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运输革命的开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38章 运输革命的开始

这日清早时候,隆重完整的皇家仪仗从上清宫出,回合各路王公大臣一起出汴京,去环京铁路检验专列。 作为一个皇家大总管、当朝宰臣之一,高方平是非常喜欢装逼的人。此番小高专门换上专用的精钢锁子甲,作为标配、背脊上还背着不怎么会用的神臂弩,犹如振国大将军似的护卫在皇帝架前。 赵佶是念旧的人,每次小高这么一装,虽有卖乖嫌疑,却总让赵佶想到他的忠勇,譬如在殿上大海龟犯浑的时候,小高就是第一个反应的人。 一边护卫着皇架,高方平贼贼的样子朝梁师成看去一眼,梁师成无奈的耸耸肩,表示“我尽力了,但皇帝仍旧要从上清宫起行,咱家也莫可奈何”。 对此,只有一切尽在不言之中,高方平却也没办法。 上清宫也是为了敬重道家,而建立在皇城的标志之一,和神霄殿性质一样,都是供奉大宋“道家风水”的存在,只是说是另外一系,不是林灵素他们神霄派的。但总体上,都是一个祖师爷。 作为古代的皇家,是很迷信的。每逢重大事宜图个吉祥,所以从什么地方起行也是关键,代表了风水排布的概念。尽管大奸臣高方平已经提前铺垫,让皇城司和资政殿都安排了另外的地方,但赵佶总体上还信道士,仍旧尊重风水,认为这是一个重要时刻,于是选择从上清宫起行,图个吉利。 高方平已经尽力了,病退如抽丝,早前的确也没指望可以一次性打死道士,只能是控制,调教永远都是王道。 徒子徒孙们许多都栽了,林灵素跑回了老家去。但现在在政治上道教仍旧是国教。譬如高方平此番进成都,兴许也面临和青城山的一群道士斗法。 其次林灵素只是“返乡办事”,他仍旧是赵佶的金羽门客。多牛的头衔啊,这个时代赐号“金”,就代表最高级别的贵重,因为它是皇色,譬如金銮殿就是最高级别的殿堂。 金羽,代表他是赵佶最尊贵的羽毛、党羽。门客就是客卿的意思,自古以来的客卿,都是一种独立存在,地位不算最高却真不低,不算谁的下属。金羽门客就是大宋皇帝麾下最特别、国师类的存在了。 高方平的铁路政策之所以会忽然受到阻力,应该还是东南系借用金羽门客的名誉,从风水层面上给了皇帝一些建议。于是才引发了皇帝担忧,进而问责了首相蔡京,给了蔡京压力。 其后皇帝轻易被高方平说服,那就代表这事上林灵素虽然在帮蔡卞他们谋求政治利益,但很温和,没人知道他呈交赵佶的道书说了什么,但会发生这个温和的局面,肯定是林灵素留了一手,算是拖了高方平的后退,也没把话说死,留了些余地。 所以高方平忽悠皇帝的时候,皇帝反弹不大。这就说明,之前京城发生的雷霆手段,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林灵素真被高方平的刚猛给吓到了,作为一个老狐狸他不说会靠向高方平,但不把事情做绝,以便后面可以转圜,这应该是老狐狸林灵素的大抵心思。 林灵素真的很聪明,他现在已经掌握了怎么和赵佶互动的方法。 高方平此番容易说服皇帝的原因,除了林灵素有所保留外,就是他们道士内部也不稳定。高方平强势责令了那个龙虎山的道士带路党、第三十代天师张继先给赵佶上道书,大抵意思是用另一派的风水理论给赵佶解释:环京铁路就是环龙,代表青龙回归守护什么的瞎掰一通,大抵意思是开封府往后会更加繁荣,彰显国泰民安。 事实上张天师的理论和林灵素自来也是相反的,林灵素那家伙是个说开封风水不好、建议迁都的人。但张天师则是维持开封风水为王的派别。 张天师对赵佶的影响力没林灵素那么大,但仍旧算是一派宗师。于是张天师既然说出了和林灵素不同的理论来,就会把赵佶的立场变得更中性一些。 于是关键时刻宠臣高方平一说,皇帝的顾虑就打消了。其实这个过程仍旧是一个总能量的交换。 这是不得已之下的举措,所谓是药三分毒,用张天师这颗药丸、治疗了此番的病状,后遗症就是“药的抗性”。让赵佶仍旧信任风水理论,所以尽管高方平努力了,赵佶今个仍旧从“道宫”出行。唯一不同的在于,从神霄殿换为了上清宫。 然而目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拉扯着过一阵子好了。拿出一份震惊来,否则这个期间大魔王也快扛不住了,各路牛鬼蛇神在议论,节奏越带越真,到处都在骂高方平劳民伤财搞面子工程。 今天,就是对所有质疑的回应…… 来到现场,在临时排布了座位的校场上,赵佶落座在龙椅上,其他人依次落座。 只见前方的铁轨上,窝爬着某种庞然大物,却被黄色的绸缎覆盖着,看着蛮郑重的。 有技术人员和军人一起走前道:“一切装备完毕,等待大皇帝陛下指示。” 赵佶也等不及了,便略微激动的下令开始。 工作人员把黄布覆盖的专列显露出来的时候,无数人大跌眼镜,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看着如同傻大粗的大笨熊似的,一点也不好看。 赵佶也一阵尴尬,他比较喜欢好看的东西和好看的人,于是目下便有点拿不准,这个东西怎的如此难看,到底能有用吗? 好在赵佶也觉得这个东西很大,看着肌肉发达,很强劲的样子,于是迟疑着道:“小高卿家,这怪东西,真能拉载十吨重物吗?” “回陛下,不是十吨,臣打算把实验重量拉到三十吨的极限。”高方平笑道。 三十吨! 周围传来惊呼声一大片。 “陛下等着看就行。”高方平挥手,下令他们加快作业。 然后在众目睽睽下,无数军士参与,正在把标准重量的铁块,源源不断的朝三节车厢装载。同时严格的计算重量。 赵佶不明觉厉,饶有兴致的看着。 至于其他的人,稍微有点常识的,都知道那些铁块有多重,每装载一个铁块在上面,一些人都在暗下心惊,寻思着这么大的重量,铁轨就快沉下去了吧。 却是源源不断的装载中,火车和铁轨纹丝不动。 “点火!” 三十吨的重量装载完毕,点火命令下达,那个大怪物冒着阵阵黑烟,发出强劲的轰隆声来。 就此,周围出现了无数惊呼声,感觉要发生点什么,却暂时没发生,真如同妖怪来了的情景。 随着轰隆声震感越来越强,仿佛挣命一样的感觉,大怪物火车正在摆脱某种拉扯,开始缓慢移动了。 “动了动了,它真有力气挣脱,走起来了!” 赵佶激动的指着火车说着弱智话。其实他是最能理解这个状态的人,他玩热气球,随着加热的过程,重力升力拉锯达到临界,那种微微摇摆的“挣脱”之力,赵佶是最能体会的。 赵佶震惊了,其余人当然也震惊了,纷纷起身惊恐的看着。这鬼东西这么大的重量,不但没陷入土地里,竟是在没有任何马匹或者牛群的推动下,真的动起来了! 不但动了,还跑起来了! 只见随着黑烟越来越大,震感从强劲趋于缓和,在几乎没有屈服变形损耗的铁轮和铁轨间,借助一定的惯性后,火车度过了初期的“举步维艰”状态,轰隆轰隆的跑了起来,拥有一个成年汉子快走的速度了。 “呜!” 这下赵佶更觉得牛逼了。 民间和官府目下载重的是牛车,牛紧缺就不说了,也真不能拉太多东西。但这个大家伙竟是硬拖着几十吨的重量,速度上已经超越了牛车。 就算大多数人是希望猪肉平出丑的,不过行家是有的,不是行家的人粗浅道理也是懂的。这个东西的出现就是颠覆,是一场运输革命。于是许多人惊的喝彩都忘记了。 “这……” 张叔夜赶紧把墨镜摘下来,让确认没看错之后,又赶紧把墨镜戴了起来。 我去~ 想不到这么牛逼神奇的东西,又被高方平给捣鼓出来了。 震惊状态在人群中持续了很久后,赵佶这才回神道:“漂亮,这东西竟是如此的牛,拉载着这么大的重量,速度已经超过了牛车。小高卿家你告诉朕,这个东西的速度还能再快些吗?” “现有条件下,还可以在快少许。”高方平道。 赵佶也不坐着了,激动又好奇的心情下,亲自骑着马,开始追着火车跑。 其他人纷纷跟随,于是场面如同战场行军似的,天大一群人追着火车跑。 最终速度到达了尽头,因为超强的拉载,测试下来,这组轮机的最大能力,能在这个重量下获得接近六节的速度。 也就是每小时十一公里的速度,比后世的自行车速度还稍微慢一点。区区这点重量和速度,看起来太寒碜了,但这真的是个里程碑,乃是数年来烧钱无数的攻坚,总结下来的大宋全部的技术工艺结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