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一路风雨没彩虹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948章 一路风雨没彩虹

赵鼎的确是个口碑好官声好的人,所以林摅扑街后,赵鼎上开封府的事一点阻力没有。 毕竟起初就是打算让他上的,当时是高方平直接犯浑,进中书去把赵鼎升职的文书给提走,说不成熟,仍需权衡。 既然现在大魔王不压着赵鼎了,他名声这么好的人,就真的脱离五指山压迫了,哗啦一下就蹦跶起来了,以江州政绩的理由进官一级,等候着上任开封府的圣旨下达。 是的开封府尹的任命需要圣旨。 说服皇帝也简单。赵佶虽然不知道赵鼎是哪根葱,然而小赵早期就是张叔夜的门生,在猪肉平出道之前时期,是被张叔夜当做未来宰相苗子看待的人。那么关于赵鼎的任命,由高方平说服蔡京签字后,就成为了中书门下对皇帝的建议。 由目下说了算的张叔夜拿着“建议”去说服皇帝,于是赵佶会没心没肺的签字,那就成为圣旨了。 宗泽已经开始主持工部的工作,但名分上还有些麻烦。赵佶迟迟没有签字加他工部尚书衔。因为宗泽口碑比赵鼎坏多了,他骂朝廷骂皇家的劣迹不止一次。 尚书也需要皇帝的任命才能生效。至于小李纲倒是简单,不需要通过赵佶。因为他还年轻,资历还少,哪怕当初是状元及第,也不适合现在任命尚书。那么既然不是尚书,只是左侍郎的话,在官衔差别不大的时候,中书门下就可以任命,也就是说蔡京高方平梁子美等人签字后,李纲就能在没有尚书衔的时候,主持户部工作。 这个过程甚至不需要何执中和张叔夜签字。不需要何执中签字是因为哪怕他反对也不影响李纲的任命。不需要张叔夜是因为,户部是门下省部门,不是枢密院的,这种任命无需他参与。 这些事现在基本尘埃落定了,也就到了高方平离开的时候。 马上就是中秋,真该上路了。原想着当初承诺过,要在汴京备下一壶浊酒见萧的里兰一面。但现在她都还没到,有快马来报说,那个娘们觉得大宋的花花世界太新奇了,于是走的忒慢,一路游山玩水,但凡遇到寺庙就烧香,于是现在都没进大名府。那么高方平就真不等她了。 好在她此来没太多事务,就是一个回访,加深宋辽两国的联系。 然后利用她信佛的噱头,以美女皇后身份这么一路拜佛,最终把舍利带到汴京大相国寺,借助赵佶仍些恐辽症的现在,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赵佶对道士的依赖思想,做到既不违背大宋宽待宗教的基调,同时又佛道平衡。 这些事无需高方平参与,萧的里兰是皇后,自是赵佶亲自带着赵金奴她娘接待。背后又有张叔夜时文彬他们把持,不至于有什么幺蛾子。 说是说不至于有幺蛾子,但高方平仍旧不放心的写信给萧的里兰,于信中坦言道:“大宋皇帝性格随和,喜好新奇事物,又是一个颜值崇拜者。但凡长的美的人不论男女,咱们皇帝都会很亲近。所以大宋皇帝一定会喜欢萧的里兰娘娘您的,会在访问期间和您无话不谈,多次接触。根据小臣高方平在辽国和您座谈的经验看,您那一套套佛家理论险些把我都给洗脑了,所以是朋友的话,您可以对咱们皇帝适当提及佛家理论,但切记不要深入,点到就止。我要的是平衡,若我在成都府冷不丁听到皇帝改而信佛,要搞什么千佛大会,那么我会很生气,后果也会很严重。” 这封信由韩世忠亲自送去了,也不知道萧的里兰接到信是什么表情?会在一定程度上伤害她的感情是肯定的,然而管不了那么多,这不是小事于是只能粗暴些,第一时间让她知道厉害。 否则高方平记忆犹新,在辽国那三天的送行宴,被那个美女围着念叨三天,讲述佛家理论。弄的高方平都险些如同孙悟空那个傻逼一样、和佛祖签订了不公平的劳动合同了。 洗脑能力萧的里兰兴许不如林灵素,然而她是大美女,又有强国皇后的光环和风情,所以对赵佶洗脑的话,只要有足够时间,萧的里兰的杀伤力不低于林灵素。 于是高方平又拉仇恨威胁她了,只能以后慢慢找机会再给萧皇后一个甜枣。 老萧相爷对萧皇后是有忌讳的,所以此番大魔王威胁萧皇后,老萧一定会很满意的,会帮高方平擦屁股的,这就是政治…… “总算要来了。” “是啊大猪肉平要进成都了,兴许咱们成都人的凛冬将要过去。” “我要去睡觉了,你们继续摆龙门阵。” “好激动啊,没想到成都这个闭塞地方,也能迎来猪肉平这样的大红人。” “他民声大,在老百姓世界里官声不差,唯一可恶的地方是他讨厌文青,也不知道他来了之后,会不会把杜甫草堂毁了?” “不可能吧,他脑洞再大也不至于那么坏。” “听说他喜欢欺负小孩子、祸害美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好像有过这类劣迹,不过听说现在他从良了。” “别用圣人的标准要求他了。听说他最厉害的在于,能把一个地方变得富裕起来,拥有很多的猪肉鸡蛋,不会有人饿死。” “咱们成都本来就不缺少粮食。” “然而咱们缺钱啊,现在流行的话是要想富先修路,他是来修建传说中铁路的,听说往后就可以把咱们多余的物资卖出去了,然后换进来许多神奇东西。知道为什么江州已经很发达,物资很丰富,然而咱们却买不起江州制造吗?因为运不进来,进来以后运费实在太高,所以咱们买不起。” 这个一晃眼,高方平在民间威望是越来越大,粉丝团也是有不少的,尚未到任成都,却已经有不少人在期盼他的到来。 在这个西南边陲之地,其实赵家皇权的影响力甚至不如高方平大一些。有少数人连当今皇帝是谁都不知道,却知道大宋有个猪肉平。 强人政治就这样,谁强大家就容易记住谁。成都人尤其如此。譬如从礼仪上说刘备是皇帝,和诸葛亮葬在一起,皇帝优先这个地就该叫汉昭烈庙。 然而那仅仅是历史书和官方的口径,但是在民间,成都老百姓不怎么买刘备的帐,只管那个地方叫武侯祠,这个传统延续了近两千年。 猪肉平作为大了,所以尚未进成都,粉丝群体对他的心态,实际上就是对诸葛的心态…… 入川的路尤其不好走,进度很慢。 中秋早过去了,已经进入了九月末,高方平的队伍才刚刚进锦州。 除了毕世静部一万五千骑兵外,还有沧州带出来的五万多山民。此外从京县、大名府、江州等各地调集的少年军、匠人、理科党,这些被调集起来支援边疆建设的知识青年,又是三千多人。 这七万多的庞大队伍加上一万多军马,简直是一群大饭桶,粮草的补给,就能在让沿途州县把高方平的团队看做瘟神。 没有任何地方官府敢接待这个团队。除非战乱,否则这是大宋历史上罕见的大迁徙。 毕世静部乃是禁军,依大宋规矩,获得枢密院行军命令后,除了携带少部分底粮外,补给都要在沿途的州府进行。此点好说,地方负担再大,也要让朝廷的禁军就食。 毕世静部吃了东西后,就会签字“吃了某州多少粮食”,其后上报那一路的转运使,然后户部会在收缴地方钱粮的时候给予减免。 大宋的后勤制度就是这么操作的。否则这个时代最大的损耗就在运输,如果从中央直接调集军粮,根据大宋的尿性,一千吨粮食从汴京起运,到成都府时候最多剩二百吨。 是的就有这么丧心病狂的损耗,官面理由是粮食被押运队伍路上吃光了。当然也会掺杂很大一部分贪污等各种损耗。 那么鉴于大宋文官牛逼,父母官不怕军伍。于是中央禁军走到哪,就在哪个地方就食。这既能限制军伍作为,也能有效降低行军损耗。但缺点也很明显,这样的补给机制,很难支撑大规模的行军和机动,战争潜力相当的有限。 因官僚系统的低效,然后是生产力不发达的古代,每个州的自有粮食是有限的。所以朝廷派出来的转运使,除了是帮助皇帝收缴钱粮外,也是应对这种情况的,转运使有权利调集多个州的钱粮和运力进行统筹。 譬如当时西夏四十万大军侵宋,亡国阴云笼罩,为了高效,赵佶把高方平任命为北方都转运使,意思是只要能打赢宋夏之战,整个北方的钱粮不通过朝廷,都集中在高方平手里统筹。 这些制度造成了毕世静部可以吃公粮。但那些最大群体、非编制内的几万山民和少年们,属于自带饭盒,穷的州府根本没能力拨付粮草让他们在路上吃饭,而有余粮的州府又因为自己的利益,不愿意让这几万人吃东西。 开玩笑,换高方平也不愿意啊。这些家伙不在编制内,吃了以后把账单交上去朝廷就不认账。 所以这才是此番行路难的原因,仅仅是沿途统筹大家的吃饭问题,就能耗费了高方平的大部分精力。 高方平随队就是帮助他们解决官僚间的钱粮和政治问题的,至于其他根本无需高方平操心,毕世静部和少年军,能把整个队伍管理的井井有条、士气高昂。 换个人,换以前的朝廷和政治倾轧的局面,不可能有谁有能力带着这样一只队伍、在不抢劫的情况下迁移。譬如当年的赵挺之如果打算这样建设成都府,蔡京绝对有能力让这只队伍饿死在路上、或者哗变,而这个过程绝对没谁犯错,不会被追究。 好在现在的朝廷比以前健康多了,此外小李纲目下主持户部工作,虽然违背大宋体制,但李纲仍旧发文沿途,让他们一定程度要解决“铁道兵”的就食。虽然体制上所谓的铁道兵不合法,但在政治上高方平说有这个群体,那么他迟早是有的。 于是李纲虽不能明目张胆的给沿途地方减免钱粮政策,却隐性承诺,但凡参与解决铁道兵就食问题的州府,会在其他的户部政策上、给予一定倾斜。 其余的,就靠高方平和他们协调了。 协调个蛋,仍旧是要付钱的。 说白了高方平虽然带宰相职务,但现在不是他们的领导。既然成都府要这群人,那就得成都府给这群吃饭的人买单。 所以妈的尚未去到成都府治所,目下已经欠了诸如巴州洋州这类流氓州府不少钱。是高方平亲自去签字打白条,这就等于是成都府欠这些州的钱,过后需要用成都府的财政尝还。 还整不了这些二流子,恰好这些不怕高方平的牛逼人士,才是有骨气的地方父母官。他们咬着规矩,为了粮食安全,就说这是你成都自己的事,不关老子们的事,又能奈何。 至于那些见风使舵的老狐狸贪官,那就简单了,高方平的队伍都没到,他们为了装逼就已经搜刮好民脂民膏,设立好露天大食堂,出城十里迎接红人高方平。吃饱喝足高方平要给他们签白条,他们笑嘻嘻的拒绝,表现出一副有能力、不差钱的样子来。 世事就这德行。所以这一路到锦州,大多数是蹭吃蹭喝蹭过来的。既然是蹭就吃不太饱,虽然那些充大脑壳的不差钱的样子,然而吃太多的话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们当地的老百姓就压力大了。