方平在全程围观,同时也心理嘘嘘。 这里的设备工具已经很全面,团队的内部配合也很有序,熟练,看起来一切都显得很专业。 遥想当年,这个京县还是个主要用于养猪的地方,少量的一些工匠在内部也相当草根,做事毛糙,几乎是一个不服一个,各自忙各自的个人英雄主义景象。 这一切对比起来,恍如隔世。 最后时刻,一切都就绪了,那个又原始又笨重、傻大粗的火车头已经组装完成。 然后此行的总工程师过来见礼道:“高相,车头组装完毕,请求点火试车。” 高方平一阵失望,这鬼东西要和记忆中后世那子弹头似的高铁车头比,真的不是个东西。然而它却又是里程碑似的东西,是大宋积累多年的家底。 于是高方平也有些激动的道:“批准点火试车。” 轰隆……轰隆轰隆…… 点火后烟雾腾腾,声音震撼,犹如西游记里的妖魔出世一般,全部人被呛的乱跑。 高方平跑的最快,跑出了大车间去狠狠吸了几口空气爽爽,然后见整个大型车间都在“七孔冒烟”。 喔喔 转眼强劲的气喇叭轰鸣后,轰隆轰隆轰隆的声势中,那个傻大粗的火车头,真的带着三节车厢、顺着铁轨开出了车间来。 牛皋黑不溜秋的样子站立在火车头上金鸡独立,看起来很兴奋。 有工程师从简陋的火车机房里伸出头来咒骂牛皋:你的口水会腐蚀这个大家伙,不许再流口水了。 最终,火车开出了京县,顺着环京铁路走。高方平想上车去,却是被一群人强势拖走了,说是不安全,暂时不能上车。等试车完毕,确认轮机稳定才能。 于是从来不跑步的高方平,此番也进行了一段马拉松似的跑步,在后面远一些的地方,追着火车跑。 整个环京铁路上是被禁军戒严的,说十步一岗有点夸张,不过每隔五百步就有两个禁军站岗,守护这条即将给皇帝剪彩的铁路。 这些大头兵们也觉得震撼,看着那个傻大粗的冒黑烟的大笨熊,跑的的确慢,却是看起来肌肉发达,很强劲,也是觉得不明觉厉。 是的现在的2.1带轮机很挫,陶志明他们并没说错,推重比还是太低了,热效率的可挖掘程度还非常大。所以现在的火车速度很慢,采用跑步是能追得上的。 推重比这么低的情况下,机组的自重,就很大程度挤压了这列火车的载重。 跟着跑了一段,目测的话,这列火车的最大速度会有个十三节的样子。 不过现在是空车,要做到高方平要求的一个专列、三节车厢、三十吨载重的首期目标,有一定的挑战。 为此江南工程院专门设计了新的变速箱系统,然而也是傻大粗,落后原始的变速箱进一步损失了效率,但好处是,可以通过杠杆原理,牺牲速度来换取载重。 轮机经过了工程院新的调校后,暂时可以维持这个固定功率长时间输出。然而短板就在变速箱,现在的工艺技术,哪怕依托了新材料,变速箱也设计的很草根,且不耐用,会很快就报废。 不用变速箱,直接输出的话,会保留一部分动力不损耗,做到相对环境里的热效率提高,自重也会小些,且因为结构的简单,能降低机械故障,延长使用寿命,然而致命的就在于,就无法做到高方平三十吨的载重要求,那根本起步都做不到。 也就是说,这是针对性的做面子工程给皇帝看。而实际上,三十吨的运输模式,现在并不能商用,并不成熟。 现在的这个变速箱是特制的,乃是韩毅汇同无数精英工匠,想尽办法、耗费大资源锻造出来的。唯一的任务就是:把皇帝忽悠了。 不过这笔“劳民伤财”是值得的,任何事业的起步都这样,从无到有,烧钱,进行攻坚。现在需要把皇帝给忽悠,以便一举奠定理科学派的土壤,那之后就会进行病毒似的扩散和繁殖。妈蛋又不是只有道士会玩这套,高方平比他们会玩。 将来随着各种技术工艺的进步,设计原理的慢慢合理,材料学的攀升,三十吨只是个开始,两千吨重的专列,最终会以三十五节的速度,连接东西南北的大地。那就是真正的帝国战车了。 又是一个夜间了,京县灯火通明。 无数黑不溜秋的参与成员整齐的排列着,同声道:“专列测试验收完毕,请高相指示。” 高方平站在熄火了的火车头上金鸡独立,说道:“大家都辛苦了,每一个参与之人都辛苦了。” “为帝国崛起服务!”全部家伙傻兮兮的立正道,竟是特别的整齐,不论是工程院的理科党还是军士。 高方平很无语,小李纲还真是牛逼哄哄的,他在江州做通判这两年,竟是把他们调教成这样了。 是的这肯定是小李纲,时静杰那小子风格不同,仅仅是他的话,不会把人调教成这样。 冷不丁的,张叔夜很装逼的走进了这个大车间来。他背负着手,仰着头,戴着墨镜。 是的江州已经研发生产出墨镜来了,算是小众奢侈品吧,并没有多少卵用。不过这次的团队带了一些来,送给了皇家和几大权臣,老张也有一副。于是他就傻兮兮的样子戴着,现在分明是夜间,他也戴着,不肯取下来。 结果被绊了一下,险些扑街了,高方平过去要摘下来,“相公这东西不是这么用的,取下来我帮您收着。” “你不懂,这是新东西,老夫正在测试它的神奇之处,你毛手毛脚的,别给弄坏了。”张叔夜把高方平的手打开,不许任何人碰他的墨镜。 其余人纷纷对老张见礼。 这里光线本来就不亮,夜间啊,人家分明站在东边,老张阿炳的造型对着西边挥手道:“忙你们的,不用管我,我睡不着,听闻这里轰隆轰隆的热闹,就来看看,调查一下关于京县扰民的事。” “……”站在东边等候褒奖的属下们全部尴尬了起来。 最后由梁红英陪同,扶着老张四处走走,指指点点的介绍一下。 尽管还没亲眼见到这个东西的载重,但仅仅听说了这个叫火车的东西的自重、且今天已经试车三圈,并没有出现幺蛾子后,老张已经知道,此番又会有一大堆的赌盘被洗劫。 话说在这个问题上,老张他是真不信几十吨的东西能在那么两条细铁轨上运行,而不会陷入了泥地中去。当年老张坐牛车视察周边的县城,都经常遇到陷入泥土的问题呢。 思考着,张叔夜指着前方的牛皋道:“小高,两日后老夫和朝臣一起,就睁大了眼睛看你的,反正这些地是你掏钱从开封府买的,这些材料也是你出的钱,出事了,亏损的是你,掉面子的是你。如果成功了,咱们在来商谈好处怎么划分,别不服气,材料和地虽然是你的,然而工人是老夫的军人,此点你怎么都赖不掉,至少算是朝廷参与入股建设。” 梁姐一阵头疼,低声提醒道:“相公,前面这家伙是牛皋。” “我知道他是牛皋。”老张戴着墨镜四处扭头道:“小高呢,你躲什么地方去了?” 高方平就走来旁边道:“现在就等着赢,等着人气,有人气怎么都好谈,因为无论怎么谈都有利益。” “就这么说定了。”老张打算走了。 高方平尴尬的道:“要不先把墨镜摘下来,回去再戴?” “你不懂,这东西是新出来的。它不叫墨镜,叫太阳镜。”老张在随从的护送下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