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吃喝玩乐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4章 吃喝玩乐

依照高方平的估计,这下那些玩命徒急了后,可能会想办法弥补损失----开始谋划江南那笔钱。 吴用就这德行,他和晁盖两人属于传说中的“不高兴和没脑子”,又偏偏喜欢装随时动一下歪脑筋,谋划一些什么。 对土地和人命没感情的人,是不会安安分分种地过日子照顾家庭的。整个梁山几乎都是这样的人。 没把吴用公孙胜晁盖这些反贼头子一网打尽,亦在高方平的谋划之内。现在还不到时候。 有个理论是,在一个被黑帮头子治理得还算像样的城市里,老百姓会被吸血,却能过下去。什么时候把头子干掉,那就会形成“群雄割据,军阀混战”的场面,谁都没有好日子过。基于这个理由,高方平现在必须容忍晁盖吴用他们,等他们把反贼聚集到梁山才是动手的时候,否则四处分散,到此是小股小股祸害天下的反贼,跑都跑死人,还缴个屁…… “疼!” 连日在马上奔波,虽然看到了孟州城,但屁股摩出血来的高方平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这让人很无语,但经常受到这具废材身体的影响,说哭就会哭起来。 贾晓红把他哄来牛车上扑在钱堆里,揉着他的屁股道,“不哭不哭,等进入孟州妾身帮你上药。” “好,有劳你了。“高方平嘿嘿笑道。 燕青听得双眼发黑,急忙抱拳道:“怎敢叫主母劳驾,小乙有独门的金疮药,疗伤最好,小乙亲自伺候大人。” “不用了,你把药给贾晓红就好,你距离老子远些。我的屁股只给女人摸,不许男人碰。”高方平道。 小萝莉最近不怎么含手指了,小嘴巴随时都在动。那是高方平别出心裁的给她制作的大白兔奶糖。 尝试了很久,浪费了超级多的牛奶和糖,总算被高方平制作出了小时候吃过的那股味道,这是小孩子的最爱,特别对于古代孩子来说。 但是制作的也不多,乃是梁红玉专用。只是会由小家伙偶尔打赏给部曲里的几个小丫头尝尝。 目下也没有公开奶糖的秘方,更没有大规模的制造了去赚钱。因为没必要。 在高方平眼睛里这和酒一样,乃是劳民伤财的奇技淫巧,大宋目下还不适合搞这些东西。奶糖,少量的制作一些给梁红玉,然后准备一些讨好一下宫里的小公主们就可以了。五年后,再用来赚蛮子的钱还差不多…… 到达孟州城,前来迎接的除了施恩,还有美女蒋雯。施恩照惯例打算在鸳鸯楼摆酒给高方平接风。 高方平却拒绝了没去。 于是施恩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以他的精明,知道这次或许有麻烦了,高方平这个狗官什么时候一但送礼都拒绝了,那说明很严重,得早早的做一些准备了…… 高方平早早的回驿馆和蒋雯交接银钱事宜。 梁中书的十一万贯,以及高方平从晁盖处抢来的两万贯,全部进入了孟州钱庄的分部留用。 这下就好了,孟州的运作资金也算基本够维持。原本还要谋划从东京押运十万贯过来,现在则不需要了,给蔡京的十万从东京的府库支出就行。 ……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在孟州的日子除了吃喝玩乐就是炫富。上到高方平,下到梁红玉的小部曲们,全都一派喜气洋洋,整日里就在街市上大肆花费,梁红玉手下的四个小萝莉喜欢买布,这四个小萝莉就这德行,把她们所有的钱都买成了布匹,等着给大哥哥们制作穿不完的衣服。 至于另外的那几个男孩子是一群贪吃鬼,整天大街小巷的去寻找上等牛肉,买到就肥牛火锅,把梁红玉伺候高兴的同时,他们自己就大饱口福。 小牛皋则是整天徘徊着马市上,看着马匹流口水。他就喜欢这东西,东溪村一役,梁红玉整个班底入手一千贯,小牛皋买得起马了,但他又喜欢又舍不得买,像足了他师傅关胜的德行,整天在马市朝马腿吐口水,用袖子擦亮查看骨骼特征,却始终不买。 马贩子们也不敢招惹小牛皋,因为他带着一群打手。 蒋雯最夸张,一副女土豪风范,手下上百打手,还花高价买了一群俊男小鲜肉带在身边到处招摇过市。关胜杨志评价说“这个女人真该拿去进猪笼”。 可惜她过的比谁都好,还是个会计人才,算盘一展开,经常就有手脚不干净的手下被打断腿。谁也蒙不了这个女掌柜。 林冲最寒碜,钱都存在高方平这里,汇票寄送回东京给他娘子去了。妈的他的新衣服都是从梁红玉手下的四个小萝莉那边诈骗来的。 最穷的人乃是贾晓红和燕青,但花钱的最多的也是这两家伙,他们整天花高方平的钱徘徊于孟州的瓦舍勾栏,到处听戏看表演,打赏起来还比谁都大方。 梁府的那五十个侍卫现在也是有钱人,一窝蜂的占领的孟州的青楼,醉生梦死就是用来形容这些龟孙子的。 于是乎,这样的一群人大肆消费,给孟州的街市造成了一些奢靡和影响…… 常维找上门来了。 他来的时候,把正在吃肥牛火锅的一群人吓得满口喷肉。 由高方平作为肉盾上前牵制着常维,林冲等人飞快的把牛肉藏起来,换上了猪肉。常维大失所望,他早就闻到牛肉的特殊味道飘香五里了,想尝一下,然后这些混蛋藏起来了。 常维一坐下来,除高方平之外其他就都起身候在一边了。 老常吃了两口涮猪肉,喝了一口小酒后,呵呵笑道:“给事郎。” “下官在。” “你这样的孟州显摆,带坏了街市风气,导致现在孟州已经不少人攀比花钱,此举不利于财富积累,你怎么看?”常维担忧的道。 “好教大人得知。”高方平道,“其实此举更加利于国朝,从下官的钱庄数据反馈来看,其实孟州的藏富于民是优于北1京和东京的,财富只有流动起来才是财富。就是说要消费,那么是一个循环,大家一起富。” 常维思考了许久道:“于无关紧要处耗尽财富,老百姓如何防范生老病死?你休要狡辩,此举分明于我汉家传统思维不符,断不能把你家东京的奢靡不良习气,带来孟州。” 高方平笑道:“大人只说,这两日的商税数据好看否?各处巡检关卡的数据是否反应出了孟州活力,来往孟州的商贩是否多了?” 常维哼了一声,避开不谈,依旧咬住了如果防范生老病死这个话题。 高方平道:“生老病死历来是个大话题,下官估计就是一千年后也未必可以很好的解决。但在一定程度上,大人若想治理好孟州,则您更应该支持下官的举动,大幅刺激老百姓消费。税收增加,您手里的钱自然比以往多,那么怎么在一定程度上用税收反哺他们,解决生老病死的问题,此点就考究大人的执政能力了。其他先不论,下官只说一点,孟州百姓开始消费后,必然导致外面的物资大幅流入,商人来往更加频繁。我大宋商税分为行税和住税,仅仅这两项的大幅增加,大人就不能无视。” 顿了顿高方平再道:“这还仅仅是九牛一毛。” 老常脸庞微微抽动了一下,来了兴趣的问:“你再给老夫说道说道,还有其他什么好处?” “您想不想治理那些坑爹的丐帮?”高方平嘿嘿笑道。 “那些匪类不事生产,乃治安毒瘤,如何不想。”常维捻着胡须道。 高方平一拍手道,“那就要依靠刺激消费了。” “乞丐若是有钱消费,那还叫乞丐?”常维好奇的道。 “乞丐没钱,那就要想办法让他们有钱。”高方平道,“如果孟州的百姓信任大人,消费热潮一但展开,前来驻扎的商队要不要请工?街市上的卖菜娘原本是独自闲着驱赶苍蝇,但买菜的人多了,她难说请一个帮工呢?所以,转化乞丐为劳工并非空谈。” 常维一拍腿激动的道:“如此一来,乞丐手边有钱,反过来加入消费行列,就是一个滚雪球过程,刺激我孟州税费大幅增加。好,此等经国重器也只有你小高,能看得如此精准。人才啊,小子你是个人才,干脆老夫上书吏部建议,你来老夫麾下给你一个县?” 做县令那是很有兴趣的。其实知县也不是想象的那么小,相反是很重要的一个角色,算是有点大的官了。知县算是中央特派员,那代表官家信任你,空降你到某县给官家镇守一方的意味。 一般情况下不是殿试出来的人,很少这样任用。高方平想做知县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但如果有老常对吏部的推荐,当然就会好些。 只是无奈的在于,高方平不想在孟州做官,孟州有老常支撑就够了,这边的业务已经很健康的开展。高方平更想到个业务没有开展的地方做官,那就更方便敛财。 “额算了,小子还是喝喝酒砍砍人,做我的纨绔。”高方平很赖皮的摇头。 “不识抬举。”老常拿起筷子一个劲的往嘴巴里撸猪肉,他在火锅里找啊找,想找点牛肉尝尝,却是没有。

上一篇   第93章 刷出钱来了

下一篇   第95章 这下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