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龌蹉的宰臣们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39章 龌蹉的宰臣们

对于怪物火车最终的速度只有这点,赵佶显得少许失落。 . 不过瑕不掩瑜,总体上已经够震撼,实际上已经高于一般的辎重队行走速度。不论是人力车,马车,还是牛车,上了重物后,总体速度都不如这个大怪物。 一边追着火车走,赵佶道,“如果能再快些,就更好了。” 高方平道:“陛下,如果作为观光火车,卸下重物后还能快不少,峰值速度当然不如马车,但胜在平稳。马需要休息,大多时候只能慢跑,但是这个东西只要有煤炭和水,它能持续数日维持一个速度输出。” “啊!” 包括赵佶在内,跟随着的吃瓜众又震惊了,大家还以为这东西需要如同牛马人一样的休息呢,毕竟就算是神奇的热气球,也不能飞很长的时间就要落下来添加燃料,进行维护。 “真的能持续数日,维持一个速度前进?”赵佶大喜道。 “可以的,它的构造并不复杂,也无需频繁的维护,补给也很简单。”高方平往后展望,“将来咱们在铁路沿线,设立一些补给站,到站后停下一刻钟,上货下货,给水箱加水,补充燃煤,然后它又可以轰隆轰隆的前行。且可挖掘的潜力还非常大,现在只是初形。轮机瑕疵还很多,另外大型轴承工艺上,还有待进步,车体结构重量随着设计的合理、材料强度的提升,还可以大幅减轻,变速箱可以转化的更高效,总总情况进行加权后,可提升的地方太多。臣敢保证,每年把火车载重和速度提升一成,维护费用和成本降低一成。” 赵佶不明觉厉,高方平说了许多他不懂的半专业术语,于是好奇的道:“小高卿家所指的大型轴承工艺,车体结构设计,效率转化等等又是什么?” 高方平笑道:“不怕大官家笑话,这些东西臣和您一样不怎么懂。若要了解,您的皇家学院能给出答案,这些就是他们的学习和研究方向。” 赵佶便得意了起来:“果真,朕的皇家学院有如此厉害?” 陪同随行的刘青菁太后到此也瑟了起来,瞅了小高一眼寻思,算你小子机灵,没过河拆桥,顺便给了我皇家学院露脸机会。 于是刘青菁插口道:“官家圣明,小高相公他客气了些。关于这些东西,哀家带领的皇家学院的确有心得,参与了论证和设计。但实际上小高相公还是给出了许多建议,都非常的有用。” 群臣又不敢说话,却寻思你们这些污糟猫奸佞真的不可阻挡了,已经占领了整个皇家,妈的皇帝可怜啊,整天只知道萌萌哒,不被道士忽悠就被腐儒忽悠,要不就被现在这些理科党忽悠,真个没有一天安生。 赵佶就着刘青菁的话说道:“朕早说了小高乃是祥瑞,是副将,就算他稀里糊涂的,学问方面差了少许,却也总能办成不少事。” 张克公觉得刘青菁这个娘们真的该调教了,无奈又暂时找不到纰漏,她这也不算干涉外事,主要还是集中在以皇家书院为主的学术范畴。 张叔夜出声道:“起初老臣担心这工程耗费巨大,用途不明,会损害皇家民声以及国朝利益。现在看来么,也得承认,所有小高参与捣鼓的奇技淫巧都是有些用处的,缺点当然有,但总体上对国朝都有正面意义。现在这个叫火车的东西,老臣认为是目前为止最有意义的东西,没有之一。它能极度缓解我大宋过度依赖的漕运,缓解运输上的难题。官家圣明,可喜可贺,这项事务的研发和投入,是值得的。” 赵佶笑道:“是啊,张相公说出了朕的心声,这东西可以让朕堪比始皇帝的奇迹,等以后成熟了,朕还可以坐在其中观光全国。” 张叔夜寻思人家和你说东你说西,又想歪了不是,想把这变为奇迹而不是生产工具?估计又是猪肉平这小子给皇帝这样蛊惑的。这就是猪肉平蛋疼的地方。 思索着老张一不做二不休,趁火打劫的样子道:“臣有朝廷建议、希望官家明见,这么神奇的东西将会取代漕运,成为我大宋下一个命脉血管。于是臣死谏之,高方平子虽然总体上忠勇,但贪财这个毛病他始终不改,这条环京铁路所占用的地,是他动用关系从开封府弄的国有资源,被他钻了空子,必须把土地所有权收回来。环京铁路虽然是他投入的财力物力修建,但动用了禁军作为劳力。我朝的确有厢军拿钱参与地方建设的规矩,但禁军没有,禁军属于皇家和朝廷,所以老臣认为,禁军参与建设,理应算是朝廷的劳务入股。” 皇帝一阵尴尬,总体上张叔夜巴拉巴拉一番,就是要把高方平的铁路给霸占了,算是朝廷的。 既然老张把这东西上升到了堪比漕运的大宋命脉上,理论上收归国有也倒是说的过去,会有很多人支持。然而赵佶、或者说赵家最尴尬的事,就是从臣子手上抢食,何况是高方平这种屡建奇功的宠臣。 赵佶是真的尴尬,不想开这个口,不方便答应老张。 高俅老儿险些昏倒了,寻思老张就是个强盗,这就是我高家一针一线、顶住了所有骂声捣鼓出来的铁路,是高家的。他竟敢用禁军参与建设就要瓜分的借口说事?通行规则不是多给点工钱就可以吗? 高俅老儿还觉得,从开封府买地,林摅那老小子虽然存在一定程度放水,给予了优惠政策,然而也是真金白银买下来的地,高家不买的话,和当年的京县一样,五年都不会有人去开发。这些财狼真够猥琐的,坑害起将门来始终不遗余力。 蔡京在旁边脸颊微微抽搐。老蔡是愿意看猪肉平笑话的,但作为一个喜欢敛财的大贪官,眼看着这条黄金般的铁路要被朝廷抢走,说实在的,老蔡现在真为猪肉平肉疼,这哪是路,简直是聚宝盆啊。 老蔡不方便为高方平说话,也不方便为张叔夜说话。不过眼看时机成熟了,于是察言观色的出列道:“既然说到了这事,老臣有要事禀报官家。开封府林摅存在严重问题,小高总体是忠勇的,折腾的事物也是神奇健康的。但林摅身为开封府守臣,辜负陛下信任,他审批划地时候存在明显放水行为。造成国有利益一定程度流失,致使了宰臣张叔夜的当众死谏,此为林摅不检点之一。其二,他在之前京师治安严打过程中,手段过于酷烈,涉及过广,虽然在司法上暂时没明显错误,却总体违背了我大宋开朝以来的宽松政治原则,至少定论为不合时宜,不讲政治。经由两事综合,老臣以为,林摅其人不在适合于京城任用。” 赵佶不想放纵张叔夜从小高手上抢利益,于是想转移话题。此外怼道士的行动毕竟太大,是瞒不住皇帝的,于是之前张叔夜已经上报了。赵佶便了解到京城严打中,“误伤”了很多道士,对此赵佶当然不高兴,无奈碍于林摅是亲戚的面子,一时不好发作。 这下好,既然老蔡京现在转移了话题,正好说道了林摅的问题上,简直瞌睡遇到枕头,赵佶便不高兴的样子道:“原来最坏的事是林摅,朕记得这个人,最早以前他居然给朕念文报都把字念错了,被赶了出去,这些年下来,还道是他学问有了长进,让他混回京来,却仍旧没文化,没文化真可怕,难怪戾气那么重,想学小高的风格却学的形似而神不似。对这个人,本着不伤害林太妃和皇弟赵的感情,朕不想把他一竿子打死,但他在京放了错误便不能留京,中书门下需尽快有个处理他的决定。” 张叔夜听得眉头大皱。林摅不是老张的人,但老张还真有些适应林摅风格,想把这个骨骼惊奇的人才留京。 却无奈蔡京和小高是鲨鱼,这两高层现在急于装作忠勇,想把在京坑道士的事甩干净、找人背锅,真够龌蹉的啊。 蔡京不等张叔夜回应,便道:“老臣尊旨,会尽快代表中书门下给出林摅的处理意见。” 不是宠臣的悲哀就在这里,其实范仲淹名气这么大的人,何尝不是被鲨鱼们这样给整的死去活来,遮天的就这么几只手,他们说什么,除非遇到李世民朱元璋,否则一般皇帝就真的认为是什么了。 林摅作为开封府掌柜,这个场合当然也在。 他怀着一副悲壮的心情,并不辩解,只低着头。他这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这就是结局,所以当初他不敢轻易答应猪肉平出来做酷吏,酷吏的下场都这样,尤其宋朝最不能接受酷吏,不过好在,大宋对酷吏的处罚也会轻些。 死不掉就行,进入下一个循环。只是这次也不知道被这些大鲨鱼弄到什么边角去?然而无所谓了,最坏就是去海南岛做野人,林摅却已经有了一个强大计划,可以依托猪肉平带起来的航海技术,展开番不一样的事业。三至六年后,照样又混回京来了。 林摅还觉得,千万不能去亳州,那个地方最喜欢安置被贬的比较跳的文青。譬如被张商英那个棒槌知过一任亳州后,民生底子倒还好,然而风气不对,到处是一群文化人整天显摆诗词,显摆书法。林摅识字不多所以最恨那些识字多的人,去了难免又怼起来,那肯定被张商英打击报复,就永远别想回京了。 这边yy着,那边赵佶见林摅还算识趣,并没否认,没有让朕下不来台,于是又略微气消了些,总体上还算对林摅满意。 有了这个满意的心思后,赵佶随和又念旧的性格开发发挥了,想到了林摅当年还是机智的,有些好处的。这家伙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毕竟是亲弟弟赵的舅舅,这么想下去,赵佶难免又有了少许不好意思的情绪。 但贬他出京的决定已经下达,君无戏言,此点是暂时不会更改的,以后有转还。 那么在不好意思的情绪下,赵佶难免又会有点补偿一下他们家的想法,于是就经由这个“林舅舅”,想到了弟弟赵,想到了赵日前来说了一些郑居中的坏话。 赵佶不太喜欢这种私下搬弄是非的事,所以日前越王去进谗言时候,赵佶还以哥哥的身份训斥了赵一顿。但现在由于对林舅舅的愧疚感,加上郑居中已经失宠,赵佶开始有点接受赵说的那些话了。 就这么的,原本最容易忘事的赵佶,又经由这事,把郑居中那些不好的前科回忆了起来。 想着,赵佶不经意的朝郑居中看去一眼。因心思的不同,真的发现这家伙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