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荣耀的人生不需要公平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47章 荣耀的人生不需要公平

郑居中的问题,到处在热议,但越是不出结果,热度越大。现在几乎到处在讨论了,这么久都没有动静,大家开始怀念那个口碑很坏的包拯了,要是换老包在的话,就算皇帝想保舅子,老包肯定也已经上殿找皇帝扯犊子去了。 就在这大家期待铁腕猪肉平再出奇迹的时刻,真的是奇迹,之所以叫奇迹,是因为以往一向不叫大家失望的猪肉平让大家失望了。 最终刑部没对郑居中裁决,也没有任何的解释。只是忽然间宗正寺裁决出来了:皇亲国戚郑居中涉及重大问题,玷污皇家名声,为了彰显公正,因此收回郑居中燕国公爵位。 这么轻的裁决让人大跌眼镜。又是一次士大夫作死不死事件,看起来猪肉平就算牛,最终还是没能怼翻这条祖宗规矩。 紧跟着吏部张商英做出裁定,郑居中贬官三级,前往边疆成都府戴罪立功。蔡京签字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导致了汴京满街道菜叶。大头百姓和郑居中没仇,他们只是不喜欢贪官,所以扔东西来表达心中不满。但是无奈这就是在大宋俗称的:老子换个地方照样做官。 李清照虽然不了解内幕,但她出生官宦,又是曾经宰相赵挺之的儿媳。她理解之所以出现这幕,高方平恐怕也没办法。 于是屁股决定脑袋,李清照写了两篇文章挺高方平。 这次带头跳出来怼李清照的人,是那个正在闲着的赵鼎。引经据典的把李清照骂了个够呛,连带大魔王也被攻击了一番。 于是高方平坐不住,叫韩世忠去把小赵给请来喝茶。 高府的书房里,赵鼎也不说什么,只是一副悲愤的样子看着高方平。 高方平喝了一口茶后,指着他的鼻子道:“看你这德行,你脑子仍旧有毛病,思想仍旧有问题。你总觉得你受到了不公正待遇,觉得我大魔王、朝廷欠你一个开封府职位。” 赵鼎火气很足的样子道:“难道不是,真正的坏蛋郑居中你拿了放着,把我这种没毛病的人弄了闲置,这叫公平?就因时文彬不作为。那个时文彬和时静杰一样是滑头,一个老滑头,一个小滑头,毫无担当。可偏偏这种人他能让你高兴,下官说错了吗?于是这类人总能在你一手遮天下得到重用,我赵鼎生来就被你打压。不就是我以前得罪过你吗?” 高方平道:“我这辈子就不喜欢别人讲条件,不喜欢诉棍。因为即便我也很难反驳你们这些诉棍的理论。和那些药丸党一样,你赵鼎总能有逻辑、有条理的总结出我大魔王的毛病来。看,你多光伟正大,正直清廉,爱民如子,结果你被我闲置,郑居中乃是贪赃枉法的国贼,时文彬一顶我就松手了,还让郑居中进成都去做官。理论上我高方平就是个奸臣,你赵鼎就是光伟大气上档次,这算是忠臣被奸臣迫害对吗?” 赵鼎倒是也楞了楞。大魔王若是否认的话,赵鼎还真有论点继续扯、把大魔王说成一个大灰狼。可他这么反过来一剖析,真让赵鼎有些尴尬,赵鼎当然清楚理论说起来是这样,但实际并不是这样。 高方平拍案道:“但你用良心说,我高方平就算有诸多错误,诸多缺点,现在的民生,大宋的黎明,是谁带着走出来的,是常维和你吗?当年江州许多政策你们都不积极,甚至拖后腿,扪心自问,现在江州的财富和实力,是你和常维创造出来的吗?西夏四十万铁骑兵临城下,我官拜北方都转运使主持宋夏之战,带两万新兵西进作战,其过程我几乎把大宋规矩和大宋律违反几十条。当时你赵鼎不也在评击我放弃东部长城,牺牲河东军吗!换位思考,若你在枢密院、在决策层,那么你的行为言论,将对我西北方面军乃至数百万子民,造成多大影响你想过吗?” 高方平语气又转为柔和道:“看起来你们是对的,错的是我高方平,所以这就叫诉棍。这就是当年在江州时候我告诉你,将来我注定背负骂名的缘故,因为我的确有错,并且是你赵鼎写历史。” 赵鼎挠头少顷,有些底气不足,这一想的话,大魔王处处都让人不满,都在犯错,但他的确有了实实在在的功业。这就是矛盾的地方,难怪那个屁股不正的李清照,整天就拿他的矛盾美说事。 想了许久,赵鼎仍旧有些不服气的道:“可明府……您是真的有错,错了就是错了。” 高方平道:“废话,错了当然是错了,难道还能对。然而我从来也没否认过我的错。但同时我知道你们不对。我把胡市判了的事,至今仍旧存在争议,仍旧被以赵明诚为首的人攻击。兴许对老胡的裁决真有不妥,然而我仍旧认为我有错但无罪。为啥呢,我是政治家,在以‘天下为公’心态施政时,当然会犯错,当然会损害一些人利益,不过政治家施政过程中所犯下的过失是被豁免的。于是就不重要了,我注定因满身错误背负骂名,但我永远无罪,永远是被记录在案的大宋宰臣,你懂了吗赵鼎?” “好像……有点清晰起来了。”赵鼎这次不是装蒜,是认真的模样。 高方平微微一笑:“说说看你懂什么了?” 赵鼎道:“以往你总是践踏规矩和律法,从司法角度我总感觉和你合不来,看不下去。但明府说的‘承认有错,但无罪,因政治家以公心施政过程中所犯的错误被豁免’。这是经典之语,不但暗和了我大宋往前规矩,也是一种司法上的深入理解和探讨。我觉得有些道理,既然没看出您的明显私心,也就是说您所犯的过错被合法赦免了,那么这样一想,就容易让人接受您了。现在下官终于懂了,为啥您总说会背负骂名,却仍旧会记录在荣耀簿上。在当时,我觉得你这话逻辑不通,自古以来祸国殃民的奸臣才会背负骂名。但现在我懂了,因为你有错但无罪,既然无罪,您的功绩就该被大宋认可。但同时有错的人就该骂。于是还是李清照水平最高,最懂您,这便是她说的‘矛盾’。” 高方平一阵头疼:“妈的我险些被你绕晕。你的确懂了,但你仍旧在以诉棍方式来理解、来圆这个逻辑,我也是醉了。好在不论是走哪种方式,你总是懂了。虽然你以诉棍的路线来理解这让我很不爽,但赵鼎就是赵鼎,你不是时静杰不是时文彬,我无法用他们的标准来要求你。” 赵鼎摊手道:“所以呢,我闲置的快发霉了,有我清廉的官员真不多,可我这样的人老受到你迫害打压,这很不好。你到底要不要把我放出来做事,郑居中都能进成都,难道我赵鼎不能,成都虽然不好可总比闲置在家里好,让我出来吧,别在坑我,您已经压制了我三四年,还嫌不够吗?” 高方平这才点头道:“成都你就不要去了。我的规矩是信任的人放外面,诡异的带走。既然看起来你脑子的坑填平了,你就在京师任职吧。是的最终你做到了,开封府是你的了。希望这不是一个错误决定,你会让我的决定成为错误吗?” 赵鼎一阵狂喜,若能出任执掌开封府,真的就大圆满了。好在虽然步步心惊,几经波折,最终大魔王还是念旧情的。 “这么来说您信任我?”赵鼎问道。 “我一直都信任你,只是不太喜欢你的方式,此点无法调和,就像你不喜欢我的方式一样。”高方平道,“现在既然我要走了,看不见心不烦。为了让你这个清廉公正的人出来做事,我把林摅越王偲等许多人都得罪了。” 赵鼎不以为然的道:“你放林摅出来做完事,又整倒他,分明是你过河拆桥行为,也是为了我了?这噱头下官可背不住,勿要乱说,这不关我赵鼎的事。” 高方平道:“真是为了你。显然你比林摅更适合开封府,但你是小诉棍,那个时期你根本无能力处理开封府事。总要有人做脏活,总要有人来牺牲,林摅就是这个人。他打江山,公正的你来守江山,简不简单。那个时候若把你放上来,你就废了。你真以为东南系安好心抬举你?你赵鼎铁定因路线问题被道士拖下水,成为我大魔王的拦路虎,进而被我打倒在地,一但把我得罪真了,你永远起不来,除非我死了。懂了吗?” 赵鼎看他这么认真,也是一阵惊恐,大魔王真的太坏了。他让人无法接受的就是这些地方。现在我赵鼎虽然得到了开封府,却总感觉太过亏待林摅了,心理有些不安。 高方平离开书房前,拍拍他的肩膀道:“亏待林摅的问题别多想,想下去是个死结。如果我做你这心思,宋夏之战就打不赢。好歹林摅还有官做,但提前牺牲在宋夏战场上的那些烈士,能否让你赵大人有同样的不安心思呢?他们享受不到、也无法看到大宋现在的黎明。所以你不要整天和老子扯什么‘公平’,因为若要公平,一个都不上前线,全部一起被蛮子日翻在地最公平了,有木有?陶节夫的半生、包括儿子,奉献在了宋夏之战,末了他坐在轮椅上傻傻的说‘察哥怎么还没死’,是我让察哥活下来的。其后我的行为进一步让他脑损伤,他家人现在都在怪我。所以这对老陶公平吗,对我又公平吗?老子和陶节夫尚且要不到公平,所以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公平只是个传说,它看似一直有,却从未出现过。彪悍的人生不需要公平,你要谨记此点。” 赵鼎楞了楞,看着他单薄的背影离开了书房,说不上惊为天人,却是比之前、觉得大魔王顺眼了一些。 但仔细一想又不对,总体上他太没节操了,别人不知道他我赵鼎还不知道他的事吗,哎,果然是个矛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