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这届官府不行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41章 这届官府不行

虽然要答应把环京铁路给张叔夜,然而明面上是要墨迹一下的,不能让老张得到的太容易,至少高方平是不会做亏本生意的。所有权可以不要,然而投入的材料,以及买地,的费用,好歹让我小赚一笔才行。 如果不给钱,妈的那真的叫抢劫了。 于是高方平继续反装忠的躲着老张,吊胃口,张叔夜派了几波人去高府请高方平喝茶,却是也没找到人。 高方平秘密包了一个客栈作为临时据点,集中了一群会计算盘们,正在核算环京铁路花费了多少。 最终算下来,不计军人劳动力的情况下,二十公里的环京铁路只花费了不到一万贯钱。折合下来不到四百贯一公里。 这就有些yy了,前提条件是要买地,且是汴京附近的地。然后因为是对皇家的示范工程,许多东西是高标准制造和用料的。而实际上,以十五年内的专列重量速度而言,完全用不到环京铁路的设计标准。 并且为了这区区的二十公里示范铁路,专门开的一些生产线那也是成本。这笔花费是相对固定的,建设一千公里也是这笔花费,建设一公里也是这笔花费。 于是有了这次经验,对往后的成本控制就有了很大的信心,这算是一次尝试。 接下来朵二娘就问道:“问题来了,成本一万不到,咱们对户部报价多少呢?二万贯您看可以不?” “两万贯弱爆了,对我名声不利,传出去我这种一秒钟几贯钱上下的老板,连两万生意都做,显得很儿戏。为了凸显商人狼性,咱们必须做个表率,以便唬住天下的官员,让他们往后不敢随便把资本引入建设铁路。”高方平摸着下巴道。 “所以到底报价多少呢?”小朵好奇的道。 “报二十万贯吧。”高方平道。 全部人昏倒在地。 然而也不能说他坑,以往他怂恿匠作监,成本两贯钱的麻将,一千贯卖出去的那真不在少数。相比起来这次真的已经很温柔了,因为这就是一个生意,换蔡京的话给五十万也不会卖出去,会让他蔡家的子孙犹如坐塘鱼一般守在这条铁路上,直至价值五亿的那场资本盛宴来临……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时候,总算被张叔夜“逮”到了小高,便请去喝茶,逼迫着小高报价。 拿到报价的时候老张觉得太坑了,这些个奸商真的没有惊喜,不顾大局,见利忘义。 但张叔夜也没有办法,有得买就不错了。真是这小子去找皇帝哭诉一番,这事八层就要黄,开了坏头,往后全国铁路大建设一展开,路权变为了员外党的,那么朝廷就哭瞎了。 于是老张责令户部咬着牙付钱,顺便汇同高家的账房理顺所有手续。就此一来,环京铁路于政和二年八月,正式列入了大宋户部衙门的资产负债表中。 然后吃了这一次亏,老张汇同老蔡研究了一番后,发文天下州府:严禁在民生工程中引入资本比例过大。 这个政策一出,关七西门庆就哭瞎了,把老张和蔡京恨出屎来。 原本他们看到了铁路利润如此大,已经在研究从高方平手里拿工程的方案了。但现在怼他们的人不是高方平,而是张叔夜。表面上高方平**商们是一伙的,已经成功赚了一大笔,然而被打压下去了。 所以铁路大获成功之后,无数登门高家送礼的商人被轰走了,高方平说了,出门左转去中堂找张叔夜,这事上,我和你们一样是受害者。 非但如此,政治上猪肉党的人也大获成功了。前阵子那个被他们打压得奄奄一息的裴炎成又牛起来了。 因为特殊的形势需要,张叔夜和老蔡他们不得已把裴炎成竖为了“州府标兵”,梁中书发文全国说“裴炎成就很好嘛,看到了吗,他麾下就没出现官府被员外党勒索的幺蛾子,那源于他的所有民生工程,都是官府自己建设的,在引入资本上裴炎成始终是慎重的”。 借助这个特殊气候,宗泽到任工部后,首先就是请“道路桥梁司”的主官何足道来喝茶,问责为何天下如此多的桥梁不是官府资产? 然后借助现在裴炎成被竖立起来,借助高方平都能被和谐的噱头,宗泽开始转变工部作风,工部政策从温和转向适度激进。大抵就是解决桥梁问题。要求限期三年,逐步清理大宋的过桥费问题。 原则是一定时期过渡后,不准在收取民众过桥费。否则对大宋效率的伤害太大。钱虽然不多,但是大宋百姓很萌,许多连数都不怎么会数,不会算账,他们许多人为了节省一个钱的过桥费,有时候会不惜代价的绕行几十里路,耽搁掉一整天时间。 地方执政过的宗泽比谁都清楚,大宋真有这种人,还不少。哪怕给了过桥费可以节约的时间,可以让他们额外挑回价值两铜钱的柴火,他们也不愿意。 没什么道理可讲,不愿意就是不愿意。 于是宗泽现在急于解决他们不愿意的问题。以往手段是“不愿意拉倒,这届老百姓质量不行”。但现在气候不同了,大魔王治下哪怕事实如此,也没人敢这样去说。 然而在大宋,也真不能说“这届地主质量不行”。 于是现在就是新常态,适度激进。宗泽在想办法,软硬兼施的把员外们手里的桥买回来。 难度非常大,工部要买,一般小土豪当然顶不住,是必须卖桥的。否则人家梁山现在很少招人了不是。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班子仍旧有问题,短时间内不是宗泽能解决的,政策仅仅在工部内部酝酿的目下,却基本上工部机密已经被泄露了,弄得天下权贵皆知。 消息泄露后,那么现在员外党们在干什么呢?在突击修桥。 听说现在有时候,一里的河段上能有十座新桥,都是突击建设出来等着卖给政府的。 可惜宗泽不是张康国和何执中他们,换那些棒槌的话,他们能从户部申请天大一笔预算,然后反手联合天下土豪造无数豆腐渣桥梁出来,由官府买回去。捞钱的套路就是这样的。 但宗泽不走这个套路,在工部内部政策被泄密后,宗泽根据大魔王指示,装作不知道,如常的等。 等那些土豪的桥建设的差不多时候。仍旧是等,永远等下去。 是的宗泽现在不承认工部有这个政策,也不否认。始终不去买桥。有地愿意造桥的你们就去造,桥一多,过桥费也就下来了。然后该绕路的大头百姓继续绕路。 宗泽非常阴险的发布了桥梁安全建造标准。意思是:桥虽然是你土豪家的东西,愿意怎么折腾是你家自由。但宗泽已经警告州府了,若因为桥梁安全问题造成皇帝子民无辜死伤的,那就是重大刑责,一律要追究到底。 于是现在一大群突击修豆腐渣桥梁的员外要哭瞎。既然他们突击建设出来打算卖给官府的,质量那是参差不齐的。然而现在政策不明朗,始终没有官府来收购。 换以往的话成本也不高,放着就行了。但现在的政策麻烦大了,人命似乎开始有点值钱了,哪怕不收钱的桥仅仅放在那里,一但有老百姓去走了桥垮塌了,就会开始追责了,因为这叫危害公共安全罪。 于是情况不容乐观,一些员外又开始拆桥了,一些大能则是派家丁守着桥,给钱都不许人走。想把这阵风头顶过去。 这就好,先这么耗着。 鉴于这种情况,有些桥给钱都不许走了,于是许多不明真相的百姓纷纷大骂:“这届官府不行,脑子有坑!” 于是现在的大宋非常逗比,药丸党带着百姓说这届官府不行,官府说这届土豪非常差劲,土豪又说这届百姓太糟糕了。 当时是裴炎成李纲在风尖浪口,现在是宗泽。换以前这么干的话,宗泽早被老蔡给送去海南岛做野人去了。可惜现在老蔡说了不算,张叔夜打算继续对宗泽采取“谨慎观察”原则。高方平则是力挺宗泽。 至于梁中书,他在温和的说宗泽好话。因为这次老梁仍旧觉得猪肉党赢面大。当然了员外党的实力不容小觑,何执中那个老狐狸、仍旧以常委的身份在影响着工部班子,儿子何足道和员外党的瓜葛也很深。于是老梁总体是和稀泥,略偏向于高方平,但不至于明着力挺。 这些都没赵佶什么事,他现在日子好过得紧,于是他觉得大宋这么欢乐最好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